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妖船》-一条诡异的货船,一场考验人性的地狱之旅

《怒海妖船》封面

作者 雾满拦江

监制 南派三叔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7年11月第一版


主要人物

程闽生(郎中)

全叔

黑皮蔡(叔侄两人是泉州的泼皮,经常拐卖年轻女人)

钟灿富(福昌号,蛟爷手下纤头)

阿惠(程闽生在码头从全叔和黑皮蔡手里救下的女子,三年前曾坐过福昌号)

蛟爷(福昌号船老大,两只脚各长了七个脚趾)

宋宗德(七哥,程闽生小时候的邻家小哥,土匪劫村后失散,当过兵)

林娣禾(蛟爷的女儿,眼睛特别大,占据了整张脸的一半)

其他主要船客:

雷嫂(带着一个儿子)

邱守雄

陈水妹(两夫妻,靠仙人跳的伎俩敛财)

土财主


故事发生在民国二十九年六月十六日。厦门弃守后,日本人的飞机开始往泉州里投掷炸弹。

程闽生拿着叔父给他的一张福昌号的船票,准备逃难去南洋,他在码头救下了阿惠,得罪了全叔和黑皮蔡,没想到叔侄二人也登上了福昌号。

于是,一船人开启了一段可怕的地狱不归路。

陈闽生在船上不断被全叔和黑皮蔡陷害,却靠着医术得到了蛟爷的赏识,蛟爷告诉了他福昌号船底贴着道符的压舱石下的秘密,以及十五年前在海上的一段奇幻遭遇。

接着,福昌号在经历了风暴、海蛇、日本军舰的炮击、船上人的一场反叛厮杀后,只剩下了闽生、七哥、蛟爷、阿娣、全叔、黑皮蔡六人。

他们终于进入了十五年前那片神秘的海域,找到了当年的那条龙船。


由于故事情节基本都发生在一条密闭的乌艚上,二百多号人,一起背井离乡,颠沛流离,书里对人性的刻画特别的到位。

蛟爷的眼里世上都是恶人,用他的话来说,好人早他娘死翘翘了,怎么可能还好好地活到现在?如果不是好人都死光死绝了,怎么会让日本人欺负到家里来?

他心狠毒辣,杀人如麻,整条船上的乘客,或许都是他准备祭献给邪神还愿的祭品。他唯独对自己的女儿阿娣疼爱有加,一路护着她,临死前唯一的心愿是希望闽生到了南洋能好好照顾阿娣。

钟灿富作为蛟爷最得力的手下,头脑简单,只相信手里的武器和身上的力气。

他为人贪财好色,自私自利,船在遭遇日本军舰炮击后,一些伤重未死之人,都被他毫不犹豫地扔下了海里。

当船上的食物所剩无几时,还不忘利用分配食物的权力,要挟女人跟他上床。


而船上的大多乘客,即便是一条船上一起逃难,也没有团结互助的心思。程闽生几次被人陷害,原先他救治或者帮助过的那些人,立马会调转枪头,帮着一起对他落井下石。

他们把对战乱的国家、丢弃的家园、失散的亲人以及沦落到福昌号这条黑船上的不满和怨恨,尽数发泄到了程闽生身上。

在绝望的环境里,对人性真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即使是乐善救人的程闽生在这样的考验下,心也变麻木了,对钟灿富带头反叛失败后,已经跪地求饶的几个人,他仍然下了杀手。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杀人,他只是想活下去。


故事虽然荒诞离奇,处处诡异,即使扯上了南洋邪神、失踪成谜的朱允炆,不过整体看来还是有理有据,情节十分完整。

只是,阿惠的死非常突然,一场风暴过后,程闽生从仓底返回船上,就被告知阿惠已经死了,并且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这个谜题直到书最后也没个解答。

阿惠刚出现的时候,程闽生觉得她不是一般的女子,独自一人逃难,遇事透着智慧和冷静,也是她告诉闽生,福昌号和三年前她搭乘时不一样了。

这么一个神秘的女子却突然莫名其妙地死了,这一点,我实在猜不透作者的想法,而且看完整本书,也不太像还有续集的样子,莫非真有续集?


书的封面上写着“中国版《加勒比海盗》”,感觉夸张了点,但是如果有一天拍成电影的话,我还是十分期待的,情节紧凑,海上的风暴,海蛇、邪神、宝船这些元素,带上庞大而炫目的特效,想必会很精彩。


另外,在这本小说里还看到了很多新名词,最后做一下记载。

乌艚:典型的广船,在福建很常见。大都用广东产的上等铁力木建造,铁一样的木头被锯成七寸厚的船板,放在长条巨锅里煮三天,等变软了才弯成需要的形状,放在海滩上曝晒三年,最后打制成船。比福船要大一些,也坚固得多。

淘海客:当时的船员,水手。

鱼棱:和匕首差不多,更锋利,带有倒钩和血槽。

拍花子:人贩子。

血卜:将血手掌印在黄表纸上,通过血痕占卜吉凶。

黑寒病:表面症状和风湿差不多,病理却是两回事。(百度上也查不到,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病。)

吞噬兽:上古时代侥幸活下来的海洋怪兽,嘴占了身体的一半,吞噬一切遇到的活着的鱼或者海藻,只吞噬不排泄,直到身体承受不了自己的体重而撑死。

鸟刁菩萨:南洋邪神,在海上游荡,制造幻象诱人踏上龙船,杀死后用盐腌制起来,凑够一千二百人后便沉入海底,五十年后再度出现。

从泉州去南洋的路线:泉州出发,穿过泉州湾,一两天到外海,经南海到台湾北部,两天后沿越南海岸南下,一路向东南半个月,到达菲律宾。



网上找的乌艚,大概这个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