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和小男孩

今天还蛮想讲个我听过的故事给大家听,就当临睡前的礼物吧。

从前有一个住在森林边缘的小孩子,认识了来自森林里的一头熊,他和这个熊很快成为了朋友。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熊实在是嘴太臭了。而且这个熊总是喜欢走的很近和他说话,这个孩子非常头疼。但是由于他真的很喜欢这头熊,于是他就忍住了这股臭味,每次都笑而不语。但是这股臭味实在是太大了,这个孩子终于被熏得头晕眼花,甚至当熊不在的时候,他看到有毛的动物都会想吐,仿佛那个气味就不停地在身边徘徊着。孩子很愤怒,他很生气为什么这个熊从来都看不到他在接近自己时候,自己的龇牙咧嘴,他恼怒为什么这个熊总是忽略,他略微远离熊嘴的小动作。孩子越想越生气。于是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了,他气冲冲的和熊说“我再也不要和你做朋友了,你这个又脏又臭的笨熊!”熊听了以后愣了一小会,轻轻地从孩子的房间里拿出了一把餐刀,和孩子说“来给我一刀”孩子听了以后大惑不解,但还是照着做了,餐刀在熊的身上划出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伤口,鲜血淋漓。但是熊并没有说什么,他告诉孩子“我现在要离开这里,一年以后我会回来找你”说完熊就离开了,果然他走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里,孩子开始怀念熊的温暖,怀念熊的憨厚,怀念熊在的一切一切,他开始记不起来熊的口臭,甚至都记不起来熊把一嘴大黄牙凑过来的样子。孩子很想念熊,他开始在森林的边缘等熊。一年到了,熊回来了,孩子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着熊,说“我错了,我不该嫌弃你的口臭。”熊轻轻地拍打着孩子的后背,说“不,你说的对,你应该嫌弃我的口臭。”说完,熊轻轻地推开了孩子,把自己的伤口展现给孩子,“你真的应该嫌弃我的口臭,因为他真的臭。这个问题就像是你在我身上砍的这一刀一样,你看现在这已经好了。”孩子懊悔的抚摸着熊的伤口,果然已经愈合了。熊接着说道“但是你知道,你当时那句又脏又臭的笨熊,在我心里留下的伤口,直到现在还滴着血,它从未愈合过。”说完熊转身离开,慢慢的走回了森林里,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看完这个故事,非常惋惜, 如果故事中的孩子一开始就严肃的告诉狗熊,嘿我很喜欢你,但是你的嘴真的太臭了,如果你每次跟我说话的时候,离我1米远,会更好一点。

这样一来,狗熊一开始应该也会像被砍了一刀一样难受,但是这一刀的杀伤力远远没有那一刀那么致命。

为什么他们相爱最终却不欢而散?是因为狗熊的没办法改变口臭吗?是因为孩子没有持续忍下去吗?远远不是。

每个人在和别人建立亲密关系时,都是带着一身的优点,同时也带着一身的缺点的。或者换句话说,每个人手上都有一副好牌和一副差牌,我们选择和相互吸引的玩家一起,组成牌局。但这场牌,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你赢我输,而是以双方对战持续的时间越长,作为共赢的唯一标准。

你看这孩子和狗熊,一开始就把好牌都出完了。孩子的善良、礼貌、忍耐,狗熊的温暖、憨厚和可爱。这些好牌都出了,那么剩下的差牌该怎么办呢?孩子的忍耐力也有用完的一天,狗熊的口臭也是改不了的。那么不难想象结局就是“孩子想,狗熊居然不能察觉我忍受不了它的口臭”“狗熊想,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嫌弃我”。

一开始就上来把大小王都出掉,四个二都炸掉,能玩多久呢?

我认为自己也是一只狗熊,我每次出门后都会再回来拿忘记拿的东西,每次梳头发的时候都要找橡皮圈,每次东西都会不按照原来的位置去放。这些被我亲密朋友们吐槽过不止一次的“口臭”,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办法在和你们相处的时候就立马改掉。习惯的养成和一个的生长环境有关,要狗熊以人类的生存方式去刷牙洗脸,也是勉为其难的。  如果只要我的“口臭”没有影响到朋友们的正常生活,或者你们可以和我制定规则。

谁都有自己的差牌,我们没有办法更没有权利让别人强行把差牌变成你想要的好牌。

想要玩得久,请注意出牌的顺序和规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