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我妈的表弟~

     

我姐貼的墻紙

  今天大年初一,下午和我姐去了丰舅家拜年,丰舅是妈妈舅舅的大儿子,他有個剛上初一的女兒,他和舅媽對女兒的教育很重視。

      其实说来我们这层关系已经够远了。    

    外婆没享福几年,在我读六年级的时候去世,按我们家乡这边的很多例子 ,年轻一辈的人儿都是围绕老人而团圆在一起的,照常說比較少聯繫才對。我们会联系是因为前两年,老姐的工作是舅妈托人帮忙介绍的。老妈说不能忘记行搭(意思就是说要多问候),我妈这样子和我刚刚从广州回来不久的姐姐这样子说。

      舅舅是个人民警察,他坐在他家的沙发上面和我们说话,感觉有点威严,就整一个官的范儿 。舅妈是个公务员,之前印象是长头发的,今年剪成了短头发,看起来更加干练。

       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 ,经历也很丰富。总是很亲切地问我们工作怎么样 ,有没有自己的想法。我呀,更多的是在旁邊聽他們聊天。

      其实我和丰舅、舅妈不熟,这是我第一次来他们家,之前都是姐姐和他们在来往。不熟其实是我自己的原因 ,我不知道怎麼說 因為我在外面和同學同事們都很自然而然地溝通,和家裡面的親戚卻不怎麼熟 。一方面我覺得我還是屬於偏內向的性格的,也不會去主動聯繫人 ,有點呆呆的,然後也不怎麼想說好聽話 ,有時候就特別愛表現  有時候就靜靜地呆著,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固執得不得了。另外一個原因 ,覺得是因為我還有一個姐姐啦,有個姐姐在上面挺著,我就不用事事去出頭了。

       舅媽其實挺好,3年啦,今天下午還在可惜我沒有去讀三年的大學。她說 ,出去外面看看,眼界什麼都會不相同的,他們兩口子老了,現在也慢慢跟不上時代了。3年前在填補志願  ,她打電話給了我很多建議 ,什麼護士 ,人民教師,我卻還是按照的自己想法 ,沒有聽她的建議。最後,自己還是選擇了自己要走的路。

     如今3年過去啦,我也工作3年,她還記得,所以還是謝謝她的這份心❤。

       聽他們說,下午四點他們要去福州玩,所以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就離開了。

     和我姐就順路去卜峰蓮花逛了一圈,然後就回家。

         下午我姐在家說:“昨天晚上睡覺時很想和你說一個事實,我三歲的時候,你是老爸從番薯鉤裡面撿回來的,你怎麼變成這麼黑~,”我回她一句“哈哈,我媽可能給我生了一個假姐姐~”

       那麼今年的願望就是希望我變白吧 ~也希望我自己更加堅定自己的選擇~

      此時此刻 ,外面鞭炮聲不斷~~~

     潮汕地區 ,習俗是這樣子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