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十五)压抑感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2.12 18:15* 字数 3406

大梦过半(十四)五一二

“《恐童症》地下商场总是弥漫着腐尸的味道,腥甜的血味混着塑料花的劣质香水气味儿,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香草冰淇淋上淋满了红色铁锈的味道。

叶子喜欢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和男友去逛地下商场,那个时候的味道最浓郁,穿过人山人海的喧嚣,静静聆听,听得到下水道布满铁锈的管道滴水的声音。‘滴,滴,滴,滴’,清脆悦耳,好像一睁眼就看得到井盖下面的风景。”

梅凉喜欢看恐怖杂志,每期必买,她习惯在睡前看一两则鬼故事。

那天晚上,大概余震一两次,但是整栋楼的人疯狂了一晚上。

“啊,怎么听到有脚步声,是不是地震哦,啊!快跑!!”只是走廊里有几个人,脚步声比较仓促,其实并没有地震,但是恐惧会让恐惧本身再次放大。

起初梅凉被大侠一惊一乍地拖出去避难,却集体堵在了门口,门卫大爷被女生狂骂,却打死不开门。

“死老头子!放我们出去!你不怕死我还怕呢!”

门卫大爷把自个儿关在门卫室,叼了根烟,完全不搭理她们。

也许上了年纪,生死也看得淡吧。

人群中有女生开始骂脏话:“我X你妈,死老头子开门,地震来震死你!”

梅凉斜眼暼了那女生一眼,她有些印象,那人打扮前卫,富二代,脏话连篇,自以为是。现在看来,还是个怕死鬼。

谁不是怕死鬼,不过越有钱越怕死。

门卫大爷摇摇头。 老爷子猛吸一口烟,白烟随着叹气而出:“现在的娃娃,书都白读了!”

仍然是人声嘈杂。梅凉心烦意乱,搂着被子回寝室,大侠还跟着人群叫嚣,手里拿着水果刀。

后来不管楼组如何震动,梅凉也不管不顾,班长是一开始就没有跟着跑,洗完澡,穿上睡衣,美美地睡着了。

可是梅凉睡不着,外面太吵,倒不是因为她怕余震。该死反正是要死的,死前起码让我睡个好觉。

班长也被大侠狂躁的脚步声吵醒,大家都神经衰弱,有一点动静就睡不着了,大半夜地跟着大部队跑不累么?真的地震来了,怎么也跑不掉的。

“梅子,咱俩唠唠嗑,等这帮熊孩子闹,我就想看看她们什么时候累了回来睡。”

今晚大部分的人洗澡速度异常快速,洗完立马穿戴整齐,生怕洗到一半就被塌下来的房子埋了。

大侠说:“万一救援部队来挖到我,我居然在浴室,浑身泡沫还没穿衣服,那不囧死?到时候新闻还必须打马赛克!多不和谐!”

室长揶揄道:“大侠,你想多了,救援部队来之前,你肯定已经饿死,因为没有开开给你带早饭。”

大侠是典型吃货,一顿不吃饿得慌。在囧死之前,饿死可能更靠谱,所以她是离了男朋友就活不下去的。

梅子倒是有自己的想法:“我看,睡着的时候死可能更幸福,没有惊慌失措,甚至来不及遗憾。”确实太困了。

闹腾到凌晨二三点,女生们终于抱着被子回来了,只有大侠还把玩着水果刀。

一是那大爷死活不开门,因为上级有令,他们要学生们相信,新教学楼并不是豆腐渣。二是整个晚上确实没有震过,都是女人们反应过度。

可是这么一闹,大家都睡不着了。

“来来来!开夜谈会,坐到天亮吧。”

最开始是大侠抛出的话题:讲讲老爹第一次听到自家孩子谈恋爱时的心情。

P姐:“多半是怕影响学习。”

邱邱:“觉得我在开玩笑。”

室长:“先问那男的有没有钱。”

大侠:“要是我爹知道我和开开在一起,多半是这种感觉:辛辛苦苦种的大白菜突然被猪拱了。”

梅凉:“那男生的爹听儿子有女朋友时,感觉是:自己养大的小猪终于能拱白菜了……”

寝室冷场三秒,突然爆笑,除了邱邱未能反应过来。不过第二天她突然反应过来,还是傻笑了几秒钟。

然后换每人即兴讲讲糗事吗,本来是讲自己的糗事,结果换成了爆别人的料。

大侠突然手舞足蹈:“哈哈!你们不知道邱邱,糗事老多了。那次停水,教学楼的厕所都没有水,连停了两天,没人敢进去。正是春暖之时,那厕所的便便经过两天的发酵,那味道……嘶……

(大家眉头一皱,不由想起那味道,比老刘做银镜反应放出的氨气厉害多了。)”

邱邱突然大喊:“不许说啦!讨厌!我睡了。”

不过大侠没有理她,反而更加兴奋。

“哈哈,你睡吧,我接着说。有一次下课,邱邱实在受不了了,想上大号,捂着鼻子就进去了。结果出来的时候惊魂未定,满眼恐惧。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掉厕所了?遇到厕所精灵了?!”七嘴八舌,好不兴奋。

“啊啊啊啊!柳婷,不许说啦!”

