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小课堂—群戏怎么写?

编者按:擅长情感桥段逻辑推理骄傲的粉考拉们,也有过不堪回首的往事,群戏不会写是我们工作室成立之初遇到的第一个集体困难,通过对韩剧《听见你的声音》案例分析,让大家找到了丢失的洪荒之力。收集整理工作室日常学习范本——作者:邱伟倩,点评:祝明


Hi~

第一集

1. 场景:校园 时间:日 内(时间:开场)

男主走上楼梯

教室里几个同学在卖力地往地上倒油

两个男生抢着往拖把上涂胶水

男生甲:擦这里,这里这里

男生乙:知道了知道了

男主穿过走廊

忠基在门口盯梢,发现目标,进教室预警

忠基:来了来了

忠基检查大家布置得怎么样了,给他们做示范

一个男生在旁边围观,无奈摇了摇头

男主在走廊走路。

高成斌兴奋地冲进教室

高成斌:喂喂喂!她来了,快点快点

大家立刻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掩饰现场,高成斌和忠基搂在一块假装自拍

一个女生拿着垃圾桶走进了教室,男主跟在她后面也准备进来

高成斌:(假装不经意地)喂,把那个拖布拿过来,擦擦这里吧。

男主盯着高成斌,听到她内心的声音。

高成斌:(os)拖布上的胶擦好了吗,得黏牢啊

男主再看向忠基,听到他内心的声音

忠基:(os)得脸朝下摔才好玩啊,早知道多撒点油好了

女生无奈准备去哪拖布,男主一把拉住她。

男主:拖布我来拿,你去擦窗户吧

男主说着去拿拖把,大家都着急阻拦。

大家:喂喂喂,朴修夏!

男主手里拿着拖把,无辜地回头。

男主:怎么了?

高成斌无语懊恼

高成斌:真是的!

男主:怎么了?

男主这时才假装发现自己的手被胶水黏在了拖把上

男主:什么,这是怎么了?啊,这是胶水吗?谁把胶水放在这儿了,真是的!

男主使劲甩拖把,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原本要被欺负的女生看着面前的一幕,神情复杂

忠基不服气,要去教训男主

忠基:你这家伙,这都怪你

男主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边扶着自己的腰,忠基扑了个空。

男主:哎呦我的腰啊,这个拿不下来了

男主使劲摇晃着拖把,忠基作势又挥拳要打男主,没想到男主手里的拖把刚好打在了忠基身上

忠基:都怨你

男主继续摇晃着拖把

男主:这怎么办啊,这个拿不下来了

忠基走到一边,从侧门袭击,没想到男主如同知道他的想法一般,轻巧避开,忠基又扑了个空

男主:(微笑着)怎么了?

周围男生诧异紧张。

忠基脱掉自己的衣服

忠基:(跟旁边的人说话)今天他是要干一仗啊。(对着男主)ok,朴修夏,你完了

忠基说着将自己的衣服扔在了地上,解自己衬衫上的扣子

男主:忠基,你这样好吓人啊

忠基说着做出要打架的阵势

旁边男生对高成斌示意。

男生:他今天真的可能要完蛋。

忠基踢腿,没想到提到了男主粘着的棍子上,抱着脚痛苦难受。棍子断掉,男主摇晃着棍子,松了口气

男主:哇,终于掉下来了

高成斌:(懊恼地)忠基放着她怎么跟修夏这样啊

忠基几次攻击男主,全都落空了。忠基累的直喘气

男主:真累啊

男主和忠基眼睛对视

男主一个后旋踢将忠基踢翻在地

男主松了口气

忠基捂着肚子趴在地上。

分析:男主的出场,用周围的同学造势,男主的镜头很少,但一直是主导方。立男主形象,正义、武力值高、机敏、读心超能力。用整人事件开始,展开人物关系,修夏的暗恋者高成斌,对头忠基,以及第一次事件的受害女生。

编剧 祝明批注:真正打起来之后,其他人的反应,及男主和忠基的对抗,基本上频率是,男主和忠基的一个来回,其他人就有一次议论。

第四集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时间:31‘21’‘)

法庭上,公诉人在做陈诉。

公诉人:被告赵英淑2012年3月16日盗取了丰作洞基金会为残疾人募集的600万捐款,经基金会院长举报被逮捕。

彗星和院长进了法庭,在观众席入座。

彗星看向旁边,发现度研也在,两人对视,互相瞪了对方一眼

公诉人:在逮捕过程中,被告用刀具抵抗警方执法。虽然被告为有语言障碍的残疾人,但考虑到被告预谋犯罪,案件审理过程中说谎并毫无反省之意。

车律师与被告坐在被告席上听公诉人的申诉

公诉人:与被害人要求严惩。

院长皱着嘴巴,神情严肃

公诉人:依据宪法331条2项特殊盗窃,

车律师露出担忧的表情

公诉人:与宪法336条一项144条1项特殊公务妨碍,应判处两年监禁

被告人露出凝重的表情

院长皱眉无语

法官:下面,请被告进行最后辩论。

车律师:是

车律师看了眼被告,突然起身,走到了设备台前,抬起手表看了一眼。

众人都疑惑地看着他。

编剧 祝明批注:男主一个动作,底下群众就有一个反应,一般来说,如果单场剧情分起承转合四个结点,每一个节点上就会有群众的反应

车律师蹲下将u盘插入电脑中,笨拙地点开文件夹,没想到点出来的是一个mv专辑

旁边的书记小声提醒

书记:不是那个文件夹,是usb里的文件夹

车律师点了点头,有点尴尬地重复

车律师:是usb

车律师继续点击,但还是在几个文件夹间摸索

申律师:(os)是不是拿错资料了

众人也都是诧异的表情看着车律师

编剧:祝明批注:

结点:发现拿错资料,接:群众反应

车律师:(一边摆弄)怎么这么不听使唤

法官身子前倾提醒车律师

法官:辩护人是那个下面的usb文件夹,那个下面!

