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也二七 君子博学于文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上一章谈到仁者必有智,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处理各种事务。那么这种智慧是怎么来的呢?此章大体上说得便是这个途径。

博学于文,是对于各种知识的学习、理解、融通。文,并不限于书本上的知识,也包括生活、社会乃至实务中的技能、技巧和经验,都是对普遍性规律和适用性规律的学习和掌握。前者可以与方法论、认识论联系起来,后者与专业的深度相关。生活中博学的人,往往思维活跃,知识面宽阔,认识也较常人深刻,触类旁通、举一反三,每言必有中。有人说,现代社会的各类知识汗牛充栋,社会分工与专业细分之细,人即便穷尽一生也难得一博啊。其实,博不等于专,博更多强调的是掌握知识的广度,是以自己的主要研究或专业领域为核心,构建类似蜘蛛网一样,因相同、相联系而逐步扩展到相邻的体系,类似与星图。有的人类似一个星系或多个绵密厚重,而有的人跨度分布极广纵横宇内。因此博学,体现的是知识的延展性,及知识内在逻辑的一致性。

另外,生活上的知识、社会上的常识,也应该是博学的范围。儒家兴盛以来,很多人把学和文仅限于书本,又仅限于四书五经,认为那才是学问,其实大谬。孔子自己擅长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这是六种基本技能。礼是礼制,现在来说就是法律和道德规范;乐是音乐,也是美学教育,孔子曾赞叹“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纵之纯如,皦如,绎如也,以成”,对音乐的理解令人击节;射,是射箭之术,既锻炼军事技能,亦锻炼体能力量,孔子曾说“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以射交友、豁达文雅的场面如在眼前;御是驾车,更是战斗技能的一种,古代讲百乘之国就是大国,战车是战争的主要军事装备,能够驾驭战车的那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而孔子对自己的御很是自负。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书指书法、经文,虽然孔子述而不作,但其实孔子在周礼基础上发扬光大的儒家体系,必须要熟悉诗、书等经典;最后是数,是指推演事物演变规律的学问,可以归为哲学教育。孔子在述而篇说: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从上面的六艺的基本内容,可以概括为德智体美劳全方位发展,礼为德、乐与书为美、射与御为体、数为智。从上面所说的达巷党人一章中,也可以得出结论,彼时所说的博学,基本与六艺是等同的意思。达巷这个地方的街坊们都说,孔子太厉害了,各种技能都很牛但不知道他哪一项尤其厉害。孔子听说后,自己认为驾车是自己最擅长的。因而,我理解的博学,是指主要指精通六艺,兼对经文的理解掌握。在此基础上,六艺的排列是重要性优先顺序。礼排在第一,也就是说,其他的技艺,都服从于礼的要求,也就是下一句话约之于礼的含义。比方说,是指在实践中要以制度、礼法为要义。这首先是需要知行合一,理论再多,不在实践中应用没有价值。一个人的智慧,并不在于掌握了多少理论,关键是要在实践中发挥作用。所以子路不敢闻道,怕的是无法践行,难以证道,不是道有问题,而是自己的悟性不够,能力有限。其次,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胸有万卷诗书,但在实际中一无所用,仅仅停留在纸面上,既无法应用于实践、也无法从实践中得到反馈,沉溺于虚幻的价值体系,不是真正的智慧。所以大学之道,在于亲民,也是含有的有所学问,就要最终要应用于生活和社会,最终是要以解决生活和社会中的问题。哪怕是基础研究,也最终是要服务于实际的,而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

亦可以弗畔矣夫,畔同叛,也可以达到不偏颇于道的要求。钱穆说,博学六艺,故不至于器,得智之谓也;约礼一贯,故不至于失,成仁之谓也。

未来,科技的发展对人类的影响极大。比如,人工智能AI的普遍应用,或许就是在未来十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又比如基因技术,可以治疗疾病、延长寿命;还比如核能技术,或许未来能永久解决人类的能源问题。。。但这些科学技术的发展,一方面促进了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和自然探索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开启了难以预知的潘多拉之盒,如果没有人类伦理的制约,未来祸福难料。比如核能同时也可以无数次毁灭地球和人类;AI的发展,是否会出现具有自我意识的新物种机器人,这不好断言,但一定会带来无数的新的伦理问题,甚至会在根本上改变人类公认的法理基础。而我认为,在当前以资本的逐利本质,一定会逐步突破传统伦理而趋向于所谓创新,从而为未来更大的混乱埋下祸根;至于基因技术,克隆技术、移植再生等等,都会带来更加深刻的伦理问题,比如在法律上和道德上的那个本体究竟是哪个的问题。

本人并非反对科技,相反本人积极看待我国的科技的发展-在未来几十年内必将大踏步前进,甚至有可能在局部乃至部分领域取得领先世界的水平。我想到的问题是,我国古代先贤的智慧,值得未来的科学家、以及有识之士参考。那就是,所有的学术研究、自然探索、社会活动,都必须在伦理道德的范围内开展。而人类的基本伦理,是人类赖于存在的根本。创新和创造,如果突破了伦理的范围,也就是在摧毁人类自己。这是孔子所说约之于礼带给我们现今的启发和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