【3.1】久别邂逅 盼君归来

  半月之后,宇文奕一行人到达夕阳谷外。谷外秋风萧瑟,吹落金黄树叶。

  “都说夕阳谷可与桃花源、芙雪镇相媲美,光看景,确实美不胜收。”南宫凌向四周环顾,道。

  “一秋、一春、一冬,各有千秋罢了。”宇文奕道。

  南宫凌道:“也不知凝雪和欧阳暮雪何时才来。夕阳谷外美则美矣,无法进谷,终无法得月灵石。”

  “凝雪和欧阳暮雪轻功都不错,应当是处理事务耽搁的时日长些,我们还是先找入口吧。”宇文奕微笑答道。

  “可我们已经找了一天了也没找到啊。”苏若云在旁皱眉道。

  “夕阳谷人能隐世,必有意想不到的入口。就如天山派的入口便是普通人想不到的。”南宫凌走到溪水旁细心观察,“若是凝雪在,她定能找出其中破绽。”

  忽然他们后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怎么?才走半个月你们就想我了?”

  大家听到这声音都惊地回头。

  “凝雪。”南宫凌眼睛放光,笑着叫道。

  凝雪从高树上一跃而下,对南宫凌默契一笑。

  “凝雪姐姐!”苏若云跑过去,乐得开了花。

  “若云?你怎么也来了?!”

  “还不是她非要跟着来嘛。”宇文奕调侃道。

  “你闭嘴。现在有凝雪姐姐在,看你还敢欺负我!”苏若云略显伶俐又不失可爱地训斥着宇文奕。

  凝雪走到南宫凌身旁,问道:“怎么了凌儿,找不到入口吗?”

  “这里的山川河流树木皆是按照五行八卦而定。我曾研究过五行八卦,所以了解。我算过了,就现在我们身处之地便是中心。”南宫凌愁着眉道,“可是到了这,便不知如何走下去了。”

  “我刚刚来时发现树林中有七棵树是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排列的,虽不明显,但应当不会错。”凝雪凝视着周围的这几位朋友。

  冷箫从旁冒出一句:“我们来时怎么没有发现有什么排列?”

  “你们是从林中行走,我是从林上行走,自然看得清晰些。”凝雪望向那高高的树,道。

  “可不嘛!轻功好就是好。那树那么高,林子那么大,树与树之间间隔也不小。若非有个轻功这么好的人,恐怕是没人能发现这奥秘。”宇文奕撅嘴笑着。

  凝雪挑起秀眉,眼神溜过宇文奕,又对周围人说:“那我们就再等一个晚上。”

  南宫凌和慕容凝雪来到旁边的亭中,坐下谈笑。

  “凝雪你此次回去干什么了?”

  “不过就是封闭式地训练自己,父亲说的不错,练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你这样的天才还这样努力,也难怪世间有武功登峰造极之人。”南宫凌自愧低下头,后又抬起头,凝视着凝雪的双眸。

  “其实习武也未必是好……”凝雪眼神不停地流转。

  “凝雪,你可莫要伤心。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凌儿谦卑地问。

  “你问吧。”凝雪爽快答应。

  “冷箫他……”

  “世界上有两种可以称之为浪漫的情感,一种叫相濡以沫,一种叫相忘于江湖。我们要做的是争取和最爱的人相濡以沫,和次爱的人相忘于江湖。既然爱,便要最爱。我看惯了这江湖上的悲欢离合,看惯了太多的相忘江湖,可是相濡以沫却甚少。凌儿你来这江湖才不久,许多事情还不懂得,但遵从本心,珍惜眼前人永远不会错。”凝雪说完这番话,向天空望去。

  南宫凌注视着她,微扬嘴角,只一句“知我者,凝雪也”便道尽一切。

  凝雪意味深长地握紧南宫凌的手,就如那亲姐妹一般。她笑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

  

  凝雪叫上一行人,沿着北斗七星方向,按着五行八卦走势,确定了一个交点。

  她环顾四周,目光流转到山谷一侧便停滞下来。她指着山谷的一侧道:“普通山谷,哪来的这些许藤条?”

  “你不说,倒真不容易发现。的确挺奇怪。”宇文奕道。

  “山谷不该有藤条,而这些藤条只是为山谷的入口作掩护。其中一根藤条便是机关!”南宫凌恍然大悟道。

  “就算我们一根一根试,也要找到入口。”凝雪说。

  说完他们便去一根一根试,果然如其所料,有一根是机关。但这机关却只是几个短板。在垂直陡峭的山下,若非轻功好的人,是绝上不去的。

  “宇文奕、冷箫你们俩踏着可以上去吗?”凝雪问道。

  “没问题。”

  “再带一个人呢?”

