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

从小到大我爸妈都教育我为人处世要谦让,要懂得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不要锱铢必较。出了那口气我并不会过得比现在好很多,所以该懂得去忍让。在父母眼中,谦虚和沉默都是一种美好的品格,是他们的女儿身上应该具备的品质。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一直都恪守着这条线,这条线可以被称作是原则,是底线,或者是三观最核心的部分,但这些无非都是在为自己建立一个永恒不变的坐标,并且这个坐标得经得住考验。当传统价值融入到家庭和社会时,训导也可以为我们定位,但事实上,到了被市场经济彻底主宰的21世纪,利益成为行为的指南,而道德下降成为最低限度的义务,法律则半遮半掩地维系着最后的耻度。因为互联网信息时代使窃取别人劳动果实的步骤只简化到复制粘贴这么简单。对良心认同的自我完成,对某些道德荣誉的渴望,对一些已经被论证的真理的捍卫,甚至也需要一个被俗世赞赏的结果来证明伦理存在的必要性。永远有人,会因为破坏某些规则得利。永远有人,会因为突破良知的底线得利。他们炫耀的那些闪闪发光之物,尽情地嘲笑你,觉得你的迂腐不过证明了你的愚蠢。大肆的卖弄你的劳动果实,用他们得到的收获来羞辱你不懂得捍卫自己产权的无知。我本以为息事宁人还我一片平静安稳就是对我的尊重,我不求名不为利,以一种接近浪漫的方式去纪念我的生活,我以为这是我自己的权利,是我该有的选择。但事实上,如果你今天不困惑,明天困惑也必会如约而至。这就是我们如今所处的社会,而解决困惑的唯一方法,就是明白自己何以为人的价值。过去我爸一直给我灌输的思想是“无论身处如何境地,永远都不能做伤害别人或者可能会伤害到别人的事”。多年来,我谨言慎行,就是为了达到父亲所规定的的处事标准,可有时候,那些炫耀和嘲笑是无声的,甚至是无意的。让我觉得恶心的不是因为自己的文字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发表在了其他的平台上,并且被冠以其他人的姓名,这些对我而言都是无所谓的。我在乎的是,那些文字背后的欢欣与落寞大多都是来自于我男神的一瞥一笑,那些文字与我而言都是有生命力的。我见不得那些句子被解释成淫秽浪荡的语言,那不光是对我文字的不尊重,也是对我感情的一种亵渎。父亲教会我许多,其中让我觉得特别受用的是,“做凡事不要带着很强的目的性”。比如我喜欢画画,我并不会选择报班训练还是怎样,我就自己学着画,开心的时候画一会;我喜欢拍照,遇见自己喜欢的风景,就拍了,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犯不着非得找一个多么高大上的地方去取景,在我眼里公园里的长木凳上落了几片叶子就很美;我喜欢写毛笔字,也没必要非得请个老师教导我还是怎么,自己买了毛笔静下心来自己练就是了;喜欢诗歌散文也并不需要张口就能把名人名篇诵下来,心情好的时候翻着看几页一样很美妙……。做公众号的初衷就是想找一个地儿给男神写情书,把那些藏在便签里,日记里爱慕的言语编成歌儿般美妙的语言,大大方方的展示出来,希望有朝一日能入得了他的眼。从刚开始申请账号只有男神一个人关注,到后来粉丝100+;从刚开始不会插图,不会插音乐,只是干巴巴的文字到后来有格式,有模板,有搭配,有风格;从刚开始什么功能都没有,到后来有了留言、赞赏、原创标识、页面跳转功能,这些都是我在为了更文熬到的每一个深夜里才努力得来的成绩,虽然成绩很小,但那是我的付出。人的本性往往会在某种小小的同类事物的提示下被唤醒,但是也只能怀着带有抱歉式的凝视远远地拉开距离,即便那非常熟悉的、怀揣在心底深处的依赖多么亲切,最终还是要转过身去背离它们。我过去对文字饱含热忱,对人性充满善意,但没有被尊重,并且在某种意义上说,我的权益遭到了破坏。因而,我有必要做出声明,人欲贪婪必将自毁前程。好自珍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