车律师连连点头

车律师:是usb

院长皱着嘴观望

车律师:哎呦?

屏幕上突然放出了噪音图谱的音乐,音乐声响彻全场。

被告人奇怪地看着屏幕

彗星叹了口气

彗星:搞什么呢,真是的

观众席上大家也都莫名其妙,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编剧 祝明批注:

结点:尝试后放出音乐,接:群众反应

车律师使劲点着鼠标。

车律师:怎么这么不听使唤呢,真是的!

申律师看着车律师,露出了了然得意的笑容

法官突然震怒,伸手一拍桌子,大声教训

法官:那个下面的usb文件夹!

车律师尴尬地点头,又点开一个文件夹

屏幕上突然放出了激烈的舞曲。

法官愤怒地敲着桌子。

法官:(愤怒地)辩护人,是那个下面,你听不到我跟你说什么吗!

车律师如小媳妇般怯懦地听着训

编剧 祝明批注

这里是小结点:多番尝试后法官发怒,这种结点下,可接群众反应,但如果是希望集中法官和男主冲突,就可以不接。

彗星双手环抱胸前,准备看车律师究竟要如何应对

车律师突然笑了,整个人换了一副干练的神态,从电脑桌前站了起来。

车律师:我听的很清楚,裁判长

彗星露出好奇探究的表情

车律师:(边说边比手语)裁判长是暂时与被告交换了处境

院长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车律师:就像被告人一样不管怎么讲,也没有人愿意听的处境

彗星一脸认真

车律师:50秒内就拍了桌子,发了火

法官无话可说,咽了口口水

车律师面向观众席

车律师:如果我说的话,别人听不到,就会用更大声讲出来。

被告一脸诚恳。

车律师:但是如果连这个都听不到,就会用更大声讲出来,如果还是听不到,就会发火,就像裁判长一样

听众们点头,陷入沉思

编剧 祝明批注:

结点:男主翻盘,接:群众反应

车律师:但是,如果不是50秒,如果50年都没有人能听到,会怎么样呢?

公诉人意识到不妙,神情严肃看着车律师

车律师:生气的情况肯定不止一次两次

被告被触及往事,悲伤情绪涌现出来,忍不住啜泣

车律师:每当这个时候,被告人没有大声喊也没有发火,而是一直在捐款

(闪回)场景:基金会长家 时间:日 内

一个布包被打开,里面有很多卷钱

基金会长向被告道歉,被告满面笑容,用手语比出不客气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

车律师:希望可以帮助和自己一样的残疾人,为基金会捐助了3000多万

彗星听了车律师的描述,忍不住去看被告人

被告人正在动情地落泪哭泣

车律师:但因为自己不能还清债务

(闪回)场景:基金会长家门口 时间:日 外

基金会长粗暴地将被告人退出门外,被告人摔倒在地

被告人凄惨地伸出手比了个请求的手势

分析:

车贯宇的第一次辩护,做了个大反差。车律师一向的形象是忠厚老实,在这次辩护中,车律师一开始也采用迷惑人的假象,之后再来个大反转,咄咄逼人,气势十足。

法庭上有几个势力:公诉人,被告和辩护律师、法官以及旁听者。这场戏先用公诉人的陈述引出事件始末。因为不是辩论性的,接下来车律师来了个情景置换,重点是跟法官的交锋。先是示弱,将法官引入情景,再深情阐述被告人身为残疾人的悲惨处境。周围人的反应实际上是编剧的指引,跟着一起疑问,一起了然,配合讲述氛围。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时间:)

车律师:向基金会院长提出借款时却吃了闭门羹

法官仔细倾听车律师的陈述

车律师:虽然一直在忍耐,在求情,但都没有听她讲

观众露出同情的表情

车律师:当然,因为一时之气偷了钱确实是犯罪,(逐渐变得激愤)应该忍,反正已经忍了50年

院长仔细倾听的神情

车律师:但是这么长时间里被告人周围,难道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听她的声音吗?

女儿认真的表情

车律师:如果有一个人听到了被告的声音,会怎么样呢?

被告已经泣不成声

车律师:使被告坐在这里,不是被告自己,有可能,就是我们这些挡住了耳朵的人

女主一脸震撼的表情

场景:走廊 时间:日 内

女主在回忆车律师法庭上说的话

(闪回)车律师:但是这么长时间里被告人周围,难道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听她的声音吗?

(闪回)车律师:使被告坐在这里,不是被告自己,有可能,就是我们这些挡住了耳朵的人

彗星陷入沉思,度研走了过来

度研:你在这里干什么?

彗星:你又为什么回来这里?

度研:(边说边坐到彗星旁边)这次双胞胎的案子是这个律师代理的

彗星拿着包故意坐到离度研两个位子远的地方,度研一脸得意地看着彗星

彗星:怎么,你是来侦查的吗?

度研:嗯,这次的案子比较麻烦

彗星突然得意地托着腮帮子问起度研

彗星:对啊,马上就要勤评了。上次对手只是个国选,你被撤诉了,如果这次的案子也出问题了,就有你操心的了

度研:对啊,更何况对手也不一般

度研:(得意地)你是在夸奖我吗?

度研:不,不是你

彗星转头看向度研

度研:是车贯宇律师

分析:女主和女二较劲的一场戏,互相挑衅,错位的方法,女二胜女主一局

彗星诧异

度研:你也看了庭审,应该不会太轻松吧。不是吗?

