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临盆小三找正室谈判,三观尽毁《存在》c1

小咖啡馆里十分安静,午后的时间,工作人员在午休,几乎没什么客人。

林岚点了一杯白开水,目光投向窗外。几分钟后,赵玫禾挺着大肚子,一摇一摆走向“存在”。脚步声比较重,前台小妹抬了抬头

“你好,欢迎光临存在!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话未落音,便已凑到赵跟前。

“柠檬水,谢谢”他嘴角上扬,优雅且礼貌。

他一眼便看到了我,缓慢走到我跟前。

“你好,不好意思,冒昧约你出来。”

“最不好意思的事你都做了,还怕约我出来?”

“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跟关牧这么些年,你们还有感情吗?”

“有没有感情跟你有关系吗?”

“今天,我是来解决问题的。我知道你讨厌乃至恨我,可是我们都是女人,我对你也没有恶意。当初我跟关牧在一起也不知道他有家庭。我知道你可怜,可是我比你还可怜,这个结果我有错,但是主要责任还是关牧的……”

“别跟我说的冠冕堂皇。要我成全你们也可以。关牧没什么财产,婚房一套,车子一辆,存款我知道的也就二十几万。这些都归我,你已经要生了,关牧放弃一一抚养权,并且每月支付六千抚养费,房子还有十年房贷,约50万,这个要由他还。他目前月薪两万五,加上奖金每年收入近40万,我这个要求不过分。”

“房子车子都可以不要,抚养费应该给,可是这个房贷,房子都不给我们了,不该他还吧?”

“如果我不同意离婚,他的工资需要还房贷,需要支付我跟孩子的开销。也许他会跟你出去开房,会给你买礼物,但这些加起来一年不超过5万——况且,之前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有人,给他面子,所以对他身上的钱管的不严,男人需要面子。往后,我一个月就给他一千块车加油,怕是你这孩子尿不湿钱他都拿不出来吧?”

“而且,你现在要生了吧,我不离婚,你这孩子户口都没法上。当然你可以上到你父母家,那样别人都会知道你这是在外面搞不正当关系生的孩子,私生子,懂吗?”

“你……,如果我们答应你的要求,你会快速离婚吗?”

“看心情,老板,埋单!”

“我来付吧……”

“都是我老公的钱,你装什么大款!现在是酸酸甜甜的柠檬水,往后都是白开水,好自为之。”

“一百,不用找了。”

“谢谢光临,欢迎下次再来!”

我~吃林岚突然感到很轻松,再也不用纠结,再也不用伤心了。相恋四年,结婚四年,今天就是一个分界线。

她飞快走出这个存在,回想八年前,她跟关牧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我存在即你意识到我存在

我爱你即你意识到你爱我。

“美女,知道这是谁的名句吗?”

“这是名句吗?”

“当然,你好好想想,那本书里有的,还是哪条走廊上挂的?”

林岚,皱了皱眉,眼珠快速转动。随后翻了个白眼,看向对面的服务生“我说,这不会是你写的吧?”

“哈哈哈哈,真聪明,我是,卡尔.关牧”

“对不起,卡尔家族没有叫关牧的,鲁迅说的~略略略……”(鲁迅:我并没有说过)

我爱你即你意识到你爱我,这是怎样的句子。林岚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阳光格外刺眼。拉开车门,她坐在驾驶室思考这个问题。视线垂落在副驾驶落脚处,一个黑色塑料袋装了一双酒店无纺布拖鞋,若隐若现。

“fuck!”

林岚拉回思绪,这两贱人居然如此光明正大!

拿出手机,林岚看了一眼时间,快上班了。于是一脚油门,存在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林岚,玉华龙庭A1605的设计稿出来了吗?业主想看看效果”

“出来了,马上发给你”,林岚按了几下鼠标,打开电脑,将图纸文件转换格式,发到陈小米邮箱。

“小米,发过去了啊,业主需要修改的及时告诉我,过两天可能我有点事需要请假处理一下。”

“OK”,陈小米摆了一个手势,打开电脑就开始跟业主打电话了。

林岚不觉中又陷入沉思。

或许爱情来的太快,走的也快。一句鬼都无法理解的话带来了爱情,四年又四年,而带走爱情的,确是满脸狗血。

上周末林岚才去业主房屋看工地,确定设计方案,恰巧在小区里看见关牧扶着一个孕妇上车——坐在副驾驶。她想,或许是哪个朋友同事的老婆需要帮忙吧,但是这副驾驶不安全吧——毕竟那个位置安全也不能随便坐。林岚小跑两步上前

“关牧,你这是去哪?”

