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香港公主,却惨遭出轨,痛失2段婚姻,患癌险致死


1968年,李司棋成为第一位“香港公主”。


得奖几个月前,她瞒着父母,报名参加东方选美公司举办的香港小姐竞选。


因为长得美,气质佳,经过初赛,她成了冠军大热门。



父亲在报纸上,得知她参选港姐,勃然大怒。


最终,在父亲的勒令下,李司棋向东方选美公司提出退选。


得知情况后,东方选美公司亲自登门拜访。


在李司棋和公司人员的软磨硬泡下,父亲最终松了口。


但前提是,他必须全程贴身跟着女儿,一切都要掌控在他范围内。


父亲对李司棋的爱,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


有一回,比赛要求李司棋要准备泳衣。


父亲二话不说,带着她量身定做了一套全银打造的泳衣,价值450元,已是当时的天价。


穿着父亲送的泳衣,李司棋一路过关斩将,获得全场最高分。


也就是说,她已经是冠军。



可惜,再生风波。


选美公司发现她不足18岁,不符合参选要求。


但评判们都太爱这个女孩,他们决定为她特别设立一个“香港公主”的头衔。


她戴上独一无二的桂冠,手捧独一无二的权杖,成了唯一的“公主”。


她的确也是公主命。


长得美,家境优,父母很宠爱,家庭也很和睦。


她拥有了一个女孩最好的一切。


但即便如此,她的未来依旧没躲过磨难。


更让人费解的是,原生家庭美满,她依旧两次深陷婚姻的痛苦,甚至一度与女儿关系决裂。


人们爱将不幸归咎于原生家庭。


但李司棋的故事,却告诉大家:幸福的原生家庭,也不是困苦的免死金牌。



李司棋参选港姐时,为了瞒骗父母,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假名。


高荆慧。


她寓意自己是荆棘玫瑰。


同时,她希望自己具有智慧。


但很可惜,她没有。


她的前半生只学会了骄傲,没有足够的智慧,去驾驭自己的幸运人生。


得奖后,她不顾家人反对,任性放弃学业,与TVB签约。


仅签约2年后,她又在事业正红火时,宣布要结婚,白白葬送了大好前途。



她的丈夫,是一位无名医生。


只在一次舞会上结识,因为对方长得帅,而且嘴巴甜,就决定交往。


交往不过数月,就答应求婚。


结婚时,她还没过21岁的生日。


一切,都如此草率儿戏。



婚姻,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坏的呢?


李司棋到今天还不知晓。


她从小太顺遂了。


父母不愿让她受到伤害,于是她从小就活在童话世界里。


而父亲更是她心中的男性的模板。


她一直都认为,男人都跟父亲一样,帅气,善良,而且会无底线的包容。


后来,她结了婚。


她在父亲面前的骄纵,转移到丈夫身上。


但丈夫不像父亲,无法承载她无边际的自大。


早在生了女儿不久后,两人就有过一次不愉快。


原因是,李司棋想要息影。


TVB的工作量过于庞大,她又要兼顾家庭,几乎榨干她的精力。实在撑不住,她便找到丈夫商量。


谁知,丈夫立马否决了。


丈夫认为,如果李司棋退出娱乐圈,就会失去收入,家庭重担便全落到他身上。


两人最终不欢而散。



后来,丈夫更是得寸进尺。


他跟李司棋提议,希望可以实行AA制。


也就是说,家庭所有支出,一人一半。


李司棋火冒三丈。


家具是她买的;

日用品是她买的;

女儿的东西是她买;

就连菜也是她买的。


丈夫唯一的付出,就是房子。凭什么要求AA?


如果A,好,把她付出的钱先还一半。但丈夫显然做不到。此事不了了之。


经过这两次后,李司棋仍没觉醒。


她仍自大地认为,丈夫是可靠的。


因为从小活在庇护下,她不曾见识过人心险恶,也不知该如何防范。


1984年,她得到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前往加拿大发展。


她非常开心。


当时,她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在加拿大站稳脚,就能带着丈夫和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



移民加拿大,丈夫是不乐意的。


但李司棋我行我素。


她不顾丈夫的想法,只身前往加拿大,开始为期4年的移民监。


4年时间,足可以改变一段感情,一个孩子,乃至一个人的一生。


李司棋没有看到风险。


她太过自信。从小家人就顺着她意,以致她坚信,世界都是围着她转的。



去了加拿大后,她一年只有2次回港时间。


她只能凭着与丈夫寄信,一天通一次电话来维持彼此的关系。


但她仍旧不安生。


她看中一栋价格高昂的房子,极力要求丈夫买下。


丈夫非常反对。


最后,李司棋没有顾及丈夫的意见,私自把房子买了下来。


这一次后,两人的关系到达了冰点。


意外,也就跟着发生了。



移民监即将结束前,丈夫突然主动联系。


“你不用回来了,我已经习惯一个人在香港,感觉比跟你一起开心多了。还有,我绝对没有另一个女人。”


还没等她回应,丈夫便挂了电话。


李司棋蒙了。


后来,丈夫甚至多次让女儿打电话给李司棋,询问她离婚意向。


电话那头,女儿异常冷漠。


李司棋无计可施,只能要求丈夫当面对质。


图:李司棋女儿讲述母亲离开后的孤独生活


于是,她回了香港。


回到了从前熟悉的家。


谁知,迎接她的是另一个女主人的“家”。


她的桌上,放着另一个女人的饰品;

