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未情深(9)

第九章:破冰

容家父母的墓地在整个墓地公园的最上层,人工拾阶没有修到上面,剩下的路必须从小路走。

华佐棠牵着容素,另一只手拿着香烛鲜花,走在前面替容素开路。

容素睁着红肿的眼,愣愣地盯着华佐棠宽厚的后背,微微有些出神。这条路她走过很多次,几乎次次都被草木割破皮肉,而无一例外,她从来都是孤身一人。

心脏像被人紧紧攥住,她想不到,一年后的今天,她会跟仇人来祭拜自己的父母。

容素鬼使神差地朝侧边跨了几步,她突然想看看华佐棠,那张脸,背对着她,一定盛满了恶嫌。

“啊!”容素突然重心不稳朝前跌去,华佐棠急忙拉她,不过为时已晚,容素已经一脚踩进水坑里了。

容素冷得直皱眉,抬起脚看了看,鞋子全进水了。

华佐棠冷哼一声,把容素拉出来,黑着脸三下五除二脱掉她的鞋。

容素脚踩着脚,冷得小脸都皱在一起了。

“自作聪明,脑子有病,自讨苦吃,活该受罪。”华佐棠突然骂道。

容素微愣,张了张嘴,华佐棠伪善的面具终于撕下来了。

华佐棠见容素不理他,火气更大了,斜睨着容素,忍不住毒舌,“既然你这么想自己走,行!”他粗鲁地把容素推到前面,抱着手悠闲地看着容素,“那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别劳本少爷的大驾。”

容素冷得直跺脚,两只脚已经冻的通红,满腔的难过涌上眼眶,热辣辣地想要流眼泪。她气呼呼地捡起地上的鞋,打算穿上。

华佐棠动作极快,一把抢过她的鞋远远地甩了出去,还面色不郁,一脸不爽地吼道,“大冬天穿湿透的鞋,你的脚还想不想要!”

容素气的说不出话,一屁股坐到地上,伸手就扯华佐棠的鞋子,“你扔我的鞋,行,你不怕冷。你的鞋给我!”

华佐棠一把抓住容素,架着她的肩膀拎起来,容素气的用脚踹华佐棠。

华佐棠闷哼了几声,想把容素放下来。哪知容素发了狠,双手双脚都缠到华佐棠身上,张嘴就咬。

冬天衣服厚,但容素多半属疯狗的,华佐棠疼得哇哇直叫。

容素一扫这一天的阴霾,扬起哭得脏兮兮的小脸,眯着红肿的眼睛朝华佐棠笑,“看你还敢不敢惹我!”

华佐棠看着如此生动活泼的容素,竟有种阔别多年的感觉,微微失了神。

“咬疼了?呵!咬死你才好。”

华佐棠微微一笑,郑重其事,“不疼,但我想亲你。”说罢不管容素同意与否,低头恶狠狠吻了上去。

华佐棠像一个偷了糖果的小孩,既欣喜若狂又忐忑不安。没准容素回过神了,两个人又要恢复那种吵架的状态。

他甚至知道,今天容素会过于脆弱,但是不趁虚而入,真的对不起他。

容素以为自己要溺死在这个吻里,华佐棠才松开她。

华佐棠五官极深邃,不笑的时候浑身都透着生人勿近,凶巴巴的气息。此时脸色柔和了几分,嘴角都快咧到耳后了,毫不掩饰好心情,他道,“我感觉你没那么讨厌我。”

容素尴尬地别过眼,别扭地道,“讨厌,特别讨厌。”

华佐棠痞痞地坏笑起来,“那讨厌你还给亲?不讨厌的话,福利是不是更多?”

容素涨红脸,耳朵透着诱人的粉红色。她生气地道,“你到底上不上山?不上我自己上去。”

华佐棠弯腰抱起容素,傲娇地冷哼一声,“容素,我亲你睡你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保护的,知道吗?”说罢上山的脚步更加轻快了。

山顶上气温更低,只有容家的一座坟,显得有些萧条。

容素光着脚扑通一声跪在坟前,给容父母点香烛,摆果盘鲜花。做好这些,容素沉默地盯着石碑上父母的照片,看了许久才突然哽咽道,“那天本来要上那辆车的人是我,爸爸接了华官若的电话,才把我赶下车,唤我妈上去。”

华佐棠闻言浑身一怔,直直地盯着容素。

容素冷漠地轻笑了一声,“我爸的副驾驶座,我妈第一次坐,竟然搭上了性命。”她转过头静静地看着华佐棠,“你说得对,我没那么讨厌你,但是我不知道,我不恨你,不恨华官若,不恨华家人,我还能干嘛。”

容素模糊的视线又落在容父英俊潇洒的脸上,“我也恨我爸,但是他死了。”

华佐棠一把拉起容素,恶狠狠地瞪着她,瞪着瞪着,终究心软了,把人狠狠揉进怀里,咬牙切齿,“你就作吧,恶狠狠地作吧,以后总有你后悔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