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人渣的勇气

字数 2237阅读 143

-01-

麻烦就是用来解决的,如果一直放着不管迟早会成为隐患。

今晚在我洗澡的时候,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在我打开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我终于知道最近一直揣在心里的不安是来自哪里,我也明白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既然祸患主动找上门来,不如就一刀切,解决掉所有问题的根源。

我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任打任骂的家庭妇女了。

他在门缝里瞪了我一眼,冷冷的闷哼了一声,鲁莽的推开门,毫不客气的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由于外面一直在下着大雨,满是泥泞的鞋随着他的脚步在洁白的地上上留下了一处处污渍。

我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但是还是极力克制了我即将爆发的怒气,我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对他说话的语气还是好不到哪去,“你怎么会找到这来?”

我跟他已经离婚七年了,期间毫无瓜葛,无端端找上门来,定无好事。

他眨了下浑浊的眼睛,四处张望,好似在寻着什么东西,他忽然眼神定定的看着我,讪笑着说道,“我们的儿子呢?”

我全身的神经顿时绷住,血液仿佛在倒流,我一直以为他这个酗酒的赌徒只是来要钱的,万万没想到他是要来抢走我的心头肉。

我矢口否认道,“什么儿子,你是不是喝酒喝疯了。”

“臭婆娘,还敢撒谎。”他从沙发上坐起,突然凑过来揪着我的头发,他的脸涨得通红,他发怒的时候总是这样,毫不留情,狠狠的打了我几耳光,“别以为你能一直瞒着我,我早就打听到离婚的时候你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了,别以为躲起来,你就能独占我的儿子。”

我继续否认,“你究竟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这个家除了我,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02-

好在小宝今天跟森诚一起,好在他们今天贪玩了点,没有听我的话早点回家,如果今天小宝在家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我的小宝绝对不能被抢走。

他面目狰狞的瞪着我,一把将我推开,我的额头直接撞在柜子上,疼得我的肌肉在不停的痉挛,我不禁发出疼痛的呻吟声,我恨恨的盯着他,咬牙切齿。

“洪路,究竟要怎样你才会放过我,我跟你只有一个女儿,已经被你们无情的害死了,现在还想要怎样?”

跟他结婚一年后,我怀胎十月生下我们的结晶,是个可爱的女儿,本来就不怎么喜欢我的婆婆对我更是恶语相加。处处与我作对,而在这个家里本该守护我和女儿的老公,不知在何时染上一个酒后对我拳脚相加的恶习。

那段日子仿佛身在地狱,生不如死。

女儿一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好几天一直高烧不停,小小的身躯一直在抽搐,她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她得有多疼。

婆婆嫌她是个女孩子,不愿花钱送她去医院看病,故意拦着我不让出门。他呢,在女儿生死攸关的紧要时刻不仅没有帮一把,反而在酗酒,对我又打又踢,说我没出息,总是哭哭啼啼。

我永远记得那天的狂风暴雨,我满身的伤,身上的骨头仿佛已经断掉,刺骨的疼,我咬着牙抱着女儿,冒着滂沱大雨打的送女儿去医院。

医生说太迟了,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

他们害死了我的女儿,现在还想来抢我的儿子。现在谁敢来抢我的儿子,我会让他们去死。

“妈妈,我回来了。”是小宝的声音。

洪路看着跑进来的小宝,露出邪恶的笑容。我抢他一步跑过去抱着小宝,我全身都在发抖,我在害怕。

小宝的小眼睛忽然红了一圈,忧心的盯着我的脸,声音糯糯的还带点哭腔,“妈妈你怎么流血了?”他转头看了洪路一眼,又回头看着我,“我们家是不是进小偷了?”

“小宝乖,妈妈没事,你赶紧去找诚叔叔。”

儿子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拔腿就往外跑。发现情况不对的洪路想去拦截小宝,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我抱着他的腿,无论他踢我踹我,我都不肯松懈半分。

-03-

小宝还没跑出去,森诚就已经出现在门口,手里捧着蛋糕,上面还点着蜡烛,火焰徐徐生辉,起初他还挂着微笑的脸,此时变得异常恐怖,我知道,这下洪路有罪受了。

森诚叫小宝拿着蛋糕,他一如既往的温柔的揉着小宝的头,“你去我房间待着,这里我会处理,乖。”

他表情沉着,周身散发着杀气,冲着洪路冷不丁的说道,“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洪路是吧。”

洪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森诚步步逼近,他连连后退。

森诚看了我一眼又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你将我的女人打成这样,你说我该怎么回报你呢?”他解开衬衫的袖扣,渐渐向洪路逼近。

“我管教我家的婆娘关你屁事。”说罢,他挥拳像森诚跑去,森诚腰身一转,躲过了他的攻击,紧接着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他疼得青筋暴起,嘴里吐着水。

森诚扬了扬他戴着铁环的手,又重重的打了洪路几拳,“知道自己错在哪吗?”洪路痛得在地上打滚,这下嘴角流着的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森诚抓起他的头发,语气冷静的可怕,“只要她一声令下,我可以让你死在这里。”

“森诚算了,让他走吧!”我再不阻止的话,森诚真的会暴走,“已经教训得差不多了,以前的事我不想再计较,相信往后他也不敢再找我麻烦了。”

“可是我忍不了他将你伤成这样。”他气坏了,眼睛都红了一圈,我知道他这是在心疼我。

我对他笑了笑,手摸进他的口袋,拿出他的“警官证”在他面前晃了晃,“我们可以拿这个把他办进去,私闯民宅也是个罪吧!”

森诚手托下巴沉吟了一会,“嗯,私闯民宅打人、拐小孩、抢劫、强奸未遂多罪并罚,应该会关个几十年吧!”

话刚说完,洪路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我们两个同时望着我手上的那个道具“警官证”面面相觑,同时哈哈笑了出来。

“森诚,谢谢你。”我的眼泪终于再也克制不住。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我说了,我会保护好你们母子的。”他真挚的看着我,“雨霏,嫁给我吧!”

我难为情的看了他一眼,坏笑着跑了出去,“这种事我得问问小宝。”

他追在后面,拉着我的手,一把将我拽回他怀里。

“不用问了,我和小宝早商量好了。”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Amy会飞的虾-5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