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吻

《快乐的阿三》第六章 好友思阳的聊天

上午十点多,阿三不住的翻看手机,可是帅帅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微信,阿三想帅帅估计有事吧,可是阿三心里还觉得是昨天晚上自己的那通电话闹的,帅帅估计不好意思给他打电话了。阿三一会儿想着我应该先发条信息问问他,阿三一会儿又想他应该再等等,万一人家不想来了呢。阿三,扔下手机,拿起书看,可是阿三看不下去,阿三的脑子里心窝里一直在想着帅帅怎么还不来。

阿三扔下书,自己开始在客厅的小茶几上包饺子,阿三告诉自己高兴点,阿三给自己哼起歌,阿三一会儿煞有介事的欣赏自己包的饺子,一会儿看看鱼缸里的小鱼,阿三的心里一直在安慰自己,阿三知道阿三的所有行为都是表演给自己看。阿三知道自己心神不宁。

阿三擅长自己与自己对话,阿三擅长自己化解自己的内心。

阿三问:“阿三你喜欢画画,你就坚持画画。对不对?”

阿三答:“是的,我喜欢画画,我坚持画画,哪怕没有人支持。”

阿三问:“阿三你喜欢花,你就坚持养花才把花养的这么好对不对?”

阿三答:“是的,我喜欢花,我把花养的很好”

阿三问:“你喜欢帅帅对不对,那你敢不敢争取?”

阿三答:“我不知道”

阿三包完饺子,阿三想,给他发个微信,问清楚,也算给自己一个了断,这么悬着整个人都乱了。可是拿起手机阿三就怂了,阿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发了一句,你中午还来吗?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回复。阿三躺在床上自我反省,阿三,你的心要定,这么一点儿事,就把自己搞得人仰马翻的,阿三,你。。。。。阿三觉得自己是被妈妈附体了,阿三变成了妈妈的样子指责阿三,对阿三的不信任。阿三充满委屈,想跑出去透透气。

电话响起,帅帅打来电话:“姐,不好意思,我上午临时有个陪练我刚看到,没看到电话,我这就过去,你别着急啊!”

听到帅帅真诚的声音,阿三如春天复苏一样,变得活泼和灵动起来。声音都温柔了,自己所有的否定也都忘的抛到了九霄云外。阿三笑了,阿三笑自己竟然这么的内心火热。

帅帅敲门的时候,阿三正在金鸡独立的煮饺子,厨房里凝结的水汽,朦胧了帅帅的眼睛,更是迷乱了他的心。一个女子,在厨房里做饭,一个热气腾腾的家不是自己一直渴望的吗。帅帅沉迷在眼前的如梦中渴望的家的场景中,帅帅看着阿三忙碌着,帅帅仿佛置身事外,帅帅想像男主人一样,从背后抱住正在做晚餐的妻子,然后亲吻她。帅帅想去抱住阿三,阿三此时此刻是帅帅眼中最有女人味的女人。帅帅深深的被她吸引。

“嘿,快点洗手吃饭了”阿三打断了愣在那里的帅帅。

“哦,就来”帅帅不好意思的笑笑。

两个人面对面的闷头吃饺子,心里都翻腾着,却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姐,饺子真好吃”帅帅的话显得有点不自然。

“那多吃点”阿三抬头与帅帅的目光相遇,阿三的脸刷的红了,猛的低下了头,

帅帅也许是囧的也许是屋里的暖气太足,帅帅觉得后背冒汗了。

姐,本来是我照顾你,结果变成你给我做饭了,真是不好意思。帅帅囧的不知知道说什么好。

“我又不是卧床不能动,嘿嘿,欢迎来蹭饭”阿三心中既尴尬又愉悦,更怕这个小男孩以后不来了。

两个并不算太熟悉的人,由于源自彼此内心中深藏久埋的渴望,两颗心已经觉得很近,深深的吸引在一起。两个人抬起头,四目相对,红红的脸庞,两个人咯咯咯的笑着。如果时间能永远定格在这美好时刻各该多好,那样人生该增加多少甜蜜,减去多少悲欢离合。。。。。。。

