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贞节.一(34)送粮食金家脱困,露武功顺子解围

96
扶青 9c82a788 e889 45ce bf45 c05adf79fa6b
0.4 2017.03.18 06:37* 字数 2722

内容简介与目录

上一章:晓晗不与同桌语,矫枉过正不自知

第34章:送粮食金家脱困,露武功顺子解围

一九六一年,八月中下旬。这天,王晓晗中午吃完饭去金玉秀家玩,没过多久他又跑回来了,一脸急切地跟淑贞说:

“师父,跟你商量一个事呀?”

“啥事?”

“金玉秀家断顿了。”

“怎么回事?”

“他姥姥前些日子带了个小表弟从乡下来他家串门,来的时候是背了点苞米和菜,可架不住吃呀,俩人在他家一住就是四五天。我到他家的时候他妈突然昏倒了,我和玉秀把她抬到床上,好一会人才醒过来。

“玉秀吓哭了,他妈说是饿迷糊了。因为粮食不够吃了她妈每天只喝几口稀饭!玉秀也吃不饱。这时他姥姥才明白,骂他妈:你二虎啊!粮食不够你咋不早说?

“他妈说:后天才是买粮的日子,家里没粮了,刚才和邻居们借,邻居家也没有一着急就晕过去了,没啥大事。

“他姥说:在乡下他们都说大姑爷出息了,在省城当了一个什么厂的厂长,日子过得怎么怎么的好,我还当比你弟弟他们强呢!谁知道这比我们那饿得还邪虎?嗨,我真糊涂。秀啊!赶紧找你爸给你妈弄点吃的,我们这就走。师父,估计他爸也没办啥法,要不咱们帮帮他?”

“咳,这年头……”淑贞说了这半句话后想了想,回身从粮食箱子里拿出一个面袋子对晓晗说:“这样吧,这有五斤多苞米面你给他家送过去,咱家现在也是算计着吃拿不出太多。啊,你等等。”说着又用罐头瓶装了二三两猪大油和一小纸包红糖递给晓晗说:“给他妈冲碗糖水里边放点大油。”

“哎!”王晓晗兴奋地答应了一声拿起东西转身就跑。到了金玉秀家见玉秀妈还在床上躺着,就问她有没有开水,玉秀妈指了指碗柜上的暖水瓶。

一碗热油糖水下肚人立刻有了精神,玉秀妈坐起来问:“晓晗呐,哪儿来的糖和大油?”

“大婶,我带来了点苞米面和一点猪大油,还有一包红糖,我大姨说了这是给你们的,用不着还。”

不一会儿金玉秀和他爸回来了。玉秀妈说:“亏了晓晗给我冲了碗油糖水,要不我还真站不起来了。这不,还给咱送来些苞米面。”

金玉秀父亲金宝山对王晓晗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咳,晓晗呐,我愁了一道,正不知跟谁开口借呢,真得好好谢谢你啊。”

“金叔,不用谢。玉秀,你把苞米面倒出来吧,我该回去了。”

看王晓晗拿着空面袋子走了,金宝山对妻子抱歉地说:“你看我也真是粗心,家里断顿了都不知道,你也是,怎么不早说呢?”

玉秀妈叹了一口气:“咳,我妈几年都不来,咋好意思张嘴撵?我寻思今天借点粮,她看见了知道我难也就走了,粮没借到我一着急就迷糊了。现在好了,这苞米面我估摸有五六斤,这就能接上了。咳,晓晗这孩子真好,学习好,长得好,心眼也好,咱秀要是个姑娘的话我非得让她嫁给晓晗不可。”

王晓晗从金玉秀家出来沿着马家沟河岸往回走,在一个小路口看见三个人对一个倒在地上的人拳打脚踢。挨打的人双手抱头不时地大声求饶:“哎呀,不敢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听声音像是后街的张顺子。

王晓晗上前对打人的人说:“诶,诶,别打了,别打了!你们这么多人干嘛打他一个人呀?怎么回事?”

旁边一个人说:“他偷人家苞米,该打!看他还敢不敢偷了?”

看清楚了,是张顺子,于是王晓晗大声说:“别打了!都别打了!”

打人的三个人瞥了他一眼像没听见似的继续打。

“怎么还打?”王晓晗上前把他们一一拽开,又弯腰拉起了张顺子。

那三个人不干了,“哎!你是谁呀?你俩是一伙的吧?方才你是不是躲在一旁给他打眼来着?”

“不用问,肯定是一伙的,拎了个空袋子也是准备偷苞米吧?”

