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始到现在

冬天的X城天空灰蒙蒙的,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灰尘的味道,街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路人们行色匆匆。

晚上六点半,顾墨阳坐在街边的咖啡馆里,抱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柠檬红茶暖手,自言自语道:“这天这是冷呀!”卧在脚边的铛铛似乎察觉到主人情绪不佳,撒娇似的朝她腿上蹭了蹭。顾墨阳摸了摸铛铛的头,眯着眼睛,“饿了?我拿完苹果就给你吃骨头。”

铛铛听到“骨头”两个字,两眼放光,尾巴得意的摇了摇!

“铛铛,停!我怎么就养了你这只没节操的狗?”顾墨阳实在是担心铛铛,上周在街上逛街,她一个没留神,铛铛就不见了。后来还是求助警察,将附近的监控影像调出来,从影像里不难看出,一位身高大约一米七八的男子用狗粮引诱铛铛,铛铛被拉上一辆面包车。三天后,铛铛蹲在家门口自己回来了,白色的毛黄一块黑一块,要不是脖子上的铃铛,顾墨阳简直不敢相信这货是自己养的那只高贵的萨摩。

出了咖啡馆,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刚打开车门,铛铛就率先扑上去,顾墨阳坐好后,报上小区名字,就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师傅,您几点下班?”

“八点,拉完这趟我就不拉人了,今天我妻子生日,我要去蛋糕店买个生日蛋糕。”

“您妻子真幸福。”

司机呵呵笑了两声,“老伴嘛!就是少年夫妻老来伴,我妻子年轻时跟着我吃了不少苦。”

顾墨阳八卦的娱乐精神又被发掘出来了,刚想继续开口问下去,铛铛汪汪的叫了两声,她扭头竖起食指,做了个嘘的手势,铛铛低下头轻嘤了一声,垂下了头。

到了小区门口,顾墨阳付完钱下车,铛铛坐在车上不肯下来,顾墨阳纳闷,敢情这货是跟自己闹脾气。她半蹲下身子,双手合着拍了拍,铛铛依然无动于衷,还转身给了她一个优美的背影。无奈之下她只能钻进车里,把这货拖出来。

出租车走后,顾墨阳和铛铛四目相对,铛铛的头偏左歪了下,又偏右歪了下,一副可恶的卖萌样,她指着铛铛的鼻子说:“铛铛,你还真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内心。”说完便看到地上有一个黑色钱包,顺手捡起来,打开后顿时就明白了铛铛反常的原因。

钱包里有几张银行卡,十几张百元大钞,顾墨阳刚想发挥拾金不昧的精神时,一张照片映入眼前。照片中的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清秀的五官中带着一丝俊俏,似笑非笑的双眼带着一丝温柔。有句话说的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然后就上楼拿苹果。

三十分钟后,顾墨阳提了一大袋苹果出了某小区大门,走了没几步,手中的袋子哗啦一声,苹果全部掉在了地上,她顿时就傻了眼。余光看见三点钟方向有一家便利店,于是走进便利店买了一个袋子,蹲在地上捡苹果,一个、两个、三个.......数到十八个时,头顶传来一个冷冷的男声,“要不要帮忙?”

“不用。”顾墨阳随口说道,事实上真的不用,因为地上的苹果只剩下两个。

说话的男子蹲下身子,捡起一个苹果看了看,然后嘴角浮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魏阳......”

顾墨阳听到声音停下手中的动作,没有几个人知道她还有另一个名字叫顾魏阳,家中长辈起名字很奇怪,伯父家的孩子用的是伯仲叔季,到了他们家用的是秦汉魏,她是最小的那个,所以名字到魏就停止了。顾秦阳出事后,她才把名字改成墨阳,追究起来原因是母亲觉得秦朝的政治制度是黑色的,也借此纪念大哥顾秦阳。二哥顾汉阳刚开始觉得不习惯,久而久之也就不那么排斥了。

她抬头,照片里的男子此刻就在她的面前,恍惚间她想起几年前的事情。

徐佑皓见她发呆,拍了拍她的肩膀。

顾墨阳歉意的笑了笑,捡起地上最后一个苹果递到他面前,“你......要不要吃不吃苹果?”说完也没管苹果有没有洗,自己先咬了一口,口齿不清的继续说:“想着你就不会吃,你们医生都有洁癖。”

徐佑皓嗯了一声,捏了捏她的鼻子,“长大了。”

“是长大了,我现在可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以教育祖国的花朵为己任。”

徐佑皓不动声色的说:“谁家家长敢把孩子交给你?”

