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和面包的抉择

爱情里,我们总期待自己能遇到一个完美的唯一,当他站在我们的面前成为一座靠山的时候,我们认定了这就是我的选择。

花花是我的一个室友。她老说,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她的靠山不是她认定的男人,至少现在不是,而是她男人的靠山。花花这人外貌和内在是两个极端,她常这样评价自己:我是老天爷得忧郁症的时候跑出来的,不然怎么会有娇小可爱的面容却搭配一颗女汉子又矫情,多愁善感的内心。总结尾:奇葩女子一枚。

这些天花花很纠结,在她快奔三的生命历程里,她以为就这样和那个男人结婚完了生宝宝,宝宝完了带孙宝宝,孙宝宝完了和自家老大爷入土为安。但是往往,老天爷在抑郁了这么久以后总会有清醒的一天,或者又来了漂亮天使,让他郁结的心又开始跳动。花花遇到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有房子,全款付清,正在修饰中,有一辆不算很low的车子,至少花花想去哪儿,随时开动,有一对健在且还能为其儿子挣钱的父母,有时候完美来的时候,还真别说童话都是骗人的,它就是完美。这个男人不是吊着父母吃穿,出门一具痞子的衰样,竟然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说出去多体面,为国家服务的伟大一线工作者呀!花花说要是他太高我肯定不会shei他,我问她为啥,她说太高了头仰着累,她颈椎不好,久了定型不好改,更何况接个吻都不能动。花花家的男人是个标准身高,穿西服的完美架子,所以在看上之初,花花直白的说就是被他那一身破烂的老土衣服竟然能穿出大碗儿的质感而一见钟情。而现在,出现的这个他虽然不是标准的身高,可跟花花搭配却是黄金比例,拥抱,搭肩,接吻的最好距离。

花花最近的单位发神经的忙,她一个人需要隐分身出至少三个才可以在一堆领导来视察前完成这些整理修正工作。忘记说明了,花花是一名法律工作人员兼律师,口才杠杠滴好,人缘杠杠滴广。有一天中午我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天明唧唧喳喳的一阵乱打,大祭司竟然还不能被打跑,她在一旁的桌子上奋笔疾书,连最爱的睡觉都抛弃了,我很疑惑:你干啥捏,这个点不是该困了罗,改睡觉了塞?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回答:领导嫌弃别个的字难看,让我用最漂亮的汉字把这些兵哥哥的简历重新抄一遍。我瞬间被她这奇葩领导的奇怪思维给秒杀了,最后实在是看不下去她那扭扭捏捏的书写水平,我给一锅端了。毕竟,我放暑假,时间多也无聊。想着等我抄完,我好海吃一顿给吃大菜找个理由。

晚上,花花已经连着快两个星期超过十一点回家。我问花花你是不是半途去哪儿睡了一觉才回来的,你就这嫌弃天天看到我。她说她在加班,快累成狗了。我坚信她说的是真的,毕竟外遇这种事,咱们玩不起。

《滚蛋吧,肿瘤君》上映的时候,我拉着另一个我的死党级朋友去看我的男神吴彦祖。看完屏幕上的帅哥,哥们儿说带我去看现实里的帅哥,但前提是得跟着去唱个歌喝个小酒啥的。我问我要失身么,她说不用,别个有要失身的女人,你排不上。我瞬间活血,骨子里咱还是一个传统的良家女子,要喝酒唱歌啥的也难怪我会想歪。几杯下肚,帅哥也看了,歌也吼了,准备闪人。友人劝说,花花也来的。我再次活血。在这个迷你的KTV包厢里,坐着七八个人着实有些拥挤,但是在这样亲密的怀抱下,我竟然发现花花身边有人了。这人姓石,一个很有坚定意义的姓氏。花花要葡萄,声没出就来手边了,花花要纸巾,手戳吧两下就自动奉上了,还有这人非得挨着花花坐,贴的紧紧的。这样的情况,男人嘛,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悄悄微聊花花,他是不是欠你钱了,当仆人卖身还债。花花说没有,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我这人,感情迟钝,我的历任喜欢之人都说我是个木头,怎么敲都敲不醒。但是现在我这个木头认为,这男的有心思,喜欢我们家花花。可是花花是有主的人,怎么还能这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挖墙脚?我怕我的灵感有误,四处求证,结果遭到一圈的鄙视,反应迟钝是硬伤,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我们群起而聚之,一波人负责解决花花的心房,一波人负责打探这个石先生的心房。最后得到的结果是,石先生喜欢花花,花花也知道石先生喜欢她,花花有拒绝,但是石先生说等到花花结婚他就放弃。我被感动的稀里哗啦,只是花花家准老公怎么办,扔了?

