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23           记得

96
偶然之音 Excellent
2016.04.23 23:59* 字数 584

她记得小时候的冬天,晚上停电了,大人就点起自制的煤油灯,是用墨水瓶灌上煤油,白洋布做的灯芯。灯发出暖暖的橘色的光晕,一些小虫子止不住地往焰火里飞。大人们围着炉子烤火,说家常。她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并不在听,也不去睡,就那样坐着。实在困了,头感觉沉重,不能支撑,却不明原因地坚持着。好像有了片刻空白,身体一下子坠落,猛然惊醒。大人们都笑了起来,她感觉害羞。

记得夏天,晚上风还是热的,不能入睡。于是在院子里铺上凉席,背上感觉到地面的温热。满天星斗,格外亮,耳边还有蛐蛐一唱一和。于是,想起那个数星星的孩子。半夜熟睡,被雨点打醒,迷迷糊糊穿鞋,分不清方向。接着,闪电,雷声,大雨落下,空气里有尘土的腥味。久久不能入睡。

记得有次请病假回家。大雨过后路面松软,要小心行走才不会弄脏鞋子。一朵黄色的小菊花斜伸到路上,走过,惊动了它,被打湿了裤脚,凉凉的。

还记得每年农历二月的庙会,早早就被惦记。她悄悄去后台,戏子们对镜描眉画唇,水袖翻飞,珠翠摇动。胭脂红,嫩鹅黄,水粉绿,各色戏服,咿咿呀呀,唱腔婉转悠扬。三天后,人走场散,一片狼藉。不几日再去,地面长出一颗颗带着壳向日葵。

暑假在姑姑家小住,晚上表哥在灯下做作业,他俩的影子映在纵横排列成小方格的窗子上。姑姑蒸好馒头叫她,是小小的刺猬,有红红的小鼻子和黑黑的小眼睛。

这些始终记得,它们被一次次地回想一次次地加深,已成为她的一部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