她的衣柜,挂满了另一个女人的衣物;

她的床上,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发丝;

她的丈夫,成了别人的恋人;

就连她的女儿,也对她恨之入骨。


她才知晓,原来家里早已没了她的位置。



协议离婚,是李司棋人生遇到的第一次挫败。


一开始,她想着挽回。


但丈夫十分绝情,一心只想尽快摆脱她,和第三者结婚。


李司棋见丈夫去意已决,便决定争取女儿的抚养权。



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女儿的态度比丈夫还要绝情。


女儿极力怂恿父母离婚。


她怨恨母亲当年冷漠的离去,加上父亲这些年来一直在她耳边,灌输李司棋的坏话。


到两人要离婚时,女儿对李司棋,就只剩下恨。



不仅如此,女儿还要求,往后只跟着父亲生活。


听到这一点,李司棋彻底崩溃。



后来,即便她如何软硬兼施,女儿都越走越远。


两人离婚后,女儿就前往加拿大读书。


李司棋不死心,跟了过去,但女儿依旧不愿相见。


这一断,就断了7年。


折腾了这么多年,她失去了丈夫、女儿,和家。


换来的,只有卑微的骄傲,和被嘲讽的加拿大国籍。



不幸的原生家庭,会让一个人的心,坚硬得像石头。


他们看待世界,会更悲观,但也更现实。


但过于顺遂的人生轨迹,则会让一个人培养出脆弱的内在。


他们难以直面人生的困境,也很容易在遭受挫折后,轻率跌入更深的陷阱。


李司棋正是如此。


经历了丈夫出轨,离婚浩劫,女儿怨恨,她从极度自大,跌入了极度自卑。


她需要一个新的肩膀,让她依靠。


此时,另一个男人闯入她的世界。


他与李司棋一样,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


两个失婚者互相取暖,李司棋几乎没有认真观察这个男人,便答应了他的求婚。



这一次,李司棋经历了更为艰难的无爱婚姻。


两人相处时间短,感情基础薄弱。


婚后,李司棋才发现,第二任丈夫跟自己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一开始,她发现丈夫是工作狂。


他总是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李司棋提出的许多约会。


到了婚姻后期,丈夫就连回家吃个饭,都没有时间。


李司棋感叹,结婚3年,两人一起在家吃饭的次数,竟不到十次。


后来,她还发现丈夫是疯狂赌徒。


早在结婚前,丈夫的母亲就曽多次暗示。


“你们俩认识时间尚短,要不再了解多一点时间,再确定要不要结婚?”


但急于想要依靠的李司棋,没有把话听进去。


后来,丈夫的赌瘾越来越大,已经到达了无力偿还的地步。


3年后,李司棋提出了离婚。


她再一次坠入孤独。


但她想不到,更大的绝望正在后面等着她。



离婚后不久,她感觉身体某些部位总是隐隐作痛。


结果,被确诊患上子宫癌一期。


当时,她已经51岁。


她拿着确诊书,在诊室门口久久伫立。


她想到了死,也想到了逃避。


最后,她决定活下去。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一边演戏,一边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


让她想不到的是,奇迹竟然发生了。


在她努力抗癌一年后,竟然真的好了起来。



图来源:凤凰卫视


然而,好消息还没来得及庆祝,她就又一次面临更大的绝望。


她患上了后遗症,叫“骨枯”。


医生已经宣布,她下半辈子很可能要坐着轮椅度日,无法再站起来。


李司棋不认命。


她再次到处寻医,积极面对自己的病情。


奇迹再一次降临。


5年后,她真的治愈了。


她重新站了起来,再次出现在观众面前。



虽然,面容不再年轻美丽,成为了妈妈辈演员。


但李司棋却在这几年中,终于将生命悟透。


她发现,人生的决定权其实不在任何人手里。


小时候,她见到的世界太小,所以她以为,人生必然可以活在他人的庇护下。


这种依赖与被动,令她在亲密关系里,屡战屡败。



2008年,是李司棋最幸福的一年。


这一年,她凭借《康熙风暴之家好月圆》,终于拿下最佳女主角殊荣。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42年。


她见证了香港影视业,从一个世纪跨越到另一个世纪的变迁。


同时,她也见证了自己,从一个巨婴,变成一个大人。


这一步,她走了60年。


图:颁奖典礼上,女儿将奖杯和花送到李司棋手里


而最让她幸福的是,这一夜,女儿来了。


治病期间,她发现,这一生,她最歉疚的是女儿。


因为李司棋的草率,女儿从小活在父母残缺的家庭。


她拥有一个巨星妈妈。



但现实里,这却是一个“不存在”的妈妈。


女儿只能很短暂地见到妈妈,甚至在外面时,还要主动腾出位置,给妈妈和粉丝们拍照。


所以,她的怨恨背后,是无助的呐喊。


幸运的是,李司棋终于醒悟。


她积极和女儿修补关系,也在多年后,收获了女儿的原谅。



许多人在遭受挫折时,总爱归咎于原生家庭。


他们对父母吹毛求疵,试图从成长中,找到可以推卸责任的借口。


但事实是,看似幸福、完美的原生家庭,也不可能培养出一个绝对完美的孩子。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属于自己的课题。


李司棋的题目,叫《看见他人》。


而李司棋女儿的题目,叫《原谅》。


幸运的是,她们都用自己的人生,为这个题目,答出了自己的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