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离子体科技知识寻求者第52次教学

口译:漫步环宇

录音:漫步环宇

打字:KESHE_HUMAN、超前科技

复制:KESHE_HUMAN、超前科技

统合:KESHE_HUMAN

RICK:我们先做下声音检查,来看下是否一切正常.

VINCE:看看你那边的播放器的情况。好的。声音检查看起来没有问题,现在是第 52次教学。

RICK:非常感谢各位参加第 52次凯史知识寻求者网络教学。自从我们开始这个网络教学系列已经整整一年了,再次来说我们还是要和来自太空学院的凯史先生交流谈论一些有在意大利的巴里这些,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还有凯史基金会有什么最新进展,现在我想没有任何其他问题后,我们就开始请凯史先生给上来我们大家讲讲有什么最新进展。

KESHE:是的。早上好,晚上好,大家好。今天就已经有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了,噪音很大。是不是谁背景的噪音太大。

RICK:抱歉,是我这边,可能我这边调整的时候噪音太大了。

KESHE:今天我们已经成功的进行了整整一年的网络教学,现在来看基本上有 1年时间,现在有很多事情自从我们开始这次教学后有了很大的变化,总体来说,我们进行了很多不同的教学,包括儿童还有对中国团队的,能够听到我说话吗?

RICK:能的。等一下我调整一下情况,看看是不是出现错误了,连接的地方出现问题,让我看一下。好的,我们需要重新调整一下,我表示歉意,现在就是麦克风的延长线出了问题,没有办法同时出现两边的情况,现在问题应该解决了,凯史先生。

KESHE:好的。早上好,大家好,也就是祝愿我们生日快了,时间,这个是第 52周的太空学院的教学,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了启动了整个针对普通民众的教学,现在已经到了大学的程度上,我们要看未来的几周会有什么样的进展情况,现在基金会作为一个教学的学院,就开启了一个新生命的循环,有人告诉我那些了解更多情况的人,就是下周最晚的时候就是最新的网络教学的网站和申请就加入到我们大学的申请一个网站就会做好准备可以上线了,我们现在有很多人已经可以申请成为我们太空学院的学生,我们将会对你们做出相应的回应,你们可以跟我们进行相关联络,填写一些在线表格,整个组织我们之前和我们的凯史基金会核心团队进行了商讨,要在 4月 21日,就是针对对外的公开的正式开放,针对一些公众人物,还有相关的人士的公开场合也会在这一天进行,在 4月23号在意大利,这里面需要有一些澄清的事情,我们会利用巴里这个地方作为我们的一个基地,然后大学具体的正式地址在 CHAR LIEE这个地方,这个地方距离巴里大概有 30公里的距离,但是大学的总部就位于巴里的街道社区中,这样一些基地,这个基地也是在另外的一个距离这 30公里的地方,也是处于巴里区域当中,所以我们用巴里做为一个整体的总部的地址,就是把它称为大学的参考点,就像各位在医疗网络教学中能够了解到的,周二的时候,我们就对外转播了,或者进行了第一次的网络教学,这是我们大学对外进行的,我们已经向外传播,到今天来算,我们已经到 17-1 8号的时候就回到大学,然后这个时候可以把我们的大学实验室的相关设施给设置好,这样我们可以做好准备,当我们的知识寻求者 5月份来的时候都可以正常运行了,整个的一个条件就是接受这些学生将会由2-3个人来决定设定,他们会从整体的一个方面来考虑,然后他会去推荐或者是否能够接受这些申请者,如果接受的话,申请者就会接受到来自我们学院的邀请函,我们大学的工作结构是非常简单的,我们现在决定的时间表就是如何教学,以及教学会成为什么样的状态,实际上就是说这种知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一种分享而不是教授的方式去进行,那些希望加入到我们第一批学员的人,我们现在有这样一个立场就是你需要去申请的同时,也要加速的或者迅速去申请,因为申请人的数量比较多,因为我们现在有来自意大利的人也想加入到我们学习的队伍中。

如果你想要加入到我们的学院或者学习的过程中呢,就要抓紧时间申请了,填写好相关的申请表发送过来,交给我们的核心团队来审查,这些申查都是由我们的大学指派这些人员来申请,我们非常幸运而且能够把相关图片发了出来,在我们的网站上已经获得了一些住宿的公寓,可以为这里学习的知识寻求者提供相应的住宿的宿舍,然后把相关内容发布出来,随着我们现在说话的过程中,他们已经把相关内容和图片发布到网站上去了,我们需要去观察整个的进程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同时第二波的太空学院的大学也已经在建立的过程中,实际上是在我们成立第一批学员这些事情之前也在进行着,第二波的这些学员的组建主要是针对东欧还有巴尔干半岛这部分的学院来进行的,很可能在巴尔干半岛这一部分来进行,也会以同样的进程来进行,很可能今年晚些时候或会进行,回到教学这个问题上来,教学的组织是非常直接的,早上会有教学,下午会有实验室讨论的过程,然后我们还会开始购买实验室的设备,包括拉曼光谱仪和红外线光谱仪和其他的向设备,在学生到来前都会购置安排好,如果你有一些我们所称的一些学派的教学相关的背景,你可以加入我们,你来的时候可以被培训接受我们的培训,在等离子体的技术就是凯史基金会的这些技术用于你的专长上,如果这样的话,请向我们事先通告,如果你被接受的话,我们并且能够去办理购买相关设备提供你研究使用,一旦你来到我们的实验室或者说相关的办公环境中,你的知识可以以最佳的方式得到应用,这样我们会事先把你的设备安排好,以便调整到最佳状态也可以用它做相关的测试和研究,这样我们可以事先做好准备和计划,把这些设备筹备好,

我们有很多的科学家在引力方面,还有在其他领域的科学家,包括太空科技的,都加入到我们的行列来,如果你被接受,就请通告我们的大学需要什么样的设备,当然在我们的大学能够办理的范以得到发挥,可以即刻的得到发挥,当你来到这里的时候,这样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可以来分享你的知识,这样我们大家就可以依靠你的来完成相关的科研,来增加我们的整个知识库的知识,整个的结构就是我们试图去把所有需要的知识聚集在一个地方,这样在不同领域的专长你可以以一种最佳方式发挥你的专长,我们依然还在寻求得到大规模的资金捐赠以便来购买更多的相关设备,我们需要大量的金额来购买,比如拉曼光谱仪,我们之前购买了一些,像这样的仪器每一台都要花 2.5万-3.2万欧元购买,所以我们实际上需要能够得到更大规模的金额捐赠,如果你能够以任何形式来支持我们,给我们资金的话,能够支持我们的大学正常运行,当然也可以是在政府的支持下也可以,我们会非常欢迎你的捐赠,如果你本身有可用的设备的话,你现在不再用它了,已经搁置很长时间,你可以把它带过来,这样我们也可以用这样的设备仪器,回到教学,有关知识的运行这一块,上周的时候我们谈论有关线路,就是有关主源物质的这些事情的时候,或情况,当我们在和知识寻求者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很多科学家即使在今天,在物理学和核物理学,原子物理学领域,他们都没有理解一个主要的原理,就是原子结构的工作关系,工作原理,现在我们在这方面再去增加一些知识,这样的话就能给知识更多的拓展,在实际的物理结构当中,就是原子核的结构当中,在原子结构上,我们去观察中子或者质子的时候,但是当我们进入到原子核的时候就是中心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大多数情况下,很多中子会比质子还要多在那里面,因为当中子裂解变成质子和电子的时候,他们就会加入到质子或者中子到原子的结构中,但是同时,它们去达到这样一种裂解的状态,变成电子和质子,它们需要丢失一些以等离子体的形式或者能量,这是一种额外的能量以等离子体的形式丢失的,当能量在等离子体的状态中被释放出来后呢。非常感谢你发布的图片,这个场体就需要部分被质子吸收,因为离它很近,另外一部就由在边界上的电子吸收,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之前从整体上从来在物理学界里在中子来的辐射,然后从这个原子所存在的环境中,就是在它所存在的方向环境中,在这样的环境或者情况下,物质的状态就是中子的话它的物质状态本身是质子,它会释放能量,或者它的能量以一种场体的光谱形式来释放,这个意思是什么呢?比如被中子释放出来的所有的能量所有的斥引力场场体被释放出来的,,本身并不是在物质或者亚物质的状态,有一些是在过渡状态,有一些是处在主源物质的状态,所以说一个电子会从质子吸收能量,或者从在中心的中子吸收能量,它再次的就会去吸收这些物质强度的光谱,还有就是物质强度的光谱还有就是过渡强度和主源强度,所以呢,其中一个原因即是中子,因为中子接受它的能量以不同的方式,通过环境星系,宇宙,主源物质的强度,或者主源能量的级别它被吸收,由原子核一种同样的方式或多或少在物质的状态下,所以中子并不仅仅是损失它一部分的场体,由于它的场体一个强度被吸收,能量的光谱在它本身的中心,而不仅仅从它周围的质子和中子,而是从整个宇宙的高汤当中,这工作的话,我们看到了一些测试,有的你们可能已经注意到,有的还没有注意到,就是这个状态得到了改变,而不是没有改变任何其他的东西,但是它的状态改变只是因为环境的一个改变,你就会开始制造出不同的材料,

你实际上没有去碰任何东西,只是去移动了你的容器或者说在某些地方到某些东西上,你只是移动了它的位置,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改变,这个改变的原因就是你改变了它的状态还有这种渗漏,或者吸收,就是通过这种能量通过等离子体混合甘斯,在所有 3个级别上,就是主源,过渡,还有物质状态,在中子、星系的中心地方,这里面有一个主源的种子就是一个源头,就像银行一样,一个储存室,这个储存的室,它也有自己的一个光谱,你越是往里面走的话,就是在它的方向一个强度上进入到中心的位置上的时候,这个场体的强度它就会在一个量级级别上增加,所以并不仅仅是它的中心向外释放这样一种从高级别到低级别的释放。而且中心的高级别由于它的强度会吸引一些来自环境中的场体到它的中子的等离子体当中,同时包括它的外面的这些环境,就是原子的结构或者说宇宙的结构中,所以说某种程度上所有中子,质子,所有元素在可见和不可见的方向和强度上,并且相互连接在物质上,它的强度越强总会去吸收比较弱的强度,最终就会在它的下面去释放出来,所以整个的过程是持续不断的,当你到了主源中心的地方这里面总会有一个量级的级别,因为你会加入到其中,如果一个人能够理解整个过程,你就会转换储存室,进入到一种结构,就是我们之前在医疗领域所说的成为皮肤或者指甲,这样就会改变吸收物质能源的水平,所以你就能够理解从现在开始你的知识就得到了扩展并且更清晰的能够理解不同的场体强度有一个转换的,就是主源物质的转换,包括到亚物质状态的转换,这里面有一个持续不断的吸收场体和能量,在每一个级别上,相对于高或者低一些的能量场体级别上。这个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一个等离子体状态下的能量守恒。这个等离子体还有就是一个比较低一些级别的强度,在是当引力场和磁场就是同样的一个强度,所以在不同程度上来说,它们会获取其中的一分部,当他们有了磁场的一个吸收的属性,当等离子体在斥引力场,它们就有同样的一个级别量级的时候,所以当有了斥引力场,它能够聚合在过渡的级别上的话,这个就从来不会被物质状态吸收,或者被主源状态吸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因为在量级的级别上,当你谈论到原子核的时候,并不是所有场体都会从原子核向外辐射,它是中子或者质子,它实际上是在一种强度,这个强度下电子也可以去吸收。然后我们看到的能量释放作为光线,我们把它成为辐射。同时,这些辐射的释放是由环境所决定的,环境就是在电子在环境中工作,或者质子,或者原子结构在这里运行,辐射的释放还有等离子体斥引力场通过原子结构来释放,处于这个单一性当中在气体状态下,我们把它称为甘斯,它是完全取决于什么样的环境在它的原子核周围,等离子体的周围允许它去吸收或者释放,以及他们的连接是如何创建在一起的,去创造出等离子体的压力,并不人们所观察的状态,在粒子其他的一些部分,如果把他成为阿尔法或者贝塔,当它成为另外一种场体我们把它叫做伽马。现在的科学界进入到等离子体的科技中,现在你需要去观察并理解一种新型的辐射,这里面有一些辐射比伽马更高,这样一种级别存在。

