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五十二)毕业照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4.20 23:45* 字数 2746

大梦过半(五十一)好汉歌

高考前还有几个小插曲,第一个便是体检。体检之前一个星期,梅凉又开始重度失眠。

班长看她眼圈黑比熊猫还黑,担心死了:“你现在压力这么大?反正都没几天了,看不看书都差不多啦。”

“不是……”梅凉担忧道:“你说,万一检查出有什么毛病怎么办?”

班长很不屑地对她翻了一个白眼:“我看啊!你现在就有病!”整天想东想西,没病都整出病了。

谁知梅凉没有像往常那样吐槽回去,脸上的忧虑凭空地增加几分,喃喃自语道:“现在就有病?我也觉得。”说完还理智地点点头。

人怎么会老觉得自己有病呢?平时劝她怎么注意身体她都不理,现在要体检了却怕得要死。

梅凉说,因为不体检,我就不知道自己有病,说不定在死之前我还是快快乐乐的,要是我被检查出有病,肯定小病恶化,早早便死了,死前一直活在梦魇里。

面对此逻辑,因为像梅凉脑子这么乱的人,会这么想完全不奇怪。

梅凉曾问班长:“诶?雨墨,你说,我去学心理学怎么样?”

“算了吧!你现在都这样了,再学心理学说不定真的要疯!”心理学家自己就是疯子,还是别人劝不了的疯子。

梅凉觉得班长说得有理,便放弃了学心理学。

体检分几批,梅凉她们班是第二批,第一批回来的人没多久,到处都是流言。

听说男女生都要把衣服脱光光,裤衩都不留。

“哈?!”这是贩卖人口吗?还要观察有没有胎记吗?!”不管男生女生,一整天都非常紧张。

传说越来越离谱,说医护人员有男有女,但检查女生的都是女护士,检查男生的不一定是男护士。

男生们大叫不公平:“凭什么?!我们男的看你们女的一眼都不行,你们女的把我们看光光就可以!抗议!抗议!”

话是这么说,安排医护人员的是医院,又不是学校。

据说,男生要集体一丝不挂地蹲在墙边等候检查,那幅场景,就好像扫黄打非。

关于女生的传说没有那么夸张,但一个个的都很紧张。

体检前一天,全寝室排队洗澡,还是春天,并不是人人都天天洗澡,但那天全寝室都急急忙忙准备盥洗用具。

大侠说:“老子要把身上洗干净一点,万一被护士老太婆看到身上有污垢,岂不丢脸丢大了?!”(四川话原句是:万一遭护士老太婆看到身上有甲甲,好眼人哦!)

第二天正式体检,其实并没有想象那么恐怖,女生这边还是允许穿内衣裤的,只是对梅凉这种飞机场来说有点丢人就是了。

男生那边,听说还是必须脱完。

整个过程,除了有两个女生晕血以外(其中一个是因为饿昏了,抽血前不允许吃早餐),其他的都很顺利,梅凉还加了20块查了个血型。

体检结束便是照毕业照,到最后都不知道是照学生还是照领导。

那天下着大雨,摄像师说一卡就完,很快的,大家便等着,可是领导一直没到齐。

五颜六色的伞在图书馆前欢喜地转着,转着转着就到了十点半。

雨开始怒吼。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等什么领导,毕业照我们自己也可以照!

就是,凭什么他们要坐在前面我们要站着?

不过也有乐观的,第一排是蓝色的塑料凳,在雨中洗礼。

有人说:“好高兴哦,待会儿领导来要坐湿板凳呢!”众人听罢,这才有了些安慰。

真是阿Q精神。

几个班的傻孩子站在梯子上当了半个多小时的雕像,人还没来齐。举眼望去只有伞,人群中有人高呼:不等了!等领导来了把他们P上去!

还没等人欢呼,空气就静止下来。

领导们排着队走过来了。之前的嚣张气焰统统不见,所有人都变身成小媳妇。

事实证明,领导不可能坐湿板凳,人家有专人拿抹布。

摄像师是个傲娇老大爷,嗓门特别大。

“想快点走就给我啊把伞收了!”

