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语|有一道麻婆豆腐,烫到我深入骨髓

字数 4499阅读 607

我是颖王爷,我和朋友公子胡吃在一个古镇上开了一家叫“食不语”的小店,专做美食,也讲故事。我们想给每一道料理写一个故事,今天恰好是第二十八个。

食不语|麻婆豆腐

假期过去了一半,小镇的喧嚣总算少了下来。其实我不喜欢过节,因为人太多,店里太闹太忙,公子也会抱怨一天到晚帮厨来不及打理花店。

“你说人为什么这么奇怪,总喜欢从自己熟悉的地方跑去别人熟悉的地方,美其名曰旅游,实际上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玩手机、睡觉、走马观花罢了!”公子把瓶中的残枝摘去换上新鲜的蝴蝶兰。

“恩,怎么说呢?大概是逃离吧,从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中短暂的逃离,不在环境中就会潜意识的放轻松,也许是这样!”突然想起我好像没什么资格说别人啊,毕竟我自己就是从大城市逃离的。

“对了,王爷,你当初为什么选择离开啊?”公子突然问到。

“你吃过麻婆豆腐吗?”我没有回答公子的问题,反而问了她一个问题。

“当然啊,麻婆豆腐可是经典的川菜,我可喜欢了!尤其是碎肉沫和豆腐混在一起的口感,啧啧啧!”公子说着都要留下口水了。

“那我说我之所以离开大城市,就是因为没吃到麻婆豆腐盖饭,你信吗?”我笑着看向公子,桌上的花托看起来格外明媚。

没等公子说话,我便起身:“等下,我去做一份麻婆豆腐,我们边吃边说。”

进入厨房先取出一方水豆腐,切成两厘米见方的豆腐丁,然后接一盆水放入小半勺盐,把豆腐丁在水中泡十分钟后捞出。

炒锅烧热后倒油,等油温七八成热的时候加入肉末煸炒,炒出香味后加入豆瓣酱和豆豉,公子喜欢偏辣的口味所以我多加了一勺。

翻炒到锅中香气四溢的时候,就可以加入黄酒、糖、酱油,翻炒均匀后加入热水烧开,把豆腐倒入后调中火收汁。

最后倒入水淀粉勾一层薄芡,出锅后撒上花椒面和葱花,一盘热辣鲜香的麻婆豆腐就做好了。

我把盘子放在公子面前,递过去一把调羹,“趁热吃,尝尝有什么不一样。”

“看起来外观倒是一样,难道你另藏了什么玄机?”公子将信将疑的舀了一口咽下,“天,你怎么做的?为什么感觉能这么好吃!”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一份麻婆豆腐竟然也能这么好吃。”我顺手给公子盛了一碗米饭,“配上米饭更好吃的。”

然后公子在旁边吃饭,我则开始讲故事。

“我刚毕业的时候在一家事务所工作,因为是新人,所以老员工会安排我做许多杂务,经常会忙到没时间吃饭。同事们到了饭点会去楼下的餐厅吃简餐,可是一顿午饭吃三四十对当时的我来说太过奢侈,所以我都是一个人叫外卖。

只是中午外卖都很忙,大部分时候饭菜送来就已经凉了,公司里禁止在工位饮食,所以也没有微波炉什么的。然后我就因为长期不规律饮食和吃冷食物,得了胃病,请假休养了一段时间。

休养期间,我的经理来探望过我一次。说来也巧,她是大我五届的校友,毕业后辗转多处,最终才来到那家公司,问起我专业的时候还和我开玩笑:“难为了你们工科的学生还要学习财经知识。”

面试完已经是中午了,她还请我去吃了午餐,一边吃一边聊起了学校的近况,问我食堂的饭是不是依然那么难吃,情人坡的银杏树是不是又落了许多白果。知道银杏树旁边新种了石榴树,她还说有机会一定要回去摘一个……

啾姐,哦,就是我经理,她叫陈啾啾,我们一般喊她啾姐或者啾啾姐。她和我聊到生病原因后有些生气:‘你们这些年轻人,最喜欢仗着自己年纪小就胡来,连身体都不注意,这次是胃病,下次那?是不是要胃癌才罢休!’说着她竟然比我还激动,拿起桌上的抽纸就哭了。”

“唉,不是你生病了吗?她哭什么啊?”公子突然打断了我,鼓着嘴吹着调羹中的麻婆豆腐。

“当时我也很好奇,可是啾姐也没有说,就让我好好养病,然后就回去了。”

