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响河》第五章1

字数 4317阅读 30

第五章

1.

和波波聊完微信之后,响河一直半睡半醒,做了无数个梦中梦。睡着比醒时还累,索性起床去山里采点金银花。


她拨开齐肩高的草丛,发现前方竟无落脚之处。

刚才出门时蹑手蹑脚的怕吵着别人,走到半道上才发现自己穿了热裤就出来了。

这下好,山上蚊虫蛇蚁多的很,山间行走又难免要与树枝杂草刮擦,没过一会响河的脖子上和腿上都发出了红疹子。

正打算打道回府,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影子。

她心一慌,立马蹲下。

草丛不断被拨开又合拢,合拢又拨开,响动声离她越来越近。

脚步很轻很稳,杂草拨开的高度很高,过来的是个人。

四周一下毫无动静,只有风吹过树叶时的沙沙声。走路时不觉得冷,现在整个背贴着热汗,风一吹就冻成了霜。

响河心里发怵,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你蹲在这干什么,让我好找。”头上突然传来声音,吓得她一下瘫坐在地上。

跟来的人是顾恒,一路走来响河竟然毫无察觉。

肯定是昨晚没睡好,脑子混得跟浆糊似的。

“起来。”他伸出手。

响河不领情,单手撑着脚边的石块就要起身,谁知刹那间她又重重地坐回去,屁股撞得生疼。

“腿麻了吧?”

不仅是腿麻,而且还头晕眼花。

顾恒故作惊讶,怪她小毛病可真多。

头晕、出红疹、腿麻——这也算毛病?

“你才有病!”说着又站起来,揉了揉屁股,没好气地朝石头踹了一脚。

石头似乎挪地了又似乎没挪,但是从石头下方一下蹿出十多条红棕色的蜈蚣来。它们朝四面八方迅速地散开,眼看就要朝响河的脚边过来——“啊”,响河本能地跳到顾恒身后,整个人都扑到他身上。

“这回可是你自己扑过来的。”不等响河细想,顾恒就一把挽过她的双腿,把她背起来。

“你干什么?”响河挣扎着要下去。

“别以为我想碰你,你就当作是摔了一跤,是我不忍心看你一瘸一拐地走回去,所以才背你的。”

呵呵,原来是要她配合演戏。


“谢宇婷会回去和叶老报告?你确定吗?”响河双手握住他的肩,手臂伸得老直老直,就怕前胸蹭到他的后背。

“敌人的眼线遍布各处,我只能小心点,多制造一些和你独处的机会。”

“嗬,现在没人,你不用这么卖力演。”说着又要下来,毕竟这么做筋骨还不如自己走来得舒服。

顾恒转头,用余光瞥见她僵直的上半身,心里突然十分不爽。

她像提防色狼一样提防着他。

与其这样被她误会,还不如就顺了她的意。

顾恒忽然抬起手臂,响河重心不稳,猛地向后一拗,拗到极致,又朝前冲,像一把忽开忽合的扇子。

“你在上面这么乱动,我能不卖力嘛——”话未完,顾恒立时住口,他明显感受到了后背那一下柔软的撞击。

响河胸口一阵疼,瞬间就动不了了。

响河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但结合眼下的情景,也难怪她会面红心跳。

啊啊啊啊,大倩倩你这个人生导师,不该教坏我的。响河知道自己又想歪了。

哎,怎么可以这么不纯洁?


“我们采了金银花再走。”响河一本正经地说着,示意他放她下来。

他乖乖照做。

顾恒问她采花做什么,她回答说制茶。

采集金银花的最佳时间是清晨和上午。晴天的早晨,露水刚干时,花蕾不易开放,这时的金银花气味浓、颜色好,而且养分足,最宜摘取。

“看来你是真的喜欢花。”

“喜欢还有假的吗?”

不等顾恒接话,响河又说:“当然咯,对你而言,真的又有什么稀奇,有利用价值才最重要,不然我们俩现在怎么会在这儿说上话。”

话毕,响河继续在花丛中挑挑拣拣。

开花吐蕊的不要,长在细弱枝干和枯老枝干上的不要,金黄色和纯白色的不要。响河踩在乱石堆上,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疏林中和山路边的已经被人采的差不多了,要想挑到好的,只能往蔓草缠绕的灌丛中去了。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顾恒朝隐在绿叶中的身影问道,“还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响河费力地扭过身来,正好捕捉到他受挫的小表情。

响河停下手里的活,心想自己是冤枉了他还是咋的,居然叫他给委屈上了,遂鄙夷地乜斜道:“没误会,没意见。顶多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冷笑道:“不相为谋的话,我们俩现在怎么会在这儿说上话?”