花花家准老公,学历牛,名牌大学博士。我们这些本科一流都是他的膜拜着。姓黎,黎明的黎,加上身高和一副浓厚的书卷韵味,我们都以为这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级秀才,除了那有些粗陋的打扮。遇到花花后瞬间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花花和黎先生是大学相识,据花花描述,那是一个有点月光的夜晚,花花从自习室回来,因为赶着去上厕所,走得很急,这一急就把一个人给撞到了。电闪雷鸣间,花花看上了被撞的那个人,我说你当时看清了这个人是个男人,不是女扮男装的男人?花花说那当然,他可是帮我又捡书又说对不起的,还送我回宿舍了呢。自此,花花和黎先生开始了长达四年的异地恋。

花花跟黎先生相苦相守了半年后,花花研究生毕业了,而黎先生还要继续攻读博士,可是花花认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花花每天平均黎先生是四个电话,有时带着耳机边洗衣服边通电话,一讲可以讲到地老天荒。周五的晚上,常常可以看到花花带着个耳机,桌前摆着个iPad,和黎先生电话同看一部电影。我觉得这是个很诡异的画面,花花说这是一种情调,情调懂不懂。这样的情调持续了四年,中间黎先生闹过一次分手,花花连夜坐动车赶往黎先生的宿舍,工作啥都丢了,只为不要分手。经过那次后,我觉得两人更腻歪了,四个都不够,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在一起。

花花研毕那年,论文没时间弄。她修完学分就出来工作了。哪晓得修完离毕业还有这么久。花花认为黎先生作为男朋友这时应该是女朋友坚强的后盾,论文关系到能不能毕业,没毕业证还谈鬼的工作。黎先生果然不负众望,没日没夜的给花花修改论文,一次又一次的去核对抄袭率,那段时间我可以天天早上六点不到就听到花花很不满的声音,因为黎先生要花花看一看论文改动是否满意。我当时想这样的一个男人多好。

黎先生的母亲在他们在一起两年多的时候去世了,黎先生家境贫寒,一心想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听他讲自己的读书史,我觉得都可以写一本励志书了。失去母亲,父亲好高骛远不肯好好工作,还勾搭上了一个有两个小孩的妇女。为了展现男性尊严,竟然还向自己的儿子要生活费。黎先生自此过上了靠花花生活的求学岁月。自己帮助导师赚的钱就寄回给爸爸,省一点给花花买点惊喜。黎先生说,虽然他有个不靠谱的爸爸,可他已经没有了妈妈,不能再失去爸爸。花花任劳任怨的负担起两人的开销,甚至互见父母所花的费用。我一直为花花不值,按照电影里的情节,这男的在毕业的时候肯定会甩了花花的。

今年,黎先生毕业了。花花为了他的工作操碎了心。我抱着当花花痛哭的肩膀,时刻准备着。只是有一天,花花说,他要来她的城市工作了。我当时说他疯了,这么高的学历来我们这样的三线小城市如何施展拳脚。花花说,黎先生想跟花花一起奋斗,既然花花不想放弃现下稳定的工作,那就让他过来花花的城市。我又被感动了一把,狠狠埋怨老天爷怎么没让我遇到这样的男人。

黎先生距离上岗还有一个多月,所以花花给他报了个驾校。于是,每天早上我看到黎先生去楼下不远处的面馆买两份早餐外加一瓶酸奶。上午把花花和他的衣服洗完就看书,中午花花从单位带饭回来,黎先生吃完饭就收拾碗筷,跟花花聊聊天,看看电视剧。中午陪着花花睡个午觉,下午起来接着看书。晚上就一起出去跑个步散散心。两个人小日子过的悠哉悠哉的,羡煞旁人。花花是个很懒的人,不爱收拾屋子,黎先生替她收拾。花花是一个爱攒衣服,一周一大洗的人,黎先生替她洗。花花脾气暴躁,独立性强,喜欢自己安排好了就直接命人去做,黎先生一声不吭就按照花花说的去做。