目前来说,目前科学界还没有办法去理解这些内容,因为它们在等离子体的级别上去运行,而不是在光线上去运行,有一些可以被看到和被测量,我们需要制作出一些新工具去测量这些光线,就是比伽马射线还要更高的一些的射线,更有威力。但是由于就像我解释的那样,每一个等离子体实体的每一个阶段每一部分都是吸收在场体的一个强度上,就是斥引力场的强度上,它们并没有被吸收或者被接触到,在它连续的原子结构上,我们需要去扩展我们的知识,去理解会有比这个伽马射线更高能量的这些射线的存在,要高很多。同时,我们需要去理解并且增加我们的知识,我们把它称为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或者能量团,包括类似像射线一样,它存在并且在所有级别上,都在运行着,在太空中,凯史科技中,这含义就是我们要进入到太空科技的一个新阶段中,我们需要去设计出一些工具,它并不会去依赖阿尔法或者贝塔射线,而是在一个复合的磁场团,它们就像射线一样的方式来表现,就是有射线的一种属性,但是它们也是一种复合的形式,但是却有不同的强度,非常类似于你看到的不同颜色,不同的强度,不同的带宽和不同波长,同样类型的结构是用于同样的一个等离子体,这些将会创造出不同的光的颜色,从我们观察者的颜色来说,在人类这个级别来说,这就是为什么你看第三本书的时候我们就提供了一个符合的颜色的形状,或者说有伽马射线的一种表现形式,可以被其他的一些,因为这个是为了展示,到目前来说你需要去理解有些所谓的等离子体射线,它可以会成为慢慢降下速度成为伽马射线的属性,或者类似更强大一些的地方所吸收,这样它可以改变成为更快更强的速度,就会像伽马射线的表现形式,或者它的一种属性,这些等离子体场体强度本身是宇宙的场体的一部分,就是最初有宇宙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宇宙太空当中,你需要去意识到他们并不是有害的,你所接受的是等离子体斥引力场在伽马射线的级别,但是它们完全没有任何伤害,因为它们增加了一个等离子体全局的层面,去进行了一个拓展,当你有一个射线的时候,你就会让等离子体失去它的平衡,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制造一个损坏,我们的身体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实体比如说石头或者人体或者水它都会持续不断的吸收并去释放这些团、等离子体的场体,还有它的一种状态所处于的环境,需要释放出等离子体中子,质子,它实际上就决定了裂变的时间,或衰变的时间。比如我们现在制造一个新工具去测试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当你接受到这种斥引力场的强度,就是作为一种射线,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未来的时候,所有人去做这方面工作的人都会向你解释斥引力场强度。大多数情况下,如果他不是处于这种很高的能量团或者包的时候,你就会接受到伽马射线,还会接受到高于伽马射线的射线,体能够携带的强度一样,就会被加入到其中,或者和它连接到一起,如果不是的话,它只会穿过其中,我们所有人在每一天生活中都会吸引到很强大的斥引力场,包括磁场或者等离子体,从我们的环境中,在伽马射线和其他的事情中,它们比X射线还有伽马射线要强,更有威力,但是它们处于等离子体的状态,这就是非常类似当你把甘斯和 CO2,和 CUO甘斯混合在一起的时候,它们都是等离子体,但是由于它们不同的强度,所以不会被混合,它们会保持一个独立的状态,不会被其他的一方所吸收,尽管其中一些场体相互作用,会保持一定的距离,就会创造出这样一个强度上的吸收,我们需要去讨论这个问题,还有大家一定要完全理解这个问题的原因,就是当我们穿越了我们的太阳系的边界的时候,我们就看到新的颜色,因为这些颜色我们所吸收或者观察到的它们并不是在射线的级别而是等离子体级别,就像我们看到的甘斯一样。

我们需要去理解,一个是给我们加入更多或者从我们这里得到更多,会威胁到很多能量的循环,或者加入到收更高的一个级别在主源级别上,物理学界一直都没有理解这个问题,当你进入到一个更高的密度的等离子体斥引力场的环境中的时候,处于这样一种级别,就是会增加主源的级别或者过渡级别,就是原子核的一个成分,就是说像是质子一样,或者中子当中。通过一个简单的理解,就是纳米层的间隙就会由物质整体的场体强度决定,质子和中子的间隙会增加,这样原子核就会扩展,然后同样的量没有被所有中子吸收或者质子吸收就会创造一种不平衡,就是我们所说的原子半衰衰变,这样的原子核的扩展就是吸收能量在更高的一个量级的强度上,在它的边界上的电子所吸收,就导致了等离子体的同位素的产生,在它的太阳系的外壳上是受到了保护的,中子的强度就是它的电子和质子,中子的强度包括质子和电子的位置在它的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强度上,它是由太阳的斥引力场所决定的,一旦你进入到太空当中,这些事情就没有界限了,所以这个就是设计太空飞船的人的一个工作,就要保持一种恒定的等离子体场体的边界或者障碍,这的结构,你需要开始考虑到限制的方式,由于智慧的原因,你需要去理解这种限制,它仅仅是在太空中由你所处于的环境所决定的,你需要去理解你是如何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的,它的结果会是什么,上周我们看到这个过程,和 ARMEN看到的,我们就创造出了我们所展示的红色血液,它的结构在液体中,当它把混合剂在里面的时候,它就证明了我们所说的这个结构就携带氨基酸的正确性,就结合这些铁制造出红色的结构,还有血红蛋白,那么在和氧化铜的等离子体斥引力场混合的时候就成为靛蓝色的蓝色,各位所看到的就是我们把搅拌机放进去就展示了血红蛋白的存在,它被混合和氧化铜的蓝色相匹配,在某种程度上,它有两种很明确的优势,或者 2个很明确的解释,这个材料它处于纳米状态在甘斯状态下,它是一种主要的颜色,第二点,由于红色和蓝色都是一种基色,它们就有不同的等离子体的场体强度,这也是第一次我们就观察到了新的颜色在等离子体状态下,我向ARMEN解释了这个问题,你需要去理解并不仅仅是趋向于靛还有 CO2的甘斯当中所看到的那样,现在你创造出了一种新的物质,如果你想要去命名它的话,它是一种新的等离子体的分子,它的相互作用创造出了靛蓝色的蓝色,这个就是如何当你去加入生命在其中的时候,它就会成为一种新的过程就是智慧的过程,因为这个红色已经携带了氨基酸,就是氨基酸的属性,氨基酸的甘斯状态结合铁,然后你现在就加入到它的结构当中,就是氧化铜,这就是生命如何在这个星球上进化的过程,当你把它和锌混合在一起,铅或者其他的元素,就导致这样一种结构,我们所看到的同样一种强度的斥引力场的强度聚合在一起,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它就会成为纤维神经系统就像我们所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然后它们就需要找到一个共同的分母,比如一个可以保证那些集合的生存,这种靛蓝色。

RICK:噢。需要调整你的麦克位置。

KESHE:好的。这种我们所看到的在盒子中的靛蓝色是一个出现,就加入了其中一些镁的成分,然后在未来的时候随着我们去研发的进展,我们开始去创造,首先是甘斯然后去混合,时间成熟的时候你就理解如何去制造新的实体,可以对它们自己的生命去控制,去裂解或者复制,在这个实验室一个非常简单的盒子中,利用简单的相互作用,就是在我们之前所解释的在海洋和河流中出现的旋转,我们就开始复制不仅仅是产生,并且我们开始去复制它的过程,它导致生命的产生,

再次来说 52周前我们就开始了我们的教学,数周后我们就开始了那些一半的瓶子,我们在这周就看到这种血红蛋白的红色在过去的 12个月中,我们就看到了研发了更多的甘斯,有的是氧化铜的,还有 CO2的,现在我们就加入了我们研发的一些新的成分,现在我们所学习的是去理解这个过程和它的状态,这样从现在开始它就会进入到科学家和知识寻求者的手中,开始去混合并且去理解整个混合的过程,导致等离子体分子的出现,有些处于甘斯状态,有些处于等离子体的?级别上,仅仅会吸收等离子体的环境的主源强度,有到了在一个杯子里面还有一个杯子的实验,我们看到了有水出现,这个测试是在世界的一个地方进行的,另外一个测试已经在实验室中进行了几个月的时间了,两个实验都展示了水的出现,它是一种转换,就是场体在物质状态下的转换,它和水的斥引力场的强度一样,我们没有看到水从容器壁上流下来,我们看到的是在容器底部出现的湿度就是水,各位作为知识寻求者能了解并且实际的去进行这些实验,实际上就进入到新的循环就是造物的循环中,这样的话就会有很多的同事担起很多的责任,能够做这样的一些事情,作为一个造物者,你就相应的拥有更多的责任,你的思想你的情绪就会融入到你所能够提供的这些东西当中,你想制造出一杯充满和谐的水还是想去制造一杯充满懊恼和仇恨的水呢?整个结构在过去的 3-4周,现在它已经发生了改变,从简单的等离子体级别到了符合的分子等离子体级别上,我可不可以请你关掉。这是非常重要的,背景电话声在响。是因为在很多方面来说,这些知识寻求者他们成为了制造者,对于他们自己影响的制造者,这个各位在实验室盒子中看到的靛蓝色和蓝色,就像我们昨天给各位所说的它并不是(某词??)它被创造出来是因为有氧化铯的原因,它要比人造人所需要的级别要高很多。这个不是 CO2是氨基酸。

(第一次翻译截止‍‍00:45:06)

就是氧化铯和氨基酸也会发生,就会去创造出生命,但是它需要一种可以使用和利用它的生命,就是被研发出来,我们大家很多人都喜欢吃羊肉,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去吃鱼或者河蚌,叫牡蛎,因为这样可能会出现很多各种问题,所以就像我们在英语里有个说法:当人们未来在宇宙里生存后他们就会适应,因为不会有足够他之前熟悉的东西,但是他们就会去适应最靠近能够保持他们生存的状态,然后我们就会成为那个地方的(某词)?居民?,你需要以一种正确的方式下去扩展你的知识,能够整体理解这一切,不要只看到新的颜色,要理解为什么这个颜色,回到物质和等离子体的知识,要后找出来为什么会有靛蓝色,绿色,我就我就用这样的思维和方式去工作,这就第一次打开 gans状态的co2,让它工作,实际上向给各位展示了 CUO的盒子和锌的盒子,同时我们用树叶解释了这个现象的重现,就是复制,会这些知识某种程度上说实际是去理解这个工作的方式,然后你可以扩展你的知识,或者增加整个知识库,像我总说的上帝是创造者,人是转化者,你从来就没有制造出任何新的东西,这些东西在宇宙不存在。实际上只是去学习这个过程这样可以去转换,从一个物质装换成另外一个物质,实际上在宇宙的另外一个地方早已经重现过了,但是你需要学习理解如何去重现这个过程。当我们昨天和做拉曼光谱仪的人商谈时,我就向他解释解释我希望从这个仪器有什么新的期待,他们一直跟我说你一定发现了什么新东西,要向我解释一下,你需要去理解我们仍然做的还是你正在做的,只用稍微不太一样的角度来观看这个事情,看到的更多一些,为来我们将把这个拉曼光谱仪变成等离子体的拉曼光谱仪,它实际上不会给我们物质的这种光谱,因为等离子体释放出的光谱的场体是其一个原因,人们一直没理解,我过去1年中多次解释过,当我们把CUO放到拉曼光谱检测的时候,也放到红外线光谱仪去检测,即使日本,意大利,比利时核物理中心这些地方做的测试,会发现里面出现混乱的情况,这是因为等离子体释放了出一种场体的光谱,它就是来自主源、过渡物质、物质的强度,随着吸收不同的强度,看到了不同的属性,然后把这个属性和不同材料的村子联系在了一起。最初的红外属性在一个样品中,CUO中看到了 22种,尽管是一个等离子体的材料,这就是我向各位所解释的,在检测和场体的释放,从原子核当中释放,场体光谱能量比伽马射线高很多,随着它不同强度和时间,在拉曼光谱系统中向我们展示不同的材料。实际上拉曼光谱和红外光谱仪测量的是 2.10.15分钟的集合的所有等离子体的场体,有不同强度,在它们的系统中所展示的就好像不同的物质在它的等离子体当中,所以我从最初解释到的在物理的一种和物质的联系,所以我们需要研发一种机器,在这里不同时间的强度,就像具有不同的物质,所以在物理的和物质的联系,所以我们需要研发新仪器,就像前沿的研发。要结合阿尔巴尼亚的团队来研发新的测量工具,研究的不仅仅是光谱,而是确切的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的强度。

RICK:凯史先生,我可不可以问个问题,因为这个看上去比较适合问,动态的斥引力场在我们的实时频道中看到的就是凯史先生是如何知道co2和 cuo能够捕获到伽马射线这些东西?我们也想设计出一种仪器来测量这些东西。但是你已经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怎么能了解所有这些知识呢?