“岚,你怎么在这?我……这,哦,送她去医院……”

“我新工地,重新装修,老房翻新,比较麻烦,所以过来看看。”

“哦,那你去看吧……”

“看完了,业主平时不在,今天周末才空了”

“那,那你去我爸妈那接一一吧”

“你去哪个医院,我一起去吧”

“xx妇幼,产检”,副驾驶女的开口回了话。

“哦,我去年也在那里生的,老公,你去接一一,我带她去产检吧,我熟。前年我怀孕你都没陪我来几次,你也搞不清,再说这产检大多男的也不让进,不方便。”林岚走到驾驶室门边,示意关牧下车。

“哦,不用麻烦你们了,我自己去好了。关牧,你捎我一段,到xx路口,那里到妇幼走10来分钟就好了”

“那刚好顺路,走吧,老公”说着林岚便钻进后坐。

“你叫什么名字啊,是我老公同事还是谁的老婆啊?”

“我一同事老婆”,关牧下意识摸了摸鼻子。

“哪个同事啊,没见着你几个同事结婚的,咱们要孩子都是很早一批的了”林岚看着赵玫禾,面生得很,关牧的同事朋友她大多认识,大学里的朋友更是熟,各家老婆也都相熟。

“新来不久的同事”,关牧瞟了一眼后视镜,看着林岚上下打量旁边的赵玫禾。“新来的小赵,他跟老林出差去了,你知道的那个老林就喜欢坑新人,媳妇肚子这么大了,还让人家跑西安那么远……”

“到了,我下车了。谢谢”

“不用谢”林岚抢回道。

关牧带上了车门,“去接一一吧,晚上吃什么”

“不知道,在你妈那里吃吧,今天跑的累,懒得烧了”林岚伸了个懒腰,斜躺在后座上,刚好看着关牧侧脸,高高的鼻梁,侧颜轮廓接近满分。“老公,我爱你,么么哒~”林岚眯着眼,给关牧一个求亲亲的表情。

“嗯,么么哒~”

“你手机响了”,林岚指了指水杯边上正在充电的手机,隐约看到微信信息,小赵发来的。

“没事,今天周末,没什么重要事。”

“那我帮你看看??”话未落音,关牧便拔了充电口,并没有开锁,只是瞟了一眼屏幕,便将手机搁在了仪表盘上方。此时,手机又震了两下,关牧并没有打开看的意思。

“你看看吧,啥时候开车不看手机了,要不给人回个电话啊……”林岚盯着手机,有点好奇。

“没事,就小赵,问我来没来接他老婆,人谢谢我呢~”关牧笑着说。

“哦”,林岚挑了挑眉。

突然,关牧手机响起,斜看屏幕,还是小赵。

“接吧”,林岚指了指手机。

“喂,我知道了,送过去了,跟我客气啥……”

“关牧,不好了,胎儿脐带绕颈,医生让我住院,呜呜呜…说比较严重,随时可能有危险,要准备剖………”

“什么?!”关牧看了一眼后座。

林岚已经坐正,一脸疑惑,看着关牧。红灯,车停了。

“医生让我住院观察,情况不好随时准备剖,需要家属签字,你快过来吧……呜呜呜”

林岚倒吸一口凉气。这外面烤的开始变形的马路与车内的寒意形成鲜明的反差。

“你去吧” 林岚莫名下了车。走到斑马线,绿灯闪烁变黄,她停在了路中间,看着关牧绕着自己转了一圈,然后远去。

或许,此时她什么都想不了,只剩三个问题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第二章

又到周末,林岚早起去婆婆那接一一。或许这是她对这个家唯一的留恋与希望了。

一到车库,,按了钥匙,距离车还有十来米远,林岚怔住了。恍惚间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苦笑,也许这是来自未来的声音,毕竟关牧肯定会去接她娘俩。

后退了几步,林岚走出车库。电梯里,林岚约了一辆车,毕竟这里到婆婆家还挺远。林岚在小区门口等车,漫无目的的看向四周,人来人往,一家人带着孩子出门玩的,步履蹒跚的老人买菜回来的,身体健壮的大爷锻炼回来的……关牧已经一个星期不见踪影了。

手机响了

“你好”

“你好,我在某某小区南门~”

“林小姐你好,林国正是你父亲吗?”