俗话怎么说来着,蹬鼻子上脸够眼疵,拽着眉毛当秋千。真要说个是非黑白,那就从头开始,一桩桩一件件,把事都挑明了讲!

响河跳下乱石堆,指着顾恒的鼻子质问他与筱辰的关系。

他居然回答说没关系。

“我知道你空虚寂寞冷,有那么多有胸无脑的美女愿意跟在你屁股后面转,你为什么偏偏要去招惹林筱辰?!”

他看着气势汹汹的她,反倒坦然回答说他只是把她当作好朋友。

“嗬——哪个朋友会经常发一些拥抱、爱心、亲嘴的表情,哪个朋友会说‘一个寒假没见,我挺想你的’,哪个朋友会凌晨一点多问你睡了没,还打电话和你聊心事一聊就聊两个小时的?!你敢说,要是一个女人这么对你,你会真以为她对你没意思,就想一心一意跟你做普通朋友?”

“我承认,我那段时间因为一些事情心情很郁闷,总想找人说说话。筱辰很好,很理解我,但我对她也只到好感而已。”

“哼,你对我们班很多女生都很有好感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利用班助的便利,你不是和女生寝室的寝室长都打成一片了吗?怎么,你对筱辰说的那些话,就没和其他寝室长说过?”


这是她与顾恒第一次正面交锋,不管真相如何,气势上她也一定要压倒他。

“这就是你从进公司以来,哦,不对,从大二以来一直对我这副态度的原因,因为林筱辰?”

他难以置信。

“对。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心,你都不能否认你伤害了她!为了不让她难过,我甚至到现在都不敢告诉她,在你和她搞暧昧的同时,你还和隔壁寝室长纠缠不清。就凭这一点,顾恒,我永远瞧不起你!”

“岳响河!”顾恒喝道,“感情的事情当事人都分不清对错,何况你这样烂做好人,你以为林筱辰会感激你吗?”

看着顾恒气急败坏的样子,响河心里没有一点解气,反而更加觉得悲哀。

她没有告诉他,以前她是有多崇拜他,敬佩他,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偶像。可是那又怎么样,假的就是假的,坏的就是坏的,这段过去在他眼里也许只是不起眼的小瑕疵,但在筱辰心里却成了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

遇人不淑,交友不慎,说的岂不就是筱辰和自己?

“那又怎么样,我要是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以为我还会愿意和你一起共事吗?”

顾恒失望地看着她,顿有所悟:“所以他们说你拒稿,说你不主动配合学生会的工作,都是因为我?因为不想看到我?”

“呵呵,他们以为你是我的班助,所以只要报上你的名字,我就会乖乖帮他们写稿,嗬,当我是傻子吗?”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样公私不分,所以校学生会才把你踢出去,本来凭你的才华,你的能力,你可以做部长,甚至可以竞选主席的?!”

“啧啧啧,顾总是在替我可惜吗?”响河嗤笑道:“我谢谢他们,真的,真心感谢他们看我不爽,还好他们把我从校学生会给踢了,不然我还得在里面恶心两年。”

校学生会就是个迷你版的官僚机构,华而不实的官本位作风,即便没有顾恒,她也不想多待。


响河擦了擦下颚的汗,将装着金银花的袋子束了口。日头毒了,山间的凉意已消散无踪,金银花就要开花了。

回去以后,无人问起他们俩单独在一块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为什么那么久,但大家似乎都心知肚明,顾铭心头偷着乐,就连何峪风看她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响河一边清洗着花,一边无奈地想,顾恒的目的又达到了。

吃早饭时聊起杨坞南边那座山,顾铭才老实交代,说今天早晨自己睡不着,于是就打算去看日出,所以响河前脚刚出门,他后脚也走了。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顾恒起床,他告诉他自己打算睡个回笼觉,但又怕响河一个女孩子在山里不安全,所以才叫顾恒跟过去看一看的。

“你昨晚喝成那样,我以为你会睡到中午呢,怎么会睡不着?”

顾铭说酒喝多了难受,还埋怨何峪风半夜里聊微信,手机一振动起来,吱吱吱地吵得他脑仁儿疼。

“昨天晚上的事你还记得吗?”响河舔着筷子问他。

大家想起昨夜的事,都笑了。

“我?”顾铭一点也想不起来,“我们不是在院子里喝酒吗?我发酒疯了?”