KESHE:我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RICK:这个我知道。

KESHE:在我们的网络教学中有个人在听我们的节目,他叫我外星人,不是来自于这个星球的,我们都知道这个认识谁。

RICK:噢。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就是我想这些知识从哪里来的。

KESHE:需要你理解的,还是让我这样说吧。最终人类会成为老师,以同样的方式去教学。

RICK:这些知识可以被普通民众获取,而不一定我是一个外星人来获取这些知识。这样理解对吗?

KESHE:让我这样说吧。我们有不同的 RNA,我们有不同的硬盘和你比较的话。

RICK:好的,这样说有帮助。就是我们以不同方式工作。我们是不是陷入 RNA状态?人类能改变这些东西呢?

KESHE:实际上你是去增加它的容量就是知识库,你学习到的会一直留在你的 RNA当中,有如你的物理的结构会以某种形式保存,就好像你有一张CD,里面有音乐,手提电脑还是

ARMEN:这个说的是被储存起来的信息。

KESHE:你刚才说什么?

ARMEN:噢。你需要运行。

KESHE:但是运行人类非常困难的工作,这个原因是其中主要的问题就是我来自一个有核物理的背景中,在物理、生物学和更高的层面上,你观察的是最终的结果和产品,它是一些最终要的东西,但是表现却是非常细节的地方,而在核物理专业我们看到的是最细节的地方,如果你能够理解的话,你就可以去转换他,我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心脏手术医生。同时,这些心脏手术医生也永远不会成为核物理学家。几天前的时候,我和牧师在寺庙里,他有深厚的核科技背景,他可以向我我解释一切包括氢气的裂解在氢弹当中整个的运行原理,包括其它东西,然后我对他说:你是一个牧师,在意大利他实际上是非常兴奋,因为他终于可以找到一个人可以把他的知识向另外一个和物理专家去转述他的这些知识了。然后我对他说,抱歉,我说我们已经超越了这个核子技术了。他说哦那看来我该从头开始了。我说:我非常欢迎你来我们的学院学习传授这些知识,如果你能拓展并成为某种程度上试图去澄清一个理解的问题,你就可以理解整体就不需要你去做,没有偏见从整体的整体下看待一个问题,因为一旦你带有任何偏见,这是之前我所学到的,你已经限制了你自己的智慧的水平。这就是我经常说的,每个人收听的时候会根据自己的智慧接受这一切。我想 MARKO本周跟我说的这些事情,我所听的和其他人听到的是同样的东西。但是我们回来去谈论的时候就谈论到了 10多种不同的东西,我说是的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智慧接受你所接受到的知识,对人类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于对未知的恐惧,就是说去承认我所知道的并不是很多这样一个恐惧。然后我们就需要保护我们已经知道的,我们就会成为教授,就像你知道的,在新学院中通过在意大利机构的结构,他们也给我一个教授头衔,但是我拒绝接受,随着你在大学去教学在我这样一个级别,你需要拥有教授头衔,但是我说我需要用原来的名片和给你一个名片,上面写 BHC,BHD类似的名头在他的名字前面,只会增加头脑狭隘的程度,我所有的名片只有我的名字。

RICK:我知道你在写自己名字的时候也不会把名字 K大写。这不是也是你说的其中一部分呢?

KESHE:是的。我们为什么要用大写呢?去强调我们的存在吗?

RICK:是的。我就倾向大写字字母用在我们的视频上,实际上这是一种习惯去强调推挤某个观点,就像你说的那样去开放,去接受所有观点,并不以强烈方式推崇某一个特别的观点。

KESHE:是的。之前有人跟我说一个核物理学家,我就在过去几天解释了这个问题,对有些人,我想不起名字了。当我在伊朗的时候他们问我你是一个教授,博士,工程师?我说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去教学我只是去做我该做的事情,后来他们发现我的名头,称我为哲学教授。不能这样说,我认为,对他们有一个存在的理由,实际上这种存在可以是平等的,无需确认或者身份去,因为这样做不对整个种族有任何贡献,这样我们就回到以前内容增加知识,你需要开始进入到下一个阶段,我们每个人看到网络教学的时候,意大利团队是我们在知识领域比较先进的团队,就是半年前就开始了。还有些人也超越意大利团队,他们只是理解如何把系统聚合在一起,有人一直走在最前面,试图获取一些工具,但是总体来说我们最终会在同样位置上跟上了,这就是其中一个原因,我们不会开始周四早上的教学,在周二下午在我们的大学里,它是同样的教学,但是以交叉的方式进行,一周里他们设置针对某个这个知识的某部分,即使这样对我也不可能,因为这样就会变得很狭隘,就像这天我只学习生物,另外一天学习纳米材料。

我们的教学方式是从一个科目于到另外一个科目的交叉引用,这样人们可以看到之间的关系,如果一个课程中看不到就能够在另外一个课程中看到这个观点,未来时间里大家会意识到,使用没有用过的新工具,这样你就在实验室做好了,我们有一些,时间成熟后这些知识将以数字的方式转换出来,我们现在在电子和电脑技术方面有天才的专家在这里工作,他就是叫 LUI教授,就是一个技术总监,在大学里的,你会经常遇到他,在很多程度上,他和整个大学的框架当中有紧密关系,这些电子系统和相关设备产品会像面包一样一个一个不断从我们的大学中输送出来,所以就像我们谈论的那样,LUCI教授实际上是苹果公司团队最初创立者之一,现在其他还有在科学家在意大利的科学家也会和我们合作研发一些新的装置,还有来自政府和其他机构科学家的合作,你需要去理解整个的局面或者层面,对这些等离子体运行原理,然后和它们的相互作用,我们试图在最开始去解释属性,看着它们被创造出来,我们如果在纳米层上制作甘斯,然后现在进入到一个复合的状态中,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知识能够理解这种复合结构了,因为如果你能够理解复合的属性和存在,就可理解宇宙里其他的造物的属性,然后你就会尊敬他们,因为你们自己创造了一个,如果你尊敬自己的工作的话,此时就是加入宇宙大家庭的时候了,引入这种复合的等离子体分子的结构是去理解宇宙造物世界的开端,无论你失去什么或者混合等离子体它都在宇宙存在了,最终会导致造物出现,回次到我最初的教学中,如果大家记得几个月前跟我说,为什么你总是告诉我们你自己都不懂的事情,我们又不是傻瓜。一旦你进入宇宙你始终看到不理解的东西,你去观察外界场体实体,就像笼看子中的动物,或者你在笼子中,他们就会来观察你,这个时候你就会理解当时不懂的,实际上是你的工作和任务去理解这一切。这一切是为什么呢?我们如何尊重它的存在呢?不是吃掉他们,因为尽管它看上去很好吃,你需要成为一个造物者,去尊重被造出来的生命,这就是我们在前两周开始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开始我们的教学,宇宙的结构用黑洞和宇宙在上周,因为你们有人到里这里但是没理解这个状态,所以我们开始解释这一切,你们是在高速公路开始的地方,但是你不知道告诉公路会去哪里,你能够判断是高速公路,以任何速度开,在这个告诉公路我们就带着ARMEN在上面以他喜欢的速度在你创造出的状态导致这样的结构出现。未来你就不会向我们展示一个果冻或水晶的结构,你会解释这是我的想法,这是我做的其他东西,如何达到这样的状态,你会解释你的位置和立场。它不是我们所称的外科医生,他说这是我们的一个疾病,我的头上长了个包,你们的疾病是被人敲头部造成的,所以就会有个包,你需要开始去解释这个问题,你需要解释你创造出来的状态和条件,然后你就通过你的行为去解释你创造出来的条件,我看到很多人在背景中播放视频,是不是需要有人给我们解释一下在解释什么。

RICK:可能视频来自 BRETT。如果你想引导一下这些图片和视频的含义。你感兴趣的,展示了一些波浪状状态的 GANS聚集在容器底部。

BRETT:好的,没问题。我来解释,你那边播放。

RICK:我播放的呢,这里面有个名字,没问题,我可以看到这是第一个视频,你已经可以看到它出现了。这里很厚波浪形态的 GANS。

BRETT:对。是 CUO的甘斯放了一个月,现在好像变成了大脑神经组织的状态,一直都在生长。我不知道底部的那些白色的是什么?我不知道那些白色是什么东西,我没有期待会出现这些白色的东西的机会。

KESHE:如果你观察,我想你可以向我们解释,你看到很多黑色的地方你看到了吗?

BRETT:我看到了。

KESHE:那黑色的地方是什么?你如何解释它们呢?

BRETT:我不知道那些黑色是什么,可能只有有些东西掉到容器底部,沉积物吧。

KESHE:停下来。你去观察它的结构,通常都是一样的状态和形状,如果你回到之前的地方,就是 1分钟之前那个屏幕上,可以看到它的效果。

BRETT:好的。你是说这个地方?

KESHE:是的,如果你观察,这些都是同样的结构的成分,所有这些黑色,arman他立刻就想到了良好的答案,是非常有子吧?

RICK:是纳米粒子还没变成甘斯的状态,在人体的部分结构里也有这些成分会成为你的指甲,当纳米粒子成为你的头发,就是你的部分皮肤就是这样,你会有甘斯还有甘斯的原子结构转换出来的。给了它固态的状态,我们的骨骼结构也会有这样的结构,是纳米和甘斯的混合物,因为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在一段时间一直观察它的变化,就是这些黑色的东西,你会看到它会出现消失掉的情况到其他地方,因为这些纳米材料会吸收能量装换成 GANS,或反向转换,你有了它在你的底下的图片中,看起来好像是黑色的东西形成在中心的原子核的地方,形成了白色的地方,就是这样吗?黑色东西是在白色中间吗?

BRETT:我没看到任何黑色东西。可能有些我没看到。我奇怪的是看到白色的。停止那里,我可以看到黑色的东西,看上去好像是,哦,我看到了,这些就像我刚才说的很细的像脑神经的东西,里面有很多间隙,混合在一起,还形成了一

KESHE:是的,需要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即使这个纳米黑色的是纳米磁场的实体,有一个特定的强度,所以它会通过它的斥引力场强度和甘斯链接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人体有些地方会聚合铜或锌或者利用锌的成分,也是这个原因。

RICK:这是否是可以说为什么这些 GANS趋向于形成像触角的结构呢?是由于加入到这个磁场进入到这个结构中的。

KESHE:不是它加入到其中的,它就有点像是触角,但是是磁场的触角,然后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同样强度的会连在一起。如果你去观察,很多程度上来说,这些东西就会改变,随着时间推移,当整体层面就变成甘斯状态的话,你就会有所谓我们看到整体的白色的结构,因为它会变成复合的状态或结构,就是下一步我们要解释的一些你需要理解的知识。现在你有纳米和甘斯组成在一起,我们知道纳这些米材料没有什么能够粘合到一起,但是它们能够创造出一种磁场,但是由于这个甘斯主要是由它们自身所组成,具有同样强度能够链接在一起,但不会粘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你不会获得有组织的灵活性它相互堆积在一起,它们看上去非常松散,因为它不是一个物理锁定在一起的状态,而是磁场强度的变化,就会叠加增加减少变成运动的形式。很多程度上来说。

BRETT:哦。明白了。在刚才展示的图片中,里面有些红色的点出现,可不可以倒回去,RICK。

RICK:哪个图片的?

