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假 情真

文 / 烟花脆

在这京城里,最热闹的恐怕就是苏家的戏院了。白天人潮涌动,就连晚上也是热闹非凡。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苏家有几个名角镇场,不然恐怕也是和别家一样早就关门了。

今天园子里来了一个奇怪的人,苏安安跟着爹爹偷偷的看了。是个穿着一身黑的男人,好像和爹爹很熟,两人聊了一下午都不许有人靠近。

苏安安偷看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还是到后院看月初哥哥去好了。

月初是苏家的名角之一,本名叫汪卓宇。他给人感觉很冷淡,仿佛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

整个戏院里怕是所有人都知道苏安安的心思,可是月初对谁都冷淡。

“月初哥哥我带了些点心给你,你过来吃点吧。”苏安安把厨房刚出炉的点心都拿了过来,而对方只是看了一眼。

“嗯,你先放下吧。”他从来没有直接拒绝苏安安。

苏安安走后,月初看了看外面,这才过来吃着点心喝着茶。

每次看到他冷淡的表情,苏安安都很难过。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好像对什么都很冷淡。似乎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让他感兴趣,若是非要找出一个兴趣,可能就只有戏了。

这里没有人知道汪卓宇的过去,他只身一人来到这里时只背了一个小包袱。而且他来这个戏院的时候就已经唱的很好了,只是因为太年轻没有让他上台。

外人还都以为是他们培养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名角,但他究竟师从何人没人知晓。

汪卓宇就是一个谜,没人能看懂也没人能接近。但他从不惹事,也为戏院赚了不少口碑,所以大家都很照顾他。

再过两个月就是苏安安的生日,过了生日她就可以上台了。但她心里还有个小小的愿望,希望能和月初同台。

这个愿望在这天终于达成,今天的头场就是苏安安的首秀。月初在下面看着她,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而今天月初选了一出简单的戏,大概是怕苏安安第一天登台发挥不好吧。

表演顺利结束,苏安安打算和月初单独庆祝。

“月初哥哥,今天我终于可以登台了,想跟你一起庆祝一下。”

谁知月初卸掉了油彩,换好了衣衫却没等苏安安。

“第一天登台,表现的还不错。”

看着月初的背影,苏安安眼泪在眼底打转。

也许是自己还不够优秀吧,苏安安安慰着自己。换好衣服苏安安已经没有庆祝的心情,回到自己房间默默的练习。

谁知道第二天,有位少爷早早来到戏院。说是看了苏安安昨天的戏,想请她吃饭。原本她是想拒绝那位少爷的。

也不知怎么的,突然想看看月初会不会生气。苏安安跟家人交代了一下,带着一个小跟班就随着少爷走了。

月初说是有些不舒服,众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准备了点心和补品便让他歇着了。

他在房间里,心烦意乱的根本无心看书。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心想不知道苏安安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呢。

月初对自己这莫名的担忧感到奇怪,怎么今天没有那小丫头来叽叽喳喳的反而静不下心来呢。

听说是跟一位少爷出去了呢,这少爷是不是别有居心。越想越烦躁,月初在屋里不断叹气。

天色已经黑下来,依旧不没听到苏安安的声音。平时她早该来叫他吃饭了,难道她还没回来么。月初已经有点慌乱,这是他许久不曾有过的感受。

晚饭都没有吃,月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中不断想着的都是苏安安,他思索了许久,终于明白这莫名的担忧意味着什么。

可是师傅明明说过,戏子薄情。

一夜无眠,月初看着天边渐渐泛白,心里依旧纠结不已。

苏安安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大亮。拍拍脸让自己更清醒一点,苏安安爬起来简单的洗漱就离开了客栈。

昨天跟那位少爷聊的很开心,饭后苏安安坏心眼的选择留在客栈。不知道家里的月初哥哥会不会担心呢,毕竟她可是一夜未归啊。

苏安安迈着轻快的步子,一路往家的方向走。

月初想出来吹吹冷风,让自己清醒一点,却正巧看到从后门方向溜进来的苏安安。

看到她月初明白,昨夜她真的一夜未归。眉头顿时皱在一起,心想这小丫头会在哪里过夜的。

苏安安当然没有发现站在那里吹冷风的月初,正想去厨房的苏安安却被叫住。

“站住,你这是从哪回来啊,昨夜在哪里过夜。”

“月初哥哥,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爹爹啊。我这不是一早就赶回来了。”苏安安装做一副害怕的模样,心里有些窃喜。

“一个女儿家,竟然不知检点。”月初很生气,他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苏安安有些震惊的看着月初,这么久的相处,似乎第一次听到他这么生气的语气。呆了呆才反应过来刚刚月初说了什么,苏安安脸上也有了怒气。

“我不过是在外过夜,怎么就不知检点了。我也没和那人有什么的,住个客栈都不行了么。”

听到苏安安这么说月初一颗心算是可以放下了,转而觉得自己刚才的样子有些失态。

“月初哥哥你担心我了,我就知道你会担心我。”苏安安开心的跑过去,站在月初面前看着他的脸色。

月初冷着脸,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他知道在苏安安面前,他再也控制不了情绪。

“明知道我会担心,还整夜不回来。”

“我就是想让你担心我啊,我就是想知道你在意我。”苏安安说完转身跑掉了,留月初一个人站在那里。

月初看着她跑掉的背影,一颗心早已经乱了,再也无法恢复平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