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朵青(二)

6

不晓得是前头哪一年哪一天,婆婆手上提个桶桶,我跟到她,走到一间屋,我就听到“嗡、嗡”的声音,我赶紧拉住婆婆的衣服。婆婆说:幺姑儿不怕,这是猪儿啰啰,婆婆喂猪啰啰儿啦。

今年子的一天,我们家来了两个人,去看猪啰啰儿。婆婆把猪啰啰儿从那间屋放出来。猪啰啰儿长个长嘴巴,有四个脚,长黑毛毛,屁股后头长根小辫子儿。那两个人,对猪啰啰儿又是抱又是捏,还张开手杆跟猪啰啰儿比长短。最后把我们家的猪啰啰儿牵起走了。猪啰啰儿往山坡坡儿那边走,婆婆还站到屋门口唤:啰啰啰啰……啰啰啰啰……

婆婆说,这样子下一条猪啰啰儿才喂得肥。

婆婆说:这个卖了,还有一个小的萝卜猪儿,喂肥了,杀了过年。

婆婆说:杀萝卜猪儿的时候,妈妈就回来了。

我喜欢跟婆婆一路到坡坡上去办猪草。婆婆扯大窝的,我扯小窝的。婆婆洗大把的,我洗小把的。婆婆用大刀砍,我用小刀切。喂猪啰啰儿的时候,婆婆用大桶装,我用小瓢舀。我说:快吃快吃,快长快长,长得肥肥的。

7

我们屋后头有个洞洞,谷箩篼那么大。里头放得有种红苕。婆婆掏种红苕去种。

洞洞最里头有些红苕,婆婆掏不出来,我爬进去拣。我进去之后,一个一个拿给婆婆。拣到拣到的,我好像没得力了,趴到地上就不动了。婆婆拉着我的脚儿把我拖出来,给我吹气。我好想睡觉觉啦。婆婆吓得不得了。

婆婆请人“烧蛋”,还“照水碗”。仙娘婆儿说:小妹崽不该去钻洞洞。她说:红苕洞洞像个埋死人的“生基”洞洞,啷格不出事吗?

过了两天,姐姐回来,说了婆婆。姐姐说,那个洞洞里头有毒气,钻进去就要死。

婆婆不做声。我好害怕哟。

婆婆说:要把红苕种起,冬天才有红苕喂箩卜猪儿。猪儿喂肥了,妈妈就要回家了。

婆婆去割红苕藤,我就跟着婆婆。她扯长的,我扯短的。她大把大把地捆,我小把小把地捏。婆婆在灶那边给猪啰啰儿办饭饭儿,我就在灶这边往灶里头加柴柴。婆婆把猪饭饭儿倒给猪啰啰儿,我就在旁边喊:

吃呀吃呀,吃得饱饱的;长呀长呀,长得胖胖的。

8

床底下有个瓶瓶儿。我看到婆婆爬下去拿出来过的。我爬进去拿出来耍。瓶瓶儿里头装得有水水,就像是止咳糖浆,我想喝点,没打不开那个盖盖儿。

婆婆从坡坡儿上回来,看到了,问我:哪来的?我说:床底下拿的。

婆婆“啊?!”地一声,扯根桑树条子,拉到我就打。

婆婆打我,打得好痛哟。我拉到婆婆的衣服哭,哇——

婆婆边打边说:看你还敢不敢去拿。那是毒药,要“闹”死人的。喝一口就辈子都看不到妈老汉儿了。老子打死你。你还去不去拿?你还去不去拿?你还去不去?……

哇——哇——哇——,我一边哭一边说:婆婆——我不了,婆婆——,不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婆婆看到我手上的猪儿虫印子,好像在流鼻子。第二天,婆婆扯些草草嚼烂嚼烂的,和起菜油给我擦。

毒药肯定是个很吓人的东西。

婆婆好凶哟,我要给妈妈告。

我妈老汉就不得把好东西藏到起。他们一回来,就把好东西全部翻出来拿给我。

9

婆婆把狗狗栓起来了。婆婆说:看到狗狗吃死耗子你就打他。

婆婆背起我到挨到的几个院子去“打招呼”。一家一家地说:我屋那个种红苕和了药的,喊娃儿莫要去掏哈。

婆婆说:那年子,有个娃儿放学去掏种红苕吃,遭“闹”死了。

啷格平时婆婆和姐姐灌我吃药药我没死呢?

