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传说》第十三章 初遇随谓

  “四公主,四公主……”

  “我在这儿。”阿思刚从圣域出来,走到山脚下。就听到珞珈在呼唤她。

  “四公主……你跑到圣域……来干什么?我找你……好久了……”珞珈因为跑得太急而略略有些气喘。

  “没干什么,一个人不知不觉就走到这儿来了。对了,你找我有事吗?”阿思怕珞珈再问下去,急忙岔开话题。

  “哦,我就是想向您辞行。”

  “辞行?你要去哪儿?”阿思心里掠过一丝波澜。

  “明天一早,我就要和二王子,还有《世真元史》去寻找能救您的圣天翼了。”珞珈话语里透着几丝兴奋。

  “《世真元史》……”阿思心里暗想,“父亲已经借到《世真元史》了。”

  “我们这一走,也许很快就可以回来,也许很久都回不来。所以我想来跟您说一声。”珞珈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说,立即补了一句,“不过您放心,有《世真元史》在手,再加上二王子法力这么高强,我相信我们一定很快就能回来救您。”

  风吹过阿思身边,吹动夜羽的花瓣伴着阵阵清香四处飘散。

  阿思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因为沉默就足以表示她对他们的信任。即使找不到也没关系,一个人活在世上,能有这么些人为了自己到如此,已经死而无憾了。

  “你既然已经找到我了,那我们就回去吧。我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世真元史》到底是什么样的。”阿思笑了笑,表示出了好奇心。

  “我保证,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

  “参见四公主、珞珈统领。”守门的卫兵向他们行礼道。

  “你不是说带我去看《世真元史》吗?到客房这边来干什么?”阿思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看《世真元史》啊。说了会让您大吃一惊的,您就跟我来吧。”

  阿思跟着珞珈经过几间房间,穿过一个繁盛的花园。说是花园,其实里面也只有三种颜色的花:黑的夜羽、白的云裳、透明的玉璃。二人径直来到一间房门外。珞珈朝里面指了指,小声地说道:“《世真元史》就在里面,轻点啊,别把他弄醒了。”

  阿思一听,心里更疑惑了:“弄醒?《世真元史》难道还会睡觉吗?”

  “不仅会睡,还会吃,会说,会跑,会跳呢。”

  “这么古怪,那我一定要看看了。”阿思的好奇心彻底被勾起来了,她刚伸手想在窗户上捅出一个小洞,突然一根银针从房里穿破窗户纸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飞了出来。珞珈感到苗头不对,急忙拉开阿思,银针擦过阿思的耳边,直插入她身后的柱子中,没入了一大半。阿思顿觉耳边一热,同时整个耳朵因为针尖划破空气的振颤声而被弄得有点微鸣。

  “四公主,您没事吧。”珞珈赶紧扶着坐在地上的阿思,关切地问道。

  阿思抬手摸了摸耳边,一丝微疼,手指上也沾上了一抹红色。她默默地摇了摇头,随即才说道:“我没事,就是耳朵擦破了点皮。”刚说完这句话,阿思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咳……”

  “这小子也太嚣张了,竟然敢伤您。”说着珞珈站起来就要冲进去找随谓理论。

  阿思一把抓住珞珈的衣袖,有点吃力地说道:“算了,咳……我没事的……咳……咳……咳完了……咳……就好了……咳……”

  正说着,门“吱”的一声开了,随谓从房里懒洋洋地踏出来,用手拨了拨头发,睡眼惺忪地问道:“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在我睡觉时跑来打扰我。”

  “你太过分了,我们四公主她什么武功都不会,你为什么要下这么重的手。别以为你是《世真元史》,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要是我们四公主有什么事,整个冥族都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珞珈一把揪住随谓的前襟对他吼道。

  随谓使出一招移形换影,瞬间就从珞珈手里挣脱,站到了因剧烈移动而正用力咳嗽的阿思面前,自言自语道:“四公主?”随即就将右手搭到阿思肩上。

  “你想干什么?”