大侠放大音量:“怎么着?!哈哈,邱邱眼泪都快吓出来了,浑身哆嗦地对我说:柳婷,我感觉……好像……有人摸我屁股。”

“……”

摸屁股?哦,停水那两天,班上正好看了一部恐怖片,好像叫《山中有眼》,每个洞里都能伸出触手,有一幕就是一个人坐马桶上,下面举起一只覆满便便的手。

邱邱反应迟钝是出了名的,电影放完,几天都不敢上厕所,尤其是晚上。

怎么会感觉到有人摸自己的屁股呢?不出十秒,大家都明白了真相。呃,确实很倒胃口。

因为停水,之前存积的便便都冲不下去,后来的人再添新的,越垒越高。

于是……

想到这里,梅凉不禁有种干呕的欲望。

大侠这个奇葩,也只有开开受得了,林楠曾说开开脑子里装的都是X。

要说恶心,大侠是元老。吃饭的时候专门恶心人,把人弄下桌子了,自己扒着吃。

比如吃泡面。

林楠:“大侠,你那筷子跟粪坑里抽出来的炭条一样,黑不溜秋的。”

说完腾升一阵快感,哈,怎么样,恶心死你。不过马上就后悔了。

“小不点儿,你不觉得你碗里的面条像厕所里的大便一样吗?颜色老像,泡软了跟姐们儿拉稀的产物一样。”

“……”林楠再也吃不下了。然后大侠喜滋滋地捧起自己的碗。

“你看我这碗里的面汤,跟下水道排出来似的。还冒着热气儿呢!”说完自己猛喝一口。津津有味。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跟大侠比恶心。

女生恶心属大侠第一,男生就属亮哥了。人家向他讨吃的,他就往食物上吐口水。跟人打赌,为了挣那十块钱,把刚脱下来的袜子塞进嘴里。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先是兴奋,然后疲惫,再是死一般的沉寂。除了班长和梅凉,其他人都睡着了,大侠前一秒还说着胡话,后一秒就打呼噜。

女生偶尔也打呼噜,不过自个儿不承认。

班长和梅凉上下铺。班长打打哈欠,也累了。

“梅子,感觉,好久没这么兴奋了。”

梅子点头,不过班长看不到,她已经在下面睡着了。

自从上了高二,寝室就分成了几派,不会再全部聚在一起行动,要么两个人,要么一个人走,晚上各干各的,各聊各的。

梅凉躺在床上,屋里屋外是难得的清净,再过三小时,就天亮了。脑子乱糟糟 ,竟然想起下午亮哥问的“大问题”。

下午,大家都在操场避难,几个人一团,还有人到处跑,跟串门似的,仿佛这不是避难,而是夏令营。

梅凉坐在草地上,仰起头,感觉天空有些灰暗,地震会影响天气么?

亮哥突然走过来,一脸严肃。

“梅子,你有空么?”

“额……貌似没有,怎么?有事儿?”

“你说胎儿在肚子里的时候为什么都是把眼睛闭着的?”

“噗!”梅凉差点把饮料喷到亮哥脸上。要不是知道亮哥这个人,肯定会觉得他是神经病。

“因为羊水要把眼睛呛到……吧。”

“羊水成分是那些?”

“不知道,肯定有H2O,游泳还要戴泳镜嘛。”

“应该对眼睛没什么害吧”

要人命啊,我怎么会知道!梅凉觉得自己头疼。

“没事睁着干嘛好吓人哦。难道说尊夫人有了?”索性用娱乐效果带过。

“胎儿的尿液、呼吸系统、胃肠道、脐带、胎盘表面等等,也都成为了羊水的来源。估计真是不能把眼睛张开。”

梅凉感觉自己头都大了,现在是在操场避难好吧!

“你管这么多干嘛?”

“刚才看到一张动态图:胎儿在母婴中的发育照,我就一直等着他睁开眼。结果看到最后,眼也是闭着的。”

梅凉忍无可忍,快要抓狂,也不管亮哥怎么唤,拍拍身上的土,飞也似得逃开了。

然后又想起建忠哥在封闭教室里做银镜反应的实验,之后大家一起去捞锦鲤,大侠熬鱼汤……眼睛快要睁不开,但是睡不着。

最开始的失眠记录就在这里,不知不觉地。

每次失眠的时候,梅凉就给雪瑜写信。李雪瑜,网友,亦是知己。

“刚上高中的时候,做事情畏首畏尾,怕这怕那,生怕自己做的事会被嘲笑或者指责。总觉得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监视着,稍有差池就会毙命,就会身败名裂。

可是现在的我们变得更乖张,更任性,更一意孤行,身边不乏奇葩。

你以为别人在看你,其实根本就没有人再看你!我们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是与众不同的。即使是错的,也可以去做。

在这飞扬跋扈之间,我也知道了,很多事情,我们以为困难重重,总有人阻拦,所以我们不敢去做,把所有的原因都归咎外界的事物,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现在才知道,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做不到,不是因为艰难困苦,是我们对这件事不够执着不够坚定,我们的心还不够强大。”

所以梅凉一直坚持着,坚持躲在小盒子里,不去看外面。

只是,她不知道,总是把自己的情绪倾诉给一个陌生人,这样到底对不对。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十六)我不懂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70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