鸡咯咯也被婆婆关起来了,就关到屋檐下的那个角角。婆婆办了菜菜回来,把菜脑壳切下来我和婆婆吃,叶叶喂鸡咯咯。我把菜叶叶抱到鸡圈儿边边放到,鸡咯咯就来啄起吃。我拿起叶片片儿给鸡咯咯啄,一哈哈儿就只剩个把把儿了。我伸过叶子把把儿给鸡咯咯,鸡咯咯颈子伸起很长,哇,啄到我的小手手了。我甩了就跑。狗狗跟到我就追过来,尾巴摇得像推磨儿。鸡咯咯也咯咯咯地唱起歌来。

狗狗不好耍,鸡咯咯不好耍,我也不好耍。只有婆婆一天到晚都在坡坡上做活路儿。我在屋头把电视望到,狗狗爬在我的脚边边。

我踢狗狗一脚——出去叫几声嘛!狗狗只是望我一眼,又趴下去了。

10

婆婆说,土里头的菜菜都老了,要砍回来喂猪啰啰儿。我跟婆婆一起去办猪草。土头到处都是黄黄的花花儿。婆婆在土头砍菜菜,我就去摘花花儿。

有一块田头全部都是黄黄的花花儿,香喷喷的。

婆婆说:那是油菜花花儿,结的果果儿打菜油,打起菜油回来烙粑粑,好吃得很。烙粑粑的时候妈妈就回来了。

我不去那个田头摘花花儿。我要菜花花儿结果果儿来打菜油,早点儿用菜油烙粑粑。

婆婆说:土头这个花花儿摘得,它是黄秧白菜的花花儿,不打菜油。

土头有虫虫儿,我认得虫线儿,姐姐说就是蚯蚓。婆婆扯起一坨泥巴起来,就看得到蚯蚓了。蚯蚓红红的,长长的,身上还有圈圈儿,在泡泥巴里头几拱几拱就不见了。鸡咯咯也跟到一路来,见了虫虫儿就“咯咯咯”去啄,蚯蚓就跑不脱了。

土头种得有葱葱儿,我可以去扯起来剥了吃。有一回我又去扯,婆婆说:吃不得,昨天才淋了尿的,吃了肚肚儿痛。我就把葱葱儿甩了。

还有一回,我一下子扯了一大窝起来,婆婆就说:拿回家去,今晚黑煮面面儿吃。婆婆办完猪草,还掐了一把豌豆尖儿。那一晚黑,婆婆就煮面给我吃。用坛子头那个水水,放起葱葱儿,辣呼儿辣呼儿的,跟妈妈煮的一样好吃。

11

天气热和儿起来了。坡坡坎坎沟沟,屋边边树蔸蔸那些地方,都长满了草,开满了花。最好看的有花姑猫儿。它长得高高的,叶子就像红苕叶儿,一根红腥腥的杆杆上分出很多枝丫,每个枝丫上都开一朵花,黄黄的,像太阳张起很大个脸盘子。花姑猫儿长得最高了,很远都看得到。我天天都要去摘一把。摘回家的半天就蔫了,还是长在苗苗上的开得久。那天,我本来又想去摘了,想了一哈哈儿又没有去摘。我要等她们长得好好的,姐姐回来再去摘,摘起来送给姐姐。

姐姐回来了。我和姐姐去摘花姑猫儿。花姑猫儿长得好高哟,我一蹲下去,它就有我高了。嘿,还可以在花姑猫的林林里头躲猫猫儿呢。

姐姐在前面摘花姑猫儿,我悄悄儿跑开,蹲下去躲到起,喊:姐姐,看到我没得!

姐姐侧过脑壳一看,说:嘿,那不是?!

我站起起来,跑到另一个地方,又喊:姐姐,看到我没得?

姐姐回过身,说:看到的!

我又跑,又躲,说:姐姐,看看得到?

姐姐说:看不到才怪!

还看得到啊,我又赶紧跑开。这回儿我要躲到花姑猫最多的那儿去。

我躲好了,喊:姐,看到没得?

姐姐说:没看到,没看到!

嘿,当真躲起来了!

我蹲在草地上,前后左右都是花姑猫儿。花姑猫儿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贴着我的鼻子尖尖儿摇来摇去。我的头也摇起来。嘿,我也是一朵花姑猫儿啦!

我喊:姐姐,来摘我!

