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我念的高中是一个国重,学校很好,因为自己中考是全市前一百,进了全校最好层次的班。在这种班里,书呆子并不多,甚至没有,大家都很厉害。偶有学神可以将自己的名次稳定下来,其他的人,或许这次还考第三名下次就被掀到三十开外了,毕竟每个人都有做第三名的潜质。

那个男孩,就叫他阿词吧,班上的万年老二,偶尔也考第一。我的朋友,叫伊伊,我讲他们俩的故事。

   伊伊这个女孩,尽管没有高挑清瘦的身材,但齐刘海,圆圆脸,咧嘴笑的模样也很可爱。她最讨喜的地方是她的性格,虽然有些大大咧咧,但总是先替别人着想,她总有讲不完的笑话,有她的地方总是欢声笑语。阿词嘛,成绩好是一说,长得虽说不算很帅,但是也挺干净,不怎么喜欢说话,给人挺舒服的感觉。

高一开始他俩就是同桌,开学那天伊伊迟到,刚喊完报告老师就给她分到阿词旁边的座位上,教室的最后一排。没想到他俩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讲话投机,班上时不时有流言蜚语说他俩在谈恋爱。伊伊有时还要辩解两句,但是阿词就向来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有时别人说的伊伊实在不好意思了,阿词就踢开玩笑的男生一脚,说句“滚。”

高二的时候,伊伊家里出了事,大事,她整天魂不守舍,老师讲课的时候她就看着黑板放空,老师说写题的时候她就看着练习册发呆。那段时间,阿词给伊伊写了好多小纸条,多亏这些小纸条,伊伊很快从家庭变故的阴霾中走出来,这也算是伊伊那段没有颜色的时光里为数不多值得回忆的东西了。我那时问伊伊,你喜欢阿词吗?她总是否认:“怎么可能,你一天在想些什么!”可是我看到的是,不管谁提到阿词,她的眼睛都会发光。

我对伊伊说:“伊伊啊,我帮你和阿词好不好?”

可是伊伊对我说:“我喜欢自然而然,平平淡淡,不喜欢置之死地,或是绝处逢生。”

我知道,这种步步谨慎的胆小,不是不爱,也不是不想以另一种更恰当的方式活在他的生命中。不想说破,是害怕,害怕被拒绝,害怕如果他和她想的不一样,连现在朋友的状态也维持不了。一步,可能海阔天空,也可能悬崖峭壁。

那时总有一个阿词的初中同学来找阿词,女孩。阿词从不跟伊伊提那个女孩,后来她才知道,女孩想和阿词在一起,但是阿词拒绝了,很干脆。知道阿词拒绝女孩的那天,伊伊确实像松了口气一样,拉着我去食堂吃了一大碗她最讨厌吃的面条。

到了高三,不明白班主任出于一种什么心态,把阿词的座位换到了伊伊的前面。这对伊伊来说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一大块宝藏。于是,那一年,他们更腻了,伊伊的成绩不太好,阿词就给她讲题,每个她错了的题都讲,哪怕有的题就是换汤不换药,阿词也一一给伊伊解释。有时一道物理题讲好几次伊伊也反应不过来,气得阿词把笔往桌上一放说:“你自己想!”然后转过去,半分钟不到又转过来,什么也不说,拿起笔再讲一次。考试之前,阿词给伊伊划重点:“数列和立体几何的大题千万不能丢分,仔细一点啊”;考试之后,阿词给伊伊分析试卷:“祖宗啊,怎么立体几何又丢了四分”。阿词在桌子这边崩溃,伊伊在桌子那边咧着嘴傻笑:“下次肯定得全分,我保证!”

伊伊给我看她的日记,每天每篇都是阿词,今天对她笑了,今天给她讲了好多题,今天摸她头发了。一次,阿词正在给伊伊讲题,突然停电,教室里一下变得很哄闹,伊伊从小就特别怕黑,有时晚上上厕所都要扯我陪着她。一下子停电把伊伊吓到了,她下意识紧紧抓住了阿词的衣袖,阿词感觉到伊伊害怕,就紧紧抓住伊伊的手说:“没事没事,我在。”

高三的生活本就贫瘠,每天上不完的课,做不完的试卷和改不完的错题,但是伊伊每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活脱脱一个元气少女。每天五点四十就起来背英语,晚上四节晚自习结束回寝室还要在被窝里看错题,有时一上午厕所都不上一次,挤出时间来学习。期中考试的时候,伊伊考到了年级四百名。在我们学校,年级前一千名是稳妥的重本,班主任把伊伊树立成进步显著的典型,让同学们都向伊伊学习,还专门安排一节课让伊伊跟同学们分享学习经验。伊伊站在讲台上,一边说着:“合理安排时间,提高学习效率”,一边偷偷瞟正看着她牵动嘴角微微笑着的阿词。那次考试阿词依旧是第二名,但却比他考第一还要开心。他送给伊伊一个小小的“埃菲尔铁塔”书包挂件。伊伊把它放在枕头下面,一天不知道要看多少次。

那时阿词和伊伊为了学习更有效率,约定相互保管彼此的手机。有一天,伊伊拿到阿词的手机打开一看,没有密码,桌面上有一张便签:“不要骄傲,继续努力”。

我以为就这样发展下去,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在一起。可是这个很快真的是太快了,直到高考结束,他俩还是老样子。

