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暗涌(4)

96
意磬
2018.01.07 17:24* 字数 3925

文/意磬

[4]剪彩

目录及简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覆盖了这片贫瘠却辽阔的土地,人们纷纷加入改革的浪潮,开始自主创业。镇中心多了几家小卖铺,百货商场里引进了大批新物种,国家扶持农民搞养殖,从省里派来高级的养殖专家,家里饲养的牲畜耳朵上全都有了标志,砖厂革新吸引更多投资者入股,砂石厂和钢铁厂如期建成,从此兴盛砖瓦厂改名盛世建材有限责任公司。方志鸿凭借自己当年的技术实力赢得各股东的认可,成为公司的副总。

人人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方志鸿不想提,却也被人们记在心里,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力是他一辈子都受用不尽的标签力量。

春节过后,方志鸿将自己更多的时间都放在公司里。规划公司今后整体运营方向,制定管理制度,招聘更有技术力的员工,沟通各级领导做好公司的宣传,寻找销售渠道,几乎所有的事情他都亲力亲为。他又再次回到了过去的生活,那个眼里只有工作的他。

“公司有你这么个副总,我得省多少心啊。”

老总王英杰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看着里面正在起草公司章程的方志鸿笑着说道。

“我一个人呆着也没事,就多干点。”

方志鸿依旧埋头在纸上写着。

“志鸿啊,咱得找个会计,现在公司规模扩大了,入股的人也多,得找个专门的财务人员来管理。”

“是,这个我想到了,我这儿有个合适人选,你听听怎么样?就是原来砖厂的老会计张小成,他干了一辈子会计了,人也老实,年龄比咱大些,该有45岁了,别看人家年龄大,头脑清楚,身体也倍棒。”

“这人我倒是知道,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来,我可听人说他都搬去城里了。”

“我回头问问,不行了我专门去请。”

“行,那就交给你了,我就不管了,你办事我放心。我走了,你忙吧!”

“好,我弄完了拿过来你看看,有啥需要加的再加上。”

方志鸿依旧埋着头,连说话都没有停下手中的笔。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明天要去市政府,需要请市领导为咱们公司开业剪彩。你写上两份剪彩发言稿,一份以领导身份写,一份以咱们广大股东身份写,当然发言人是我啊。”

王英杰走出去又走回来趴在方志鸿桌子上说。

“我知道了,您忙去吧,让我慢慢写。”

王英杰走后,方志鸿终于停下手中的笔,过去的一切都开始在他脑海中回放,曾经他就是这样包揽公司所有的工作,忙到没有时间顾及家庭,最后妻离子散。现在他再一次惊觉过去的影子又开始慢慢占据他所有的生活,这样的工作狂,人人拥护,可是韩雪不能忍受,两个孩子不能忍受,家散了,人的主心骨就散了。生活不该只有工作,工作只是为生活服务的。这一次方志鸿想做到均衡发展,而不是顾此失彼。

想到这些,他立刻站起来,前往老总王英杰办公室。

“老板,我提议咱们召开一个股东会议,公司现在还没有运行起来,所有的章程制定,都该大家一致商量决定,而不是我一个人自导自演,有人会觉得我独权。刚开始起步,我们要鼓动所有股东,找准他们身上的优缺点,然后把公司运作的某一块交给他管理,这样既能调动大家积极性,又能让大家对公司的发展尽职尽责,而不是坐等收益。”

王英杰坐在角落里听的一愣又一愣,似乎思维跟不上方志鸿的语速。

“啊,你觉得这样好,咱就召开。你定。”

王英杰睁着他迷茫的双眼看着眼前这个既能滔滔不绝善言能辩又能沉下心干事业的残疾男人,心里突然有种恐惧弥散在心里。这个男人不可小觑。

“您明天不是要去市政府吗?我看就今天下午吧,这会才两点钟,我马上去通知他们,三点咱们准时开始。您趁现在的时间考虑考虑您对公司日后发现的规划。”

“好,你去吧。”