BRETT:不是,我说刚才的往回走。对。上面刚才那个图片,你看到了在下面有红色的球形状态在中间的地方。

KESHE:早上好。你看到了很多小的球体在 ARMEN的锌或者铜的容器,意味着里面很可能有铁和蛋白链接在一起,这样的话你如果能够把它隔绝起来就会看到血红蛋白的表现形式,这是你手上的脂肪,里面携带一些东西在你的液体里会含有铁,有纳米的大小,现在这种甘斯的状态和你手指的氨基酸链接在一起了,这里面有上百万的成分,这里面就形成上看是光的闪烁,下一个事情你可以看到一些黄色的点。 BRETT,它们那些黄色的东西在漂浮吗?

BRETT:它们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在容器中漂浮的状态,是的。

KESHE:可否给我们解释下?我没看到它的金黄色东西直到我们去给它做视频拍摄,在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背景在容器底部,那些是纳米的铜,但是里面也会有一些铜的存在,我只是把铜去做了纳米涂层处理,然后在里面加入了一些盐溶液的东西,然后里面有不同的颜色最终变成黑色,然后把它们放到里面。它就自己在生长形成了那种状态。倒回去,你看到所谓的像意大利面条的东西,如果你看到的话。

RICK:是这样的。

KESHE:里面是否有装面条的板?那是你想说的意思吗?是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有铜的纳米涂层的,放在不锈钢上进行处理的,是擦东西的板,是你的意思吗?

BRETT:是的,上面有些涂层脱落了,在不同的时间掉下来的。之后又重新长出来,这是在很多地方都有这种情况。好

KESHE:这个东西需要去给它刮刮胡子吗?

BRETT:(笑)我不知道。

RICK:我去找下这个图片,不知道是否能够找到。

KESHE:那些有氘的成分溶液是否有新的变化呢?

BRETT:还目前来说是不错的,没有,我把所有东西都移动到我的车库了。

KESHE:你的车库很大啊,你的东西都是很大的东西。很不幸你需要接受一件事情,如果你有很多的话,去试图制造出并且把这些铜的基板放在,就像你现在在 CO2的状态中做的样子,然后用水里的一部分,如果你能够去处理的话,CU和CU在一起,让我们知道是否 CUO和氚的水,和我们在制造这种自然的水之间是否有什么样的区别。

BRETT:好的,我总可以获得更多的这些元素。如果我想的话。

KESHE:我知道你在哪里获得的,可否让他们给我发来一些呢?(笑了)我们需要和 CIA这些伙计先谈谈这些问题呢?

KESHE:噢。那你一定是从更高级别的地方得到这些东西的。好的,他们一定知道从哪搞到这些材料给你。我们能够看到这个东西是非常不错的,如果说改变水的话,然后我们就会得到不同材料,我的旁边有一个表现非常好的 ARMEN,他就坐在我旁边就说我可否获得一些呢,我也是科学家。我也应该有一些这些东西。

BRETT:可能我可以给他带一些啊。(大家笑了)

KESHE:可否解释其他东西,提到一些不同寻常罕见的材料。

RICK:有里面有其他的图片,把图片放到前面的,就是在容器前面的那个。因为刚才凯史先生谈论的水的问问题。

KESHE:你是说蓝色甘斯还是视频呢?

RICK:不是,我是说在这之前的图片。好的,应该几秒后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BRETT:好的。我只是想说这是 2个图片,一个放在一个里面,其中底下有 CH3,它制造出水,在它那有会更多水会被面会有水出现。

KESHE:好的,你是否制作出了烧碱在外面的容器中?

BRETT:是的。

KESHE:好的,我知道了。

RICK:这个是你说的图片吗?BRETT。

BRETT:是的,我想它应该是烧碱吧。因为其中有些有,有些没有,我也不清楚。我可以通过这些仪表检查下。

KESHE:下个月,从 5月我们会在大学开启一个新的实验室,这样你可以把你制作出的材料发给我们,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拉曼光谱仪和红外线光谱仪去检测一下它的成分,就在我们自己的实验室里收集这些数据,因为在世界其它地方还没看到这些材料的出现,所以不知道如何去做这些事情。所以我们开始创造这些实验的数据的实验室。有关等离子体的,在我们的大学里。所有这些数据都可在服务器中下载,所以你可以获得到这些资料然后去检查相关的数据,到时候我们会把这些材料的数据公布在网站上,公众可以去下载。现在像

BRETT:这个是我在我们的容器里看到的,(视频播放)是收拾容器的时候在底部看到的蓝色的东西,就像水晶状态的东西。这就是其中一个水晶,像祖母绿,里面有些淡淡的蓝色,其他一个也在生长,就是蓝色的,它的白边上有白色的状态。

KESHE:它最初是?之前是什么样?

BRETT:我有 3个容器。其中一个有氢氧化钠,还有里面还有氢氧化钾。

KESHE:当时做了什么事呢?

BRETT:它是塑料容器。里面有锌导线、铜导线、还有塑料,我们把它放在溶液里,没有管它。

KESHE:溶液包含了什么呢?

BRETT:有三个不同的容器,其中一个是氢氧化钠,还有一个是氢氧化钾,还有一个就是有硝化铵。

KESHE:你只是放金属还是其他什么呢?

BRETT:没有。这里面有纳米的导线在里面,然后就把它放

KESHE:有塑料吗?

BRETT:里面有塑料。应该是塑料的属性。

KESHE:导线是否有纳米涂层的处理,经过有塑料的一个绝缘层的情况下做纳米涂层处理。有没有呢?还是只是塑料呢?

BRETT:不是的。里面有塑料和导线。

KESHE:你的意思是它的导线外有塑料皮吗?

BRETT:噢。不是这样的,我们之前看到过这种结构,当你有 CH键在里面的时候会看到这种状态,这些蓝色通常来自 CH键在里面,看到的靛蓝色就是 ARMEN做的就是由于有 CH键造成的,任何有塑料或糖基的东西都会制造出这样的一种甘斯的材料就是这种颜色,就和你的碳的导线有关,看起来就像 GANS的水晶状态吧,我也不知道是否是这个情况,

RICK:还没有其他图片要说?是否忘记什么?

BRETT:我也不知道,我想没有太多了。我想我们把所有的都说了。把这些东西都带着当你来的时候,我们会测试,我们的基金会这里的知识寻求者要创造新的数据,新的信息库,还有新的工具,让我们能够理解一些新的事情。我们昨天就在我们讨论这些事情,就是等离子体会表现在成什么状态,当在拉曼光谱下会表现什么状态,如果对它进行拉曼光谱检测,它的价格不应该超过20到 30美元,这些事情可以做到,如果你可以做好的话。你无需花费 2万到 3万欧元去买拉曼光谱仪去做这个检测,整个的目的是让更多人去做相应的检测,这样人们就可以在这方面学习更多的知识,同时增加到我们整个的知识库里,所以我们这变有非常优秀团队可以完成。

RICK:可否邮寄这些样品去太空学院?

KESHE:等下,我的麦克出问题。抱歉你再说下。当然你在 5月的时候可以这样做,我们需要把问题澄清一下,凯史基金会的太空学院并不是所有学员都要和凯史太空学院有关,也就是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由凯史太空学院来完成和做的,只和教学有关,但是凯史基金会它本身和这个学院是完全分离并没有所有的设备和相关设施完成某些工作,有些材料呢,就是来到太空学院的材料,或者发送到太空学院的材料会在外面进行过滤,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和相应的设备做这个事情。所以时机成熟后,凯史基金会的工作会集中在基金会的工作上,太空学院部分的工作会集中在作为大学太空学院的工作上,基金会的太空学院在意大利的是专门用来被任命发行一些相关的授权或证书执照,由凯史基金会在荷兰的机构发放,它只是在巴里来工作,是有效的。所以我们和其他的一些地方的机构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和其他国家的机构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如果你想来我们的学院或者大学,你会被分配一个单一的工作,相互之间是独立的,但是仍然通过基金会来展开工作,当我们学院开始运行时候,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带来,因为它本身就是这个学院要做的工作,那么基金会会把自己的定位完全和大学分开独立的,我们不会把这 2个机构混合在一起,这是非常重要的。无论这些人是来到我们的基金会还是和我们工作的人,都要很明确这个关系,基金会是的一个结构,某种程度上周二周四的教学实际上是凯史基金会的工作,而不是学院的工作。因为如果是在学院的工作呢,你没办法去讨论它的这些理念伦理或者道德,还有政治的这些事情,在大学的时候,他们会把教学集中在这些教学的层面上,包括经济形势和太空形势,而在大学的时候会去进行一个自我的教学,我不知道我们的实验室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了视频的一个运行。现在只显示太空学院这个名字。我们不知道,它可能现在都已经飞起来了,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还是说出现一些状况,被撞毁。还是说还是处于原来的状态这些情况我们都不清楚了。今晚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就回到家里了。有没有其他问题?

RICK:我们看看有没有其他问题。有个问题:来自 TAIMI的问题,他说我非常喜欢基金会,我只是想知道人们是否可以投资这个公司,可不可以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我不想捐助,我只是想去投资。非常感谢 TAIMI,所以这里面有些人感觉想去投资到学院、凯史基金会、或者派生的公司中,他们可能会从大学其他东西派生出的公司去投资,可否给大家一些建议,对于那些潜在的投资者,其中是否有投资空间或者为捐赠的人来说。

KESHE:你可以投资到那些团队和公司,他们去制造的这些公司,或者你可以去对派生产品去投资,里面有巨大的问号,就是那些人他们想要去投资或者想要成为最初的派生公司去进行投资,现在的情况我们就把它称为天使投资。现在我们所工作的方式。你需要用新的方式思考,意思就是说这里面没有专利,你实际是被自己的信用和力量来保护自我,看你想做多大,允许你自己做到什么程度,去覆盖多大的市场,因为一旦你去制造某些产品的时候,就相当于允许他们去复制了,所以这是一个优势,但是对于你的投资来说是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我们这个星球有 70亿人,你可能称为更好的经营者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这对于人类来说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我研发了某些东西,但是你也可拥有这些东西,我一种理念你就可以搞这些投资,我们设置出的一些派生产品,你可以在这些派生公司有一定的股份,但是你要事先知道,这些派的公司和生产品间创造出它们自己的竞争,就是这种做法会更快传播我们的这些知识和技术,我们在英语里有这样一种说法:你需要有很大的胆量才可以进入这个市场中。如果你是服务他人的话,而不仅仅是赚钱的话,这样你实际可以在里面赚很多钱的,但是你需要意识到这些知识是自由免费的,可以让你的竞争者帮你做更多的研发,让你的发展更快更大一些,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情况,本周 ARMEN跟我说在中国就有人制造了我们教学里说的星体组合结构的反应器,然后他们想作为礼物送给我们,但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他们没给我们发送销售额的无论多少的一个百分比的份额,他们没有这样做以便让我们进一步更多的研发,他们却没这么做。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一直按着您们让我们做的方式做这些事情,如果你想在这个过程中有收益,我们没有任何问题,我们足够大,我们目的是为了扩散这些知识,自先看一个结果出来,从我们的星体组合产品当中,然后就开始进入到复制的过程当中。这里面我需要有一个警告,我们现在就看到有些公司给我们发来的相关信息,我们也了解有关这方面的情况,有人在南美洲的地方,他们说制造了凯史的发电机,他们就把我们的这些专利给拿出来,因为我们的专利可以公共下载,他们去销售,或者做一些和发电机有关的事情,这是我们把这项技术以这样公开的方式去运作遇到的一些问题,就是把普通民众号召起来做事情的时候都会出现这个情况。我们仍热非常开放,我们把这个事情以这样的方式运行,他们实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很多人总是说和我们凯史基金会有什么关系,但是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去和一些有知识的人工作的时候,他们总是试图去和凯史基金会有一定的联系,如果你要在这方面投资或进入这个领域的话,这里有很多巨大的投资的机会,但是我的问题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在这个空间里你能够销售多少美元呢?比如在我们的太空研发领域呢,我们会拥有这些知识,所以呢,你去推广你的产品,由于这里面没有专利,所以无论你推出何种产品都没有专利。因为最初的知识来自基金会,都是免专利的,我们需要大量投资,因为目前来说有很多派生产品要出来,比如有关水的研发上,还有土壤去污染化,你可以把相关的咨询发过来。或者进行相关的投资,然后从中有所收益,给我们的凯史基金会,但是我们以公开的方式运行的,所有这些,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复制生产。

RICK:凯史先生,我想给你展示新产品,我想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比较好的竞争者,会给我们凯史的粉丝有鼓舞的作用,去研发类似的产品,其中一个就是叫初子立方体,它是居于最初的叫?POINT的研究,他当时做了初子场域的视频,他用到了等离子体和磁铁之类的东西,就展示了这 2个碗状的磁铁,就会制造出一定的等离子体的场体,我们当时看到他用了很高的电压,他应该花了几年做出来,叫做等离子体的场体发生器,制造出某种场体,据说会有很多,实际上就是把这个产品解释得很神的样子能够解决很多问题,比如在医疗保健上,健康方面。

KESHE:停,可不可以提一些问题?这是叫什么?动态的斥引力场?做这个广告的是谁?想推销什么东西?可以给我发邮件,就是在 gmail.com这个地方发邮件。

RICK:我不知道 MAGGRAV DYNAMIC是怎么回事。

VINCE:是 RO BERTV。

RICK:你说谁?