  随谓瞟了珞珈一眼:“你别这么敏感好不好,我只是想给她治疗咳嗽。”说着,一束白光从他右手中切入阿思体内,随着白光消失,阿思渐渐地也不咳了。

  “谢谢。”

  “不用谢我,我还没问你是什么人呢?跑到我房间外面干什么?”随谓围着阿思转了两圈,“看你不会武功,又一副弱不经风的凡人模样,应该也没能力偷袭我。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你被我给迷住了。”随谓又用手撩拨了一下头发,眼神有点调侃地看着阿思。

  “你少胡说,她是我们冥王陛下的女儿,也就是冥族的公主。”珞珈走上前去把阿思扶起来,“四公主,您还好吧。”

  “还好。”阿思看了看面前这个一头白发的美丽少年,道歉道:“对不起了,我只是好奇《世真元史》是什么样子,才会跑到这里来,打扰了你休息,真是不好意思。”

  随谓揉了揉左手中指:“原来是这样,我说这位公主,现在你看到《世真元史》了,该满意了吧。”

  阿思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想到《世真元史》是一位这样漂亮的年轻人,确实让人有点惊讶。嗯……那个,传说你知道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是真的吗?”为了缓和一下这尴尬的气氛,阿思转移了话题。

  随谓得意地扬了一下眉毛:“这是当然,我无所不知。”说着,他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了一番阿思,不慌不忙地说道,“你叫阿思,是当今冥王的第四个孩子,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打从出生,你就被送去了人间生活,二十年来,这是你第一次回冥界,因为你身患怪病,经常心脏疼以及咳嗽,更有甚者是吐血。但最近你身体大有好转,不再吐血是因为你……”

  “我相信你了。”还没等随谓说完,阿思急忙打断他。就怕他说出蓝灵珠的事,“你果真是无所不知。”

  “嘿嘿,小意思啦。我的能力还不止这些,改天有空一一表演给你看。”

  “那我就先谢谢了。既然你在休息,我们也就不便打扰了,对于刚才的行为实在很抱歉,你请继续吧。”阿思说着就拉着珞珈准备离去。

  “等等。”随谓叫住他们,“冥王他们费尽心思要找圣天翼,就是为了救你?”

  阿思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怔,当即就在原地站住了,隔了一小会儿才转过身来对他说道:“没错,他们这样拼命地找圣天翼就是为了治好我的病。如果不是为了我,也不用这样子劳烦你。”

  “我不觉得是劳烦,我们这是公平交易。所以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帮你们找到圣天翼。这样我也可以自由了。”

  “谢谢你。”

  “别老这么客气,我有名字,叫做随谓。”

  “我记住了。”

  “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说着,随谓又伸了个懒腰,“哎,好困啊。接着回去睡觉。”说完,他转过身去,轻轻松松地拔出了牢牢定进柱子中的银针,“这可是好东西,做暗器、探针,治病都行,可不能浪费了。”接着大步走入房内,关上了房门。

  阿思和珞珈也往回走去。

  “四公主,那小子可真够狂的。”珞珈有点生气地嘟囔道。

  阿思笑了笑,微微一点头:“是很狂,不过他好像有那个资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民长老好不容易吐出了一个字,却又不知接下去该说些什么。 白衣少年依旧坏坏地笑着:“怎么,不认识我了,...
    楚冬阅读 23评论 0 1
  • 桑炫随即面向掌柜:“掌柜的,今日店内损失,全部算到我们账上,当做对你的赔偿。可否请你和店里伙计为我们准备晚饭,也留...
    楚冬阅读 34评论 0 0
  • “噗通。”这已经是阿思往河里扔的第一百六十三块石头了。 “珞珈。你说他们怎么还不出来?”阿思坐在河边土墩上,双手托...
    楚冬阅读 82评论 0 0
  • “父亲,圣天翼出现了,您为何看上去并不太高兴。”云杕问一直坐在书房里埋头思考的冥王道。 冥王抬起头来,语气沉重...
    楚冬阅读 21评论 0 1
  • 若干年以后,当安小曼在香榭丽舍大道肆意狂奔后,回过头,看着三个心满意足的女人——她的母亲和两个阿姨,彼此谈笑嬉戏,...
    夢唄阅读 6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