“是的,怎么了?”

“他正在xx医院抢救,你快点过来,还有白颖女士……”

“我妈怎么了?喂……喂……”

林岚一下子拉回现实,想来爸妈并没有什么大病,她定了定神,许是不小心摔了或者高血压,毕竟年纪大了,这些毛病都会有。

车来了,林岚跟司机说换目的地,去xx医院。

到了医院,林岚打了妈妈的手机,但并不是她妈的声音

“到了吗?在急症手术室,二楼”

林岚心里突然有点慌,走到急诊大楼,林岚撞见了邻居李大伯

“小岚啊,我那该死的婆子害了你家啊……”李大伯手里提着洗漱用品,买了一点水果,欲上楼。

“李伯,怎么了?我爸妈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大婶怎么了?”林岚突然心头一紧,似乎什么东西揪在心口,压的她喘不过气。

“你大婶昨晚上打算煲点王八汤,小呈原本今儿过来玩,结果你大婶高血压犯了……”

“那我爸妈怎么了?”

“煤气烧到凌晨,厨房里着火了,后面好像爆炸了……”

“爆炸了?”林岚一怔,那种六七十年代的老房子,原是没有厨房的,都是在外面阳台搭个棚,就当厨房。而李伯而她家是共用一个大阳台,中间就隔了一层板子……林岚,疯跑上二楼。

“你就是林岚?白颖女士全身烧伤面积超过80%,并且她有高血压,这是病危通知书,她这个年纪……”

“病危?怎么病危了?”

“请你冷静一点,现在进去还能见你母亲最后一面,现在全靠呼吸机维持。”

林岚顾不了那么多,冲进了护士手指的病房。

“妈!……”林岚声音嘶哑。双脚发软,倒在了地上。除了电脑屏幕跳动的数字她找到眼前这个人活着的痕迹——头发全部烧糊,面部皮肤溃烂,根本无法判断……血肉模糊的手臂上那只老手镯,告诉她,这就是白颖——她的妈妈。

“岚儿啊,这个镯子可是个传家宝啊,有些年头了,民国前的。等一一周岁就传给一一吧。这镯子传女不传男。”林岚盯着镯子发呆。她已经哭不出来了,喉咙像被人死死掐住了,只有眼泪止不住的流。

林岚拿出手机,翻出了关牧的号码,拨了过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林岚,掐灭了手机,趴在床沿。

“林正国家属,林正国家属在哪里?过来签字!”

林岚突然意识到还有父亲,踉跄走出病房。

“你父亲面部手臂等多处烧伤,右手手腕手肘及左腿骨折,左肩骨裂,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会不会死?”林岚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来,可惜声音还是微弱的像这走廊里无法流通的空气。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病人血压有点高,你父亲之前有没有什么心血管疾病的病史?”

“我,我不清楚,只知道他经常吃药,他说是高血压。”

“好的,这是手术单子及费用,麻烦你去补缴费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林岚初见梁安是在她快要下班的时候,家里来电话说快往家里寄钱,林岚知道肯定是林大元赌钱又输了,电话里隐约还传出母亲的...
    苏见阴阅读 97评论 1 1
  • 林岚初见梁安是在她快要下班的时候,家里来电话让往家里寄钱,林岚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林大元赌钱又输了,电话里隐约还...
    苏见阴丶阅读 56评论 0 0
  • 文/牧逸 1. 大一的时候,凯哥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可有传言说她是绿茶,一周一个男友不带重样,吃穿用度全靠包养。 ...
    牧逸Athyrein阅读 13,606评论 318 298
  •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许多梦想,但如果其中一个不断搅扰着你,剩下的就仅仅是行动了。 1.写作带来的微妙变化,很爽。 从开...
    雲淡风轻阅读 307评论 23 14
  • 汤老大你好 汤仁敏,您好,看到这个文章的时候,我已经自离元田了,直呼你名,有点唐突,没有办法,名字是用来...
    辣而不骄汪刚良阅读 604评论 5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