彗星拎着包站了起来

彗星:一点也不

彗星说完优雅地转身离开,留下度研一个人坐在原地

场景:酒吧 时间:夜 内(时间:38’55‘’)

律师所四个人在酒吧里庆祝

众人:干杯!

彗星没有喝酒,看着众人

助手:张律师你也喝杯红酒吧,今天申律师请客呢

彗星:(看着申律师)我不喝酒

申律师:(在装假牙)那给你叫杯鸡尾酒?

彗星边喝水边用考量的眼神盯着申律师。

申律师:干嘛这么瞪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彗星:不是,叫我一起参加聚会,而且还跟我说平语。我觉得好奇怪啊,你以前不这样的。

申律师:我本来就对那些不怎么样的人说敬语

车律师:那您的意思是,张律师以前是不怎么样的人吗?

申律师:是啊

彗星:(不满地)可对车律师您一开始就说平语了啊

申律师:这小子很有潜质嘛。张律师你刚才不也看到车律师的表现了吗

车律师:(不好意思地)哎,申律师

彗星生气地放下手中的被子

彗星:您是为了这样才叫我的吗?为了正大光明地区别对待我。怎么,为什么不继续对我说敬语啊,我是如此不怎么样的人,可为什么对我说平语了?

车律师委屈地看了彗星一眼

申律师:(指着彗星)别担心,你也是有优点的

彗星:(不屑地看向别处)行了,你这又是在贬低我

车律师小心地看了彗星一眼

彗星忍不住转过头,追问

彗星:那我的优点到底是什么啊?

申律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的眼睛,是的

彗星:我的眼睛?

车律师也好奇地看着彗星的眼睛

申律师:被告人是在说谎还是说真话,你有一双透视眼

彗星听了申律师的话,有些尴尬

彗星:那个是……(一脸期待)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优点呢?

申律师:除了这个……没了,就这个了

彗星:什么话,我为了那个案子我都去过被害人的学校

申律师:那是因为有车律师才去的嘛

彗星:在法庭上检察官提出异议时

申律师:那个也是因为我给你提了点子你才幸免于难的

彗星:还有

彗星瞪着申律师

申律师:还有什么

申律师不甘示弱回瞪彗星

车律师和助手也都紧紧盯着彗星

彗星突然扭头

彗星:服务生给我瓶红酒

申律师:你不是说不会喝酒吗

彗星:(瞪着眼冲申律师吼)我只是说不喝,没说不会喝啊!

镜头一切

申律师摇晃着红酒杯,品了一口酒

彗星坐在椅子前哭泣

彗星:优点为什么只有一个啊,为什么只有一个啊!

申律师无语地看着彗星

助手无力地向申律师抱怨

助手:就是啊,您刚才说有十个的多好啊,为什么说只有一个

申律师:我哪知道她会耍酒疯,我们走吧

申律师说完把酒杯放下

助手:那张律师呢?

申律师:车律师会看着办的,要不你看着办吧

申律师说完起身离开

助手:(朝申律师)什么?对不起,我家里今天过忌日得早点回去……

申律师头也不回地走了

助手抱歉地站起身,冲喝醉的彗星说

助手:因为我是长孙所以务必得回去啊,我先走了

助手边说边拿起衣服离开

彗星丧气地垂着头,碰到了盘子,突然坐了起来

彗星:(哭诉)可那个透视眼不是我的,我没有能够透视被告人的眼睛啊。(拼命摇头)我看不到,看不了!

分析:双关,被蝴蝶结挡住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同时也只修夏是她的眼睛,没有他什么也看不到

彗星边打酒嗝边哭

车律师从洗手间回来,发现只有彗星一个人,蹲下来询问

车律师:都去哪里了?张律师大家都去哪里了?

彗星:不知道,他们都把我扔下走了!

彗星说着头又往下低,差点要撞到盘子,车律师连忙用手拖住,却把彗星头上戴着的蝴蝶结不小心碰掉下来,刚好遮住彗星的眼睛

车律师:你这耍起酒疯可不一般啊

彗星:我看不到真实

彗星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了,伸出手,摸到车律师的头,一通乱抓

彗星:怎么办,我现在什么也看不到,怎么办,我怎么办啊!

车律师将彗星眼睛上的发箍拿开,耐心地帮她将头发理顺

车律师:真是的,来,现在看到了吗

分析:大家在酒吧喝酒庆祝打赢官司,申律师对彗星的态度有改观的一场戏

彗星从刚进律所以来因为态度消极一直不被申律师认可,在修夏的帮助下改变,赢得官司,感觉到申律师态度改变后很得意,想寻求肯定,但最后得知原因却更加沮丧。车律师软萌委屈,助手凑热闹搅局,主要人物之外的配角也有相应的特色调节气氛

编剧 祝明批注:

这一场群戏的主要内容,就是指向彗星透视眼的点。写法上,先用一个平语的日常话题代入,然后回到人物特点,也就是这场戏的真正话题:彗星的优点和透视眼。之后群戏的结束,再以每个人都纷纷提出理由离开,剩下彗星和男二。

第五集

场景:办公室 时间:日 内(时间:19:28)

办公室里,彗星蹲在一旁逗狗,申律师和助手围在车律师旁边关切询问,车律师捂着下半身一脸痛苦的表情

申律师:呀,你不需要去做个内镜吗

车律师:啊,没关系,呃,过一会还要去法庭呢

助手一脸不满地看着彗星,撸起了袖子

助手:张律师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吗?

彗星:(抬起头)一点没有。所以说,谁让你这样吓唬人了

申律师皱眉盯着彗星

彗星:这可是对我的听觉器官进行的暴力行为。而我呢,只是对车律师对我的暴行进行了正当防卫

助手:是防卫过当吧,而且我们车律师,如果这里出了问题(指着下半身),生不了孩子的话怎么办?这可不是普通的受伤,这是重伤啊,重伤!