花花在网上看了很漂亮的衣服,想买。黎先生说买吧,等我赚钱了你就使劲买。花花就笑他,你要我买还不是用我的钱买,你报销么。黎先生说以后都给你想报销多少就报销多少。花花想给黎先生买双鞋子,毕竟要上班了,逛到街上,意尔康打折,一双60元。黎先生选了一双就要了。花花说怎么能这么随意,黎先生说我又不穿给谁看,只要你好看就行。我在一旁快把花花的胳膊锤出几道淤青。

花花喜欢游泳,在网上看中了一套设备但是数额有点高。我们只提供意见不支持金钱。花花选了半天,纠结纠结再纠结。最后黎先生直接拍板,买了,马上第一个月发工资了,我们可以奢侈一下。花花高兴了问黎先生我的泳帽买什么颜色的,亮一点还是大众一点。黎先生回答,亮一些,这样你落水的时候我可以马上找到你。只是这些设备买了后,花花一次都没跟黎先生去游过,全部是和石先生去的。当然这是后来才知晓的。

黎先生工作后,花花和他突然间陌生了。花花常常跟石先生出去活动,而黎先生常常跟他的新同事出去活动。我们一起唱歌,只要人多,黎先生就不去。我们一起出去聚餐,只要有花花的很多同事,黎先生也不去。所以才有了之前那些点点滴滴,石先生成为花花的座上宾。

昨天是七夕,石先生给花花送来一束玫瑰花。花花的小伙伴都沸腾了,觉得花花家的黎先生终于开窍了。但是只有花花自己清楚这束花的意义。看着花花拼命的去解释花不是黎先生送的,是一个外乡的朋友,我甚感心酸,花花你这是何必?黎先生下午给花花打电话说晚上回来陪花花吃饭,还带了个惊喜。但是那一晚,花花一直心神不宁。

晚上我们窝在床上,花花痛哭。我的肩膀始终没有排上用场,我的枕头抢了我的位置。花花说,黎先生给花花买了个金小猪,还把第一个月的所有工资上交了顺带带上了自己的工资卡。花花说你拿着自己花,黎先生说有你给我买就行。花花觉得自己邪恶了,享受着石先生对自己的好,又拽着黎先生的一生。

花花说她是喜欢石先生的,在他那里她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可以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女子。但是在黎先生那里她就得当一个女汉子,什么事情都要操心。朋友有一波人希望花花跟黎先生分手,什么都没有。有一波人包括我希望她跟石先生划清界线,毕竟生活不是爱情,石先生只是一个诱惑。花花两难了,她觉得黎先生是她的责任,必须要跟黎先生结婚。我问她是不是你觉得石先生是你的爱情。花花不做声了,她忘记了曾经跟黎先生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忘记了黎先生为她所有的付出,她只记得自己为他所承担的一切。

晚上聊了很久后准备各自回房睡觉,我问花花,如果有一天你跟石先生在一起了,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女子挽着你的黎先生在逛街,在为他置办一些东西,曾经你为黎先生所做的一切都换成了另一个女子,你会如何?花花一想到那个画面马上脱口而出,我会想死。

有人把爱情和面包相比,各说其词。其实爱情到最后都会成为一种生活,生活里有柴米油盐酱醋茶,有两边的家庭父母亲戚朋友,有人际交往,最重要的是互相扶持。花花选择了石先生就可以全心全意做一名无忧无虑的美女子,这是一份大餐,但是保质期不知多久。毕竟石先生和花花只是互看了对方的优点。选择了黎先生就要开始计划如何去买房,买车,还有父母的花销等等,这是一份看不见菜色的盖着锅的菜,好了是大餐,差了是小葱拌豆腐,但是黎先生包容着花花的所有并且爱着原原本本的她,保质期不说一辈子至少是个有知数。

你会选择谁?花花内心里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我觉得人生无论处于哪个阶段都会出现这样的两难时刻,有时的激情和冲动会带来一时的快感,但过后往往是无尽的后悔。如果是我,我选择跟我过一辈子包容着我,爱着我的生活,因为在内心里其实我也这样爱着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