VINCE:是 RO BERTV。他现在已经和我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

RICK:噢。他是一个分销商吗?

VINCE:我想应该是的。

RICK:是什么的分销商?对中国的产品?

VINCE:应该是。

RICK:我想也是的。能不能说一下有关这个事情的情况?我们也听听。

KESHE:RICK。可否停止视频,因为让人们很分散注意力,我们会在网站提供这个链接,对于所有和凯史基金会有联系的人的信息,就是针对不同产品的。

RICK:这个我们不能够在现场做广告。

KESHE:是的。不能。将会分出一个栏目,让世界不同的地方的人,你想做分销商,这样人们可以通过他们来购买我们凯史基金会的产品,但是请不要用我们的聊天是做吸引人或者相关吸引人的地方,我们会在新的网站提供一个新区域做这个事情,现在我们正在做这个事情。

RICK:好的,这个听起来比较公平。有时候会让凯史感觉很困惑。把这个 email地址发在这里,就建议像这些网友相当暗示通过它可以联系相关事情。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KESHE:好的,你解释你刚才要说什么?

RICK:这就是初子立方体,看上去就是一个方形盒子,上面有很多有旋钮,需要里面高压的等离子体场体里面,然后你可以在里面制作出一些声音?我可以把它的音量调大,你可以听到。

KESHE:它这个东西能够做什么?

RICK:它有很长的能够做的事情的列表,能够在它周围制造好或者治疗不同的疾病,比如哮喘,??等,还有可以治愈,可以制造出一些场体,就是说你可以看到它有一个小的动画片,它叫有结构的离子的场体可以被释放出来,通过它用到的这个频率释放出来,看上去可以投射到几米之外就是从这个装置,叫做健康方面的一些好处,就是从生理来说就是可以做到一些事情,包括对人类和那些动物都有一些好处的,甚至一些植物也会从中受益的。它是吹的很厉害的,说了很多能做的事情。他们网站上,当然听起来是难以置信的在最开始的时候,但是他们都有类似的说法说能够做很多事情,一旦说凯史技术更成熟的时候当然也完全可以做到这些事情,就是我个人如果预测的话。所以对我来说它只是一个感觉,去感受一下这个技术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凯史技术在不远的未来也可以做到的。这只是一个样子,我们可以制作出一些类似这样的产品,对人类有好处的产品,就是用它所释放出的场体,而不是这里面被制造出的材料或者类似的作法。

KESHE:我想以后会有这样的机会的。但是我们看到这些未来的科技或新的制造出来的产品的效果是非常不同的,我们现在有一些可以运行的系统,可以看到它的效果,但是就是一个研发的过程,这是他们的工作,我们需要尊重他们的工作,我们会最终把这些产品推向市场,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RICK:我注意到有不同的话题,其中一个比较醒目的就是伊朗现在准备用纳米粘土颗粒去控制雾霾,所以他们用的是纳米的粘土颗粒,让我把这个图片发出来,去控制污染,我就在想关于这个问题你有没有任何要说的观点评论呢?就是他们计划去控制水和空气污染通过凯史科技,我就想知道这是否和之前你想到的东西是否有关?他们计划去放置 150吨的材料,就是纳米的粘土,然后去试图去停止雾霾的形成,这里面有 3000公顷的一个土地。

KESHE:你需要理解你在图片看到德黑兰的高塔,这个高塔会成为德黑兰的一个标志建筑,在德黑兰,雾霾也是非常严重的,有时候看不到几公里外的东西了。尤其它来自德黑兰北部的地区。所以伊朗的技术还是很先进,利用这些纳米材们在世界排行第七在纳米科技方面,很明显每年释放的新的论文,很明显他们都在提升水平和地位,现在已经排行第七还在提高,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你能从环境中提取 CO2的话,你会发现一半材料在空气中就不会在那个地方支持它们漂浮,它们就会沉到地面上,问题就是如果你想把最终产品放在什么地方,比如 CO2盒子 t吸收CO2就不会有污染了,因为部分的 CO2气体是和这些材料沾和在一起,作为一部分的污染来说。这就是其中一个问题,我们几分钟之前我们凯史基金会的派生出的产品就是土壤,水空气,土地污染的治理,我们很可能会设立一个派生的产品在我们开始教学前,因为整个过程已经开始了,你可以去试图去提取其中所有的污染,或者你可以把其中的共同成分提取出来,其他的一些就无法粘贴在一起,但是问题一旦你把这个共同成分,就是CO2提取出来的话,所有这些污染物,并不是所有的污染物而是所有漂浮到空中的材料会沉到地面,你可以去提取它们,可以从环境中提取很多不同的产品,但是很容易把整个部分用粘土的原因,因为粘土是一种符合成分,它是是复合纳米材料,有一种光谱的材料在空气中,他们很可能做的就是他们很确认有污染的元素得到确认,其中一些物质的成分,他们制作出这些材料成为这些材料的一部分。这些纳米材料他们把它放到陶瓷当中,就像 BRETT做的状态那样,纳米材料和同样的甘斯链接在一起,所以就可以吸收或者提取出来,很可能是陶瓷,他们可以把它清洗干净,但是这里面有需要多少吨呢?你可以把这整个的土地都覆盖,就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问题了。但是就像我之前对中国团队所说的是一样的,很容易通过CO2做这样一个过程,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你一旦从空气提取出CO2后,这样的话它是共同拥有的成分,这样一来所有东西都会降落到地面上,我们把它共同的一个成分撤掉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我们却没有看到这些漂浮在空气里的成分,就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我们会在大学,他们正在做这些相关的设备,我们将会使用它们,研发这样一些不同的设施为不同的政府。这挣很多钱,就是这个是不是有价值,就是从这些元素中提取一些稀有的成分,然后如果是的话,它就可以吸引很多的投资人。

RICK:这里有个观点,如果要在世界上把一个事情推动,就需要把人们给结合到技术当中,就是说去投资启动一个大面积的商品生产,这样就可以把东西在一个合理的价格上扩散到民众当中。

KESHE:你知道我们在意大利在和一个最大的金融赞助商合作,他们实际上可以通过他们的金融操作来统治整个的世界,我们并不会在这里那里缺少多少资金或美元。他们在意大利南部,他们是我们非常好的朋友,当然如果他们想成为我们的朋友的话。所以实际上并不是我们缺少金融方面的支持,而是缺少专长的人,专家来去服务人类,让他们能够去研发出这些产品,整个的过程,我知道我有同样的事情,我们有一些非常富有的人在我们的凯史基金会周围,经过和我们讨论我们有一些金融银行家,有些是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等地的。他们总坐着私人飞机到处旅行,这里面他们想要炫耀一下,给我们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象,他们对我说,我们银行里的钱都是你的,他们每次来都带着自己的一伙人,相当于和我们谈这些事情的时候带了很多随从,也有来自中国的级别很高的一些人来商讨这些事情。他们给我们提供资金来做研发,在这个技术不同的层面上,我想整个过程不是有没有私心的问题,而是要在未来培训足够的专业人士,在未来几年以便解码或者制造新产品,以便服务他人,就像我们能够去投入这些资金,让让他们收益的话,实际上他们也是很受欢迎的,因为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就没有办法推进这件事情向前发展。当然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些投资不会像之前的投资方式,之前你可以说成本只有 1便士然后卖 1磅的价格,但是你以后只能说投入 1钱赚2到 3分钱就不错了,因为其他人也可以创造同样的东西产品出来,就是我们的条件。我们这里的合作者,在意大利南部的这些人我们非常明确,没有任何东西可凯史基金会在所有事情的方式,我们实际上并不是合作者,我们凯史基金会公布出的名单你实际上可以发现并不是一种合作,而是合伙人。我们实际上是处于平等地位的合伙人,对我们给大学的技术来说,所以我们在这些地位上来说是平等的。比如,把大学的立场来说这件事情的话,我们不是去和他们合作,而是跟他们相当于合伙人,这是我们协议的一部分,因为他们知道长远的角度他们知道我们的投入是什么作用,这一切会给大学带来益处,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设立这样一个结构,凯史基金会是独立的结构,大学也是独立的,在未来的几周时间设置好,参加这些我们的大学成立的仪式的人呢,就是从大学的成立仪式的人,他们会看到这些人的专长的级别,来自意大利以及世界各地的专业人士都会参加这样一个仪式,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一些行业中领袖地位的人,在科学界、意大利的人。我们不会感兴趣对那些新闻,就好像 L UICANT说的 CNN的新闻,我们感兴趣的是我们能够吸引什么等级的人加入我们的行列中,我们会邀请投资公司,他们会来到这里给这些技术或者派生技术投资,这些都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免费的。如果通过这样一种做法会对社会有何种贡献,我们会看到大学会有自己的结构,我们在里面工作,其他人会在里面按照我们的方式运行,这里就没有专利没有任何限制,我们已经创建出了沟通的渠道,很多著名的传授纳米科技的大学就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国际公司也会受到邀请,看到这些知识和技术在他们的公司当中会生产出新的系统和产品出来,是一种理念的改变,就好像我对我们的一个伙计在几天前所说的,在大学,你这个是如何运作的呢?就是说你给了他如此之多的份额给他,他说你是如何运行的?我就说我们会给他足够的东西和技术让他们赚到很多很多钱,他们甚至会感到如果不把其中一部分返还给我们的话会很羞愧。我解释说,就好像你每天请一个伙计吃午餐,然后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个人说都是他付款了,这次让我付款吧。然后当他能够主动去付钱后就会养成主动付钱的习惯,因为他会发现这是一个平等的状态,我们需要推广这一块不是完全独立的,也对太空科技研发有一定益处,通过这种方式会对我们推进太空科技的研发速度有更好的帮助,如果你要投资的话,你可以和凯史基金会接触,但是你不会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它实际上是有道德的产品和系统以有有道德的方式去投资。

RICK: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KESHE:这际上是一种对有道德的系统或者装置进行一种有道的的投资。对于你来说它是不道德的,因为你总是想通过它赚很多钱,但是我们基金会的理念并不是这样的,是想要实现所有的人平等。如果你只是想通过从中生产销售这些产品去发财,对我们来说是不道德的,大家都是平等的,是你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我说的是一种很有保障的低回报的投资,实际上是不会受限于你国家和周围你个国家的限制,因为其他的开始基金会让他们自己复制同样产品,我想世界经济通过这样的方式会变更好一些,因为我们会实现自我维持的状态,同时我们去尊重每个人相互尊重,照顾到每个人的立场,也就是说如果你不需要去担心,所有竞争者就会和你处于同样状态,你就会在一个非常舒适的状态下工作。

RICK:我知道我们确实看到很多公司绕过专利的过程,它们说我们不会去申请专利,我们会直接到市场上销售我们的产品,这样会更快有效,但是这样做就跨越了所有的法律诉讼的问题,这样做事情就好了。而不是把所有事情都放在律师和防止发生某些事情,去保护你自己类似的事情,就是通过专利保护做法律保护。实际上就没有任何保护的作用。