等我病好了再回去上班的时候,啾姐就有意的照顾我,指导我接手简单的项目,还派我去外勤。这样子每天的食宿都是外勤单位负责,还有一天四十的出差补贴,虽然一个月也就外勤十天,可是确实缓解了经济压力。

我就这样跟着啾姐学习,同组还有两个新人,有时候我们来不及下去吃饭,啾姐就会带我们一起吃外卖。不过啾姐不用外面的外卖软件,她有朋友在公司附近开了一家私房餐厅,所以有需要的时候只要发个微信就好。

我跟着啾姐沾了不少光,私房餐厅的美食吃了不少,连别的部门同事都羡慕:“啾姐,你们组的工作餐都比得上我们聚餐了!”啾姐只是笑笑:“不吃好饭哪里有身体工作!”然后继续埋头吃饭。

但是啾姐每次点外卖都会有一道麻婆豆腐,我们问起时,啾姐只说这是朋友家的招牌菜,并不多说什么。后来习惯了,我们只当啾姐喜欢吃麻婆豆腐,就连聚餐的时候也会专门给啾姐点一份。

“那你做得这么好吃,难道是去偷学了那家私房菜的麻婆豆腐吗?”公子听到这里忍不住发问了。

“当然不是!”我摇摇头,突然瞥见她盘中的麻婆豆腐还有一小半,便催促到:“快点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看着公子悻悻地做个鬼脸,我继续讲述:“后来公司决定设立西南分公司,啾姐自愿申请去考察,顺便带我去成都做一个项目。”

项目很快就处理好了,办事处的选址也有了几个方案。临走前一天,我正在准备材料,啾姐突然说要带我出去玩。我本以为是外勤单位的邀请,结果上了出租车才知道真是啾姐带我出去。

听着啾姐用四川话和司机报了地名,我还调侃到:“啾姐你学习的太快了吧,这才来几天就变身本地人了。”

没想到啾姐白了我一眼:“我本来就是四川人,成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这次会是我来。”

“怪不得你这么喜欢麻婆豆腐,原来是有渊源的……”我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啾姐变了脸色,“这事情不要再提了!”

我赶紧闭上嘴巴,心想着是哪里说错了什么,车内半晌无语,只有广播在讲着我听不懂的四川方言。那真的是我第一次希望出点什么情况,好打破这个尴尬的场面。

“等下陪我去买点东西吧,然后我请你吃饭。”还是啾姐打破了沉默,我转头看向后排,啾姐的脸上重新有了笑意,不过还是看得出隐藏的悲伤。

“恩,好!”我简短的答应了啾姐。

一进商场,啾姐就变成了购物狂人,从一楼逛到四楼,什么蜀绣的丝巾、磁胎竹编、还有熊猫的公仔统统拿下,不过苦了我这个做跟班的,左右手都提满了还要不停的买买买。

从中午逛到了天色渐晚,啾姐终于累了,招呼我去吃饭。我以为是要吃四川特色火锅,结果啾姐带着我七拐八拐,从春熙路不知钻到何处的一个小店里面。

“这家店我每年都会来吃,十多年了从没变过。”啾姐和店家打了招呼,又招呼我坐。然后用四川话点了菜,我大半都没听懂,只是隐约听到豆腐二字。

转眼打量着店内的布置,干净简单,虽是饭点,可是人却不多,不过仅有的几桌食客却都是吃得酣畅淋漓,看得出是一家本地人才熟知的馆子。

没几分钟我们点的菜就上来了,红油厚亮,麻辣飘香,勾的我食指大动。“吃吧,觉得火锅太俗套,还是带你尝尝成都的特色菜。”啾姐先动了筷子,招呼我也赶紧吃。

我应了一声,刚打算夹菜,老板娘缺又端了一盘菜,一眼扫过,竟是一盘麻婆豆腐,心中忍不住有些嘀咕:“中午才因为麻婆豆腐生气,现在还点麻婆豆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啾姐看我脸上表情,也猜出了我在想什么。帮我盛好饭,然后浇了一勺麻婆豆腐,“你先吃,麻婆豆腐要趁热才好吃,我给你讲个故事。”

