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黑之道】—第一章〈阴差阳错入黑道〉~3不能丢面子

  混黑道有四样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兄弟,怀里的女人,脚下的地盘,自己的面子

     第一天开业就有斗殴发生,有人报警,没过一会警车来到了步行者楼下,三名警察走到楼上,被钱经理让到了经理室。

  哪有什么打架啊?肯定是有想捣乱的混蛋乱报警!把几位折腾来,真该杀!钱经理边递上烟,边打发服务员去倒茶水,拿饮料。几位警察互相看了看,确实没有发生打斗的迹象,看来真的是有人报假警,其中一位高个子警察问道:真没有打架的?

  真没有啊!谁敢在天浩哥场子闹事啊,吃豹子胆啦?钱经理边说边给对方点燃香烟。

  那到是,这一片陈天浩这小子还有点名声,他开的买卖应该不会有人乱来。高个子警察吐口烟雾。不过可是有三个电话同时报警的,都说这里有斗殴,还说场面不小?钱经理笑道:组团忽悠呗,现在这人都无聊透顶,三人成虎啊,假的说三遍也成真的了!高个子警察跟身边两个警察摆摆手,走吧,看样子是报假警,回去查查电话机主,必须严惩!

  钱经理送走警察,安排了一下迪厅的服务员,来到二楼KTV给英姐报信,警察已经打发走了,抓住的三个闹事的如何处理?

  先把五哥找到,听小弟说五哥和他兄弟下午是在的,开场的时候说这两天打麻将太累了,晚上就不在这盯着了,不会有人敢闹事,想找个洗浴中心泡泡,估计这个时间正按摩呢,手机也不接!英姐恨恨的说道。

  钱经理问道:那现在怎么办?等天浩回来?英姐说:恩,等半夜吧,有人看着他们,跑不了!

  时间飞快,客人们一直疯狂到下半夜两点钟,才曲终人散,钱经理组织服务员到开会,把一楼酒吧和二楼KTV的全部男服务员召集齐了,在舞池中央站成几排足有三十多人。在他们正前方,放着一个老板椅,是临时抬过来的,椅子后面站着英姐,旁边是钱经理。表情都很阴沉。

  过了一会,楼下传来脚步声,众人抬头一看,是陈天浩,后面跟了一群人,以疤头为首,个个杀气腾腾。来到老板椅前,陈天浩慢慢坐下。萧鹏仔细一看,陈天浩头上缠着绷带,浓眉紧锁,脸色铁青,抬起一只手,旁边小弟连忙递上香烟,点上火。

  原来疤头被人从香巢洗浴中心找到后,带人直接去了医院,待陈天浩上完药包扎好后,开车一起回到步行者,一直在二楼经理室等散场。

  陈天浩吸了几口烟,一摆手,楼下几个大汉将闹事的三个人押了上来,重重的扔在陈天浩面前,半趴半坐的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经过一阵审问,这三个人本来确实是来玩的,但喝着酒正高兴的时候旁边桌的人调戏他们带来的小姐,对骂了几句后就动手了,最后小姐也吓跑了,自己被打了一顿,还全被扣下,对方惹事的反到都逃了。

  陈天浩指了指用啤酒瓶子抡他的人说道:你不认识我?

  只见那人脸上身上的血都已经凝固,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这都得拜小雷子所赐,若不是英姐让他停手,等天浩回来发落,小雷子不把他打死也得打残。

  大哥,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大哥。

  我问你认不认识我。

  大哥,我就是来玩的,当时灯光昏暗,又混乱,我也没看清你是谁。以为你们是一伙的。。。。

  陈天浩一脸愤怒,将剩下的半根烟狠狠的扔在他脸上。

  我大哥问你认不认识他,你他妈在那瞎鸡巴扯什么呢?!小雷子快步走过来一脚踹在他头上。

  那人哭腔的说道:我狗眼不识泰山,大哥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

  他旁边的两个朋友早已经被这个阵势吓得瑟瑟发抖,大气不敢出。

  陈天浩悠悠的说道:那好,我今天让你认识认识我。

  说着又一摆手,旁边的小弟拿来一瓶没有启开的啤酒。

  你,过来,陈天浩随手一指,点到了这人左边他的朋友。

  他的朋友爬了起来,弯着腰走到陈天浩面前,没敢说话,只是怯怯的看着陈天浩。

  给我抡他脑袋上。陈天浩还是语气平和的说道。

  只见那人愣了一下,咽了口吐沫,擦了擦头上的汗和血,哀求着说:大哥,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我们知错了,今后绝不在您的地方惹事了。今晚所有损失我们赔偿,绝不报警。说完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擦擦嘴角的血,痛苦的看着陈天浩。

  陈天浩狠狠的说,我陈天浩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了,重来都是我打人,还没人能偷袭我,今天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被人抡一酒瓶子,这面儿丢大了,你到底砸不砸?不砸我今天掰他俩手指头信不信?!