“总有不怕死的。”

“魏阳,看起来这几年你挺开心的。”

“嗯!还不错,得过且过。”她答。

西北风呼呼的刮过,借着路灯的光顾墨阳仔细的观察徐佑皓,俊朗的五官相比照片里更加立体,挺拔的鼻梁,浓浓的眉毛下的一双眼睛永远猜不透他的心思。便利店播放着王菲的《约定》,“剪影你的轮廓太好看,凝住眼泪才敢细看.......”这句歌词果然应景。

“魏阳,我钱包在你哪里?”

顾墨阳站起身来从他对的身旁走过,手里的钱包晃了晃,“没错,如你所见。”铛铛还端坐在原地不肯离去,顾墨阳停下步子转身,看见一人一狗非常和谐,她吹了个口哨,铛铛屁颠屁颠的跑到她脚下。

“你送我回家,我就把钱包还给你。”顾墨阳挑衅道。

徐佑皓的眼睛像是一片千年的原始森林,黑暗中带着些许神秘。

顾墨阳见他的样子,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蔫了。“你要是不愿意送我回家就算了,我也不强求你,但你可不可以送我到地铁口?”

徐佑皓朝四周看了看,小区地理位置比较偏,想着她一时半会儿也拦不到出租车,“好,我送你回去。”说完便接过她手里的袋子。

“喂!我哥告诉你你钱包在我手里你就轻易信了?”

“不是,我记着司机的车牌,也打过电话询问出租车公司。你哥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基本上没有怀疑。”他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

“而且我也不会那么恶作剧,对吧!”

“嗯!”

顾墨阳最见不得他对自己惜字如金的模样,在她的记忆里,徐佑皓对所有问题的回答全是“嗯”“好”之类的字眼,于是头脑一发热,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路。

徐佑皓被面前人拦住路,试着从旁边侧身过去,哪知顾墨阳直接张开双臂,他不悦,“魏阳,你在做什么?”顾墨阳索性不怕死的仰起头对上他的目光,大义凛然地开口问道:“徐佑皓,你有没有女朋友?”

徐佑皓怔了一下,没有说话,脸上是顾墨阳用尽毕生所学也看不懂的表情。

顾墨阳自知没趣,也没有勇气和他对视,便低下头看地,“算了,当我没说。”后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徐佑皓说:“你问这个干吗?”

顾墨阳再抬头时,就见徐佑皓盯着自己,她被看的不好意思,却还是死皮赖脸的说:“那个......你没有女朋友的话,可以考虑下我呀!要是有的话就算了。”

“丫头,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

“可我没把你当哥哥看。怎么办?以前你总是嫌我年龄小,可是我现在长大了,你只比我大三岁,再说周围不是也有那种年龄差十几岁,人家过得也不赖呀!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说完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因为......”

顾墨阳蹲在地上,双手捂住耳朵,“我不想知道原因,我就是喜欢你,从过去到现在,停不下来了。我细数着你一万种不好,可是你的一个优点就把所有的缺点推翻了。怎么办?”

徐佑皓抬头看天,天空破天荒的能看见北斗星,对于雾霾严重X城来说,真是奇迹。白色的萨摩一直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等着,他低头看地上的人,似是在抽泣,心立刻就软下来,“魏阳,别哭了,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不喜欢我就不要对我那么好。”顾墨阳从包里拿出黑色钱包还给他,从他手里接过苹果,朝地铁口走去,留下他一个人呆在原地。

徐佑皓到底还是不放心,跟在她身后,只是保持着一段距离。

地铁不允许宠物乘坐,顾墨阳在地铁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没有发动车,扭过头看她,“小姑娘,后面那个人是你男朋友?”

顾墨阳从后视镜看过去,徐佑皓一身黑色大衣站在路灯下,遗世而孤立,仿佛是她拒绝了他,他才是受伤害的那个人。

“不是,他是个跟踪狂,师傅快走吧,我家里人还等着我的苹果呢!”