姐姐侧转身、举起双手,啊啊地叫着,像个大老虎那个样子地向我走过来。我说:不干不干,不准像老虎,要像摘花花儿那个样子。

姐姐向老虎一样按过来,我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了。

我一脚踢过去,说:不干,重新来过,像摘花花儿那个样子!

姐姐把我拉起来,说:好嘛好嘛,你重新去躲一回儿哈!

我爬起来,跑开,躲进了花姑猫儿当中。

“唉呀,狗屎!”

我踩着了一堆狗屎,大叫着跑开。姐姐哈哈哈笑起来。

12

燕儿又飞回来了,住到我们家堂屋的墙上。墙是有个老燕儿窝。晓不得那个燕儿窝有好多年了,反正婆婆说,那个窝窝啊,是那年子就有了啊。

我问:婆婆,是哪年子吗?

婆婆说:逗是你娃娃鼻子横起揩那年。

我说:哼,骗人,我刚刚才横起揩了鼻子的。

婆婆一个哈哈儿笑起,说:嘿个死妹崽,说话还扯得很的!

有两个燕儿,从门上的木框框中飞进飞出,衔些泥巴和草草,放到她们的窝窝里头。

我问婆婆:婆婆,他们把泥巴和草草放到窝窝里头做啥子哟?

婆婆说:那是她们在修房子。

我说:燕儿住到我们的房子里头,还要修房子啊?她们修的房子是我们的还是她们的啊?

婆婆:我们的房子不是她们的房子,她们的房子不是我们的房子。我们的房子是房子,她们的房子是窝窝。

我说:我们的房子有盖盖,她们的房子没得盖盖。

婆婆说:就是就是,幺姑儿聪明。

我说:我们的房子就是她们的房子的盖盖,给她们遮太阳和雨。

婆婆说:对头,对头。

我说:嘿,我们的房子是方的,她们的房子是半边圈圈。就像我们米箱箱儿里头那个半边碗儿。

哈哈哈……婆婆又笑了。“哎呀,我这个乖乖孙啊,真是好耍得很呢。”婆婆说。

我说:我们的房子有缝缝儿,燕儿的房子没得缝缝儿。

婆婆说:朵朵,你说你屋老汉今年搞不搞得钱吗?

我说:搞得到钱,搞很多钱回来!

婆婆说:呃,你说了的搞得到钱,就搞得到钱;你说搞很多钱就要搞很多钱。

我说:我们有钱了就修大房子。爸爸说的。

婆婆说:要得,修起大房子,我们不住这土瓦房了。

婆婆说:唉,再不修噻,淋两回雨就该住岩洞了哦。

我说:我才不住岩洞呢,要住我就住燕儿窝。岩洞里头有蛇儿,有耗子,还有麻老虎。

我又说:婆婆,那燕儿啷个办呢?

婆婆说:燕儿就让她住烂房子噻。

我说:不干,房子垮了,燕窝儿就要着雨淋了。还有那些瓜娃子要拿棒棒去戳。

那天,我看到一个燕子趴到窝窝里头不飞了。我拿响杆往墙上打,去吓她,她只是叫,就是飞不起来。糟啦,燕子病了,起不到床了!我赶紧去找婆婆。

我找到婆婆,说:婆婆,燕儿病了,快点去找草草药嘛!

婆婆说:哪个燕儿病了哦?

我说:就是窝窝里头那个,你去看嘛。

婆婆说:叫没得哟。

我说:叫了的。我打起响杆吓她,它扇起翅膀惊爪爪地叫。它吓我,我就不敢吓她了。

婆婆又是一个哈哈儿打起,“傻姑儿呢,那是燕儿要生娃娃啦!

啊,燕儿也要生娃娃呀?生个蛋儿还差不多?

我说:不是的,是生蛋蛋儿!

婆婆说:就是就是,是生蛋蛋儿。大燕子生了蛋蛋儿,然后在蛋蛋儿上头蹲十几天,蛋蛋里头就要长出小燕子来。

我说:是不是像老鸡母抱鸡蛋嘛?

婆婆说:就是就是。抱十几二十天就生出来了。

哦,我们家要有小燕子啰!

婆婆说:你不要去吓她了哈。人家在抱小燕子,你去吓她,她就要衔泥巴来掷你,屙屎来淋你。

“燕子恁个跩啊,婆婆?”我说。

婆婆说:是噻,你去捣乱,她就要跩你。

大燕子抱小燕子,我不去捣乱。我喜欢燕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