  那人忙说道:信!信!原来是赫赫有名的天浩哥!以前在烈火山那面的大世界我们也是经常去捧场的,今天才见到庐山真面目,要是知道是你,打死也不会对你下手啊!

  疤头在后面不耐烦的喊到:磨蹭什么呢!这么多人陪你们,再不动手,你们每人挨一酒瓶子!

  那人赶忙说:我砸,我砸,只要天浩哥解气!

  说完接过啤瓶,因为是满瓶的,所以不像空瓶拿起来那么轻便。那人慢慢走到他朋友面前,犹豫半天,最后一咬牙,闭上眼睛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闷响,瓶子并没有碎掉,因为这人没忍心下重手,反而让他的朋友更加疼痛,头上立刻鼓起了一个大包。

  哎呀!!啊!!挨了一闷瓶子的人发出哀嚎,抱着脑袋使劲的揉搓。

  陈天浩说道:瓶子不碎不算完,给我砸!

  疤头连同身后的小弟齐声叫嚷,砸!砸!

  陈天浩示意那人把瓶子交给他另一个朋友。

  另一个人也一样磨蹭了许久才闭眼砸下去,但瓶子也没有碎掉。

  就这样,两个人交替的连续咋了六七下,因为力度都不大,只在被砸的人头上留下了六七个大包,疼得满地打滚。

  最后最先拿瓶子的人,心一横,使出全力砸了下去,呯!瓶子应声粉碎。鲜血和啤酒渗在一起流在被打者脸上身上,被打者,爬在地上昏了过去。

  钱经理一直手捂着眼睛,待听不到声音了,才慢慢分开手指,观察了一阵。然后走到晕倒的人身边,看了看,摸了摸脉搏对陈天浩说:没死,只是晕了。

  陈天浩咬咬牙对另两个人说道:今天就放过你们,如果再敢在我的地盘闹事,就把手指头留下,听见没?!

  两人连忙应允,架起昏死过去的朋友一瘸一拐的往门口走。

  站住!一个女人的声音,萧鹏一看,是英姐在陈天浩身后喊的一声,不知道英姐为什么不让他们走呢?

  只见英姐转到陈天浩正前面,面对着三个人将胳膊挽在胸前说道,一酒瓶换一酒瓶这是平了,还有个事没平。

  第一个拿瓶子的人怯声问道:什,,什么事啊?

  英姐哼了一声,你们打碎了东西,损毁了物件,吓跑了客人,搅扰了生意,这笔帐怎么算?

  那人颤抖的说道:您说怎么算,我们一定照办。

  三天之内带五万块钱来,弥补我们经营损失,如果报警或者赖账,我们总能找到你们,你们自己考虑后果。英姐淡定的说道。

  萧鹏一惊,真没看出来,英姐居然是这么凶悍的一个女人,之前看着三人被打的惨不忍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为了给老公出气,张口就要人五万块赔偿金,看来英姐这个人不是普通的女人。心比男人还要狠!太恐怖了,这个地方不能多待了,得想个理由辞职。不然身边这么多狠角色,别哪天说错话,也挨酒瓶子砸!

  那人点头答应,匆忙的离开了。

  陈天浩对所有人说,今天立个规矩,这也是原来大世界的规矩,今后如果再有闹事的,所有服务员都得上,谁要是让我看到不动手,押金扣了,立刻滚蛋,谁打的狠,打的勇,我有赏,说着从旁边的皮包里拿出了一打钱,给了小雷子一半,剩下的一半分给了其他迪厅的服务员,包括萧鹏。

  萧鹏看了看手里的钱,三百块,心里想,工资还没拿到,第一天开工因为客人打架就分到钱了,那大家不得盼着天天打架啊?不过今天这么一闹,也不知道明天还能有人敢来这消里费不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