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米亚斯多去海洋馆

奥米亚斯多一直都很想去海洋馆。

他是一个出生在农场里的小男孩,屋子外面的田野一望无垠,农场的篱笆墙边上,长满了各种野花野草,喇叭花呀,苘麻呀,四叶草啊,苍耳呀,还有龙葵呢。

到夏天的时候,龙葵会结果子,黑色的小豆子一样的果子,摘一颗放嘴里,嗯,甜甜的。所以,奥米亚斯多最喜欢龙葵。

奥米亚斯多最不喜欢的是苍耳。如果你从苍耳丛里走一趟,一定有小苍耳挂在衣服上跟你走。粘在衣服上还好,要是粘在头发上,哎呦,那可惨了!

有一次奥米亚斯多就在草丛里躺了一会儿,起来就有好几颗苍耳抓住了他的头发。他根本没发觉,自顾自玩去了,等到晚上洗澡的时候,苍耳已经跟他的头发紧紧的抱成一团了。

妈妈用手指慢慢的,一点点的,轻轻的为他解开,可是,妈妈每扯一下,奥米亚斯多就疼的,“嘶”一声,抽一下嘴角。

最后,妈妈没办法了,说:“奥米,妈妈用剪刀把这一小撮儿头发剪了吧?”

“啊,那我的头发不就跟狗啃似的吗?”奥米亚斯多怪叫着说。

“可是,没有什么更好办法了。”妈妈叹口气说。她也觉得可惜,因为,她很喜欢奥米亚斯多像宗介一样的发型。宗介你知道吧?就是动画片《悬崖上的金鱼公主》里的那个小男孩。

“那我就剪个光头!”奥米亚斯多恨恨的说,“看可恶的苍耳还抓不抓我的头发了。”

奥米亚斯多理了光头,就不像宗介,就像个小和尚了。

“所以,我不太喜欢农场。”奥米亚斯多说,“如果能生活在海洋里,那该多好!”

你看,出生在农场里的小男孩竟然热爱着海洋!

“妈妈,我想去海洋馆玩!”奥米亚斯多央求妈妈。

“好啊!”妈妈满口答应,说,“不过,不是现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一家人一起去。”

对于农场的主人来说,合适的时机可能就是冬天了。因为,冬天是最不忙的季节。

春天要播种,一年之计在于春,耽误了播种的时机,可是没有收成的,夏天要照料农作物,施肥、捉虫……忙不完的活儿,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农作物收获的时机很重要,就拿玉米来说吧,晚个几天收获,玉米粒都会被鸟儿、田鼠它们偷走大半。

只有冬天没有太多的活儿忙活。

“好吧!”奥米亚斯多说。他拿出十二分的耐心,盼着冬天的到来。

直到有一天,奥米亚斯多发现妈妈开始收拾行李了。

奥米亚斯多想:肯定是要出远门!不然为什么要带他的小毯子和水壶?妈妈还特意烤了好吃的小饼干,还用密封盒装起来。最近,除了去海洋馆,他们没有别的出行计划了,一定是为去海洋馆准备的。

果不其然,妈妈说:“奥米,今晚早点睡,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去海洋馆了。”

耶!奥米亚斯多高兴的一下子跳起来。他也很想早点睡,可是,因为太高兴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前故事都讲了三回了,他还是睡不着。

妈妈打了个哈欠说:“奥米,我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我可以先去睡吗?你自己数绵羊好吗?”

奥米因为海洋馆所以心情特别好,他这个时候还忍不住开玩笑:“数亚米吗?咱们家只有亚米一只小绵羊,说‘一’,就数完了。”

妈妈打着哈欠笑了:“哈——哦——,你这个小坏蛋!”

妈妈走了,奥米亚斯多开始数数。

“1,2,3,4,5……29,20,21,22……29,20,21……”

咦,怎么总也数不到30?

奥米亚斯多一边揉了揉干涩的眼皮,一边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句:“真是奇怪!”然后,就睡着了。

等奥米亚斯多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依偎在妈妈的怀里,身上盖着他的小毯子。

天已经大亮了,温暖的橘色的阳光照射到眼前,外面的树……等等,外面的树为什么在拼命的往后跑?

奥米亚斯多从妈妈的怀里钻出来,环顾四周,啊,原来,他们现在在车里,他们已经在去海洋馆的路上了,嘿嘿,他还以为自己在农场的家里。

“嗨,早上好,宝贝!”妈妈温柔的说。

“早上好,妈妈!”奥米亚斯多咧开嘴笑了,又伸长了脖子冲前排的爸爸说,“早上好,司机爸爸!”

“早上好,乘客儿子!”爸爸笑着说。

海洋馆离农场真的好远啊,有二百六十公里呢,爸爸开车开了四个小时,他们才到海洋馆的门口。

哇,海洋馆的大门真气派啊!