车律师:(着急辩解)这不是重伤,哎呦,这不是什么重伤。刚才已经在卫生间确认过了,完好无损(捂着下半身)哎呦,呃……

彗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彗星:听到了吗,不是说完好无损了嘛!

车律师微笑和蔼地和彗星道歉

车律师:抱歉,不知道你会那么惊讶,呵呵(一脸酸痛的表情)

助手:哎呦,我们车律师心地真好啊,被打了还替人家说话,甚至还给人道歉。以后就叫你菩萨吧,车菩萨!

彗星听着助手的话终于受不了了,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对车律师道歉

彗星:(狠狠地)知道了,我道歉!我做错了,对不起!行了吧!

助手愤愤地对申律师抱怨

助手:那是道歉吗?那是道歉吗!

申律师:哎呦,真是,自己放屁还说是旁边的人做的

彗星背起伞边说话边准备走

彗星:还有这次的案件,绝不是共同犯罪!

车律师微笑着点头称是

车律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彗星:很好,犯人百分百是哥哥

车律师:哎呦,不是那样的,犯人百分百是弟弟

彗星:算了,那么就到这里,嗯!

车律师弯着腰追上去,走了几步却因为疼痛跪倒在地上

车律师:张律师,我们不一起走吗

彗星头也不回,潇洒离开

彗星:不用了,心里不舒服!

车律师坚强站起来

车律师:哎呦,哎,可算好点了

分析:车律师从背后跟彗星打招呼,被彗星误会为敏俊国而攻击了他。柳昌和申律师都为车律师鸣不平,但车律师却维护彗星。车律师态度谦和,但一涉及到自己的案子,又非常坚定自己的立场。

彗星原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柳昌的指责和车律师主动揽责任的正反威逼下终于不情愿道歉,不愿跟大家闲扯,果断离开,孤立于办公室的状态。

场景:法院走廊 时间:日 内(时间:50:23)

警卫打开电子门,法官和两个助手一起走进门

助手甲:看了公诉传,觉得这起事件很复杂

法官看了助手甲一眼

助手甲:是单卵双胞胎,长相无法辨别

法官边掏耳朵边说话

法官:这种事件,就当做是在咬牛肉就可以了。得直接咽下去,要是白白地咬一段时间,只会伤牙。作为共同主犯公诉,也挺好的。

助手乙:是吧,是每天见面的兄弟关系,应该知道把刀拿走的事。就当做是共同主犯,也应该是可以的

法官:(吊儿郎当地)赶紧结束裁决,晚上去吃烤肉怎么样?前面好像新开了一家烤肉店

法官说完,吹了一下掏耳朵的手指

助手甲、乙:好的!

分析:法官三人组的搞笑戏,潦草决定判决方案,为之后的戏铺垫,对比效果

编剧 祝明批注:

助手只陈述事实,下结论,打比喻,最后做出吃烤肉决定的都是法官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时间:50‘55’‘)

法官走入法庭,一眼看到坐在观众席上的来参观的学生

学生们看到法官,都一副激动的样子

学生:是法官啊!真帅气!

法官看到学生们,收敛起自己随便的样子。

助手甲:全体起立!

大家全部站起来。

法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轻咳一声,袖子一甩,潇洒地坐下

学生们纷纷惊叹

学生:哇,好帅啊!

法官露出满意的表情

助手乙:都坐下吧

大家纷纷落座。

法官深吸了一口气

编剧 祝明批注:

大场中的小场,其实就是法官和学生的双人戏,法官嘚瑟、学生围观,这小场里,学生不是作为群戏氛围出现,而是单对单的,法官嘚瑟的对象。

庭审的灯亮起

学生甲:(望着双胞胎惊叹)长得真的一模一样!

学生乙:连发型也一模一样

编剧 祝明批注:

一开始的结点:双胞胎出现,接:学生反应

女二:被告人正必胜和正比在,在同一天同一个场所,偷了孔某的钱。被害人韩启秀出现后,被告人正必胜用准备的刀杀了被害人

观众席上一个戴帽子的女生神情肃穆,彗星朝她望了一眼

女二:当然正比在在犯罪的当时阻止了弟弟正必胜。

哥哥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弟弟则低着头一脸愧疚

女二:但是之前已经知道弟弟带刀这一点

哥哥表情诡异看着女二,车律师一脸严肃

女二:光凭充分可以预测杀人这一点,也可以成立为共同主犯

哥哥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彗星和女二对视,看了眼自己的手表

编剧 祝明批注:

女二说一句介绍案情的话,就会接一个其他人的反应。基本上是,双胞胎反应和彗星反应频率一次,轮换出现。

法官:被告人,觉得共同主犯这点有些难理解吧?那是什么意思呢(看着观众席的学生)?就是说两个人以上,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一起协同犯罪,这样就会同样地受罚

被告席上的众人都在聆听

法官:一个人杀人,一个人只是偷东西

彗星看了一眼两个兄弟嫌疑人

法官:也会视为同样地杀人、偷东西,明白吗?

学生们发出哦的声音,纷纷点头

法官:(跟自己旁边的助手解释)裁决用语是不是太难了,这种时候得跟被告人解释一下,得让他们理解

助手甲纳闷地看着法官,不明白法官怎么完全变了一副样子

法官:(滔滔不绝)这种琐碎的关怀会成为司法部受信赖的基础

学生(惊叹)好帅啊!