“当时的我,就如你现在听故事这般。”我看了公子一眼继续说着啾姐的故事。

“我有一个弟弟,比我小3岁,算起来应该比你大些。他学习一直不太好,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去打工了。小时候我不懂事,总觉得他学习不好没出息,在外面打工丢家里人,所以不喜欢他。不过他一直觉得我很厉害,经常夸耀自己姐姐学习好。

可是家里重男轻女,有什么好的都是先给弟弟,就连他辍学,我爸也只是说了几句读书没什么用,出来还不是找工作,现在早点出来也好。然后转过头就埋怨我是个姑娘读书浪费钱,没什么用,以后还不是要嫁人的。

那时候我憋着一口气,一定要考一个好大学找一份好工作,然后告诉他们,她们的姑娘比儿子争气。”

“弟弟辍学后去给人打小工,一周休息一天,我上高中住校也只有周末才能休息半天,经常见不到,偶尔见面也是打个照面,然后就各回各房,我看书学习,他上网打游戏,竟是变得有些生疏了。

时间挺快的,我一转眼就高三了,弟弟也在一个小饭馆找了个学徒的工作。刚过完年那段时间,我模拟考试成绩下滑得厉害,然后没命的熬夜看书也不注意饮食,常吃冷饭,结果在上课的时候就突然晕过去了,还是老师和同学送我去的校医室。

家里那时候依然有偏见,我爸过来看我的时候还念叨着我不是学习的料子,在学校糟蹋钱,然后又说还要打工,就丢下我走了。可是弟弟不知从哪听来的消息,竟然给我打电话叫我不要太拼命,要注意休息,按时吃饭。

再之后,每到中午,他就和好多家长一样提着保温盒来给我送饭。

他在厨房做帮工,带的菜都很好吃,不过他经常给我带麻婆豆腐,一周能带个三四次。有一次我故意问他为什么老给我带麻婆豆腐,是不是因为便宜。他支吾了半天才告诉我,‘因为麻婆豆腐容易保温,送过来的时候还是烫的,这样子就不会冷,吃热的饭菜对身体好。’

然后他又和我说:‘姐,我没文化,也不知道该咋学,但是我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只有吃好才能学习好。你要努力考个大学生,然后家里人说出去都骄傲。

爸妈嘴上不说,心里都知道你太累。上次你晕过去,爸看完你回去就一直念叨

说女娃要考试,咋能这么虚呢!然后昨天还给了我500元,让我拿给你,给你说多买点营养品吃,别把身体熬坏了……’。

他一边说,我一边哭,眼泪往饭里流,把饭都哭咸了。我记得好清楚,那天的麻婆豆腐,真的烫嘴!

“那后来怎么样了?”我印象中啾姐之前一直没说过她有个弟弟。

“后来……”啾姐说着,竟是眼眶一红,哭了出来。“后来我上大学了,他也从厨房的帮工升级为厨师,他还给我打电话,要我寒假回去吃他做的饭,可香了。结果……还没等到寒假,他就不在了。”

啾姐看着店里的布置“当初他就是在这家店学徒,然后遇到了流氓收保护费,对店里人恶语侮辱,他报警的时候被对方发现后捅了一刀。虽然很快送到医院了,可是还是没抢救回来。”啾姐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我坐在对面,无话可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半响,啾姐停止流泪,看着我:“你知道为什么我想申请回来工作吗?”

我摇摇头看着啾姐。

“葬礼的时候,我爸妈几乎是一夜白头。好不容易弟弟工作好了,我也上大学了,结果人就这么没了。

以前我和家里打电话都没什么说的,每次都是匆匆挂断。可是弟弟走了以后,电话里他们每次都问我什么时候回去,然后就想让我多陪他们说会话,有时候说着说着他们就哭了。我知道他们是太孤独了,我也是。

我毕业之后去过很多城市,换过几份工作,可是不论在哪里我都会觉得心底空落落的,很孤独,只有每次吃饭,吃到麻婆豆腐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温暖。

就像当年弟弟站在我身边,满头大汗,一边擦汗一边告诉我:‘姐,麻婆豆腐要趁热吃,好吃!’”

啾姐说完,看着我半天没说话,不知道再想什么,好久好久才冒出一句话:“快吃吧,麻婆豆腐凉了就不好吃了。”

故事讲完,我看到公子眼中一片朦胧,面前的麻婆豆腐干干净净。我想,大概她会永远记住这个故事的吧。

那么,今天的故事就这样吧~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