馈 赠

有一段时间,我每到下班都感觉很痛苦。

将近2个小时才能从单位回到家,让我一想到下班就疲惫不堪。而如果刚好又碰上同事在车上跟我聊家庭住址之类的话题,我就要耐着性子听他们一遍又一遍地感叹,这么远,你上下班一定很辛苦吧,真不容易啊……

是实话,也是别人的无心之说,却徒徒增加了我回家的心理负担。不仅是被人可怜安慰的感觉不好受,更是一种自己成为异类的感觉随之产生。剖析自己之所以成为异类:没有买离单位近的房子,老人不想跟我们一起住,为了老人带孩子只能我们跑……家长里短的各种原因开始在脑子里逐条出来,再想到每个都不可解,最后只能否定自己和老公的能力,然后在回到家之前积攒了满满一肚子的负能量。

树爸很体谅我,经常翻着花样逗我开心,劝慰我想开点,但每次我气呼呼地从车上下来,觉得任何语言在真实的感受面前都好无力,还经常抱怨他不能感同身受我一路颠簸的辛苦。有次,树爸还用对比法,跟我讲他们单位比我更辛苦更奔波的同事,虽然短期内震撼了我,但架不住,在我肉眼可见的范围,我仍然是看起来最可怜最苦逼的那个。再后来,这件事情,我们一度回避,因为讨论不出结果,还容易因为双方的情绪吵架影响感情。

去年年底,因为要准备一个考试。时间紧,压力大,只能连上下班路上的时间都用上。早上起床早,我就在车上边听录音边打瞌睡。下午下班,我就闭目养神外加听录音学习。虽然很辛苦,但是全心备考倒也觉得充实快乐。考试结束后,上下班的路途变成我每天的享受之旅,听听书和音乐、总结当天工作得失、或只是任由脑子里的思绪放空流走。而这样的一段独处时间,对于进家门就需要面对一地鸡毛的我,显得尤为珍贵。

同事们还跟以前一样,或寒暄或客套:你真辛苦啊,上下班要奔波这么久。我却再不会情绪复杂,改变能改变的,接受并享受不能改变的,这样的体悟并不需要讲给太多人听。新来的小妹,有一天问我怎么回家,我做好了准备听一番可怜,却听见她低声说,那你老公很辛苦,每天下班等那么久就为跟你一起回家。我忽然很想大骂自己,一直以来配合着别人演可怜,总觉得自己最辛苦,却忘记了那个早早下班等我一起回家的人也一样很辛苦。

道理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个利弊相生的问题,可是,在生活的这张大网里我却兜兜转转了这么久才真正理解。难题可能永远都是环环相扣不断产生的,但学会换个角度,它有可能真的就是馈赠。

oH��S��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