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为负能量做一下辩解

我想为负能量做一下辩解,现在人的道德观念中,主要是善的和恶的,好的和坏的这种东西,但这和正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别把负的正的,当成是好的坏的。

记得有一期的奇葩说,主题大概就是辩论键盘侠到底是不是侠,有一个辩手就举了一个例子,说键盘侠不是侠,因为他在网上上交流的时候被别人没有理由的骂了,他认为侠就应该是拿着黄金打造的刀,穿着战袍的那种才能称为侠。我就想到天下无贼里面有句话,开好车的就是好人吗?你拿着黄金打造的刀,你就是侠吗?也可能是城管,还可能是强盗。在电影湄公河行动里面,有一个贩毒的头子,他就拿着一把黄金打造的枪,按这个标准他是不是侠,还是你瞎了?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用偷换概念来打击我们不喜欢的人,大家认为键盘侠的成本很低,认为在网上骂人的都是键盘侠,我想说的是错了,混淆了概念,并不是所有上网都是键盘侠,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有谁能逃得掉吗?我说的不是针对某人,而是在座的人都是键盘侠?

键盘侠占据道德的制高点,怀着正义的目标,用一己之力,想要通过互联网惩恶扬善怎么了?你就看不惯?成为键盘侠,也许他们的性格特点就是容易冲动,和愤青可能差不多,但是你把那些在网上谩骂,造谣的人混同一谈,连同键盘侠把你不喜欢的人也顺便解决了。这是什么?这才是最大的恶,比喷子还坏,可恶。你堵住了正义的声音,你打破了正义的平衡。键盘侠在道德制高点上,这已经很说明了问题,而不是没有道德的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然后应用各种混淆概念、名目,打击自己不喜欢的人。一己私利和正义高尚是不是高下立见。网络世界有键盘侠是不是相应有键盘贼呀,这样说都有点侮辱贼了。

有点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任何一个运动的系统里,或者说是控制系统里面,应该百分之百的都是存在误差的。误差是怎么得到的,通过仪器和检测设备,并没有说图纸是我画的,事情是我设计的,就百分之百的把这个事情做好了,没有传感器监测设备,哪来的误差?不正视误差如何进行修复?修复过程是不是负向的?你又不是代码,代码编译过后还有bug,即便他正确的运行了。

我说代码就是正义,代码严格按照规矩执行,不会灵活的混淆概念。以前我们做一个信息系统,到月底结账的时候一算,这个账就不平,码农们熬了好几个通宵,发现有几个活动的优惠在时间结束后还在继续,所以导致我们的系统结果和实际的帐不平,是为什么呢?因为活动结束后还有一条规定,是主任签字的,还可以享受优惠,这条规矩在我们做活动之前是没有定义的,是在活动结束之后加上去了,但是这条规则是否应该加,该如何加?是不是要经过一个流程?如果经过了这个流程,为什么计算机系统不知道,这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所以说,代码即是正义,代码反应的是大家一致认同的规则。

还有现在的人工智能,生成对抗系统,你必须得给自己找一个对手一面镜子,你才能快速的学习成长,如果一味告诉自己,自己是最好的,把所有的传感器都剪断了,解决了,真的就是最好的吗?还有成长进步空间吗?

所以我今天想给负能量正名,辩解就是想说明两点,一,负能量不等于坏能量了,在适合的场景里也可以是好能量,第二,传感器的精度可能有所不同,你可以说精度达不到要求,但你不能因为传感器的精度而拒绝承认误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