法官得意地清了清喉咙

编剧 祝明批注:

这里又是小场,基本是法官和学生的对手戏,非群戏。

法官对学生解释案情,伴随学生反应,两个作用,1是显示法官嘚瑟,2是为观众理清法律概念。

修夏打开门进了法庭,坐到观众席上

彗星看着修夏进来,一脸开心

法官:首先从被告人正必胜的辩护人开始提出意见吧

彗星冲修夏点了点头,修夏傲娇地把头别开

彗星站了起来,开始陈述

彗星:好的。被告人正必胜否认公诉事实

彗星边说,边挑衅地看着女二。女二感受到她的目光,也抬起了头,两人间有火花交错

院长看着彗星,等她继续说下去

彗星:被告人正必胜,没有用刀刺过被害人韩启秀

车律师边听边点头

彗星:而且,被告人不知道携带刀的事实,所以不是强盗杀人的共同主犯

女二一脸不满地看着彗星

法官:是在否认起诉事实吗

修夏在观察大家的反应

彗星:是的,被告人正必胜只是因为听到哥哥正比在说要偷入学金……

编剧 祝明批注:

到了彗星陈述的环节,跟女二陈述的环节类似,相关主角人物:女二、院长、车律师、法官、台下观众、修夏等都是轮换出现的。每说一句话,就会有1-3个不同类型人物的反应(此处把所有学生归为一类)。

哥哥听到彗星的话一脸震惊,弟弟仍沉默地低着头

彗星:所以跟着去的,但是丝毫没有想到哥哥会带着刀去

修夏看着彗星

哥哥听到彗星的话,激动地站了起来,激动反驳

哥哥:你这家伙!是你刺人的,我只是在劝你!

法官、女二都在看着哥哥

哥哥: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胆敢在这里撒野!

车律师拉着哥哥要他坐下

车律师:请你坐下吧

弟弟低着头

学生们也都纷纷扬着脖子在看这一幕闹剧

编剧 祝明批注:

结点:闹剧开始

接:学生反应

哥哥:(面对法官)我说法官大人,不是我。

修夏认真看着哥哥

弟弟叹了口气

哥哥:这家伙看我有前科,想让我被黑锅,我真的不知道

弟弟:(突然转身)哥哥,拜托你了!

修夏和女二都在紧张打量两人

车律师将哥哥拉住,哥哥愤愤不平地坐下

车律师:坐下吧!

法官敲了敲锤子

法官:被告人,请你安静一下

彗星拍了拍一脸心痛的弟弟

法官:要是再不按照顺序说话的话,就退庭!

车律师小心答应,推了推眼镜

车律师:是的

女学生们激动感叹

学生:好帅啊!

法官故作矜持地向彗星示意

法官:请继续吧

彗星看向修夏,用心里的声音询问他

彗星:(os)检察官有没有拿着我不知道的证据?

修夏看了眼女二。

女二此时正在紧张盯着嫌疑人

修夏摇了摇头

彗星微笑点头,转向法官

彗星:我充分理解,检察官为何把这件事以共同主犯起诉

原本正在做记录的女二抬起头狐疑地看着彗星

彗星:有人身亡,且记录事件现场的监控录像也有,但是无法分辨出是谁杀的

彗星边说边看着女二,女二愤恨盯着彗星

彗星:(扭头看双胞胎)跟现在看到的一样,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因为无法分辨,就更不能让犯人逍遥法外

女二压抑着怒火

编剧 祝明批注:

彗星问完修夏后,再次发言,都是针对女二去的,因此没有其他人的反应,只有彗星和女二的反应,矛盾击中两人。

彗星:因为这起事件,一个人失去了生命

检察官略微不耐地看着彗星

镜头一切

车律师在陈述

车律师:知道携带刀的事实,作为理由把两个人绑到一起

女二在沉思

但是两个被害人都说不知道对方携带了刀的事实。

彗星记录笔记

法官、修夏在仔细倾听

车律师:当然,两个人中的一个在说谎。但是这也意味着两个人中的一方在讲真话

彗星边听边点头

车律师:这句话还意味着

镜头一切

彗星在陈述

彗星:在说真话的一方,因为没有犯下的强盗杀人罪

哥哥看向弟弟

弟弟低着头,稍微抬眼看向哥哥

修夏仔细打量着两人

彗星:得蹲冤狱。所以为了防止错判,这是我和这个裁决部的使命

修夏面色凝重

女二埋头文书

彗星:(看着女二)当然,这是漫长而又艰难的斗争。因为是一场,连智慧的检察官都放弃的斗争。

车律师看看彗星,又看看女二,有点困惑

修夏盯着彗星,神色复杂

女二抬起头,瞪着彗星

彗星得意地坐了下来

车律师:但是,至少裁决不不能放弃这一场斗争。不是的,我认为裁决部已经这么想

法官看着车律师,不自觉点了点头

彗星自信地点头

车律师:因为揭开真相,守护正义,并不是在浪费时间

车律师结束发言,鞠了个躬

法官满意地点点头,望向底下坐着的学生,他们都听得很认真。法官暗暗得意

法官:按照辩护人的意见,要是把两个人视为共同主犯,可能有点难

女二站了起来

女二:(焦急地)裁判长!

修夏盯着女二

法官:要是知道了携带刀的事实,也不应该出现阻拦的行为才对

女二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彗星望着女二一脸得意

修夏担忧地低下了头

法官:那么刺人的一方是强盗杀人 ,阻拦的一方视为特殊盗窃,得分离才对

女二急切地看着法官

法官:检察官检讨一下,在下一个开庭日,作为共同主犯起诉的公诉事实,要不要变更为强盗杀人和特殊盗窃,之后再进行证据调查吧

车律师和哥哥露出满意的表情

女二一脸颓丧地坐了下去

修夏看着女二,神情复杂

法官:(耐心解释)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裁决部认为,不是两个人同谋所犯下的罪,所以,检察官要把公诉状题目根据两人所犯下的罪行进行修改。

女二一脸不爽的表情

法官:纠正检察官的错误,也是我们裁判部要做的非常重要的事情。知道了吧?