阿三的电话响起,打破了此刻甜蜜的尴尬的内心欢愉翻腾的温暖暧昧的时刻。

阿三看到母亲的电话,阿三的心凉了半截。阿三心头莫名升起一股子的怨恨,为什么别人都有善解人意,长情陪伴的母亲,而我的母亲却永远那么势力与算计。阿三觉得妈妈自私,阿三觉得生活对她的不公平,阿三百感交投,在眉头汇成一条线,心里咕哝一句,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阿三想起几天前母亲的电话,阿三知道自己没有打电话没关系,但是没有给家里,母亲是不会放过自己的。阿三心里一阵烦乱,刚才的甜蜜心情已经被怨恨席卷的一干二净。阿三想帅帅现在在这儿,自己接电话也不方便,索性晚些时候打回去吧。阿三把电话挂了。阿三觉得有时候自己也很没有良心。对待自己的嫁人也是透着股狠,完全不是呈现在别人眼中的那么美好。阿三这么一想,心中又多了一股子悔恨和内疚。

帅帅在这短短的一分钟内一直看着阿三。看着阿三皱眉头,看着阿三脸部表情微微的变化着。看着阿三把电话挂掉。帅帅知道这通电话肯定不是中介之类的骚扰电话。所以当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帅帅看了一眼阿三,然后端起盘子起身去了厨房。

帅帅的这一样,在阿三看来,阿三所以内心中潮湿的自认为肮脏的,不美好的东西全部被帅帅看到了,阿三心里又多了一分气急败坏和对母亲的懊恼。

这次母亲没有哭,冷冷的带着气的质问:“你干嘛呢?电话也不接了啊?”

阿三想给母亲回答正在忙,可是又觉得帅帅会听到自己说谎不好,于是直接装作有点讨好有点撒娇的说:“亲爱的妈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高八度的声音刺过阿三的耳膜也刺痛了阿三的心。“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我要是不给你打电话,你妈死了估计你也不会知道。”阿三撑着劲就是一句话不接,听着母亲在电话那头叫骂着,心里想着看你能有多大的劲。

“你个没良心的,那天你挂了电话,在也不敢吭声了,一群狼心狗肺的,当年你姥娘(外婆)是白对你好了,一个个把你们看大,现在躺在病床上连问都不问一句。赵一倩你就是个白眼狼”

阿三依旧不说话,母亲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双方沉默了又实际秒,阿三说:“姥娘现在怎么样了”

“你现在想起你姥娘了?”母亲又来气了。

阿三又沉默。。。。。

“你老娘盆骨骨折,在五医院住着呢,还有点拉肚子,可是受罪了这回。”母亲继续说到。

“那我这周末能回去我就回去看看姥娘去。”阿三心中一酸。

“回来干啥,你就好好挣钱吧,照顾你姥姥有我姊妹们呢。”母亲的语气温和起来。

阿三听到母亲让自己好好挣钱,心里冷漠的一声苦笑。母亲要是想自己安心工作,就不用显示打电话哭,后打电话骂了。阿三撑着就不提给母亲钱的事。阿三想看这次母亲怎么开这个口,让阿三拿钱。

“你舅他们这次表现也挺好的,夜里照顾你姥娘都是你俩舅倒替着伺候,我跟你姨白天伺候。”母亲继续说道。

“那挺好的, 妈,你也注意身体。”阿三抱有戒心的回答着母亲。

“倩,我想着这你姥娘一直住在医院开销也挺大的,全让你舅他们出,我跟你姨也过意不去,你说我跟你姨要不也稍给你舅他们分担点。”母亲的话语里多了几分小心。

“该呢,你当闺女呢,负担医药费也是应该的。”阿三说,但是阿三就是不提给母亲拿钱的事。阿三想着自己的卡里总共将近3万快前,这个月这么一折腾,手里也就剩个2万块钱。在这个诺达的北京城,2万块钱什么都干不了,可是这区区两万块钱是阿三能踏实睡觉心安的钱。阿三想起嫂子生小达的时候,母亲哭着给阿三要钱,阿三手里就剩3三千块过日子,偏偏赶上房东卖了房子,自己紧急需要换住处,最后要不是思阳和乐青帮忙,自己就要流落街头了。自己吃了半年方便面,才从经济危机中缓过来。可是过年回家,阿三只给家里交了2000块钱,被爸爸那个左刺答,右教育的。阿三心中一阵悲凉。这个家里有谁关心过阿三的处境?阿三只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你那个没良心的爹,跟你哥,我是没指望了,你爸那个王八蛋说凭什么要他掏钱。要跟你舅他们断绝关系呢。我跟他大吵了一架,好几天没搭理他了。”母亲的声音中夹杂了抽泣。