我很确定伊伊喜欢阿词,但是不知道阿词心里的想法。我只是听说,阿词的朋友问他喜不喜欢伊伊的时候,阿词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件事伊伊也知道,但是她什么也不想,还是加倍努力,想在学习上和阿词齐头并进,想和阿词在一个城市上大学,阿词就是她前进的全部动力。很长一段时间,伊伊的手机壁纸都是一次学校测验的成绩单,阿词全班第一年级十六,伊伊班级垫底。她不断地激励自己,看更多书,做更多题,背更多单词。最后,离阿词更近一点。

   高考如约而至,然后就是一场狂欢的盛宴。考试结束当晚,同宿舍的女孩儿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轮到伊伊,我问:“你喜欢阿词吗?”尽管答案不言而喻,但是伊伊还是否认了,她没心没肺的说:“哎呀我们就是朋友你们别想多了啊。”然后起身去了厕所。趁伊伊上厕所,我给阿词打电话“再不跟伊伊讲就错过了。”阿词还是很平静:“朋友。”这应该就是伊伊所害怕的,或许讲了之后会更难受。

   那天晚上,我和伊伊一夜未眠,一个晚上看完了《继承者们》,看到最后金叹把车恩尚裹进自己的大衣,我一把抹去伊伊脸上的泪水。打开门,天已经快要亮了。我把伊伊拖起来站在宿舍楼顶看日出,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伊伊突然说:“他不喜欢我。”然后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第二天上午考完英语口语,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伊伊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一下冲到宿舍走廊上,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跟着出去,看到阿词正站在女生宿舍楼下,拿着电话和伊伊讲着什么,伊伊又哭了。之后我问她讲了什么,伊伊说:“他告诉我,他先走了,以后能不能再见就是缘分了。”后来就是出成绩,伊伊和阿词考得都不好,取成绩的时候是阿词的妈妈来取的。之后就再没有见过阿词。听同学讲阿词去了上海,伊伊却留在了四川。伊伊给我打电话说她要忘记阿词。我劝她把心里的喜欢说出来,她不说话,后来很长时间我们都心照不宣,没有再提过阿词。

大一的时候,我去伊伊的学校看她,听伊伊的室友讲有有男同学老是向伊伊献殷勤,伊伊却像一座冰山一样不为所动。我知道,伊伊的心里,阿词从未离开过。

15年11月13号,伊伊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火车站接她。听她讲话的声音我就知道伊伊哭了,或者哭过了,因为阿词。毕竟她现在已是一个不动声色的女子,而她心中那块柔软,也仅是阿词而已。我到车站的时候,伊伊蹲在墙角,脸埋在臂弯里。我跑过去把她扶起来,看到她的脸也把我吓了一跳,那是我见过的最苍白的伊伊。

她第一句话是:“他有女朋友了。”

我一惊,是阿词。

那天晚上伊伊喝了好多酒,我们在酒店里又是一夜未眠,我看着伊伊一边流泪一边把啤酒灌进肚子里。她说:“阿词以前跟我说,女孩子不能在外面喝酒,很容易吃亏的。我今天喝酒了,生平第一次喝酒,就是因为这个叫我不要喝酒的人。”我抱着伊伊说:“我懂,我都懂,哭吧,哭过了就忘记他。”我看着她,看着伊伊对阿词四年的守候化成一场虚无。那天晚上,伊伊喝醉了,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发现伊伊又坐在窗边流眼泪。

我劝伊伊要不把心里的想法讲出来,伊伊说:“不想打扰他,不想成为他的负担”。我说:“可以不告诉他你是谁。”虽然话这么说,但不仅是我,还是伊伊都知道,阿词不会笨到想不到这是伊伊。

  伊伊拿自己上大学换的新号给阿词发短信说:“我以前喜欢你,现在不了,你只需要听着就好,我不想让你做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我要忘记你重新开始了,其他没什么了,提前跟你讲新年快乐了。”

   阿词回复:“喜欢我为什么不讲?”

   伊伊:“我想等自己变的和你一样优秀再告诉你,可是你没有等我。”

   阿词:“我不优秀,我也不想等谁。”

   伊伊:“你在我眼里就像光一样,能看到能照亮却抓不住。以后我们,就此别过吧。我爱你,真的。”

   阿词:“你觉得我知不知道你是谁。”

   伊伊说:“知不知道都没有意义了。上海离家远,不要生病不要受伤好好对你现在身边的人。别回了。”

   伊伊关了手机,去车站买了票,下午又回了学校。

   晚上我看到阿词发微博:“你要幸福”。

我的伊伊,还是那个开心果伊伊,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老是丢三落四,也依旧想别人比想自己多,有讲不完的笑话,笑声清脆爽朗。在我心里,只要有她,做什么都很快乐。

   我不知什么时候,伊伊才能真正忘记阿词,可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看她写过的所有状态,读完她的所有微博,看她从小到大的所有照片,甚至去别的地方寻找关于她的信息,试着听她听的歌,走她走过的地方,看她喜欢看的书,品尝她总是大呼好吃的东西。做这些,来弥补伊伊的青春,他迟到的时光。

之后有一次,偶尔进阿词的主页,看到阿词几乎删完了空间里的所有留言,却留下了伊伊曾经留下的“休对故人思故国,诗酒趁年华。”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或许我依旧在你身边。

我的好伊伊,你真的一定一定要幸福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