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生活一个最佳借口

图片 | 网络


在写作社区消失了一段时间,虽然常常有想要用文字说说话的冲动,但总觉得少了什么,让生活节奏快到每天只有工作的我,没有敲起键盘的力量。

直到傍晚去过银行,钻了一趟生鲜超市后,我揣着柴米油盐,走在回来的路上。

在两辆轿车之间,看到一位蹒跚着、踌躇着,又好像使尽浑身解数才能挣扎着拉起裤子的女人。

花白的头发,身侧还停靠着一辆装满花白色垃圾的脚踏车。是的,双眼告诉我:眼前的这一幕中一位老人自造了一间露天的“茅厕”。眼前的“茅厕”,虽极其简陋,但仿佛足够为她隔绝了这车水马龙的世界。隔绝了人们“本该予以制止的言语”。

尽管在这车水马龙的世界里,这幅画面,极不和谐。

可过后,当我想起这个蹒跚着的、些许瘦骨嶙峋的身影,和那辆装满花白色垃圾的脚踏车,其实说不出为什么,我突然很想记下来。

我觉得我是一个敏感的人。

敏感的人、多愁善感的人、和感同身受的人,大概很自然地能够知道:我为什么敲起了键盘,为什么想要与你分享接下来的文字。

这位女人芳华已逝,却自食其力的画面,让生活给予的酸甜苦辣,在我心口油然而生。


在去年的秋天,我通过产品经理的社区关注了一位昵称为“花生酱先生”的前辈,并如约中了他公众号引流的讨论,捧着崇拜脸、绷着迷妹般特有的神经弦,走进了他的微信公众号。在我看来,在那些只言片语的故事里,他拥有着互联网独角兽公司的职位,承担着具备高挑战性的产品工作,但也同时输出着自己对生活的无限热情和精力。

花生酱先生的一切,看起来那么如意。

但当刚刚进入职场的我,面临着职场给我突如其来的首次考验时,当我被岁月毫不客气地开了一个玩笑时,鼓舞了我的是他同样波折的经历。

他在六月中旬的专访中回忆到:

    “职涯开始的时候,我的背景还不错,985本科的学历,数学系,但校招并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学校并不在互联网重镇,这就导致我每次去北京面试都要1000元左右的成本,实习的机会也很少;另一方面就是在这种环境的作用下,人的视角和选择会有偏差,做出了一些错误的决策。

    这些错误的决策直接导致我进入了尴尬的境地,不得不错过校招并以几乎0经验的身份参加社招。而蝴蝶效应的作用下,我的第一份工作自然不理想,月税后工资稳定4700元,但生活成本就要3000元,而且每天往返通勤要3小时。”

对于很多人而言,以这样的方式告别校园,迈进社会,其实并不陌生吧。但正如他在最后阐述的那样:

“真正难倒人的,不是初入工作环境面临的不如意,也不是欠缺一份顺遂的运气,而是在初尝苦涩的时候,就逐渐开始丧失原本的初心。”


前些天,哥们和我说他看了一篇文章,里面有段话这样写道:

“我们总是忙忙碌碌地从一个目标,奔向另一个目标。得到了,兴奋一阵后就剩下空虚;得不到,就在焦虑和不安中度过忙碌又不知所谓的一天。我们在焦虑和空虚中摇摆,以及和他人的比较中得到短暂的安慰或失落。我们摘到了玫瑰,却发现自己那么厌恶它的刺痛。我们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所以我们不快乐。”

他说,他难得因为一句话突然琢磨良久。

他曾以为的“上了大学就轻松了”,但其实一个人的大学,才是成长的开始;他曾以为“研究生毕业了工作就好找了”,可当他读了研,却明白了除了自己没有谁能够为自己的未来买单……

这番话让我并不意外,因为我又何尝不是这样。从小到大,大多数人从孩童开始便被教育着完成各种各样的目标:学前班里学写字唱儿歌;上了小学要争取老师的小红花;大学了要争取奖学金;以后工作了要争取升职加薪……

渐渐地,我们已习惯了去完成一些既定的任务,习惯了被指点,习惯了跟着循规蹈矩。

可一旦长大后节奏被现实打乱,不再有那些既定的固有流程时,我们开始慌于思考:是该为了生存还是生活?

到底那些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对话末了,哥们说,他会想念以前那种不担心长大的岁月,很想体验一下那个时候都有的肆无忌惮和没心没肺。

尽管那个时候,做什么是已有安排的。


我现在很喜欢一首古诗的句子:“事非经过不知难”。

这大概是在少年到青年的成长中,非常感同身受的一句话。

它让我告诉自己:不是生活没你想的轻松自如,而是你把生活想的太简单。

我们早就不是端端正正坐在教室里,考到优秀或是飘过及格线就开心的孩子。生活这场测试,没有监考的老师,没有无私的父母,更没有补考的机会,但我们总要历经艰辛,习惯一个人的思考、一个人的选择,习惯岁月带给我们突如其来的失去,也终会应许我们心心念念的回报

生活不易,继续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