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过一下子,我想念一辈子

文/暗若

“你闪耀一下子

  我晕眩一辈子”

高中时,默默和中泽就在一起。

中泽是那种高高大大的男生,

阳光帅气、爱打篮球、

笑起来有一对洁白的虎牙,

路过身边,会留下淡淡的洗衣粉的香味。

默默是个小巧开朗的姑娘。

有一对浅浅的酒窝,

喜欢跳舞,喜欢笑,

经常还没见到她人,

就能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

那笑声中氤氲着阳光的味道。

中泽打球时,

默默秒变带头尖叫的头号粉丝,

忙前忙后第一时间送水。

默默在台上演出时,

中泽总是吆喝一帮兄弟不停的鼓掌喝彩,

直到默默笑场为止。

每天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之间的晚餐时间,

常常能在塑胶跑道上看到他们。

和所有那个时候的少男少女一样,

一边躲着学校老师的注意,

一边打打闹闹。

我送你一个面包,

你拿给一盒牛奶。

我刮刮你的鼻子,

你摸摸我的头。

他们做了很多的决定,

要努力考上同一所大学,

要一起全世界旅行,

我要为你披上头纱

你要伴我走完余生。

总之,

就是要一辈子都这么好。

虽然年纪小,

但是当时的承诺全是真心,

那个时候的一辈子也很长。

约定总是美好,

现实却都幻化成天边一朵云,

一场雨变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中泽,

永远留在了夏天的那个暑假里,

他和朋友去海边游泳,

再也没有上来。

暑假结束,

校园里只剩下默默的身影,

她就那样突然瘦了,

再没有笑过,

总是一个人默默的走,

低着头,刘海盖过眼睛,

影子里都是悲伤的味道。

很多同学都看到,

她经常一个人走着走着就落泪,

坐在教室里,

愣着愣着,

就湿了一整张脸。

她在那一段时间,

还总去中泽家,

有时间就去握一握男孩妈妈的手,

自己难过得要死,

却一心想要安慰男孩的家人。

默默的爸爸因为心疼自己的女儿,

为了不让她再去中泽家,

为了让她忘了他,

不让她再那么伤心,

送她去参了军,

成为了一名文艺兵。

离开学校,

离开小城,

离开这个到处有他们回忆的地方,

默默应该过得好一些吧。

可是默默,

从高中毕业,

到当兵,

单身了五年。

在父母家人的安排下,

默默终于相亲了,

男生对她很好。

求婚的那天,

默默拒绝了,

她说中泽是她一辈子忘不掉的回忆,

这辈子除了中泽,

没想过和别人结婚,

转身离去。

傻姑娘就这样,

不婚主义了一辈子。

你闪耀一下子,

我晕眩一辈子。

我最难忘的事,

越过高山和海洋,

喜悦和哀伤,

不是不孤单,

幸好曾有你温暖的心房,

还亮着你留下的光。

“这些年这些事

  一下子一辈子”

沐子说:

“我16岁就认识了他,

他的眼眸清澈而深邃,

数学考试考到接近满分,

100米可以破学校的记录,

一点一滴都让我着迷。

那个时候我高二,

是学校校刊的固定写手,

校广播台的主播。”

期末考试之后,

走在河边的林荫道上,

肖梟突然停住说:

“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沐子心里惊喜不已,

却还是摇了摇头说:

“不知道。”

沐子还是害羞地在他的手心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

那一刻肖梟笑得特别灿烂,

摸了摸她的头,

然后送她回家,

一路上他们肩并肩走着,

保持着一点点距离。

那时的他们羞涩而稚嫩,

简单而纯粹,

没有牵手没有拥抱,

只是远远着看着彼此,

然后在眼神交汇的那一刻满心幸福。

沐子生日的那天夜里,

肖梟笑着把礼物塞给她,

一个精致的水晶方盒

里面装着一条项链。

沐子心里甜甜的,

许下愿望:

希望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

生日的第二天,

肖梟就这样消失了。

沐子找遍了全世界,

也没有找见他。

沐子落着泪,

发现水晶方盒的底层,

还留着一封信。

肖梟去了英国,

家里的安排,

他无法面对面和沐子告别,

只好选择了这样的方式。

30岁的那天,

沐子结婚了。

婚礼的那天,

收到了公司老板的祝福信,

看到你找到幸福,

我很安心。

           ——肖梟

其实,

肖梟一直关注着沐子的一切,

从英国回来后自己开了公司,

到沐子的学校校园招聘,

成功的以高薪和理想的职位,

让沐子在自己公司入了职。

只是他,一直未曾露面。

沐子看完祝福信,

泪流满面,

但是一切已晚,

她擦干眼泪,

幸福的挽上老公的手,

走上婚礼的舞台。

沐子从那家公司离了职,

相夫教子,

和老公过着简单却幸福的生活,

肖梟一直默默的帮助着她和她的家。

那一年,

沐子58岁,

肖梟60岁,

沐子的老公因病去世,

肖梟终生未娶。

肖梟向沐子提出了结婚,

沐子只是淡淡一笑:

“如果还有来生,

我会愿意。”

这些年这些事

一下子一辈子

你都度过了怎样的日子,

请答应一件事,

如果说我能再见你一次,

请让我看到的还是,

你那灿烂的样子。

“你来过一下子

  我想念一辈子”

许多人的思念是写在水面上的字,

一边写一边消失,

惆怅的优美,

淡去的迅疾,

而有些人的思念是一幅每天拼上一块的拼图,

时光流去,

零散的拼图越来越完整。

第一次见到姑姥姥是在小学那会,

她坐了一夜火车几经周折才来到姥爷家,

进门后抱着姥爷就哭了,

说:“大哥,终于又见到你们了。”

那时候的她已有将近五十岁,

大家都看着他们两个年近半百的老人

哭的却像个孩子。

后来家里人告诉我,

姑姥姥年轻的时候曾疯狂爱过一个人,

可是因为家人的反对而没能在一起。

她一气之下自己去了南方,

孤身一人打拼奋斗,

一去就是好几十年。

在这期间她结了婚,

生了一双儿女,

最开始过得有些清苦,

但好在最后苦尽甘来。

之后姑姥姥每过几年都会回来看看姥爷,

但是这么多年却不曾一次去见过那个她曾经爱过的人,

我们甚至都以为她早已忘记了那个人,

那段情,

毕竟几十年过去了。

可我们却忘了

有些回忆是被包裹住的年轮,

时光从指尖溜過,

回忆却在心底留住久久不会离去,

就似姑姥姥的那些怨,

那些念,

都被时光紧紧的圈在了心里,

无处释放。

今年姑姥姥来的时候

陪行的有她的儿女

和那个久未蒙面的姑老爷,

姑老爷是个老实温吞的人,

不是很爱说话,

但是从他的眼里

我们能看到他对姑姥姥的宽容与宠溺。

姑姥姥说,

想要去看看那个人,

这辈子不见就只能下辈子了。

姑老爷听到后没有生气只是笑笑说:

“去吧,早该见见了。”

这个世上,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这个人虽未一直陪在她身边,

却在她心里住了一辈子。

记得那天

姑姥姥和他在河边聊了好久好久,

他们好似说尽了这一辈子

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那天的阳光很耀眼,

他们并排站在一起,

就似相濡以沫一辈子的夫妻一般默契而和谐,

他们的脸上都挂着微笑,

好像眼里都是彼此初见般的样子。

寂然凝望,青春不再,

红颜不再,往事已苍老,

而记忆中的那个人却依旧鲜活,

那些美好明媚却又带着忧伤的过往

足以丰盛你的整个年华。

你来过一下子

我想念一辈子

这样不理智是怎回事,

才快乐一阵子为什么,

我却坚持那一定是,

我最难忘的事。

张爱玲曾说: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于千万人之中,

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

没有早一步,

也没有晚一步,

刚巧赶上了,

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

唯有轻轻的问一声:

奥,你也在这里。”

如果你也遇见这样一个人,

不要再犹豫,

不要再放手。

不要让后来的我们,

只剩下后来,

却没了我们。

你来过一下子,

就让他一辈子。


暗若

西北大学文学研究生,国家一级瑜伽教练,半马跑者

爱瑜伽,爱跑步,爱文字,爱一切美好的事物

希望用自己的文字,感悟生命的温度

如果你恰巧喜欢我的文字,欢迎到我的自留地看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