底下出来学生们的哦声

法官有点没有底气地看了看旁边的助手

编剧 祝明批注:

这一段基本就是,法官为了学生前的面子宣判事实,因为驳了女二,所以女二各种反应,中间穿插学生反应,然后,一场彗星和男二庆幸的小戏。最后,埋下一个小扣,指向事情还没结束,可能和那个女生有关。

法官:为了司法部的信誉

女二带着不甘瞪着彗星

彗星得意,身体后仰,和车律师在背后做了个击掌的动作。两人都十分开心

女二一脸懊丧

修夏仔细看着哥哥和弟弟,他们都不动声色的样子

修夏背后坐着一个带着帽子的女生,神情悲戚

点评:

车律师和彗星打配合,共同对抗态度强硬的检控方和已经预判立场的法官的一场复杂的戏。

法官和学生一组戏,利用学生来改变法官的态度,让法官重视,同时也解释了复杂的法律观念。

彗星和车律师的目的是撤销共同判决。彗星先拿哥哥作为自己的攻击对象,为弟弟辩护,引起哥哥的怒火,哥哥和弟弟之间有一个小争吵。由此引出无法判断两人谁是真凶的结论,彗星和车律师的话接在一起,共同陈述。

修夏帮助彗星,给彗星一个保障,不是必要,巧妙将男主引入。

第六集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时间:23’44‘’)

时间指向2点,法庭开庭

法官:上次判定曾咨询是否改变起诉内容,看来没有改变啊

女二:是的,维持原来的诉讼

彗星看了女二一眼,女二跟彗星对视,彗星挪开眼睛

法官:辩方所有证据也没有改变吧?

彗星、车律师:是的

法官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对旁边的助手说

法官:今天看起来会判无罪啊

助手点头

助手:是的

与后面做对比

弟弟看着法官,回想起彗星之前说的话

(闪回)场景:咨询室 时间:日 内

彗星:我会在你的审判中,将所有证据当做无效证据的。不仅是正必胜先生的证据,连正比在先生的证据都推翻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

彗星和女二事先沟通过,要把所有证据推翻,为弟弟开脱

弟弟的眼神出现动摇

女二问询一个满头白发的证人

女二:证人是说在案发当时看到从便利店跑出来两个人吧

弟弟紧张等待答案

彗星一脸镇定

证人:是的

女二:那两个人,现在在这里吗

证人:是的,就在那里坐着呢!(指着被告席)

申律师和助手认真听

彗星:证人在案发当时距离便利店多远?

证人:(思索一会)大约15米左右吧

弟弟仔细听,哥哥漠不关心

彗星拿出一张年轻胖男人的照片给证人辨认

彗星:这张照片看起来像谁?

车律师疑惑,不知彗星意图

证人:(痴呆地笑)挺像我母亲的照片啊

女二一脸平静

弟弟露出嘲笑的表情

彗星得意地收起了照片

车律师在自己的表格上画了个勾

女二和彗星配合推翻一个证据

女二:说谎的结果依然是,说明两人一起杀了被害者,即说是两人共同犯罪

弟弟在认真听

车律师:说谎的原因是,在紧张的氛围进行调查,是没有可信度的

助手在好奇翻看文件

车律师:另外,即使看到当时的画面,说谎的结果也不能作为有力证据

女二思索的表情

法官点头

彗星思索,在表格上涂画

女二在表格上涂画

车律师在表格上打钩

法官在最后一格涂画,放下了笔

女二让车律师推翻第二个证据

助手悄声对申律师说

助手:我好像误会张律师了,不是和检方一伙,而是有力地攻击检方啊

申律师:检方看起来太容易被攻击了,就像被故意攻击的一样

助手:哎呦,不会吧

申律师发现端倪

女二在凝神思考

法庭上在放案发当时的cctv,画面模糊,车律师眯着眼睛辨认

法官:这是案发现场所拍摄的监控吗?

女二:是的

法官:没有更清晰的吗

女二:是的,没有

推翻第三个证据

女二和弟弟对视一眼

(闪回)场景:问询室 时间:日 内

彗星故意引诱弟弟

彗星:我看了一下证据目录,据说只有一台摄像机。原来有两台的。而且还是故意交出了拍照不清晰的那台的画面,这应该是什么意思呢

弟弟有些沉不住气

彗星:这应该是检方故意安排的状况。开了门,只接纳一个人。进入门内,抓住剩下的另一个人。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所以你开门的时候快点回去。免得留下来,最后被抓到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

弟弟看了女二一眼,神情动摇

助手:要是连cctv都否认了,(翻了翻画满勾的纸)太厉害了,两个律师把所有证据都否认了。

法官:如果连证据都没有了,两人中有一人自首

助手:会根据自白补强法则,一方会被判有罪,一方会被判无罪,张律师不会是……

申律师:她打算使用囚徒困境

申律师和助手看出彗星策略

彗星和女二对视一眼

(闪回)场景:便利店门口 时间:日 外

闪回彗星和女二的交易

女二:我的计划是,囚徒困境

彗星:(不可置信)喂!这只有在两个人互相怀疑对方,可能会背叛的时候才有用。这对双胞胎已经都串通好了

女二:(自信地)是啊,如果一方被判无罪,一方要判有罪入狱15年的话,他们肯定会担心另一个人会被判

彗星若有所思的表情

女二:这样就让两人互相背叛

彗星:(激动地)把两个人都抓起来啦

场景:法庭 时间:日 内

点评:

彗星和女二一起把证据消除,完成第一步

通过闪回,弟弟背叛哥哥跳出来指证

哥哥不可置信,发怒,指责弟弟,弟弟沉默不语

哥哥心灰意冷,也站出来指证弟弟,鱼死网破

弟弟气愤,站起来骂哥哥,兄弟打架

通过法官和车律师的解释推动兄弟两感情的变化

法官:好了,这看来很难作为有罪的证据,看一下参考资料吧

彗星将表格的最后一栏涂掉,看着女二

车律师有点担忧地看着法官

弟弟看着法官,一脸凝重,回想着彗星的话

彗星:(os)如果两个人抢劫杀人的证据都没有了,正必胜你就可以自白了

弟弟看了彗星一眼,彗星肯定地跟他点头

弟弟犹疑思考了一下,猛地站了起来,向法官自白

弟弟:我,是我们两合谋,杀了那个人

女二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眼睛

哥哥听到弟弟的话,惊呆了

申律师和助手也震惊看着弟弟

车律师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哥哥越过车律师小声询问

哥哥:你干什么,疯了吗

法官:正必胜被告人,你有权利否定供述

弟弟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法官:现在被告人是在承认犯罪事实吗

弟弟:是,我承认,我是在自白

车律师和哥哥都是一副惊慌的表情

法官:那正比在被告人,你是否承认犯罪事实?

哥哥惊慌站起来

哥哥:我什么都没做,都是他一个人干的

彗星看了哥哥一眼

弟弟看了哥哥一眼

车律师着急

法官:正比在被告人,现在因为有了证据,被告人可能被判有罪

弟弟坐了下来,有点害怕地看着哥哥

车律师站了起来

车律师:裁判长,请允许我与被告进行商议,延迟进行审判

哥哥:(激动地)不要说了,现在法官满嘴都是狗屁!

车律师慌张地抓住哥哥的胳膊

车律师:正比在现在不要说了!

哥哥:证据在哪?律师已经费尽力气证明了证据无效

女二低头沉思

法官:刚才正必胜被告人的自白,就是对你的证据。

哥哥:什么?那这小子呢?(指着弟弟)

申律师和助手一脸凝重看着他们

弟弟紧张咬着嘴唇

法官:如果没有证据只有自白,法律规定不能认定有罪。所以正必胜被告人因为没有证据只有自白,有可能被判无罪

申律师痛苦闭上眼睛,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哥哥魂不守舍的瘫坐在椅子上,车律师也无奈坐下

哥哥:(喃喃自语)自白了也是无罪,我却有罪

女二面无表情

哥哥:(看向弟弟)那这小子就是为了自己活命把我卖了吗?

车律师: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结果确实是这样的

哥哥还不愿相信,弟弟垂着头,面无表情

法官:辩护人,怎么样,需要休庭吗?

车律师:是

哥哥:如果我自白了呢?

女二打起了精神

弟弟震惊地看着哥哥

女主也变得紧张起来

法官: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哥哥:如果我自白了,这小子就有证据了是吗?

女二一副鱼落网的表情,和彗星对视

哥哥:那这小子也是有罪了,是吧

弟弟一脸懊恼,不知所措

弟弟:NND

哥哥:好的,我承认,我自白

车律师:正比在请不要激动,先跟我商议,休庭后再……

哥哥一把甩开车律师,激动地站了起来

哥哥:是这小子让我无论怎样也不要承认杀人,说这样的话两个人都会判无罪。

车律师无奈地垂下头

法官仔细听着哥哥的陈述

哥哥:(兴奋地)所以使我们两一起杀的,(看着弟弟)他设计好,我动的手

弟弟愣愣看着哥哥

哥哥:对吧,必胜?

彗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弟弟:(激动地)闭嘴……闭嘴!

弟弟突然猛地站起来要去打哥哥,被车律师牢牢抱住

车律师:不要这样

弟弟:都是因为你搞砸了!

两兄弟要打架,旁边的人拼命拉住他们

观众席上,一个女生哭的很伤心

哥哥:(挣扎着)闭嘴,混蛋!都是因为你我才……只要你没说出来……

彗星和女二相视而笑

法庭上,法官看着这个闹剧也很无奈,叹了口气

法官:冷静点!

申律师发现旁边女生在哭,回头看

女生咬着手痛苦哭泣

申律师紧紧闭上眼睛,不满无奈

编剧 祝明批注:

哥哥弟弟的这个案子中,案情十分复杂了,运用到的法律知识也很多,所以,其实都是分为单场的小戏拼接,没有再加入群众的氛围戏了,主要划分两个段落:

1. 彗星和女二的囚徒策略实施;2. 哥哥和弟弟的反目,引起彗星等人的变化。

最后切一个台下某女生的反应,埋扣。

场景:拉面店 时间:日 内(时间:40‘01’‘)

彗星以跟朋友吃饭为借口逃出来,独自吃饭,没想到还是遇到申律师等人

申律师和车律师在讨论哥哥弟弟的案情,申律师对彗星不满,车律师则表示包容,彗星偷听。

彗星倔强,急中生智说自己在找零钱,昂首离开

彗星独自一人在吃拉面

彗星:大婶,再给点拌萝卜块

彗星抬头,突然发现申律师等人也进了店里,彗星边抱怨倒霉边把面端着躲到了桌子底下。

彗星:真是倒霉死了

车律师和申律师等人依次坐下

车律师:张律师怎么没一起来啊?

申律师:说是跟朋友约好了,所以先出去了。我猜她一定是自己一个人吃饭呢

彗星在偷听三人谈话,撇嘴端着饭碗

助手:(问车律师)去探视双胞胎兄弟怎么样了?他们说为什么杀人了吗?