阿三的心头一击,阿三也想哭。阿三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生在这个家庭,阿三想自己怎么就这么没本事,阿三想自己怎么就这么的没良心王八蛋。

“妈,我就只能给你5千块钱,我真没钱了。”阿三终究做不到铁石心肠。

“你一个月挣8千块钱,就攒5千块钱?”母亲显然嫌少。

“妈,我把脚崴了,最近没有上班,刚交房租,手里没有什么钱了”阿三把实情给母亲说出,希望母亲能够理解。

“你怎么样,没事吧,去医院了吗?现在什么情况”母亲语气中带着紧张。

阿三的泪水夺眶而出,小声的抽泣着说:“没事了,去医院了,现在就是养着了。下个星期我看差不多了,就去上班。”

“那就好,你这个孩子也太不小心了。”“这是怎么回事啊,都摔着。等到15了,我的去庙上给三奶奶念叨念叨去。”母亲的声音中透着母亲的关爱。

“那你给我5千还够吗?”母亲问阿三

“够,放心吧。以后不够了咱们再想办法。”阿三被母亲几句关心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戒心,可以说有点心满意足。

“行,那你就给我转5千吧。哎,其实不该要你的钱,可是困难就在这摆着呢。”母亲显然也动了感情,但是还是比阿三理智,终究没有不舍得不要钱。

挂了电话,阿三心里一阵阵的酸楚。阿三脑子里浮现着很久不曾想起的往事。有关于姥娘的,有关于她和母亲的。

阿三想起来,她八岁哥哥十岁那年,他们俩放暑假在姥娘家里偷姥娘的钱,买雪糕吃。被姥娘发现了,告诉姥爷,哥哥和她被姥爷用鞋底打屁股,罚着跪在地上,一直到爸爸妈妈下班回来。下班后恼羞成怒的爸爸揪起哥哥一巴掌就扇了个趔趄,哥哥鼻子里流了血。爸爸一直叫嚣着不能让你们俩小小年纪就学个贼,但是8岁10岁的小孩子,一时做的顽皮之事,都以教育知名下狠手。8岁的阿三跪在地上哭着吓坏了,阿三记得那之后阿三很久都没去过姥姥家,阿三记得自己从镜子里看自己的屁股,一片紫一片青,那是阿三第一次被爸爸妈妈哥哥以外的人打,阿三心里记恨了好久好久。

阿三又想起,姥姥家的孩子都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孩子多,家里人也就不那么稀罕了,那时候刚刚兴起吃华龙方便面,可是明明姨姨买的一箱方便面,阿三却一次也没有迟到过,阿三坐在姥娘家的沙发上哭着要,姥娘说吃完了没有了,执拗的阿三在沙发上从下午七点哭到晚上8点晚上妈妈来接阿三,姥娘都没有给阿三。妈妈一脸鄙视的对阿三说,人家林宝(姨姨家孩子),给人家吃人家都不吃了,人家都吃烦了,你还在这要,不嫌丢人。阿三现在还能记得当年那个委屈的小姑娘委屈的哭着,是啊,我在家里就是吃完饭洗碗,想要什么好吃的都不给买,为什么姥娘能给他们吃,就不给我跟哥哥。妈妈啪的一巴掌就扇了过来。因为什么?因为你爹娘没能耐吧,因为什么,说着拖着小小的阿三回家去。

阿三又想起到回到家后,第二天晚上吃完饭,阿三要去洗碗,妈妈抱住自己的碗,就不给,用刻薄的声音说着:“赵一倩,你在你姥娘家对着人说我就让你洗碗,从今天起你别给我洗碗,省的你在给我闹。丢人现眼,小小的阿三害怕极了,阿三坐在小椅子上低着头给妈妈说对不起,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妈妈的添油加醋的给爸爸讲述,哥哥的偷笑,爸爸发怒的拿起筷子,啪啪的敲在阿三的头上。”

阿三的眼睛里因为这些陈年的旧事挤满了眼泪,完全没有注意到帅帅早就走出厨房,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阿三,不知道怎么上前安慰。

“姐,你没事吧?”帅帅轻声问道。

阿三立刻从思绪总回过神来,擦着眼泪,强装着微笑的说着:“没事,没事”

帅帅伸出手把阿三扶到沙发上,自己去卫生间给阿三拿了个毛巾,然后搬了个椅子坐在阿三的面前。

帅帅说:“家里的电话?”

