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曾经有一段时间变得特别爱照镜子,爱看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有时候发呆,有时候对着镜子做各种表情,跟自己说话,赞美、嘲笑、倾诉、谩骂,自己扮演着生活中遇到的各种角色,与镜子里的自己演绎着编纂出来的臆想人生,累个半死但却不亦乐乎,现在回忆起照镜子时期的那个二货,做梦都能笑出屁来,丫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 PLUS。

 臭美的人爱照镜子,而我照镜子并不是为了发现美,其实并没什么美可以发现,单眼皮、死鱼眼、双下巴、大饼脸,连胡子都不能好好的长一撮,留了二十多年的三七分,各种啫喱定型膏置上,到头来一扒拉,还是乱七八糟不成样子,该卷的地方还是任性地自然曲、大自然曲、神曲。

  那一年,我急眼了,烫头去!整个脑袋来了一次大波浪,前后折腾了三个小时,一照镜子我就惊呆了,怔住了好久,然后就想到了《圣经-启示录》里的一句话,这句话写在《莲花》的开篇: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刚出理发店的门,我便用流氓哨对着这个崭新的世界吹了四个八拍的国际歌,哈哈两声,两边的嘴角咧到了腮帮子,露出了藏在那里的后槽牙和两片鲜红的扁桃体,感觉路边的树叶都在颤抖,哗哗的生生作响,莫非他们也在嫉妒我这绕指柔的三千青丝?!

  事实证明,这种改变根本就是扯淡,治标不治本,三个月后我又变回了原来的熊样。

   在那段疯狂的“对镜贴花黄”的岁月里,我希望能从镜子中找到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我的这身皮囊表象置身于芸芸众生之中,带给大家的到底是痛点还是G点?镜子里的自己在这个五彩斑斓纷繁芜杂扑朔迷离眼花缭乱的世界大餐里,扮演着怎样一个屌丝拼盘?

   我一直觉得自己挺丑的,母亲怀我的时候肯定没少吃土豆地瓜之类的食材,怎么办?之前也没跟我碰一下,或者开个会讨论讨论,让我也提前捯饬捯饬,维C钙片蛋白质、鱼油海参氨基酸,统统波涛汹涌地扑面而来就是了,你说你把我生成这样,UT能合格吗?报验能过吗?!

  孕育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演员八两金他妈把他生成那样,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鬼斧神工。有人说,母亲在怀孕时期的行为和心情,完全可以影响胎儿的品质,虽然这种说法没有一个具体的科学依据,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大概就是被玩坏的那个。

   每次照镜子,心中便浮现出一句话:生产,真是一个看似流程简单却庞杂的系统工程,稍有不慎,就会天崩地裂,若不信,您就瞅瞅我这张被上帝毙掉的脸。

   史铁生在《病隙碎笔》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既已看到了自身的残缺,也就看见了神的完美,有了对神的敬畏、感恩与赞叹,于是爱才有可能指向万物万灵。

  所以后来我再照镜子的时候就不嘚嘚瑟瑟了,我怕玷污了神的完美和我这仅存的残缺。不怨天尤人,自知而明,我要保留住这珍贵的坦诚,承认自己丑,或将成为我引以为豪的娱资。

  既然与生俱来的缺陷无法改变,那我总得做点什么,不能就像一摊烂泥一样扶不上墙吧,如果一直躺在污浊的臭泥潭里,招来的只能是蛆虫和苍蝇。

    所以我要革自己的命!

  首先要正视自己的不完美,饼子就是饼子,充什么粳米!生来就是猪饲料,就别往满汉全席的台面上摆。其实也没什么好自卑的,因为不是一切表面看似不好的东西就没有其存在的价值,鸡粪再臭也是肥,蚊子再瘦也有肉,余料再小也是钢,焊丝再短那也是钱那!

    所以,丑不怕,怕的是不敢照镜子,你看我就敢,比如每天早上闹钟响起来以后,我会听到两个小人在我脑子里对话:一个说,要不再睡会吧,另一个说,好的好的,赶紧滴吧;所以我想顺顺利利的起床真是不太容易,可是我有绝招啊,我掏出镜子,睁开眼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就被吓的再也睡不着了。

   荀子说过这样一句话: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敢于面对自己的缺点,还怕不得志?敢照镜子的我,早已置镜中的丑我于度外,时刻拿自己的缺点来警醒自己,而不是怨天尤人,所以当我被自己吓了一跳的同时,也提前看到了匆匆而来的晨曦。所以还是荀子的话: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

  革命,分开来讲,革就是变革,命就是命运、天命,用马克思的话说,革命,就是从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的剧变性的跃进。所以我要改变,那么,仅仅认识到自己丑是不够的,我也要跨向另一个新的时代,当然,革自己的命不是去烫头,也不是去整容,那不叫革命,那叫毁灭,就像纸老虎,就像银样镴枪头,是经不起推敲和鞭笞的。

   必须要质变。从哲学的角度上讲,我需要把处于被支配地位的非主要矛盾方面上升为决定事物性质的主要方面,我需要在精神上燃起斗志,这是我革命的另一个关键点。

  做好这一点,也离不开镜子,所以我特意买了一个贝壳式的折叠镜,镜子盖上写着:别害怕,打开照吧。打开后,上面是可以把人放大的凸镜,下面是正常的镜子,我在凸镜那一面的角上贴了马云的照片,在下面的镜子角上贴了这样一句话:看看上边那个人,长的多像车祸现场,可是他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商业帝国;来来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虽然脑门像鼓包的分段,脸盆像长满麻点的钢板,嘴像被割把切坏的坡口,脑袋像未用尽的焊丝盘,可你总体还是要好于马云的,所以加油吧骚年!活不出马云的牛逼,也要活出点马云的志气。

   我就拿着我的小镜子在浮生的岁月里溜达,举镜自鉴以鉴人,累了左手换右手。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总会照到一些脸上写满旁门左道,可事业却是蒸蒸日上的奇葩:莫言,那一脸粗肉横斜,配个一九大分头,笑起来就跟哭似的;还有自称是天下第一丑的贾平凹,长得跟莫言似的;王小波,生来一副二流子相貌,也真是难为了李银河;林清玄,我靠,火云邪神的拷贝版,如来神掌啊,真是阿弥陀佛了;最不解的就是那个冯小刚,徐帆是怎么看上你的?还有冯骥才、爱因斯坦、霍金、史铁生……一个比一个长的震撼。

   这帮大神们虽所处行当不同,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是自甘堕落的,没有,一个都没有,他们人生的答卷个个都是高分,他们在建造各自人生大船的时候,从未因长相而拖期,反而越发努力,提前交船,成为人之上人。

  想必他们心中也一定有一面镜子,照照自己,也照照别人,镜子里有的,都是平等的,取长补短、取精去糟,拿来主义,善莫大焉。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方式可以阻挡一个人的成功,面对处处挡路的南墙,掏个洞,也就爬过去了,如果能敢于正视、敢于自省、敢于不甘,最后都能成为赢家。到那时再去照镜子,镜子里看到的不再是五官,而是燃烧的灵魂。

   有两句古文非常好,抄录下来,与君共勉:

君子不镜于水而镜于人,镜于水,见面之容;镜于人,则知吉与凶。——《墨子·非攻中》

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旧唐书·魏徵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