“好嘞!”司机一踩油门,车飞快的前行,顾墨阳一直望着后视镜里徐佑皓的身影,不知是不是错觉,看见他从口袋里拿出苹果咬了一口,再想仔细看看,已经看不清楚了,只剩下一幢幢高楼大厦。

回到家里,从冰箱里找到提前给铛铛准备好的骨头放到碗里,就回了卧室蒙着被子睡了一觉,其实她更想喝酒。

铛铛每天早上都有散步的习惯,然而第二天早晨,顾墨阳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根本起不了床。铛铛是她带回来的,总不能麻烦别人,顾家已经一团糟了,几经挣扎,她还是决定让铛铛在大院里活动。刚打开院门,就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嗖的一下跑了出去,她头晕的厉害,只能扶着门蹲下来,“铛铛,今天我们不出去了,一会儿给你加餐做补偿。”铛铛回头看了她一眼,表示同意,又自顾的疯跑起来。

在厨房里翻出生姜大葱,把生姜切块大葱切断开,开火烧水,这些事情她以前从来没有做过。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她生病时有顾秦阳为她做这些,后来顾汉阳做了医生,她有个头疼脑热顾汉阳三两下就解决了。顾秦阳为了救人去世了,顾汉阳为了爱情奔走他乡,最疼爱她的两个哥哥都不在身边,开学季还有个小侄子陪着,寒假一到堂哥就把小侄子接回去了,偌大的屋子只有她一个人,好在她有自娱自乐的性格。

人一旦生病,就变得异常脆弱。

锅台上的热水冒着热气,她把切好的生姜葱段放到锅里,又拉开橱柜找到红糖,放了一小勺进去,盖上锅盖,任由水沸腾。掏出手机登陆微博,又掉了几个粉,本来粉丝就不多,偏偏最近系统又删粉删的厉害,原来的六百多人被删的已经剩下五百多了。更新了一条新微博:悲催……昨天对爱慕多年的男神表白被拒绝了,早上起来发现发烧了。情路坎坷,身体欠佳。

刚发完,就有新的评论出现,顾墨阳看了一眼,没做出任何回复。

几分钟过后,顾墨阳的手机铃声响起…….

顾墨阳吸了吸鼻子,滑向接听键,“哥…….”

“怎么不回我微博?你发烧了?”

“嗯!不过我熬了汤,喝了睡一觉就好了。”

“要不去医院看看,我给吴湘或者徐佑皓打电话?”

“哥,不用。哎呀,不和你说了,我汤好了,拜拜……”顾墨阳匆忙挂断电话,盛着热气腾腾的汤坐在餐桌上,一股气喝完,感觉汤通过七经八脉流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她走到门口叫铛铛回来,坐在客厅陪着铛铛玩了会,又犯了困意,就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好在屋内的暖气够足,她也不觉得冷。

不知睡了多久,隐约觉得有人进了客厅,顾墨阳的眼睛却像灌了铅一样,沉得睁不开。感觉来人给她盖了被子,在她身边坐下来,冰凉的手指碰到她的额头,她一个激灵醒过来。

“你……怎么进来的?”

“你哥说你发烧了,说你家的备用钥匙在大门口信箱的后面。”徐佑皓认真的回答她的问题,语气再平常不过,“家里只剩你一个人?”

顾墨阳点头,又摇了摇头,“还有铛铛。”

“一个人怕不怕?”徐佑皓问。

顾墨阳想了想,刚开始是有些害怕,可渐渐地就不那么害怕了,可又觉得徐佑皓话里有话,就回答道:“一点点而已。”

“你愿不愿意去我家住几天?我的意思你现在病着,有个万一我也能照顾到你。”

顾墨阳的CPU卡壳了,停止了运转,这是在向她发出邀请吗?

见她没反应,徐佑皓手摸着她的额头,依然很烫,“要不就去医院?”

“我去你家。只是…….铛铛怎么办?”

“先放宠物店,等你病好了,再把它接出来。”

铛铛委屈的卧在墙角,不满地嘤了声。

一个小时后,顾墨阳躺在徐佑皓的大床上,掏出手机又更新了一条微博: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病人,为什么呢?因为在亲哥的帮助下,我已成功的爬上了男神家的床。(害羞)

更新完微博滑到被窝里蒙着脸,贼笑了几声。突然感觉有个毛茸茸的东西爬到脚上,最可怕的是它继续向上移动,像老鼠……可徐佑皓那种人怎么会招来老鼠呢?说是迟那是快,顾墨阳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连鞋都没穿,直奔主卧,“徐佑皓......”

徐佑皓躺在床上看书,主卧的门并没有关上,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关切的问:“怎么了?”

