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闲谈

“每逢佳节倍思亲”,又近中秋了,此时我的心不禁如离乡的大雁般,益发寂寥。

孩提时,中秋的月饼是我的最爱。由于条件所限,平日里是吃不到可口美食的,只有逢年过节,才可以伴随着相应的习俗吃上对应的食物。

我依然清晰记得,总在中秋前的一两天内,妈妈会带着制作原料,到专门制作月饼的人家,排队等着做月饼。当时的馅料也就是五仁,花生等少数几种,根本不及现在的种类丰富。可即便如此,酥脆的月饼依然能带给我们来自节日气氛的莫大满足感。

每逢中秋当晚,爸爸妈妈总是亲手做出当地特色的馅饼,芝麻红糖馅的,还有韭菜肉末馅的。至今想起,依稀还能感受到那略带焦香的味道,一口咬下去,甜馅的软糯,咸味的酥脆,满嘴喷香,别提有多开胃。

长大后,我开始离家求学,后来又到外地工作,回家的次数越发少了,很多节日更是不能陪着爸妈一起过了。我对中秋的爱意逐渐变成了皎洁明月,或许只有它才能真正读懂我的相思吧。

想起不能回家过节的数个中秋夜晚,我总是喜欢懒懒地坐在窗边,支着下巴傻傻地望着圆月,听一曲古筝名曲《春江花月夜》,吟两句千古名句“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任三魂出窍遨游月宫天际,叹《四世同堂》暗含老舍诸多心血,感五脏六腑历经翻江倒海,痛七魄飘忽恍若隔世离空,念八音盒的秘密终将长眠地下,思九九归一至于无穷乃是定数使然,想十全十美总是人间美好愿望罢了。

到如今,中秋的月饼口味恁地复杂多样,中秋的明月恁地明亮白地,我的心似乎都是淡然的,岁月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境。的确,节日的气氛在我眼中似乎更加淡薄了,尽管商场闹市区的月饼呼啦啦全都上了架;月圆的氛围在我心中似乎更加浅辄了,尽管再过几天的月圆夜闪亮亮即将登上场。

即便如此,我似乎还是盼着中秋佳节,内心深处的声音依然向我昭告:家庭,永远是我心的着陆地。是啊,小时候,爸爸妈妈的家就是我舒服的港湾;结婚后,爱人公婆的家便是我温馨的港口。

闲谈至此,吾姑且将下面杂诗作为结语:

中秋月圆近临期,阖家幸福贵团圆。

唯求圣洁海中升,天涯此间隔飞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