老远就看见一个做成巨浪形状的大牌子,巨浪里有鲨鱼和美人鱼的雕塑,正微笑着挥手。

“看,大白鲨和美人鱼在欢迎我!”奥米亚斯多指着海洋馆的大门说。

爸爸妈妈哈哈大笑,说:“是的,它们在欢迎你!”

奥米亚斯多一进海洋馆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水母区。水母区的水母实在是太多了,看的人眼花缭乱。

奥米亚斯多牵着妈妈走过去,指给妈妈看,说:“看,桃花水母!看,海月水母!”又把妈妈拽到另一个水缸前,说:“这个水母长的像荷包蛋,肯定是荷包蛋水母,你看看它的标签,是不是写着荷包蛋?”

妈妈看了看,惊奇的说:“真的呀!确实写的是荷包蛋水母。你真是一个小海洋生物专家!”

奥米亚斯多听了,骄傲的挺了挺胸脯。

他以前只看过图片,现在看到了活的水母,虽然一模一样,但是他觉得,活的水母比图片上好看一百倍。

那大白鲨是不是也比图片上的看起来凶猛很多倍?

奥米亚斯多牵着妈妈的手,到处去找大白鲨。

他终于找到了鲨鱼区,可是,这个鲨鱼和大白鲨长的有点不一样。

“这个是大白鲨吗?”奥米亚斯多问。

“当然不是,这个是白鳍鲨。”爸爸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海洋馆能养的活大白鲨。”

“为什么?”

“因为它需要很大的空间来游动,没有哪个海洋馆能提供那么大的场地,只有在海洋里它们才会自由自在。”

奥米亚斯多失望极了!

“可是我想看大白鲨,我来海洋馆,就是想看大白鲨。”奥米亚斯多都快要哭了。

“白鳍鲨也很好看啊,我觉得它很神气!”妈妈赶紧说。

奥米亚斯多还是很郁闷。

妈妈叹口气说:“如果有人因为喜欢看你,就把你关在一个小房间里,你愿意吗?”

奥米亚斯多抬起头,想了想,问:“还能见到爸爸妈妈吗?”

“不能。”

“能出去玩吗?”

“不能。”

“那我不愿意。”

“大白鲨也不愿意。”妈妈蹲下来,看着奥米亚斯多的眼睛说,“以前有人试着在海洋馆里养大白鲨,可是大白鲨不停的撞玻璃墙,撞的头破血流,最后生病死去了。对大白鲨来说,海洋馆是小房间,海洋才是它真正的家。”

“如果你喜欢,你可以长大了之后,去海洋里寻找大白鲨。”爸爸说。

“嗯,还要有防鲨笼,这样就比较安全了。”奥米亚斯多说。说完,他又想起了一件事,“那是不是这个海洋馆里,也没有北太平洋巨型章鱼了?它们的家在北太平洋。”

北太平洋巨型章鱼可是世界上最大的章鱼。

“是的,没有。不过,你可以去看海豚表演。”爸爸说。

“我不想看。”奥米亚斯多说。

爸爸看他不高兴,说:“我给你讲了一个关于大白鲨的故事吧。”

“大白鲨其实不爱吃人的,你知道吗?大白鲨咬了你一口之后,发现你不是海洋生物,它就会走了,不会再咬第二口。可是,被咬的人到最后仍然会死,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第一只大白鲨咬了人一口之后,它觉得不好吃,就走了,可是这时候人流血了,血腥味会引来更多的大白鲨。

第二只大白鲨游过来咬了他一口,心想,嗯,真的不好吃,也走了。

第三只大白鲨说,真的很难吃吗?我尝尝。它也咬了一口,说,确实难吃。

第四只大白鲨不相信,他也想亲自尝一尝,啊呜,嗯,是不好吃……

第五只大白鲨也好奇……

第六只大白鲨……

最后,那个人就这样被一口一口咬死了。”

明明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被爸爸一讲,就特别搞笑,奥米亚斯多十分想笑,他笑的浑身颤抖,笑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在妈妈怀里睡着了。

然后,他看见,下雨了,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地上的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最后,农场就变成了海洋,他们就变成了在海底生活的居民。

农场的篱笆墙被大水冲走了,那里变成了珊瑚的栖息地,苘麻,龙葵,苍耳,不能在水里生活,陆陆续续枯萎了,取而代之的是茂密的水草。

他们的家里,每天都有小鱼来做客,各种各样的鱼,有些奥米亚斯多认识,有些奥米亚斯多不认识。不过没关系,这不妨碍他和它们成为朋友。

奥米亚斯多也有幸见到了大白鲨,只有一次,它从奥米亚斯多的窗前游过去,奥米亚斯多还没有来得及跟它打招呼,它就走了。

奥米亚斯多并不觉得遗憾,反正他一直住在海洋里,大白鲨也一直自由自在的遨游在海洋里,如果他愿意,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