顾墨阳指着卧室的床,语无伦次的说:“床上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一直爬一直爬.......”怕他不明白意思,边说着边用手势比划。

“嗯?”扭头看了眼阳台上的笼子,瞬间明白了怎么会事。拿了笼子走进卧室掀开被子,白色的小仓鼠蜷在床上,一团毛茸茸看起来挺可爱。“小白,你又乱跑。”说完就温柔的捧着仓鼠把它放进了笼子。

“你养老鼠?”顾墨阳打了个冷颤,哆嗦的说道。

“是仓鼠。”

“不用纠正,反正就是鼠类。”顾墨阳脑海里回放着他对待仓鼠的样子,眉眼之间全是温柔,她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只叫小白的仓鼠。

“没事了,回去睡吧!”冷静又理智的声音。

“你确定你家再没有别的奇怪的生物了?刚才仓鼠带给我心灵严重的伤害,我要补偿。”顾墨阳理直气壮。

徐佑皓哦了声,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怎么补偿?”

反正是病着,他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于是破罐子破摔,“我可以追你吗?”

“顾墨阳......”

“嗯!”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你见没见过埃及金字塔?”

“没有。”

“你的脸皮比埃及金字塔厚多了。”

“谢谢夸奖。其实......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上当了。”说完就要一溜烟的跑掉,太丢人了,不,是太难过了,又被拒绝了。

刚转身手腕就被人拉住,她惊恐的望着他,眼睛泛起了雾气,“对不起,我刚才真的是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

“所有的玩笑话都有认真的成分在里面。”他的双手握住她的双肩,她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可以试着追。”

顾墨阳觉得她肯定听错了,徐佑皓说她可以追他,可以追他......用最快的速度稳定了情绪,“你刚才说什么?你家体温计呢?我要测体温。”

徐佑皓皱了皱眉头,“不舒服?”

“我怀疑我烧糊涂了。”顾墨阳急得原地打转。“你家体温计到底在哪里呀!”

“没有。”

“你一个医生,家里没体温计不正常呀!”顾墨阳急得快哭出来了。

“我就是体温计。”说完拥她入怀,下巴抵上她的额头,烧已经退了。怀里的人身子有些僵,当年的小女孩如今已亭亭玉立,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一直对自己说要把她当妹妹对待,然而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说你确定吗?躲了她几年,以为躲得了对她的思念,可当她再次出现在眼前,他就知道这些年全是白搭了。听到她生病了,他立刻请假,第一时间赶到顾家,见她在沙发上睡着了,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我刚才没幻听吗?”顾墨阳不确定的问。

“没有。”他在她耳边说,呼出的气令她咯咯的笑。“先躺倒床上好吗?”

顾墨阳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乖乖的躺在主卧的大床上,玩心大发,“可是我不想追你了。”

“为什么?”徐佑皓疑惑的看着床上的人,一张脸在枕头的陪衬下显得格外的小。

顾墨阳心里乐开了花,要是搁平常,她肯定是要大唱就这个feel倍爽之类的口水歌,她忍住没有爆发出来,话出口就成了,“你太难追了,我怕搞不定。”

徐佑皓替她掖好被子,反问道:“你好追吗?”

顾墨阳点头。

“那我追你。”

顾墨阳大脑的内存不够用了。

“睡吧!有事叫我,我就在客厅。”徐佑皓说完就转身离开。

顾墨阳见他要走,立即喊住他,“喂!可不可以聊会天?”

“你见过大白天两个人躺在床上聊天的吗?”

顾墨阳用小的只能自己的听见的声音说:“你把帘子拉上就不是变黑夜了吗?再说......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这思维真是跳跃......徐佑皓走到窗前,拉上帘子,回头看了眼床上人,早已鸵鸟似的把头埋在被子里。他侧躺在床边,盯着被窝里的一团,“你在里面不闷吗?睡觉蒙住头呼吸的全是废气。”

顾墨阳在被子里动了动,露出两只乌黑的眼睛,贼溜溜的看着他,“喂,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徐佑皓闭上眼睛想了想,自己似乎也记不清了。第一次见她,她还在上初中,他带了香蕉和桃子去顾家,这丫头刚进门,就喊着饿死了要吃饭,看见客厅里的香蕉和桃子,拿起来就吃。半个小时后,就呼吸不畅,肚子绞痛被送进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番得出结论:这丫头对这两种水果过敏。

“现在还不能吃香蕉和桃子吗?”徐佑皓答非所问。

“是呀!你怎么知道?不会是我哥告诉你的吧!”

徐佑皓朝里挪了挪身子,替她捋了捋额头的头发,“奇怪,一个属猴的人怎么会对香蕉和桃子过敏?”

“徐医生,香蕉是猩猩吃的,我们外星人只吃苹果。”

“那桃子呢?”

