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深处“桃花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先生一生爱画画,一直向往去林州太行山的画家村住一段时间,他说,那是每一个画家和摄影家都向往的地方。

说这愿望时,先生已经坐上了轮椅,家里那时还没有买车,出行很不方便,他对自己的这个愿望不抱什么希望,说几次就不再提。怕影响了亲人和自己的心情。

2010年的10月,他的一个爱徒振兴打电话说:“师娘你们收拾一下,我带学生去林州太行山写生,咱自己包的车,准备带老师去住一段时间,了却一下老师的心愿,我一会儿就去接你们……”我立即请了假,把这个消息告诉先生的时候,他开心得像个孩子,操纵着轮椅在家里转来转去,兴奋地准备着东西,当然他准备的全是画画的器材:速写本、速写笔、画板、水彩颜料、调色盘、水粉纸……

几小时后,进入太行山,面前铺天盖地的斑斓色彩汹涌而来,沿途层林尽染,美若浓艳的油画。

到了石板岩镇石板岩村,四周断崖高起,群峰峥嵘,阳刚劲露,台壁交错,村前苍溪缓流,溪旁各种溪石姿态万千。以石板房为代表的民居建筑风格更是别具一格。这里就是久誉盛名的太行山写生基地。也号称“画家村”。到了这里,你会觉得真是名不虚传,这古朴的山村,陡直的山崖,斑斓的色彩,这本身就是一幅看不厌的画。

村边有几家农家宾馆,也是矮矮的两层小楼,楼前的院墙都还是用石板堆砌而成,不失纯朴,与村里的古村落并不冲突。很快到了夜晚,夜色下的小村别具特色,从远处看它像一颗璀灿的明珠在幽黑的山坳里闪闪发光,带着五顔六色,独享那份静谧。近处看一排排路灯照耀着黑夜,使夜不再黑暗,一溪山泉与大山相互对话,把一排排霓虹灯映在水面,用一幅幅一帧帧画面与周围环境泼墨成了一幅绝美的图画。

第二天一醒来,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到院子里,真是天然氧吧,空气纯净清新,抬头就可以看到周围的山,我觉得那山像极了多层奶油蛋糕,一层断崖,一层树木,再一层断崖,再一层树木,断崖齐刷刷的刀劈斧砍般地陡立着。树木多为绿色,点缀着红黄的色彩,像彩色的一层层奶油。周围全是可爱的蛋糕山,感觉到了一个童话的世界。先生对我的描述笑笑,他一向喜欢我的各种奇思怪想,也许是包容,就像这山一样的包容。

说起秋天,你大约会想起新疆的金色胡杨林,想起喀纳斯的童话村庄,想起九寨沟的斑斓水色,想起渑池县的万亩红叶,很少人会想起太行山的秋色,其实只有在秋天,太行山才释放了它原有的斑斓,也只有在秋天,山与林的联结,云与雾地纠缠才愈加得如诗如画。

一到这里,先生着魔般,完全陶醉在这画卷中疯狂作画,门前的小溪,对面的大山,往里走的古村落……一切的一切都富有画意,让他如痴如醉。

清早起来吃过早饭,先生就匆匆拿着画画的工具,自己操纵着轮椅先到院子里盯着斑驳交错的墙壁,墙边斜倚的树木出神,仿佛那也是一幅高深的写意画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农家宾馆是一对非常淳朴的夫妻,男的大家叫他峰哥,女的大家都叫她峰嫂。他们带着山里人的淳朴善良,他们说以前没有开发的时候,也没有路,出一趟山需要翻山越岭,买点日常用品需要肩扛担挑,特别不容易,那时也特别贫穷落后,现在他们富裕了,特别知足特别感恩现在的政策。

最可贵的是,做生意并没有改变他们的品性,山里人的淳朴厚道在他们身上延续着,传递着,融入到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中午该吃饭的时候,先生有时画入了迷,根本记不得时间,也感觉不到饥饿,峰嫂就会把饭装入饭盒送到我们画画的地方。有时,振兴带着一群年轻人喜欢往附近景点跑,例如太行山大峡谷。走着玩着画着,每每到了饭点,他们已经离宾馆很远了,跑回来需要很多时间不说,还需要浪费很多精力,耽误下午的安排,峰哥就会骑上三轮车,把饭、菜、粥一并送过去。看孩子们欢天喜地地吃光,再返回来,安置好一切已经下午三四点了,峰哥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中午饭。

先生喜欢上了峰嫂煮的粥,玉米糁煮老南瓜,煮的黄亮亮的,闻着就诱人的香,入口香糯生津,味道是家里的玉米糁没法比的,峰嫂说可能因为这里的作物生长周期长,空气清新,属天然绿色食品。振兴见老师喜欢,就让峰嫂弄点让先生带些回去,可峰嫂家里所剩不多,峰嫂拿着袋子到邻居家一家一家去收集,说到集市上买的就不一定是本地产的了,她说大山深处地薄田少,玉米产量很低,一般人家都只够自己家用,不外卖的。为了买到真正的太行山玉米糁,峰嫂一家家收集了一袋子,看着峰嫂把糁背回来,我的鼻子酸酸的,仿佛我们不是顾客,而是峰嫂家的亲人。

一日,推着先生到古村去画画,山里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眼看着红日高照,忽而风起云涌,先是滴几滴雨滴,渐渐地雨滴密集起来,远远听见峰嫂呼喊的声音,刚一应声,峰嫂就风一样地冲过来,用雨衣把先生裹得严严实实,和我一起打个伞一起把先生推回家,她说怕先生身子弱,淋了雨生病,看到天变,立即拿了雨具冲出来了……

振兴让峰嫂给老师炖个家养的土鸡。峰嫂让峰哥到山里的农村去买,怕集市上买到的不是纯粹的土鸡,后来先生多次说那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鸡。

时间真快,不觉已经过了十天了,我们该离开了,峰嫂给我们包了一顿饺子,我们说太麻烦了,她说她们这里有个风俗,亲戚来家,走时都要包一顿饺子,这是待客之道。我们走了,峰哥和峰嫂送了很远很远,像亲人分别一样,我们的心里都涌出了浓浓的不舍。

从太行山石板岩归来后,先生的画布上总是画不厌的太行山水人家,每幅画的名字都叫:太行山深处“桃花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