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30

致群内诸亲;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卻,忽然而已"。

曩“束发同窗",倏尔皆岁至不惑。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吾辄叹之。

迩来别岁,计三十矣,然怀旧之心未改,

亦时念之。

蒙诸厚抬,推介于斯。居其位,未谋其职,日甚忐忑,常自省于己,勿以余惰,殃其群谊。自非吾之愿,亦违群旨,愧久日甚。

吾混迹于俗尘,心早近墨为赤。然学窗之情,自纯,自真,情自深哉。几许聚离,把盏及欢,恍若初时,足以佐证,谊未因时逝而淡,岁离情在,触心如怀,得扭吾见解,自揖首相谢。

勉之深,意之切。促吾知自斤两,惶恐亦生,恐辱其命,惴惴难安。

旦虽苟且于琐事,心亦系于群。奈何分身乏术,未及兼顾,如失疏离,甚谅。

今吾遇琐事而乱心神,以至生苟且之求,逃避之愿,引诸友慰藉,勉怀亦无数。

以一己之忧,触诸亲相怀,终予不该,鲁莽之举,尚请海涵。

蒙不弃,吾当尽绵薄之力,敬以直内,义以方外,不辱厚爱。

余生尚长,垂请指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