“桃子是你们地球人吃的东西。”说完顾墨阳又陷入了沉思,外星人和地球人,亏她想得出来。

“在想什么?”

“你说地球人和外星人能在一起吗?”她撑起头,表情仔细而又认真。

“没看过《来自星星的你》吗?”徐佑皓的语气温柔的和刚才对待小白鼠一模一样。

顾墨阳咽了口口水,弱弱的说:“那个.......你还是去客厅吧!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可能要犯错。”

身边的人脸红的像是蒸熟了螃蟹,徐佑皓忍俊不禁,淡淡的说道:“我答应过你哥不会对你做出格的事情。”

“我没答应我哥呀,你要是不出去我会对你做出格的事。”顾墨阳声音小的像蚊子嗡嗡。

徐佑皓故意揶揄她,很少见过她脸红的样子,“你们外星人这么开放?”话虽这么说,却从床上坐起来,出了卧室。

一周后,顾墨阳再次登门入室,唯一不同是这次趾高气昂的很多,左手牵着铛铛,右手提着一袋苹果。徐佑皓去楼下接她时铛铛围着他转了三圈,冲他汪汪叫了两声,他不解,“铛铛这是什么意思?”

顾墨阳挽着他的胳膊,浅笑着说:“我带它来认主人。”

一进门,就见那只被唤作小白的仓鼠又在茶几上兴风作浪,铛铛好奇,猛地扑上去,一口叼住。徐佑皓蹙眉,刚才下楼前忘记了把小白关进笼子里。铛铛叼着小白来到顾墨阳脚下,一松口,小白蹭地跑到墙角。顾墨阳蹲在墙角,指腹轻轻的抚摸着小白发抖的身体,“小样,上次吓我,这次被我吓着了吧!”

“墨阳,你有必要和一只仓鼠计较吗?”

“不是计较,我这叫有仇必报。”

从此以后,小白只能被锁在笼子里,失去了自由。

半个月后,顾墨阳和徐佑皓一同去了顾秦阳的墓地,又顺便看望了顾汉阳,见到顾汉阳的时,徐佑皓才明白当时自己嘲笑顾汉阳是多情种是多么的可笑。

顾墨阳从包里掏出户口本递给顾汉阳,又转头对徐佑皓说:“我偷一次户口本也不容易,要不咱两也把证领了吧!”

顾汉阳搂住徐佑皓的肩膀,小声说:“我家墨阳急着嫁你,你不考虑下?”

“太快了,你要不要再考虑下?”徐佑皓试探性的问顾墨阳。

“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二战时德国实行‘闪电战’政策,我只是把这政策用到了婚姻上。”顾墨阳一鼓作气说完,所有在场的人都被惊呆了......

徐佑皓哭笑不得,本该是男人应该做的事全让她做了,还是当着她唯一的哥哥顾汉阳面。

“墨阳,别闹了。”顾汉阳厉声道。

“哥,我没闹,相反,我很认真。我活了这多年,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顾墨阳表情严肃,看起来真的不像在闹。

“佑皓,我只能帮你到这了。”顾汉阳双手一摊,没了辙。

徐佑皓走过去拉着顾墨阳去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见四下没人,替她抹去眼角的眼泪,“怎么又哭了?”

顾墨阳轻咬着嘴唇,眼睛依然泛着泪光,“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埃及了,当众求婚被拒绝了。”

“何止埃及,应该是德国才对。”

“我把我们外星人的脸全都丢在你们地球上了,地球太危险,我要回火星了。”顾墨阳欲甩开钳制自己胳膊的手,却怎么也挣扎不开,抬头瞪着他,“放手......”

徐佑皓的脸在她的面前放大,他的眼神如同古井般深邃,他眼睛里只能看到自己,虽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可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你......你干嘛?”话没说完,他的唇已经落下来,她的话全被吞没在唇齿之间。

许久,徐佑皓才放开她,调整了呼吸后说:“我能给你的并不多,除了银行卡房产证,还有我二十多年来最真挚的感情。”

“多年是多少年?”顾墨阳问。

“从你还没来地球的那年。”

“无聊,学我们外星人说话。”

“我不介意和外星人再一次接吻。嗯?”尾音上扬,诱惑力十足。

顾墨阳捂着脸小跑着离开,徐佑皓大步流星追上去。他握住她的手,面前是一大片迎春花,抬头是一大片卷积云。一阵微风吹来,迎春花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天上的云被吹的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