阿三点点头。

“我也讨厌接到家里的电话。”

“为什么?”阿三好奇的问。

“小的时候,谁也不要我,现在打电话找我干嘛?”帅帅有点玩世不恭的说。

阿三看着帅帅的耳朵上有个闪闪发亮的耳鼓,和帅帅白皙的皮肤很配。

“我以前给你说过的,我是跟我爷爷长大的,初二就进了自行车队,一直住在队里。有爹妈跟没爹妈一样。”

“你爸妈离婚了?”阿三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好傻。

“我爸妈一开始把我丢在爷爷家,他俩进程里打工,在我8岁那年他们把我接到城里上小学,可是不久我爸就跟别的女人混上了,后来就要跟我妈离婚,我妈起先不同意啊,整整闹了三年,才终于把婚离掉”

“然后他们就都。。。”阿三预言又止。

“那时候我爸就经常不会我们租的房子了,回来也就是跟我妈吵架然后打架。打我妈,打我,回来还不如不回来。”帅帅一脸平静的说。

“看到我额头这的疤了吗?”帅帅用手拨起头发,阿三仔细的看到一道细细的已经不明显的疤。帅帅接着说道:“那是一天我爸喝了酒回来,跟我妈吵完架,听着我妈哭烦,摔手就拿桌子上的盘子扔向我妈,当时我在安慰我妈,所以那个盘子就直接的砸在我的头上了。”

“后来呢?后来你爸妈就离婚了?”阿三问。

“是呢,后来我妈估计也是被打的受不了了,同意离婚,然后俩人都不想要我,觉得我会拖累他们的新生活,于是我就被送回了爷爷家。”帅帅的眼神中带着鄙夷。

“你跟着爷爷也比跟着他们强。”阿三愤愤的说。

“你呢,大姐,你的家人对你好吗?”帅帅忽然问阿三。

阿三被这么直接的一问,净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都听到了?刚才的电话?”阿三抬头看着帅帅。

帅帅用眼神示意阿三继续,阿三看到帅帅的耳鼓一闪一闪的。

“怎么说呢,家人是最爱你的人,我坚信,可是家人也是伤害你最多的。恩,就这样”阿三有点逻辑混乱。

“你的家人上害你喽,大姐”帅帅突然握住了阿三的手。

阿三被吓了一跳,但是阿三并没有挣脱,阿三的手就这样被帅帅握在手中,阿三觉得脸很烫。阿三抬头与帅帅四目相对。帅帅说:“大姐,说有的不快乐都会过去的。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阿三,点点头。

“大姐,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帅帅真诚的眼神告诉阿三,他没有在开玩笑。

阿三又是一惊,眼睛挣得大大的,手要从帅帅手里挣脱。帅帅,抓住阿三的手不放,顺势身体前倾,那嘴贴到了阿三的嘴唇上。阿三的心扑通扑通的跳。阿三觉得帅帅的嘴唇湿湿的热热的。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窜过一阵电流,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了,接着一阵酥软,心里一阵甜,阿三觉得和帅帅的舌头搅在一起很享受。身体变得很放松,阿三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阿三的手抱住了帅帅的脖子。帅帅的手从阿三的头发上滑下,扶过阿三的颈部,游走于阿三的腰背,轻轻的用手捏着阿三的小肉肉。帅帅的吻是那么娴熟,引领者第一次接吻的阿三。当帅帅的手像阿三的胸部试探时,阿三用手制止了帅帅。帅帅的嘴唇自然的亲吻了阿三的脸颊。两个人的脸贴在在一起像两只玩耍的小狗狗一样,蹭了又蹭。阿三伏在帅帅的耳边轻声说:“我想与你紧紧相拥”。帅帅双手捧着阿三的脸,用鼻子尖挠痒痒般在阿三的脸颊上上下蹭了蹭,然后紧紧的抱住阿三。阿三的双手紧紧的抱住帅帅的后背,阿三此刻感受到的竟是无比的踏实和安全。阿三幸福的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着体会着感受着此刻与异性的亲密接触。

