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156)

  “到现在为止还算顺利。”艾尔奇亚喘息着躲到一堵只剩半边的墙壁后面说道:“看起来死灵们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了城主府那边。”

  “我们过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迪尔一剑将朝他扑来的一具僵尸劈成两半,他看着飞溅而出的半凝固血液与变质的内脏微微地皱了皱眉头道:“东面的死灵较少,而且距离城主府又近才能只靠两人突入进来——但是西边……”

  “是啊,虽然在城主府就看到了……但这个数量确实和我们来的方向不能比。”艾尔奇亚瞥了一眼累的像是要虚脱一般的三位骑士:“还能够坚持的住吗?”

  “当然。”为首的骑士大口呼吸着说道:“我们必须坚持下来。”

  “这看起来有些奇怪。”艾尔奇亚沉吟着说道:“我们到现在为止闹出了的动静也不小了,但是尸群的注意力却依旧放在城主府上。”

  “那老头的目的是收集灵魂,那么死灵们朝着灵魂聚集较多的地方进攻也不难解释。”迪尔一脚踹翻一个跌跌撞撞朝着城主府方向跑去的僵尸,干净利索的将剑插进了它的胸膛:“否则我们突入进来的时候那么大的动静,早该被这里近百万的尸体痛击了。”

  “原来如此……既然我们闹出多大动静都没有关系,那么我们就一口气突击出去吧。”艾尔奇亚用灵魂枪贯穿了一个张牙舞爪冲向他们的死灵:“只要到了城外,大概就可以知道那老头在哪了。”

  “那么就开始吧。”迪尔的单手大剑上猛地窜起暗色的火焰,肆虐的火舌像是拥有生命一般在剑身上扭动着:“我要用魔剑在死灵们中间撕开一个口子,之后所有人全力冲锋——在火焰消失前突破到城墙之外!”

  “了解。”

  艾尔奇亚干笑了两声,弯下腰做出准备冲刺的动作。

  迪尔双手握住剑柄,将燃烧着魔焰的大剑高高举过头顶——他闭起眼,将意识全部集中在剑上,让自己的灵魂与愈燃愈烈的魔焰一同覆着在修长的剑刃上舞动。

  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闪耀着妖异光芒的魔剑如陨星般从半空中落下。

  黑色的夜空在一瞬间被染得殷红,躲藏在城主府的人们感受着脚下大地的颤动,惊讶的抬起头望着那向地平线飞快延伸的巨大火蛇。

  暗色的火焰舔舐着颜色逐渐变浅的灵魂障壁,艾尔奇亚感受到那极具侵略性与腐蚀性的热浪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着他的魔力。他咬了咬牙,带头冲进那足以熔化岩石与钢铁的魔焰中。三位骑士吃力地保持着不断浮动闪烁的灵魂障壁,紧跟着两人的脚步一同冲了出去。

  什么都看不见,他们眼前只有黑色的魔焰与苦苦支撑的淡蓝色障壁——不过倒不用担心撞到什么建筑物上。尽管只是一瞬间,但艾尔奇亚确实看见包裹着城市的高墙与沿途的建筑们像是火焰旁的雪块般熔化坍塌。

  魔焰的压迫让包括使用者本人迪尔的五人苦不堪言,但是他们却又十分清楚一旦火焰熄灭,那些海洋般的尸群便会再次将好不容易清出来的路填满。

  “我们冲出去了吧?”艾尔奇亚在心中想道:“感觉上已经冲刺了很久了。”

  足以将毛发烧焦的热浪源源不断地喷涌到五人身上,这股灼烫所带来的痛苦让时间的流逝变得无限缓慢。视野所见之处只有如扭曲的暗色火焰和漫天飞扬的火星,因此无从判断究竟到了什么地方。由于冒着幽幽红光的灰烬有时会越过逐渐黯淡的灵魂障壁落在众人的皮肤上,所以五人都是尽量蜷缩着身体奔跑的,看起来说不出的滑稽。

  “我们出来了!”

  听到迪尔的欢呼,艾尔奇亚睁开了眼睛。他看到迪尔的左眉被烧没了,三个狼狈的骑士盔甲上染上了一层黑色的焦痕。

  尸群暂时没有涌过来找他们麻烦的迹象——说实话这些怪物可比什么神族降下的尸脓恐怖多了。

  “根本不需要将不幸怪罪到其他种族上,因为人类本身便已经足以行使任何一件罪行。”艾尔奇亚在心中苦涩地想道:“根本不需要把人类的灭绝怪罪到神族上,因为人类的欲望所造成的灾难比起神族要可怕的多。”

  骑士们一动不动。

  “快走啊,愣着做什么?”艾尔奇亚瞥了一眼远方尸群中升腾起的魔法光芒:“那个应该就是施法者了。”

  “抱歉,大贤者与骑士迪尔。”为首的骑士淡淡地说道:“但是……到此为止了。”

  “两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另一位骑士鞠了一躬说道:“非常抱歉,波及到两位,还请你们及时去避难——当然,即使这么说大概也没有什么可以避难的地方了。”

  “什么意思?”迪尔困惑地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说?”

  “其实我们早已知道那些尸体的追踪方式与灵魂有关了。”第三位骑士轻轻地说道:“因此,我们想出了一个能够让亲人与同住在一个城市的人们活下来的方法。”

  “杀掉施术者不就都结束了吗?”迪尔皱了皱眉道:“你们还想做什么?”

  “即使杀掉施术者,又有谁能保证这些怪物就会变回尸体呢?”为首的骑士反问道。

  艾尔奇亚愣住了——这确实不能说没有可能。

  “这样一来,我们的处境依旧不会变。”另一个骑士叹息道:“我们依旧孤立无援,在这近百万的死者包围下,我们将不会有任何获救的方式。”

  “我们信仰的公理之月有一项秘传的、一次性的魔法。”第三个骑士低声说道:“蒸发灵魂,以使得自身的灵魂在短时间内能够强大千倍——但是这个过程不可逆,并且一旦使用,施术者的生命便仅剩四十八小时——更重要的是,即使在这途中施术者死去,灵魂也依旧会在原地继续蒸发。”

  “在死灵们被我们的灵魂蒸汽所吸引的四十八小时里,我们的战友,我们的亲人,我们不认识但却一同被这场灾难所困的人都将会逃走——当然,这需要在城外进行,因此我们要感谢两位,否则即使我们直到困死都无法来到城外。”

  冰蓝色的雾气从骑士们的盔甲缝隙中涌出,向着天空升腾。

  “快走吧。”他们齐声说道:“死灵们很快便会聚集到这个位置。”

  “干!”迪尔抽动着脸上的肌肉骂道,他毫不犹豫地转头拉起艾尔奇亚向着魔法阵的方向冲去:“快走!”

  “公理之月骑士众,向荆棘之路进发。”

  艾尔奇亚听到三人那像是幻觉般飘忽远去的声音。他回过头,看见三个骑士抽出长剑指向夜空中那轮泛着淡蓝色光泽的月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