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3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东华知道凤九有些个认死理,这会儿见她不认死理了倒有些怕,急道:“孩子就我这么一个爹,你敢找第二个试试!”

凤九听东华来劲她也来劲了:“我就要找,我还要让我爹在四海八荒广发拜贴替我招婿,我不只找第二个,我还要找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荒唐!”东华大力将凤九一抱,让她重又面向自己,道:“难道你当真不肯原谅我、当真这么恨我?”

凤九被东华这么一摆弄,才注意到他的眼神充血厉害,想是许久未休息了。确实,自重逢开始,凤九就发觉他精神不好,这回看着也是倦意甚浓,这也难怪,他才刚刚力敌庄流,肯定是大伤元气了。

这般想着,凤九倒不好意思再跟他大吵了,于是放缓声调道:“我原不原谅你、恨不恨你又能左右什么?你是上古最尊贵的神仙,又何必在意我的看法?”不待东华回答,凤九又道:“没有什么原不原谅、恨不恨的,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过去一切都是我在勉强你,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了。”

“你并未勉强我……”东华见凤九平静下来,还道是她终于想通,不与自己计较了,谁料凤九越说越奇怪,于是东华问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凤九却坚持道:“怎么不是我勉强你?从一开始就是我一意孤行要追着你,后来有这孩子的时候你连意识都不清醒,反倒是我乘人之危把你怎么样了,现下更连累孩子染有余毒,你说这一切是否都是对我不知耻的报应?”

“当然不是!”听凤九完全揽罪上身,东华忙出言打断她的胡思乱想,“你如何能勉强得了我?”

见凤九仍是不信,东华又道:“我不过是假意顺水推舟,来掩藏自己的真心罢了。”

“真真假假的凤九分不清楚,也不劳烦帝君陪我演戏了,不如就此别过,终生不复见……两厢都能落得清净……”

“如何能不复见?又如何能得清净?”东华叹道:“你和孩子都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这世上我唯一在乎的也只有你们。”东华似想到什么又轻笑道,“想我活了三十六万年,却从未想到过竟然会有孩子。”

听东华如此说,凤九的态度也有些软化,却还是嘴硬道:“难不成你以为我联合太医会骗你?”

东华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无父无母,更没有家人,所以从来不敢去想将来有一天我也会成为父母。”

凤九倒从不知道东华的私事,这会儿听说他无父无母的长大,身为一个孕妇不免对他起了怜惜,好奇道:“那你小时候不是很孤独?”

“孤独或许不至于,但一直都很寂寞,从前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东华微微一笑,不过那笑意里头,更多的是无奈。

凤九在一旁听着很不是滋味,这么说来东华童年时一定吃了许多苦头。想他从一个无父无母的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神仙,最后竟然成长为大杀四方的天地共主,这条路走得何其艰难。东华他心里,一定也藏着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想到这里,凤九的眼神也不自觉变得柔和。

东华自然没有错过凤九的眼神,知她正在心疼自己,东华的心里一暖,道:“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感到孤独寂寞了,有你,还有孩子,老天待我甚厚……”

“你……你真是这样想的吗?你不怪我怀了你的孩子?”也许是被东华没有遮掩的言语和喜悦所感染,凤九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心里最介意的问题。

“我怎么会怪你?多亏有你,我才能体会到寻常神仙都体会得到的幸福,现下你还替我孕育骨血,让我也有了真真正正的家人,让我再也不会感到孤独、寂寞……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如何会怪你……”

东华说到此处显然颇为动情,将凤九重又搂入怀中,在她的头发上亲了一下方道:“说也奇怪,与你在一起之后,我反而比以往任何都要更害怕孤独寂寞,尤其在你怀孕离开之后,我更是觉得每日里都难以排解孤独寂寞……这会儿你在我身边,我才觉得一颗心终于落定。”

凤九在东华怀中乖乖的靠着,也不像之前一样拼命挣扎,而是不停回味着他所说的话。凤九自然十分明白东华所言的心情,她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想她识得东华帝君之前,每日里在青丘打打闹闹,日子过得不亦乐乎,哪里识得什么愁滋味,反倒是遇上东华,爱上东华之后,却将世间所有复杂难言的情绪都体验了个遍,因此凤九此刻听东华这么说,倒是颇有些於我心有戚戚焉的同感。不过,她心里的弯弯绕绕可不想让东华知晓,免得他更得意,便道:“这么说,我就是给你排解寂寞、陪你解闷的玩意儿?”

东华见凤九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忍不住揪了揪她的耳朵:“平日里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话都听不明白了?”

“我本来就笨得很,不然哪里会这么容易被你拿捏?你说……”

凤九犹要絮絮叨叨的数落东华,东华却不耐得烦了,抬起凤九的下巴直接吻上凤九的双唇。东华用的力道极轻,凤九若是大力挣扎,一下便能挣脱开。凤九知道,这是东华给自己的机会和尊重,若是自己不愿意,他绝对不会勉强自己。

凤九内心倒极想再硬气的拒绝东华,可偏偏她这会儿却更想被东华好好的疼爱,也再不想与他斗气了。于是她乖乖任东华吻着自己,双手也慢慢爬上东华宽厚的背脊。东华自然知道凤九这是原谅自己了,便加重唇上的力道,想要让凤九知道自己的心意。

长长的一吻结束,东华才放开凤九,见凤九比往常都要气喘吁吁,不禁道:“怎么连这也受不住了?”

这让凤九怎么回答,只得斜了东华一眼,只可惜她这会儿鬓发微乱,脸上又有春色,那眸光里更是妩媚,倒使得这置气的一撇成了存心的勾引,东华自然是受不住,又要低头吻下来,凤九急忙推开他,道:“别……”

见凤九不愿,东华也不勉强,又道:“这些日子是不是很生我的气?”

凤九这回也不敢斜眼看东华了,生怕他又扑上来,只得低着眼睛道:“你说呢?”

东华突然伸手抚上凤九红肿的眼睛:“是不是老偷偷哭?”

凤九不舒服的躲开东华的手:“你怎么知道?”

东华将凤九抱得更紧,吻了她的脸颊才道:“这还用猜,你的心里除了我跟孩子,还能装得下谁?”

凤九见东华说中自己的心思,又是害羞又是委屈,驳斥不是,不驳斥也不是,自觉被东华吃得死死的,有些不开心和不甘心。

东华见凤九不说话,心知她必定有些害臊,便续道:“因为我的心里也是如此。”

凤九闻言正要展露笑意,却被东华不容拒绝的深深吻上来。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