帅帅走后,阿三一个人躺在床上,百爪挠心。阿三像过电影一样一帧一帧的回忆着下午与帅帅在一起的每一个情节。阿三想自己怎么这么轻率就和一个男人接吻。阿三越想越后怕,还好帅帅没有进一步把阿三怎样。阿三想要是帅帅当时强行与自己发生关系怎么办。阿三越想越多,最后帅帅在阿三的想象延伸中已经变成一个无赖般占便宜的强奸犯一般的人物。阿三又一遍遍梳理自己的思考思路时,不禁的被自己的二次元思维给逗乐了,帅帅是那样龌龊的人吗?虽然自己对他还不足够理解,但是从帅帅之前的表现来看绝不会如此不堪。阿三的脑子里又慢慢的为帅帅平反。阿三想到帅帅白皙的皮肤,浓黑的眉眼和那个闪闪发亮的耳鼓。阿三觉得欢愉,心中升起一阵亲近。

阿三梳理了一下,有一些问题就摆在眼前:

一、阿三比帅帅大八岁,他们在一起合适吗?

二、阿三到底想结婚吗?自己还坚持不婚吗?

三、帅帅有结婚的打算吗?

四、如果在一起帅帅会和阿三结婚吗?

五、他们明天还见面吗?

六、自己明天想再见到帅帅,如果帅帅再次亲她,给不给他亲?

七、如果帅帅继续,要跟他发生关系怎么办?

阿三越梳理问题越多。现在阿三必须去面对自己的内心,然后确定自己和帅帅接下来何去何从。可是当阿三直面这个问题时,阿三的心又一次陷入烦乱和温暖的循环。

阿三睁着眼睛躺在已经全黑的屋子里。阿三深呼吸,想着瑜伽中的腹式呼吸。一呼一吸间,阿三的身体没有平静,而是在身体的私密地方升腾起一阵欲望,一呼一吸间,已经弥漫全身。阿三虽然尚未经人事,但是三十二岁的阿三,身体已经完全成熟的阿三,正常的生理需求也还是有的。在阿三承受了巨大压力时,这种需要释放的感觉就会迸发出来,阿三已经记不清楚阿三是何时开始在这个时刻自己用手去解决的。但是阿三需要。虽然阿三最初的时候无比自责,但是慢慢的当阿三对于正常的谈恋爱结婚绝望之后,阿三慢慢的坦然接受了阿三自己给自己的温柔。阿三也知道自己远远没有别人看到的那么开朗,那么有条不紊,阿三的内心深处也没有觉得生活真的那么美好。阿三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假象,是自己对于生活无奈的自我欺骗。

外表最乐观的阿三,骨子里无比悲观的阿三,此刻在心中的到的答案全部是消极的。可是阿三不甘心。阿三明明心里对于生活不报太大希望却把硬要把生活打理的人人称赞就是对于生活的不屈。阿三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真的要孤独终老。阿三虽然给所有人表现出一种不在乎,我乐意一个人,阿三虽然时刻保持警惕给自己洗脑,把自己从未体验过的爱情当做洪水猛兽。但是阿三又可以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存在着某种的渴望与幻想。只是阿三的脑子里,存在着不同的力量。自我保护的一派牢牢的保护政权。一切“可能会伤害自己的因素”全部打压的不自知。

今天的吻,唤醒了阿三心中更深处的渴望,这股力量以星星燎原之势,已经将阿三的心、阿三的脑,阿三所有的思绪占据。

悲观的阿三不甘心的阿三,最终决定,与小她8岁的阿三,在一起就在一起,哪怕是玩玩就玩玩。也比自己走进坟墓时,后悔自己还是一个处女。至于结婚就别抱幻想了,体验一把谈个恋爱吧,一切顺其自然。既然不容考虑结婚,就不用想收入、房子、家庭等一堆的屁事,就洒脱的像个学生一样只是单纯的谈个恋爱。好好的感受一把。

阿三知道自己遵从了自己的心,阿三心里一阵真的得意。阿三打心里高兴。阿三摸出手机,挣扎着坐到床边起来,一个人唱起歌来。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背着背默默许下心愿

看远方的星如果听的见

它一定实现

------------周杰伦《星晴》

IS)\"�hY\;�B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