KESHE:我用 2-3句话总结一下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开放了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个专利,如果你不害怕损失,人们会在整体来说是一部分的一部分利益去担心的话,从整体来说,它是非常小的细枝末节的利益的损失都不担心的话呢,你就可以看到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当你允许它去以自由免费的方式让所有人都可以去这样做这些事情呢,某种程度上就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就是有人会说你看这个事情已经有人做了,我们再去做就不值得了,这是同样的一个事情,我们可以自由免费的,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做,即使是那些意大利人就说我们现在不要去制造 CO2套包了,说可以通过中国买到这个套包了而且很便宜了,这就是我们看到了平衡的出现,就好像说你去做的产品颜色是粉红色的,那我们做个红色的,这就是将出现的一个改变和挑战,我们不会被任何想要成为我们分销商的人去背书去支持,或者去赞成或者不赞成谁做我们的分销商,你会成为自己的一个分销商,你可以去购买它会给你这样一个资格,然后你可以购买这些产品,然后你就拥有自己的 CO2装置,这里面实际上没有分销商,在销售止痛垫方面也一样,你需要理解一个问题就是你不要担心变成什么状态或者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这里面还是让我向你解释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吧。这里面就有一个非常巨大的,就在意大利,他们在比利时有一个大规模的调查,就是在这些论文上你也看的过,这些做法,他们说我们参与了大规模欺诈行为,就是诈取很多钱财,就是给装置定价很高,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工作原理,说只是用了一些磁铁,所以说我们是骗捐助的,你可以把你的捐助索要回去,你只要有这个要求就可以把你的款要回去,但是这些条款都在你的合同里写好了的,所以你可要回去捐助,这个问题我们公开和自由的,在你的合同里,所以有人想要的话就可以申请,我们不害怕不会让这些骗子得逞,让这些民众自由做这些事情,这种做法和我们专利、派生产品是一样的,没有人会在如此开放的状态让公众参加实验室,说就是让公众参观派生产品的实验室,你观察的在所有的教学里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释放了足够的信息,这里能有成百上千的派生产品,现在没有人说这个事情,即使我们已经展示了 CO2套包,还是没有人把这个事情接起来做。当我们介绍止痛带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把派生产品继续接起来做下去,在未来月份里会有巨量产品会通过我们的凯史基金会网址推广开来,你可以去,我们对所有人都允许做我们的分销商,允许叫什么磁铁来的,欧米茄量子,你可以直接到那里和他们联络分销商的问题,或者到我们这里成为我们的代理,为什么要这样浪费时间呢?如果你看你可批量的买一批,然后就可以根据相关的下小手信息,来自欧米茄量子的网站上,然后就可以成为它的分销商,你可以从中过上很好的生活,很可能是这样的。没有人会成为官方的正式分销商,我们不会指派这样正式的官方分销商,但是如果你要分销这些产品和其他人合作的话,作为零售商,你可以把你的这些商品商店的健康产品的网络和这些化学产品建立起来销售的话呢,这是你的权利啊,我们并不会雇佣某些人和他们签定合同,或者允许某种专卖,就是独家权利具有特定权利销售,我们本身没有特权,怎会把这种特权给某个人呢?因为我们是把这种产品免费的传授出去的,回报应该是很少的。如果你对投资担心的话,你想在投资的比如某些派生出来的产品来说,回报绝对不会成为比尔盖茨的财富,因为那样的时代结束了,比尔盖茨从所做的事情中能够得到的,就是我们在印度看到的发生的事情,就是新闻中所宣传的事情,他很可能成为一个漂亮的组合,对他来说,

(第二次翻译截止02:03:06)接下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如果你想要在这方面去投资让整个人类从中受益的话,你可以选择一个派生产的品去投资,也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所以这方面我们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你想要参与某些产品投资的话,这样可以帮助这些产品的话,这样的话可以帮助在这些技术领域进行更多的研发,但是你需要知道的就是是的,我们允许这样做,但是我们也是开放的,对于其他人来说也是同样开放的。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RICK:我现在想要提一下这个问题,就是它是有关人类生存的话题,是一个会议在 3月27和 29号在 3月份的时候,我看到你的图片在他们的海报上,很明显你是他们的一个发言人在上面。

KESHE: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在上面地方,和我的听众是谁还不清楚,据我所知,其中有一个女士她是科学家也在这些图片中,我不知道是哪一个,我之前收到一封 EMAIL,说她上个月遭到了暗杀,我不知道这里面具体是哪一位。

RICK:我知道也有这种说法,其中一个他们把它说成暗杀,

KESHE:是的。是癌症,所以这也是很难说的,我的意思说这些人怎么是被暗杀或者真的因病去世呢?他们确实把这个事情说了,但是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儿。

RICK:我想你是不是也要去参加这个会议呢?在美国我想应该是在 LA就是洛杉矶,你可能会通过 SKYPE的方式参加这个会议是不是呢?

KESHE:我想应该和这个人叫什么来着,弗莱德,应该和他有关,我们之前在他们那边做过展示。

RICK:是 R这个伙计吗?

KESHE:不是他。我之前和他们做过一些展示和讲座,但是我不知道,我觉得我没办法去那个地方,因为美国人不会给我签证去通过签证。

RICK:是的。我明白这个问题。

KESHE: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我在这里面也不是发言人,我也不会去参加,奥巴马总统也希望我在他的领土上出现。们的会议中发表讲话。

KESHE:你刚才说谁?

BRETT:叫 D.

RICK:对。他也会参加这次会议,他告诉我你也会去参加这次会议发表讲话,你们可能会通过互联网举行这样的一次会议。

BRETT:这是之前他们跟我说的这件事情。

KESHE:噢。我来看看到底会不会,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再做任何展示了,因为现在有了大学的结构去做展示的事情,因为我们每周至少进行7个小时的展示,所以就可能不会进行这个展示,我们需要这边有教学的活动,之前也接受过有互联网的展示或者采访节目,就是通过卡米洛特的凯瑞,凯西迪所采访的一个节目,这是之前的一次采访。很可能这种采访也会影响到凯史基金会的一些工作,但是我们也会接受电视的采访。或者他们所说的进行一次演讲。

RICK:它的会议叫人类的生存,你也可以在会议上把你要讲的内容通过会议传达出去。应该说在对于他们的话题来说还是很恰当。

KESHE:到时候再看吧。MARKO问我你想要带我一起去吗?可以啊。你可以把你的手提箱准备好,我们昨天就可以走了,那个包不会很大,你可以缩小把我做成甘斯带过去再带回来。好了,还有没有其他任何问题?

XX:我有个一个问题来自 JIMMY,和 ARMEN比较类似的一个反应器。

KESHE:你停一下。你如果回到刚才在互联网上找到的图片的话。你往下去找那个圆形的下面,就是有个人他在左边,你看到那个长胡子的伙计,这个伙计邀请我之前在某个地方让我去演讲,这个可能跟他有些关系。

RICK:你是不是说他是活动的一个组织者吗?你是说 F吗?

KESHE:是的。就是他邀请我们。我们在 2-3个地方进行过展示,当时在伦敦还有其他地方,他也是一个伊朗人,所以我们就和他在一起做了展示的原因,我们最后可以去请 ARMEN号回来吗?噢,20号就能回来,没问题。那么下一个问题。

RICK:下一个问题这是 JIMMY的问题,我有同样的一个像ARMEN那样的反应器,就是一个交流反应器,只是有双核,里面有 CUO甘斯在外面,还有 CO2甘斯在内核,我是不是应该把它交换一下呢?

KESHE:你说什么?

RICK:再看下我能不能找到这个图片,再说一遍。我有同样的一个像ARMEN那样的反应器,就是一个交流电的反应器,谁给了我一个提示说 AC是什么意思,AC反应器除了是双核,里面有 CUO甘斯在外核,CO2甘斯在内核,我是不是应该把它的位置交换一下呢?

KESHE: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一下你的实验呢?我们也在学习过程中啊。这个很好,这样我们都在学习,我们都是知识寻求者。所以你也可以传授一下你的知识,你也可以向我们说一下为什么你选择这样的做法,你需要明白一个问题就是:当你在做这个实验的时候,其中一个你是在给它拉近它的磁样会是非常有意思的如果你去测量它们两者之间的引力场,因为你有一个空的间隙在里面。

RICK:这是一个很好的暗示和提示.

KESHE:有没有其他任何问题?

RICK:我没有其他想要说的事情。现在已经有 2小时 11分钟了,我们今天开始的晚一些,所以应该在往前再说一些其他的事情。

KESHE:好的,我们可以回到之前的一些问题来扩展我们的知识,在研发反应器的部分,其中有一部分,我们用到的甘斯就是最初甘斯的反应器和气体反应器结合到一起来实验,未来的时候我们会向各位展示这样的作法,你可以创建出一种新维度的组合成分的反应器,复合的反应器,之前我早些时候也讨论这个问题,你可以允许甘斯反应器,比如放到中心位置,然后在等离子体斥引力场在伽马射线的一个级别上,比如让它成为能源的供给者,对于氦的等离子体或者氢的,在反应器的内核中心的地方,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突破,如果你能够理解我刚才解释的这一切的话,它实际上是绕过了生产和使用原子的核材料,就是在气体的反应器当中要使用放射性材料人,我们绕过了它,在伊朗的太空科技当中,我们用的是这些气体的,它是有放射性的元素,使用正确的状态在你的反应器当中,现在你学会用甘斯,你应该可以创出出复合的反应器,就是在这个环境中,就是气体反应器的环境中,你可以去定位它的甘斯材料成为辐射源头,为你的气体反应器。这样可以转化等离子体的甘斯作为一个伽马的,如果你能够去正确的做好这件事情的话,把它转化成伽马射线的辐射,这是未来的一个成分,就好像是非常类似现在的 X光射线的机器一样,就是说是未来的 X光机器的一个组成部件,但是你会需要这些东西,在太空中需要这些东西,你不需要携带这些放射性的材料,但是使用这些复合系统,比如气体和甘斯混合在一起的话,你实际上就可以降低或者加入到场体当中,或者转换场体到你需要的辐射中,所以某种程度上是对于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原子的技术,可以了,因为利用这样一种过程你就理解了中子会释放场体的光谱,因为人类还没有足够的知识去观察这一切,在伽马射线之上,你把等离子体的速度降低下来,就像光一样的过程,这样就会向里面释放出它的场体,这是一个未知的科学。但是,现在你已经有了这些知识可以利用这些知识了,你们已经看到了这一切,但是你们之前一直没有能够理解它,在之前的实验室中,我们当时有球型的铜的装置,那么那里面有 129特斯拉的出现,这个场体甘斯的场体创建了自由的等离子体,在它们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就是和氢的等离子体,那么它创造出这两个设置中以这样一个方式,一个在盒子上,在导致创建出这样一个场体,在等离子体的一个强度中,这就是为什么探测器制造出很多伽马射线的辐射,在它的背景上有很多辐射的噪音的原因,在等离子体的级别上,但是在房间中却没有辐射,如果你去重新播放这个实验室的噪音,你就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它的噪音,所以之前就是凯史基金会不再使用这些放射性材料,之前也有人不让我们去用这些材料,需要去观察放射性的材料,比如说是防火的探测器的材料,或者说伽马的源头,为了能够去给等离子体的能量有所增加的话,在反应器的中心去创造一种很强快速的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场体的力量,因为就像各位看到测量的,场体的一个释放从你的自由等离子体当中,是在等离子体的级别上,随着你创造氢气的等离子体在它中心,它很快就会吸收,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这也是我从上周和本周教学开始的内容,就是为了向各位展示把等离子体的技术给拓展到太空科技上面,所以现在你所使用的并不是 2个等离子体去制造等离子体的分子,就像ARMEN做的。