  “应该,可以吧。”

  “那好,麻烦冷箫带凌儿,宇文奕带若云。你们先上。”凝雪缜密打量着。

  冷箫问道:“这藤条一松,短板便会缩回,你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她自信一笑。

  ……

  最后五人都跃上来。

  “果然,天下武功,以快为尊。”宇文奕佩服地对凝雪笑着。

  “走吧。”凝雪道。

  

  她们走到不远处,发现一个很大的庭院,远远望去,谷中也就只剩下这一座庭院了。

  她们走近庭院,庭院外种满了树。现下虽不知是什么树,但要等到初春那定是极美的。

  她们在院外敲门,无人回应,便推门而入。她们在院内走来走去,并未发现有人。倒是打开后院的门,发现有一个带披风的女子跪在一个墓碑前。

  那女子穿素衣,披风也是素白色,从背影望去,只觉得气质极佳。但她一回眸可谓是惊艳了众人。

  “这样的风姿风骨风韵,绝非寻常人能有。”凝雪说。

  宇文奕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女子,道:“这样的美女也自然不是寻常人。”

  那女子转身向她们走来,这才看清楚她的容貌,目光柔和,鼻梁高挺,头发大多散下,衣着素雅,约莫着二十五六岁。光凭其风韵,便可知是位绝代佳人。

  “不知几位是怎么进来的?”女子问。

  “只是五行八卦加北斗七星加发现不寻常加轻功。”宇文奕道。

  “几位聪明睿智,不知来夕阳谷所为……”女子正说着,发现了南宫凌腰间的紫竹断肠笛和慕容凝雪手中的淑女剑,笑道,“明白了,你们随我进来吧。”

  她把她们领进院里。

  “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女子道。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南宫凌问道。

  “我叫慕眉儿。”

  凝雪笑着对慕眉儿说:“看姑娘风姿绰约,倒像是个练武之人。”

  慕眉儿上下扫视了一下,回笑道:“看姑娘目光犀利,倒像是个统帅之才。”

  “姑娘言重了。”慕容凝雪自愧地一笑。

  “我看人很准的,若将来有一日真被我说中了,你可要记得回夕阳谷来看我。”慕眉儿莞尔一笑,言语柔和,有着一份特殊的成熟稳重。

  凝雪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一笑答应。

  “眉儿姑娘,刚刚看你在墓碑前,是……”宇文奕迟疑道。

  “那是我师父……十三年前便走了……”她望向墓碑,严肃地说,“这十三年来,我一直在等你们。”

  “你家中没有男子吗?”南宫凌见门口有件男子衣裳,问道。

  “原本是有的,可是……他为我去求药了。”慕眉儿略显悲伤地说。

  “如此重情重义,也是难得。姑娘你得了什么病?我们或许有办法帮你。”南宫凌道。

  慕眉儿低下头,轻抿嘴唇,轻声道:“其实是无药可救的绝症,我要他为我求药,不过是想让他有个寄托。即使以后出了什么事,也可以让他好好的活着。”

  “这般情义,以他那么爱你,若他将来知道,或许会疯掉的。”苏若云在旁看不下去,叫道。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慕眉儿,走到门口,见天空飘起雪花,她望向夕阳谷的入口,仿佛在等什么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往东南方向走,又到了一个镇子。这镇子叫伊川镇,与无名镇不同,这镇子里来来往往的人摩肩接踵,十分热闹。 “前边有个客...
    三月扬州阅读 40评论 0 0
  •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色昏黄。 慕容凝雪和南宫凌两个人衣着单薄,打着伞,走在阡陌交通的石子路上,赏雨中美景。 “这雨...
    三月扬州阅读 29评论 0 0
  • 〔擂台〕 擂台下人山人海,他们五人在最前排观看。 “人倒真是不少。”宇文奕兴致勃勃道。 欧阳暮雪关心道:“凝雪,你...
    三月扬州阅读 88评论 0 0
  • 1 但凡女人,都期待“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甜蜜爱情和婚姻。 恋爱里如珠似宝的被宠爱着,隆重的进入婚姻殿堂,永远是被老...
    Gloria读书聊情感阅读 369评论 0 1
  • 我只想爱着你 虽然我是极光 你是热带鱼 要是你能看我一眼就好了 我只想爱着你 虽然我的美丽只绽放在别人的眼里 可是...
    谁的口红阅读 5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