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

天慢慢黑下来。

我看到黑雾喷射出孤单的光火。

像风,像鱼,在黑夜里欢快地游动。

我凝视,无思考,却并不空白。

这时,风真正吹来!

却没有一丝视觉的动静。

流默的喘息。

在风的缘故下,我似乎进入了另一种静默。

许是风只孤独的自我吹拂,许是喘息的太过隐约迷离。

像突然意识到被自己遗忘的,曾在心里估摸好的事那样。

某时,我动了起来。

在幻想里,夜还是如此的流暗。

可太阳的确也那么的强烈呀!

强烈地照得黑夜那么黑,而又那么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