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伊梦68 l 我只能理解为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不够爱我

字数 1431阅读 1251

原著:远歌

【三生伊梦——维也纳变奏曲】目录

【三生伊梦】详细介绍(莫言赞赏)

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我只能理解为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不够爱我

不知是不是我的脸上的表情泄露了心事,汤生似乎像是针对我未出口的疑虑,突然问:“你有没有那么一二刻,怀疑过自己的所作所为,怀疑过爱情的价值?”

我闻言抬起头,看见水晶吊灯的流彩光芒下,他眼中竟露出一丝淡淡的怅惘,轻轻转动杯中的红酒,仿佛一腔搅乱的情思,不答反问道:“那你呢,你怀疑过吗?”

汤生喝了口酒,停顿片刻,说,“以前没有怀疑过,最近却突然开始怀疑了。”

“为什么这么说?”

汤生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最近台湾的母亲常常打电话过来,几次三番催促他年纪不小,应该早日完成终身大事,如果在奥地利没有适当的女孩,就赶快回台湾正经相亲,别让她一把年纪,还为儿子的婚事寝食难安。

我闻言露出一丝苦笑,“是啊,这个状况是我们这种人永远逃不过的罪责,就算能从容面对世人,却很难平静面对家人。像你,选择骗着他们,所以在面对来自家人的善意关怀时就会倍感煎熬;像我,选择坦诚一切,结果就是这样,忍受家人的愤怒和谴责,丧失来自他们的关爱,生生割断亲情,背井离乡,痛彻心扉。”

汤生看着我,眼中露出些许同情,些许无奈,“是啊,真是两难。”

“远生说,这种情况下,唯有来自爱人的坚定才能安抚,就像在冰天雪地的人间,彼此相拥取暖,依偎生存,哪怕就这样坠落无底深渊。所以说,这样的爱情更显得伟大,而坚持这份爱情的人,需要超乎常人的勇气。”

汤生笑笑,“远生让你坚定了吗?”

“在这一点上,他对我的好绝对是满分。虽然有时候他发起脾气会口不择言,但我深刻地明白,在爱情的崎路前,他永远走在我前面,比我勇敢。没有他的坚定,我不可能走到今天。”

“是啊,你和远生一路走来非常不易,只是,远生的性格太坚硬了,而你,还是那么柔软。”

我对他的评价报以一笑,“那荣生呢,他勇敢吗?”

汤生目光暗了暗,“他以前很勇敢,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可是……你知道他最近听到我母亲打电话逼婚后说什么话吗?”

“他怎么说?”

汤生又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他说我是该娶妻生子了。”

我闻言抱不平道:“他是你的爱人,怎么可以这么说呢?”

汤生苦笑,“是啊,这一路走来,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但他突然这么说,让我怎么能不怀疑这种坚持的意义?”

“荣生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没有坚持的人。”

汤生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他缺乏坚持,那么,我只能理解为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不够爱我。”

我看他一边说一边不停给自己灌酒,不禁劝道:“你这是说哪里话,也许荣生是体谅你,不想让你为难才这么说。少喝点儿吧,这酒度数不低,一会儿醉了。”

“他从前怎么没说过类似的话,偏偏最近突然这种态度。”

“他……他最近忙昏头了,也许不经意说错了话呢。”

“就算是不经意,他也只会对我不经意!”他猛地把酒干下去,因为喝得过急,呛得有些咳嗽,我赶紧从手袋中拿出面巾纸递给他,就想起身离座。

他竟流露出一丝依赖,拉住我问:“你要去哪儿?”

我用温柔的目光安抚着他,“我想给你拿一杯柠檬水去,你喝的太急对身体不好,会醉的。一会儿又该难受了。”

他感激地望着我说:“谢谢你这么照顾我,伊伊,我不要紧。”

“你总是照顾别人,被好好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其实我能够想象,做一个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压力很大,又要在工作上出色,又想在生活里事事完美,这么高的要求,其实对自己是一种伤害。并且,很多苦衷你也不会轻易说出来给别人分担,这样太累了。其实有什么难受你可以说给我听,我能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