那么现在你合并并且去使用等离子体的场体强度,去制造释放你想要做的事情。这就是你在我们的大气层顶端所发生的事情,是在地球的等离子体斥引力场和太阳之间所形成的,还有它们相互作用的一个副产品就是氮气,所以我们刚才所有的问题,我现在在里面有氧化铜的甘斯,然后 2个内核,你创造出这样一个非常小的反应器,你现在手里也有这样一个反应器,真空把甘斯如果许这个场体我们把它穿过中心的内核,然后很强大,成为气体的一个增量气,或者反之亦然。我也是昨天就把同样的内容对我们的知识需求者传授。然后就跟他们说先什么也不要说,等到之后我会来说这个事情,你需要去理解他的含义是什么,以及你在做什么,就像我们说的我们现在已经开放了我们的学院,我们打开了这些人类的知识去工作并且去理解,某种程度上说生命的本身,就是通过等离子体的状态和条件在宇宙中,并不是在物质的水平上去运行的,我们现在把之前的等离子体运行在气体的状态下,和第二部分的就是和甘斯的这部分合并在一起,其中一个你需要理解的问题就是说它并没有完全被理解,就是一个原理和事实。就是说利用甘斯在里面没有障碍,它是一种场体,即使是它的容器,因为它是由磁场构成的是一个结构,这个场体的流动就是相对于物质来说的,如果说这一切是很难理解的话,它的意思是说把磁铁放到桌子上,这里无关于是否用陶瓷或者石头,或者木头,金属,物质的障碍是没有关系的。现在你在甘斯中有的,因为它是一个甘斯的场体完成这件事情,现在有甘斯存在,如果你能够理解这些的话,你就可以开始去制造一些派生的产品,新的类型的存在,这个就回答了那些,不要去食用甘斯。我们从来没有交给你们甘斯,但是如何去食用甘斯的这种属性,比如你想香蕉的属性,你去制作甘斯,它给你香蕉的能量,你在里面放水,就可以去喝水不用去碰甘斯,这就是我之前的这种手术是如何运行的,如果你想要去制作材料的话,你不需要把甘斯放水里,你可以制作一个容器里面有甘斯,然后把花放里面,根就会吸收到营养,这就是整个宇宙的运行方式,去把对物理的限制方式,远离这种方式,很多人就用这种方式,这是比较愚蠢的方式去做这些实验,就是做甘斯的这些实验。需要去理解它的气体强度,在什么样的液体当中,在这个橘汁中会给你一种不同的强度,苹果汁也会有另外一种强度,水也会有不同的强度,很可能甘斯比如说苹果给你香蕉的强度,你吃的可能不是苹果而是会香蕉,同样的事情就是中国的团队对于种子的一个实验,就是ARMEN,MARKO谈这个事情,你把它叫做去用水给植物提供营养叫什么来着?叫水培,水菜共生。

现在你可以做成叫甘斯或者等离子体的植物共生的系统,不管你怎么去叫它。你把它们用这样一种方式去表述,人们就能够了解到一些它所表达的含义,就需要去创造去下沉你的种子到甘斯当中,让那些很喜欢吓唬人的人去说这说那吧。使用到了等离子体的能量,你实际上在反应器中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你之前看到过但是一直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完全无视,实际上是同样的运行方式,就像上周我们制造出水的方式,你需要去开始非常快速的拓展这些知识,理解这些知识和应用,和使用的领域,去远离那些物理受限的斥引力场的场体的力量,你可以制做这些杯子,它只是和不同的液体结合,给你不同的能量,等离子体斥引力场的能量,因为这个引力和磁力的场体都是你所需要的。它就是你的身体就会去接受它所需要的,过多的它是不会接受的,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这就是这样的一种术语,就是你还没有理解的一个地方。当你去拿一个从中获取所需要的,它就从你那里取出所不需要的,这样就实现了一种平衡,这样就是之前各位没有理解的地方,这样就是运行的非常顺畅,你不需要百兆前兆瓦的级别,你只需要纳米级等离子体的瓦数,人类的习惯,人类做事情的时候就非常有这样一种思维,比如我往里面投入多少钱,我能有多少回报呢?但是你不会用另外一个问题去观察这个问题,就是当你在产品中去投入,在这个过程中它会对人类其他的一些人或者对整个人类有多少帮助呢?而不是只是考虑你投的钱有多少回报这件事情。这些知识是可以去帮助整个人类的,所以你的投资对于你有多少回报,这个事情并不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能这样想就是最好的,但是在造物的过程中,它是等离子体的所以会从等离子体的状态中去给予,从等离子体的状态去给予,你从中获取它,也会从你的引力场的方式去拿出你所不需要的,这样你们之间就会出现一种平衡,这就是一种过程,即使在

部的时候,里面有甘斯。就像我们和 E LIYA医生谈论这个问题,就是在医疗教学中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能量穿越了胃壁,同时甘斯的淋巴所吸收的或者血液所吸收的这些能量,它是根据自己的需要或者需求吸收这些能量,那些没有用到的能量就会再次被大肠吸引过去了,通过同样的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强度,就像我们所说的在中心内核的甘斯,就像它是同样的一种方式像我们所说的方式,如果你去改变它的话,它会向外给予什么样的能量,或者对内会有什么样的能量,或者对于内部有什么样的能量,从外部或者内部获取什么样的内容,如果你能够创建出一种条件就和我们的大肠一样,像我们解释的不同的能量会穿过不同的,大肠不同部分的内壁会提取某些类型的等离子体从食品中会加入到淋巴中,但同时它也会做相反的事情,因为它是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的一个状态,它所需要的就是穿过它的壁,同时它的酶和酸就加入到由胰脏加入,或者其他的一些器官加入到消化系统中,就是说你所需要的就加入到当中,就好像是在说那以提供这些能量,这也是科学界现在还没有理解的一个问题,在医疗领域,就是来自胰脏的液体,或者在这里面加入了什么,就是说胃部能够从淋巴中接受什么,作为一种无用的产品或者东西,就是没有用的东西。但是科学界现在所关注的只是它能够加入多少能量,是这种拒绝的信息,并不是一种加入的信息,你需要进入到下一个环节,去理解,你需要去从整体的层面理解,你们实际上是太过于注重物质了。

也太关注于某一个方向,一切都需要是物质的,有辐射的,但是实际上一切都是等离子体,而且一切都是磁力和引力场同时存在的。当你去创造一个内核,其中一部分它有 CO2或者 CUO甘斯,或者说 CH3甘斯,现在你创造出各种的能量,我们是否需要放射性材料的话?如果你理解了就不需要,我们是否会发生什么情况,外面的气体或者材料成为比如说甘斯,淋巴,内部就成为了大肠,就是那个核成为了大肠,或者反过来。取决于你想从中取出和加入什么,就像我之前说的,当你加入到这个大学你就会学到,所有的课题都是同时接受以如何被完成,如果你在某种方式下不能理解的话,你可以用另外一个方式理解,所以我们不会有专业人士,或者需要人们从整体的角度理解这一切,所以改变一个习惯是需要时间的。比如说,你咳嗽然后就可以直接通过打针这两个步骤要同时完成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在物质的整体下陷入的太深了,所以你都不知道你在什么样的位置和状态了。所以,当你去谈论这 2个内核的时候,里面有甘斯,现在就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就是制作一种甘斯,人们需要,比如说 GERRT在比利时做的一个反应器,里面有一个单独的内核,你可以在它的中心内核中加入甘斯,要确保甘斯的场体要足够强,在一个什么样的级别上,它就会成为一种什么样的辐射,等离子体的级别,这样就会给你去实现你要的飞升,当我们有氚的甘斯的话,把它加入到系统中,有氢气的话就非常容器实现,因为你可以加入并且决定它的厚度,等离子体的压力,就是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的厚度和压力来决定,有甘斯或者气体的。气体实际上简单一些,我们用物理压力来创造出流动的状态,还有就是飞升的磁场的一个压力,你需要去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你都要说我要以甘斯的状态去思考而不是物质的状态去思考,之前几天可能会比较晕,但是之后就比较好了。之后你就会设计出非常美妙的装置,ARMEN现在他好一些,但是现在也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只不过他用甘斯的层面去考虑的相对物质层面来说要多一些,你看到在桌面上的 2个装置连接在一起,它们和电源连接在一起的装置就是这样一种代表,这种做事方式的反映。所以,今天的时候我们会学一些比较新的东西,这样就可以吧一整年的教学内容带出来,相当于表达出来。最初从制造气体的材料开始,然后谈到纳米涂层的制作,然后制造出甘斯,之后我们去测量这些甘斯,和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比较相似的就是我们开始去测试这些气体的反应器,现在我们把这两者就是科学的知识给聚合在一起,你并不需要去制造放射性的材料,或者携带这些放射性材料在太空中,因为你现在理解了气体和甘斯结合的一种方式,所以在宇宙任何地方都可以制造出你所需要的材料,如果说你可以在宇宙的任何地方可以制造出,这个就是核技术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辐射的行业所要完成的事情,就是去快速的即时的去释放场体,这是在等离子体的引力场上的,或者一方面是引力的另一方面是磁力的,所以一年的工作我们终于汇合到现在这个地方,它们现在合并到一起,你们现在可以看到它们之间的关联了。

如果你能够理解这一切的话,你可以再进一步的阶段就是制造出宇宙的装置,它本身就是甘斯和气体的结合,这样你就能够看到你的自由等离子体的表现,它的速度就早早完全的超越了人类能够想象的运行速度,如果你能够由等离子体的主源物质决定它的速度的话,或者在过渡的边界上的话,你能够理解这一切的话,在一种很简单的方式来说,你能够理解爱因斯坦解释的就是光的速度在物质的状态下,因为它是收到人类认知的理解限制,现在你就可以超越物质的状态,就是在人类能够探测的一个水平。再次,在未来的这些时间会不断回顾这个问题,直到我们新的装置制造出来之后,这样的话就是气体和甘斯结合的装置,这个时候你们就会理解为什么我就是上周开始讨论大学结构的问题,今天就讨论到中子,原子等离子体之间的关系,就是中子的结构,以及它在等离子体的状态下运行的问题,在原子的等离子体中的运行。就是说,它的渗漏会超越更远的地方,就是辐射会渗漏到更远的地方,你把它称为伽马射线或者X射线,现在对于这种在甘斯的状态下,你能够去对这些伽马射线和X射线做什么呢?现在你可以去决定这一切了。而在伽马射线之上的射线是更容易去制造和工作在可见物质或者过渡物质,或者主源物质强度上,现在光的游戏已经成为儿童游戏了。你想用驴子的速度去运行还是想要用喷气式飞机这样的速度呢?但是你需要理解把这两者合并在一起,如果你想要进一步向前发展的话,你需要把物质的桎梏卸从你的身上卸下去,特别是把它从你的大脑中解除掉。这样的话你就可以进入到一个快速发展的状态中,我非常乐于看到的就是人们看到之前做了甘斯反应器,他们之前也讲到了。更多去强调甘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失望,但是实际上你们手中是所有最好的装置,因为你一会形成一个复合的装置。这样使用你的中心内核把它给组合成一个甘斯的状态,这个时候甘斯就会更加强大了,所以你需要去寻找更加更重一些的材料去制作这个甘斯。或者去通过制作一种单独的甘斯利用氘去?,然后因为你去旋转反应器了,这样你可以创造出气体的压力,你就会发现你能够达到提升和状态很快的实现,129特斯拉是来自于相互作用,就是等离子体从甘斯中的相互作用,还有就是等离子体在其他的反应器,通过氢气制作出来的。没有人之前能够理解你是怎么实现 129的,现在你就能够理解如何制作出来的。因为甘斯的场体强度要比气体的等离子体强大很大,所以它就会被它拉过去,在它们相互作用的线路上去设置一个探测器,就能够探测到这些数据,或者这一切。现在在你的反应器中去做同样的事情,尤其是那些之前一直在去利用气体制作反应器的那些人,那么。。。去实现提升是非常快速的。如果你做的方法是正确的话,可以很迅速的实现飞升,如果你能够理解这一切的话。所以某种程度上,这就是第 52次的网络教多需要学习的,至少你学习了 12个月,这是一个毕业的过程,但是你需要理解你是如何毕业的,把所有的知识和所有这些书籍,还有把所有这些做的实验放在一起,把气体和甘斯结合到一起,因为这里面对于人类来说有个因素,就是他们能够理解物质的状态,它就使得等离子体的理解就变得更简单一些,就是说如果说你用到了铯的话,就像你现在已经不用的方式用到了 4个轮子之前的方式,已经对这些 4个轮子的状态已经很清楚了。就是说现在你已经有了 4个轮子了,但是你还可以把4个轮子之前的知识以不同的方式来使用。

VINCE:我想说的问题就是说你知道现在已经有了宇宙知识,你有这些知识从第一天开始你就来到一个地方,你所用的就是一个非常小的比例的知识,然后制作非常复杂的东西,制造同样的一种类型的结果以不同的方式,一旦我们进入到这样宇宙的知识中,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之前的一种符合的状态在我们的头脑中,所以我们能够制造更多的东西,我们不能