车律师:嗯,是复仇

彗星在仔细听他们讲话

车律师:双胞胎弟弟的女朋友曾经被便利店的老板性侵过。那老板还威胁说,如果报警的话就散步不雅的照片,所以弟弟和哥哥合谋杀死了老板

彗星听着车律师的话,若有所思

助手:他不但不反思,反而在法庭上与自己的兄弟大吵大闹,看来他会判的很重啊

彗星有点不是滋味

申律师:如果是我辩护的话,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他自首的。承认罪行,这样就可以至少减少3至4年的刑期

车律师仔细听申律师的话

申律师:我并不是自以为是,这是作为律师应尽的责任

彗星听着申律师的话,神色复杂

车律师:对不起,这次就这样结束了。不过在下次的上诉中,希望遇到像申律师这样的律师

申律师沉默不语

助手:为了指出他们的罪行,张律师真的和检察官串通好了吗

彗星在桌后盯着他们

车律师:(一脸严肃望着车律师)在证据目录中少了个监控录像,所以我大概猜到了

彗星紧张盯着他们

申律师:那你不生气吗,她做了律师不应该做的行为

彗星竖起耳朵听

车律师:可张律师用自己的方式揭开了真相嘛

申律师:(摇头)我认为她的做法是不正确的

车律师:我不认为是不正确的,而是不一样而已

彗星抬眼看着车律师,有点感动

申律师:真是乐观的思维方式,太乐观了

服务员突然走了过来,给彗星加菜。

服务员:萝卜块来了。小姐,你在这里干什么?

彗星被当场揭穿,一脸懊丧,假装镇定地站了起来。

助手看到彗星,打招呼

助手:咦,张律师你在这里啊

车律师和申律师闻声也转头看彗星

彗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是,我刚才在这里掉钱了

助手:那你的朋友呢,怎么一个人啊?

彗星:先走了,大婶结账

彗星故作优雅地离开,申律师和车律师看着她

助手:刚才我们说的,张律师都听到了吧?

申律师:管她听没听到呢

彗星来开门出去。车律师站起来追了出去。

编剧 祝明批注:

这个算小群戏,车律师和申律师争论,彗星偷听。

基本上,每个车律师和沈律师争论的结点,都会接一个彗星的反应。频率是1-2个对话,就会接一个彗星反应。

第八集

场景:法庭门口 时间:日 内(22’51‘’)

女二陈述犯罪事实,彗星原本信任车律师,以为他会站在自己一边

男主用超能力预测到不对

车律师选择维护敏俊国

彗星的手握着法庭审判室的门把手犹豫,不敢打开

修夏看着彗星,关切询问

修夏:怎么了?

彗星转过头看修夏

彗星:那里面有敏俊国吧?

修夏不忍地看着彗星

彗星深吸一口气

彗星:好像是10年前那样,是吧?

修夏一把拦住彗星,帮她打开了门

彗星的犹豫,和十年前相呼应

彗星进门,就看见敏俊国坐在被告席上。敏俊国也回头看着她

女二:为了10年前被判刑时,曾作为证人的张慧星进行报复,对张慧星的母亲于春心隐瞒身份接近报复她。

修夏和彗星一起入座,敏俊国直直看着彗星

女二:被告人趁被害人毫无警惕,用钝器将被害人打伤后,故意失火,伪装成意外

敏俊国面无表情低着头听女二对自己的指控

女二:并且还假装要救死者背着死者出来,他想以此隐蔽自己的罪行

车律师认真听

敏俊国抖腿露出不屑的表情

女二:他想以此隐藏自己的罪行

女二转头看敏俊国

女二:因此起诉敏俊国违反了刑法250条64项,杀人并现存建筑物放火罪

法官:辩护人,你承认公诉事实吗

编剧 祝明批注:

女二的陈述,穿插女主、男主、敏俊国、男二四人反应,敏俊国处于话题中心,反应频率最高。

彗星和修夏盯着敏俊国

敏俊国低下了头

男二看向彗星,两人对视

修夏看着男二,突然表情大变

男二一直盯着彗星,没有回答。法官在旁边提醒

编剧 祝明批注:

男二、男主、女主之间一场短戏。

分量很重,描写很细致。扒剧的时候应该注意,男二看着彗星的时候,眼中应该有深意的,扒剧本的时候没有细致写出来。

法官:辩护人

敏俊国也转头看男二

修夏:(惊慌地)不可以!

女主听到修夏的话,疑惑

女主:怎么了?

修夏转头看着彗星,没有说话,彗星心里开始惶惑

法官:辩护人,你承认公诉事实吗

女二疑惑地看着男二

男二犹豫着终于站了起来,修夏和彗星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编剧 祝明批注:

这里其实是法官的询问,男二纠结,女主期待担忧,主要戏剧情节集中在这三个人身上,但是,可以看到,还是加入了修夏、敏俊国和女二的状态。

男二:不,我不承认公诉事实

法官们听到男二的话也有点激动,动了动身子

彗星死死盯着男二

男二: 我主张被告人无罪

彗星愣愣地,不知所措

男二无奈地低下头

敏俊国斜眼看着彗星,一脸得意

编剧 祝明批注:

这一段主要的戏集中在男二、彗星和敏俊国身上,但是可以看到,也加入了法官们的状态,作为氛围描述。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总是变得很快,尤其是男人,三分钟热度,实着冷情。 以前天还没亮就发信息问早安,现在临近夜幕手机迟迟不...
    胖胖龙猫阅读 38评论 0 0
  •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觉得三十岁的人已经很老了,应该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最重要的是有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
    豪哥家小雯阅读 25评论 0 0
  • 七律.感秋 一场秋雨一场寒, 秋风呢喃竹林乱。 燕迁南国觅春光, 雁徙北方续严寒。 一夜枫林染胭脂, 满树石榴...
    5988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