“简直了!老哥,我都怀疑你的存在就是来搞笑的,你知道吗?”思益和谢宇婷打了个暗语,又是捧腹不已。

“我到底是怎么了?”

“你有病。”顾思益说。

“得治。”谢宇婷接话道。

“昨晚是我们两个把你背上去的”,顾恒用筷头指了指楼梯,“你不记得了?”

“看他一脸懵逼的样,能记得啥?”说着大家又笑了。

昨晚到后来大家都嗨了,顾铭一兴奋,三杯龙舌兰下肚,一下就不省人事。说好的千杯不醉呢,真是给跪了。但是顾铭的魅力就在于睡着的时候像醒着,醒着的时候又像睡着,反正从头到脚都是戏。响河问思益想不想学吉他,顾铭抢答说:“嘻嘻,想。”何峪风问他是不是喝醉了,他闭着眼咂嘴道:“就不告诉你。”响河掏出他的手机问他开机密码,他回答:“123456。”响河和别人说没用,他回答:“呵呵,傻。”再让他回答,他又说:“指纹。”于是大家捏着他的手去解锁,行不通,他才回答:“脚趾纹。”

“然后呢?”顾铭一脸紧张地巡视所有人,“你们试了没?”

“试了。”

“哈哈哈,醉话你也信!”

大家又笑了。因为喝醉酒的顾铭也是这么回答他们的。

“用生命在搞笑,给你一百万个赞!”


沥干的金银花要及时铺开晾晒,不然很容易霉变。晒花用的竹篾不在厨房,响河一下子忘记放哪了。难道是在二楼西北向的房间,这间房不住人时一般都用来放杂物。

“我正好要去整理房间,顺便帮你去看一看。”

“如果不在你房间里,也许在我房间的樟木箱里。”

响河也不知道经过刚才那样一番激烈的争吵,自己怎么还能够这样心平气和地与他对视说话。

她变得隐忍成熟,看问题客观周到,谈吐中庸,不再偏激狂狷,可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过了很久,顾恒都没下来,响河干脆自己上去找。

走到顾恒的房间,发现他不在。二楼安静地出奇,响河心里直呼不妙,赶紧往自己的房间跑。

衣柜和大床之间有一面穿衣镜,镜子绕中轴旋转就变成了一扇门,门内是响河的书房,书房里有旋转木梯直通三角阁楼。

这面镜其实是双面镜,待在书房里可以看到外面的动静,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顾恒刚来时还奇怪,响河这么喜欢看书的人怎么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直到看到满满三口书柜的书,他才料定自己的猜测没错——响河不乐意男生参观她的房间,只是怕他会发现她的秘密。

他打量着书房里的一切。

离书桌最近的一口书柜放了很多笔记本,顾恒抽出一本绿色书脊的笔记本,梵高名作《杏树枝上盛开的花朵》印入他的眼帘。笔记本有折过的痕迹,背面还有拭不去的褐色污渍。翻开第一页,一行字赫然在目——赠林泽生。

响河突然冲进来,抢过他手里的东西,扬手就要给他一记耳光。

他窥探了她的秘密,他无耻。

顾恒一把折过她上扬的手,反剪其后,把她压在书柜前,气势凌人地看着她。

“你看到了什么?”

“你有什么是不想我看到的?”

“你费尽心思把他们叫到我家来,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看到我在看这本诗集,为什么这么激动?”

“叶老叫你来的,是不是?”

“你喜欢林泽生,是不是?”

顾恒妒火中烧。

“那我就试试,看你是不是口是心非。”说着,顾恒的头就低了下去,响河手一松,笔记本掉下来,翻开的那一页摘抄的是聂鲁达的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岳响河》目录   第五章

下篇》》第五章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四章 1. “岳响河,我们做个交易。”顾恒跟在响河身后,直到走出校门,才又一拽把她拽上了车。 响河也是没办法,刚...
  • 第五章 5. 借酒消愁这种行为如果只有一个优点,那一定就是充分提高了人的睡眠质量。 响河被酒店叫醒服务吵醒的时候,...
  • 第二章 4. 响河这两天有些茫茫然的,跟丢了魂一样。在公司里碰到何峪风时,那副目中无人的姿态像回到了刚见面那会。只...
  • 第三章 15. 顾恒回家早,正巧赶上晚饭。陈阿姨从厨房端菜出来,边走边给他使了个眼色——今日气氛不对。顾建华和顾思...
  • 最近在工作中遇到一个读取 HTTP 接口慢的问题(使用的是 PHP 服务器端语言),所以想谈谈服务器端读取外部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