“揍他,连他一块揍!”三个人围上来就要动手。

王晓晗说:“什么一伙的?我跟你们说,我是路过的,但这个人我认识,是我街坊。你看他鼻子都让你们给打出血了,要不算了吧?给他一次机会,他要是再偷,你们怎么打我都不管。啊?你们要打我?别打了,要真打的话,你们仨一起上也打不过我。”

三人当中有个个子矮一些人说:“嘿,小子,口气不小哇,你凭什么在这装大?都承认是街坊了还说不是一伙的,哥几个,别让他大话给镇住了,上!”

王晓晗笑了:“你们来吧,放开打。”说着往后退了两步,将面袋子叠了两折掖在裤腰带上,站在一堵墙前。

三人上来出手就打,王晓晗并不还击,只是甩臂弯肘,两手翻转,打来的拳掌全都让他挡开一一化解于无形之中。

张守顺见王晓晗脚步不移下身不动,打他的三人却站立不稳让王晓晗推挡得直打趔趄。

闹了一会儿,仨人知难而退站住不打了。见王晓晗挥洒自如气定神闲的样子小个子无奈地说:“行,看出来了,你有功夫,我们是打不过你,服了。不过是非曲直得讲清楚,不是我们没事欺负他,我们种这点苞米不容易,没等长成就有人来偷,为此我们每天晚上都安排人看着,谁成想大白天的他也敢来劈,你说搁谁不来气?”

王晓晗说:“是,是,大哥说的没错。不过,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也挨打了,错他也认了,就饶他这一次,好不好?”

有这么一位高人拦着不饶还能怎样?小个子看着张守顺说:“看在这位大兄弟给你说情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你走吧!”

张守顺跟在王晓晗身后,一路上唠唠叨叨地述说着自己的不幸:“我在房管所维修队上班,你嫂子原来是那的小工,今年年初给下放回家了,当小工每月单位都开增加八斤粮食供应的证明,现在放回家了每月就二十七斤粮,你说能够吃吗?她现在怀孕了就等于是俩人吃,这粮食就更不够了,为了她和孩子只能是我少吃,你看我现在都瘦成啥样了?要是搁在以前我能让他们按在地上打?

“方才他们一喊我心就慌了没跑多远就让他们给撵上了。哼,还不是饿的?沿河就他家的苞米地没有栅栏,我刚劈两穗他们就发现了,今天要不是你我就惨了。幸亏你救了我,真得好好谢谢你啊,晓晗。”

见王晓晗不说话他接着说:“哎呀,今天我可是开了眼了,你的身手也太好了。看出来了,你是在耍他们呢,对吧?哼,别说他们就仨人,就是三十人也不是你的个!”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你嫂子,啊,我媳妇晌午闻见别人家烀苞米的香味了,你说把她给馋的,啊,一个劲地央求我去跟人家要一穗。你说叫我咋办?晓晗,你知道哥哥我是个要脸的人,咋好意思张那个嘴?再说了烀苞米的是老笨家,就算我舍脸去了人家也未必给呀。看她那黄皮拉瘦的样子我一咬牙说:你等着,我出去给你要几穗生的来,咱也烀。哪想到苞米没偷成倒挨了一顿打,还搭上一个兜子,咳,苞米她是盼不到嘴了。”

说到这顺子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听着这极度失望的话语,看着那青一块紫一块的脸,王晓晗眼前呈现出顺子媳妇怀孕的身影,对他不禁生出一丝同情。

快到家时他对顺子说:“你在这站着先别走,等我一会儿。”过了几分钟王晓晗拿着六穗苞米来到张守顺面前,对他说:“这可不是对你偷东西的奖励,是看在你媳妇怀孕的份上,拿回去吧!”

接过苞米,一向霸道的张守顺流出了眼泪,激动得连感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弯腰给王晓晗鞠了一躬便扭头跑了回去。

下一章:同桌时朦胧未解,分别后情窦初开

花贞节(第一部)
花贞节(第一部)
8.1万字 · 7102阅读 · 16人关注
一九三七年,东北破落贵族家的女儿白淑贞在一次婚礼上看中了学生出身的王闻道,王闻道反对封建包办婚姻,洞房之夜出逃。 抗战胜利后,在王家苦等丈夫十年的白淑贞千里寻夫终于见到了已经娶妻生女的丈夫。深受封建思想影响的白淑贞不愿改嫁,心甘情愿地为王闻道夫妇操持家务。 白淑贞买下了俄国人葛维利的苏联房,葛维利将一对双胞胎兄弟托付给白淑贞。双胞胎由白淑贞抚养一个,另一个送给了木匠孙成文。 两个孩子在文化背景不同的家庭成长,其品行逐渐拉大。 文革中,英模教师王闻道被红卫兵打死,白淑贞上吊自杀,完成了她生相陪,死相随的誓言。同时,她收养的那个孩子王晓唅将在小说第二、三部中成为主角,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中用他的聪明才智和不屈不扰的性格,最终迎来了祖国和他自己命运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