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团扇的野心

        轻罗小扇扑流萤,一柄精致的苏州团扇带着无限情调扇出了一个野心的男子——李晶。可以说他的出场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般的羞涩,揭开画面,露出的不是女子秀丽绝俗的脸蛋,而是一个85文艺小青年白嫩的脸,不免让人大吃一惊。这样的情况,就像博物馆里供着的团扇一样,隔着距离去观望,模糊不清,当你走进细琢深品,自然会感觉与众不同了。

        很难想象一个男子会去做这么一个精细风雅的活儿,我想当一个人对一个事物渐渐有自己的理解,也就会渐渐沉醉于这门活儿。李晶的团扇制作又与一般的匠人不一样,在缂丝的选择上,多以生蚕丝为经线,彩色熟丝为纬线,而团扇的扇骨多选择湘妃竹,再到手打浆糊,绷面扇,配上合适的穗子,最后到扇面的书画和刺绣,每道工序,尽显了匠人的本色,自然的搭配,不昂贵的组合,更显风雅和韵致。

        制扇时的安静是出尘不染的,偶尔兴奋之际便通宵达旦完成一道工序,爱唱曲的男儿是超凡脱俗的,在祝小兔的文字中的行走能让人感觉到印入脑海的画面感,深刻又完美的展现了生活中的安适与惬意。也正是因为团扇的风雅在方寸之间所展示的各种传统技艺和审美,满足了他的野心。

        一柄团扇,也许是一种心境的淡然,也许是一种情感寄托,能让我想到的是在这方寸之间得到情感上的释放。每一柄团扇的出现都是手艺人生命的延续,制扇,制造的是手艺,造的是品德,造的是审美,最终传递出去,作用到灵魂,只有心的安静才能找到一个美好的心态,心念的纯粹才能耐得住当世的琐碎和浮华,才能忠于自己的内心,找寻真正的自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