几百上千人又开始叽叽喳喳。

“啊?什么?收伞?开玩笑吧,这雨越来越大了。”

“就是,妆要花了。”

“谁叫你不用防水的?”

“不收伞照得到脸吗?”

……

“给我闭嘴!”建忠哥终于发飙了。“我忍你们很久了!本来今天不想生气的,你们是成心跟我作对吗?!”

建忠哥发飙了!之前还说他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原来是想保持最后的美好形象。

不过这招很有用,所有人立刻迅速地把伞收了。

梅凉敢说在按下快门那一刻绝对是雨最大的时候!

很多人其实想喊“茄子”的,但是害怕雨水窜进嘴里,于是都苦着脸。

大雨倾盆,每个人都成了落汤鸡。

路过的清洁工偷笑着路过。傲娇摄像师喊:一,二,三,卡!

所有人第一件事就是尖叫怒号再撑伞。

终生难忘的毕业照,是在一场大雨里,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贴着身体,雨水顺着手臂流下,还想尽力保持微笑。

最后一个小插曲便是高三的最后一堂课。

最后一堂课,建忠哥和大家一起,就像高一进来的时候,也是建忠哥陪着他们。

大扫除结束,所有的杂物已经收拾好,桌面上干净得不像话。就像第一次坐进高中教室,一本书都没有,所有人都叽叽喳喳。建忠哥也没制止,只看着学生们兴奋。

教室后面的黑板,倒计时也被擦掉了,干干净净,一个字都没有。

所有人心情异常激动。这一节课老师没有带教案,他像看着一群小孩子一样看着大家。

建忠哥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吧唧一口,一直不说话。本来闹哄哄的教室突然安静下来,一根毛掉下来都听得分明。

“班长……咳咳”建忠哥被自己的烟气呛到,干咳了两声。

“刘老师,您要我们做什么?”

“你安排点活动吧,最后一节课,开心一点,我就不说话了。你们也听够了。”

所有人都不说话。只听到几个人写同学录时钢笔摩擦纸张的声音。

还有一个人在哭。刚才文璃请他写同学录,他愣了很久,颤巍巍地接下来,眼睛就湿润了。

他是整个班最没有存在感的人,成绩不好,脾气也不好,谁也不理,每时每刻都趴在桌上睡觉。班上大部分人都没和他说过话。

成绩好的人向来不和成绩差的人打交道,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受邀写同学录,激动地不知道写什么好。

接着有两个女生也开始抽泣,也许大扫除过后全部各自回去,还不会有这种悲伤气氛。但是高中最后一堂课,不就是为了道别存在的吗?

气氛很尴尬,空气如浆糊,怎么也化不开。

“这样吧!让梅凉给我们唱首歌吧!”班长突发奇想。

这下气氛更冷了,大家都知道梅凉的脾气,站在讲台上都很严肃的。只有室友知道梅凉喜欢唱歌,班长没事的时候总会说:“梅子!给大爷唱首歌!”

梅凉大多时候都不理她,有时候还是会唱的。

梅凉看着班长,很是无奈。但大家眼神中的期盼很是浓厚,梅凉深吸一口气,走上了讲台。

没有开场白,直接开唱。是一首很冷门的歌:《心愿》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亘古不变地等候

成长是一扇树叶的门

童年有一群亲爱的人

春天是一段路程

沧海桑田的拥有

那些我爱的人

那些离逝的风

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

那些沉淀的泪

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

……

轻轻的一天天一年又一年

长大间我们是否还会再唱起心愿。”

梅凉的声音略微沙哑,但很清澈。没有伴奏,只有和声,到最后一段变成全班合唱。这首歌,是全班一起学过的歌。以前不明白这首歌的心情,现在,明白了。

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哭成了一团。

轻轻的一天天一年又一年,长大间我们是否还会再唱起心愿?


三年前,写到这一章的时候,清唱了一首《心愿》,设备不怎么好,好像声音确实要更少女。

三年前唱的《心愿》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五十三)最高考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6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