方志鸿拖着他的一条瘸腿走了出去。王英杰起身站在窗户旁看着这个头脑里全是主见的男人渐行渐远,他一摇一晃地身影仿佛还在眼前晃得他心烦意乱。他不知道这种突如其来的忧虑里其实藏着他对他的戒备,他的私心和嫉妒。

王英杰回到办公桌上,前几分钟前他还端着茶杯悠哉悠哉地品着,看着报纸,转着椅子,好不快活。现在他不得不重新思考方志鸿的话,这种被迫去思考问题的方式让他很讨厌,却又不得不去做,因为他害怕一小时后的第一次股东会自己没话说,被方志鸿占了风头。想到这里,他拿出笔记本,准备长篇大论。

四十分钟后,五位股东都坐在会议室里,没有一个人缺席。方志鸿的工作能力在瞿子镇是公认的,他的这点感召力还是有的。王英杰拿着笔记本坐在长方形会议桌的正中间,左侧坐着方志鸿,右侧坐着方志勇,正对面坐着王英华、王家瑞、郑金阳。

“咱们今天第一次开股东会,主要是和大家商议制定公司章程和未来发展规划,大家有什么好的意见都提出来,或者写出来,最后举手表决。这样既公平又公正,大家也都参与进来了。”

王英杰说完对面的三位开始交头接耳窸窸窣窣地讨论着。

坐在右侧的方志勇没有说话,提起笔在纸上写起来。方志鸿在去通知每个股东的时候都告诉了他们今天会议的内容,最后一个通知的是哥哥方志勇。他们一起来的路上大致讨论过,所以方志勇心里早有计划。

方志鸿将自己还没有完成的公司章程递给了王英杰,告诉他还有什么规定可以加在里面,再传给别人看。

会议室里全都是刷刷地写字声,之后便是激烈的讨论表决声。最后经过三小时的集体表决通过了公司章程草案,初步确定了公司各股东的主要业务范围和职务。

公司董事长王英杰,副总方志鸿,统管三厂整体运行;办公室主任郑金阳;方志勇负责砖厂,做好砖厂生产销售管理工作;王英华负责砂石厂,做好砂石开采销售工作,王家瑞负责钢铁厂,做好钢筋水泥市场营销和推广。

会议结束后,王英华去了哥哥王英杰的办公室,其他人都跟着方志鸿散去了。

“我说哥啊,你是不是我亲哥,副总的位置不应该是我吗?”王英华一脸的无奈。

“方志鸿的才能是镇上公认的,谁能超越他,你就省省心吧!有机会再说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看那抱砖头的方志勇都成了砖厂的负责人了,他有什么才?狗屎都不是。”

“方志勇在工地上了干了好几年了,认识些包工头,对砖厂的销路有帮助,也算是资源合理利用。”

“那我这砂石厂是个啥,我啥子都不懂!”

“你有你这张嘴就行了,出去推广销售,开采有技术工人,你只要确保人家安全就行。”

“哎,砖厂效益好,这砂石厂还不知道怎么呢?”

王英华垂头丧气地一屁股陷在王英杰的办公椅里,抱怨此次股东大会的决议。

“行了,好好干,以后再说。”

王英杰此刻已经有些不耐烦。这种新型的经济发展模式让他很陌生,当所有的股东和他几乎平起平坐时,他的内心是挫败的,他想要掌控所有的欲望在自己开始号召集资入股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不可能实现的美梦,而到这一刻他才真的后知后觉。他并不是一个能跟上时代发展的成功企业家,相反他只是一个能左右逢源空有一副好皮囊混迹于官场的小镇长。

“董事长,这是您要的材料,您看看,有什么需要改得我再拿去改改。”办公室主任郑金阳将两份剪彩的发言稿递了上来。

王英杰看见是郑金阳不免有些诧异,但想想也是应当,办公室就该负责所有材料的制备。他低头极速地看材料,当了十五年镇长,他看材料的能力无人能及。

“小郑,这份再去改改,市领导的发言尽量简洁,简洁大气,才像领导嘛!”

郑金阳拿着发言稿走了出去。

郑金阳原本准备子承父业成为私塾教书先生,只是奈何他的普通话太烂,根本过不了教师应有的水平。他要是给学生上语文,早都教到山沟里去了。但是他的文字功底深厚,也是个心细如发的男人。

“小郑怎么样?董事长说啥了?”王家瑞从会议室走出来。

“没啥子,我改一哈。”

“小郑脾气真好吆!那你改去,哥哥走了!”王家瑞故意学郑金阳说话的样子,嘲笑他一番,骑着自行车走了。

郑金阳扶了扶掉在鼻梁上的眼镜,猝了一口唾沫,转身去找方志鸿。

方志鸿将王英杰交给自己的任务迅速交给了郑金阳,他已经学会了各司其职,做自己的本职工作。

“副总,我写的这个不够简洁,你帮我再改改!”郑金阳低着头,将发言稿放在方志鸿的桌子上,然后拉了拉穿在自己身上父亲的中山装,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写这种材料也有套路,我这儿有以前给领导写的东西,你拿回去研究研究。”方志鸿从抽屉里取出一沓印有兴盛砖瓦厂字样的材料,交给郑金阳,然后开始改桌上这份材料。

“那个王家瑞,怎么也入股了?”

“有钱就可以入股,怎么了?”

“他这人不老实,能负责钢铁厂吗?”

“他也有自己的优点,善交际,也认识房地产老板,以后对咱们公司有帮助。怎么了?你俩又过节啊?”

“那倒是没有!就是看不惯他。”

“他就爱跟人开玩笑,爱玩,实际上也没啥坏心眼。好了拿去吧,就这样另写一份。完了快回家吧,天都黑了。明天还要忙呢!”

方志鸿又在公司呆了一天,虽然他把一部分工作交给了别人,但他还是改不了事事都操心的习惯。从六点结束后他就一直呆在办公室,现在已经快十点了,才看到天已经黑了,自己该回家休息了。

今晚的月亮圆又亮,方志鸿心里又不觉想起那个叫王丹的女人,那个如果画上眉还会很漂亮的女人。他和她在内蒙所有的经历又装点了他的梦,让他觉得甜又暖。

盛世建材有限公司经过三个月的筹划终于迎来今天的开业仪式。市区领导非常重视民间中小企业的发展,市长张建刚出席此次开业盛典,市区各大报纸纷纷刊登这一盛大开幕仪式,各房地产老总参加了此次剪彩仪式。王英杰代表全公司致答谢词。

中午十二时,瞿子镇的东北方,鸣笛奏乐,礼花齐放,空中飘着团团烟雾云,袅袅升腾。这个沉寂了多年的贫穷乡镇从此将迎来一个崭新时代。

剪彩仪式结束后,王英杰的妻子林梅带领弟媳张爱云和镇上其他妇女扭起了大秧歌,大嫂任惠兰、郑金阳的妻子倪娇、郑岁嘴的妻子付喜乐在台上跳得好不卖力。大红肚兜,裹在一身白色缎面舞蹈服上,桃粉金丝边的扇子,血红的方形手帕,在她们手中翩翩起舞,迎来了领导一次又一次掌声。

最后王家瑞的媳妇王思嘉演唱了一首孙悦的《祝你平安》。她穿着宝蓝色的旗袍,身材婀娜有致,一张口就掌声不断。

这一天公司和家和房地产、兴隆房地产签署了合作协议,更是喜上加喜。公司全体都乐开了花。

方志鸿再一次找到了自己丢失了两年的成就感,而这一次的成就感让他觉得很踏实。

小说《暗涌》
小说《暗涌》
23.2万字 · 3.4万阅读 · 115人关注
我是意磬,91金牛女,有着金牛的保守和隐忍,坚持吃得苦中苦 ,方为人上人。在简书更文三个月成为简书连载推荐作者,已完成长篇小说《一生的苦难》。 小说《暗涌》以改革开放后至当代社会为背景,讲述了方志鸿二婚家庭组建后各种家庭问题,以及跟随改革浪潮发展起来的事业之走向,旨在反映家庭伦理道德观念及人情关系的冷暖。小说主人公漫长的人生路会经历何种变迁?继女焦美娜又会经历何种人生?被前妻带走的儿子又会如何对待数十年都不曾见面的父亲……欢迎跟着意磬一起来玩大揭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