KESHE:是的。但是像我说你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去了解这些知识,俄罗斯的科学家在 3个月前理解这一切的,就像他们说的他们已经使用这些知识。他们已经有了引力场,但是之前不知道如何让它去工作,让它学习我们的网络教学内容后,把所有的知识点结合到一起后,就知道如何去实现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了,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理解了,所以你们现在比俄罗斯的科学家取得的成就晚了 3个月的时间,看起来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说科学的方法,就是每个实验证明或者没有证明什么事情的话,就意味着需要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要做一些实验,因为被揭开的这些东西就好像成为一个理解的过程,那些实验你需要有 4个或者 8个或者 16更多的实验,就会成为越来越多的东西,而不是回到最初的内核,或者去只向物质的原理而是相反的道路就是去展示不同的本质,所以他们采取的方式就是让这些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而不是回归到它的本源上。

RICK:某种程度上你是正确的。我们这个事情应该让它变得

KESHE:问题是某种程度上是这样,但是你问的问题越多,你就要做更多的事情,你可以看到在桌面上有个图片,上面有 2个反应器,你可以看到 2个反应器都是由伊朗的科学家制作的,这些反应器就是在我从伊朗离开的时候由伊朗政府官员他们赠送给我,其中一个是 2个内核的,一个是在中心单独内核,现在已经在实验室中运行,其中一个是它自己本身的源头,如果你去观察的话,你看到在它的上面有很多黑色的地方,在底部,伊朗政府就跟我说你想要在底部做一些孔洞的话你就可以去搞,因为你可以加入很多你想加入的材料,所以我做了很多这些实验,里面放了很多新的材料,所以后来又用了很多胶水把它沾上,这样就往里加入了很多新材料,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反应器中有很多孔洞,就像你问的问题越多相应要做的事情就会更多,所以通过太空科技要实现的很多成就都是来自于伊朗政府赠送我们的这些反应器,现在我们还有这些反应器,在使用这些反应器,从中学习很多新知识,这些就是一些最前沿的核技术,由伊朗国家所研发的,罪分子,而一方面他们对知识却被人们共同享用,使用同样的装置和系统,你去提一个问题就会增加相关的知识,看到图片左边的反应器,就是在框架当中的球体反应器,我可以去加载需要的材料,我知道哪个方向去加载,我知道相应的来说就是加载完这些材料到里面后创造出的场体会决定旁边的大反应器会飞升,而且飞升的方向会向那边飞升就很清楚了,我们之前总在实验室去抓飞升起来的反应器,因为你可以决定在小的反应器是地球的复制品,我们需要到哪一个内核中输入哪一个气体,我们就会复制不同的磁引力的场体,相对于大的反应器来说,就能够决定飞升的方向,所有定位就是说大的能够成为质子,小的就能够成为原子,如果说它实际上本身就是一个电子,这个电子它有一种能力,而这个质子或者中子有另外一种能力,它们都可以创造出斥引力场,因为它们都是双核的,我之前用小的反应器实现了飞升,也飞升了好几次,因为之前它飞升的时候,上面的一些螺丝在我们的去装它的时候把手划破过一次。在它所在的位置上实板之前你要去接住。

RICK:凯史先生我有个问题,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设置中, VINCE之前也提过这个问题,就是彗星飞到我们的太阳系中,当它飞到太阳系外面有一个电荷,或者说它本身受到电荷的,当进入到太阳系中的时候,就会翻转它的电荷,就像 VINCE说它就会变成负电荷的状态。

KESHE:我可不可以补充些内容呢?我们确实会有宇宙的一些物体进入到我们的星系中,会有这样一些情况,非常罕见的状态会进入到我们的太阳系的等离子体状态中,太阳系的等离子体并不是开放的状态,是非常非常强,要比地球上表层强大很多,就是要比外表层的地方。好像你看到的我们要进入到地球的大气层,我们需要以某种角度进入到地球,若以一种错误的方式进入地球的物体,以不同的速度和错误的方式进入到地球的大气层的物体最终就被烧掉了,同样在太阳系的边界上也会发生。我们很少看到有这些在我们的表层情况是一样的,所有出现的彗星和小行星都被创造出来,并且保持发展出来,通过太阳系的等离子体本身所发展出来的,它实际上就是我们没有理解的一个过程,在第四本书中我已经解释了这个过程,这些彗星是如何太阳系本身如何有自己的轨道,就是每次它们进入到大气层上部的时候,就是外边界上部的时候,它们的旋转就会有更多的物质,比如氢气,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其他材料,比如说氧气的转换在它的外表层上,然后它们就会连接这些,因为它们很冷,所以说就会更靠近太阳的地方,然后就会出现融化,这样我们就能够看到它的尾巴,据说 90%-95%我们所看到的彗星就是在太阳系中实际上就是一个材料的产生一种转换,把这个能量转换成气体然后转换成甘斯,再转换成物质,从太阳系的产品中。

VINCE:可不可以请你在这个问题上跟我们做一个更加明确的说明呢?很多我们看到的彗星它的物理的一个组成就像科学家经常说的,它是一种很脏的雪球,但是我本人就没有去这样看。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KESHE:让我们来解释一下。我们需要理解这个彗星,这里面没有肮脏的雪球,你需要回到最基础的一件事情,一个问题上,那些说彗星来自于太阳系之外的或者能够进入到太阳系的人,为什么他们会以一种很有规律的状态就返回来呢?我们还知道他们的路径,他们就像星体一样处于不同的轨道速度,最初是来自于太阳系的,特别是当我们在地球上的时候,如果说有这样一个彗星来自我们的密度和太阳来说我们就没办法看到它们,是以这种很有规律的状态去进行的一些事情,但是我们看到的一些彗星是经常有规律的出现。就是在一个特定时间在特定轨道出现,彗星本身就是我们太阳系的一个成分,就是他本身就是太阳系内部的东西,所发生的就是随着轨道像太阳系里比较松散的电子一样,因为这个轨道是非常巨大的,就会去飘逸到太阳系的边界上,这个时候能量已经转换成氢气,在转换成氧气的过程中,就是你所说的冰冻的氢气的气体,随着它们进入并且经过太阳热量的时候就会蒸发,改变气体到液体的状态,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太阳系并不是所有能量还有它的尘埃,不仅仅就是能量还有这一个从上掉下来的雪球,里面会有石头砖头,还有木材卷在其中,这些东西都卷在雪球中,这是一个完全一样的过程,并不是完全肮脏的,实际上会成为这个材料的一分部,在它们运动的过程中聚集在一起的东西,所以这种想法就让我这么说吧,很多人很多彗星的实体进入到太阳系中距离太近了,就像你看到的进入到地球的大气当中。

VINCE:它是 100??的。是每分钟 100?。

KESHE:它经过大气层的时候都会被烧掉了。因为我们的位置是很深的位置,所以彗星是太阳系的一个副产品。第四本书里就解释了这个事情,它们只是有一个不是很深不是很松的轨道,而是有一个自由的轨道就允许它们一个小的质量去进入到太阳系的外界在边界上,由于惯性,就会聚集到这些比较轻的气体,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它是固态化的,因为这个气体它有很低的温度,其他东西在这个过程就会被嵌入其中,然后当它们经过太阳的时候因为距离近就会融化,其中就出来,雪球中的石头就会释放出来。现在屏幕有一个图片,里面有 2个行星,其中有一个物体在它们的中间,这里面还有一个理论就是随着行星在太阳系运行的时候,这些星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会导致材料的一个提取,也会在这个过程中会注入到太阳系当中,这样的一个情况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的或者可信服的一种解释呢?

KESHE:是的。这个情况也是可以发生的,像我说它是一个引力的磁场的状态,唯一的一个问题,随着我们太阳更近的时候,由于符合的一个结构,我们就创造出了带宽的一个光谱,就是在物质强度的一个转换,其中一些场体的强度我们所吸收的在地球的大气层上面,它实际上是来自于太阳的内部核心的地方,而不是仅仅来自于太阳边界的地方,并不是都来自于太阳表层,由于它们需要和很多等离子体经过相互作用,当达到地球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强度就达到了物质的状态,这就是我之前解释的中子吸收了来自物质的成分,就是主源物质,这些都是同样的,在整个的造物的过程中,都是没有区别的,在这个造物的世界中没有什么是例外的,当其中,它们会有不同的组成,有人称把它之为中微子,因为它们就开始它们的生命,因为它有那么高密度的释放,就在比较高的强度上开始它们的生命,所以它没办法和其他东西相互作用,就像我所说的有木材的磁体,或者说木材的磁体能够吸引木材,钢的磁铁能够吸引刚,铜的磁体能够吸引铜,因为它们都处于动态的斥引力场的等离子当中,它们的强度和其他的都不一样,所以你们之间是不会相互作用的,所以不会被吸引,但是科学家却把它起了个新名字,就是中微子,它们主要是来自于等离子体的中心的地方,我们有一种结构,它们来自星系的中心,它们实际上让我们从星系的中心也会有同样的结构,就是星系的中心有主源的斥引力场,或者说主源的磁场。所以它的强度是最高级别的,要比太阳的物质级别还要高很多,通过同样的级别宇宙的中心位置的主源物质的斥引力场强度,它要比整个星系的所谓黑洞的地方的强度要高很多,就是我们所称的主源星体。它实际上就是在强度上在逐步降低的一种状态,这就是我之前和 VINCE说的我的本质说的很清楚,这样能让科学界更清楚了解这一切,用不同方式观察这一切,这样你就理解更多的问题,就会了解等离子体和物质之间的关系的问题就会很清楚了解这一切。你需要开始去分析并且理解在整体的局面而不是说因为你的智力的水平去约束你的一个理解,或者因为你的智慧水平的程度专门去听那些能够迎合你的东西,要去拓展,说白了增加你的脑容量,增加你的智慧的级别,或者说水平,要去理解它的一个现实,理解它整个的过程,就是条件或者状态,你设置的是什么样的状态,你所存在的条件是什么导致了物质的实现和产生,所有人所关注的只是一个最终结果,像今天 BRETT所说的一样,我现在有个东西,当里面有黑色东西,还有白色东西,为什么?只是这样来问。你是创造出条件和状态的。你自己应该能够去解释你自己创造出什么样的状态和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这是为什么我们不需要鹦鹉,在学院中也不需要会复制的猴子,当人们来到的时候他们带来一种新的思维方式,然后去拓展整个人类的眼界,或者拓展人类所做的这些事情的话,就在家做好了,但是你如果在这里为了增加我们的知识,并且能够给我们大家去分享你的知识和智慧的话,你是很受欢迎的。有 2种人最好别到我们的学院中,一种就是谋杀者,另外一种就是很封闭的人,甚至你理解所做的东西有什么样的后果,在你所做的事情,它的一个结果是什么样的状态所产生。有没有什么问题?

VINCE:我想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题,然后我们今天就可以结束了。所以这个压力我想这个问题可能会复杂一些,好像把这个问题说一下吧,压力会去增加它的引力,然后去释放它的磁力呢?

KESHE:取决于是什么样的压力了。你往里吹还是往外吸啊?让我来这么说吧。这个问题我说的够清楚了吧。是同样的空气。

VINCE: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因为之前在线上所说的,就是新的杯子如果只是其他的太阳系,我们谈论到有一个外壳就时候,里面会不会出现一种太阳系的合并的情况出现呢?或者说它更多是一种引力上的效应。具有同样的强度所以不会有摩擦力,或者说它是磁场的作用,是不是会有更多的摩擦力,会有更强的光亮呢?

KESHE: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但是通常所看到的在宇宙中的这样一种状态,实际上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混合和合并,但是它创造出了一种新的生命,就非常类似我们所说的融合,在等离子体技术中,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所有东西都在锅里面,当你把氢气和氢气融合的时候是得不到它的,不会从中得到氢气2,会得到的是氦气,所以这是同样的一个过程,但是所有东西都在那里。

VINCE:是的。所以我们所谈论的就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这些物质,主源物质所有的场体,所有的场体都会在一个位置,重新再组织在一起在这样一个时间跨度中,就像我们现在所能够处于的一个状态。

KESHE:是的。之前也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之后也会发生也会有这样一个过程。

VINCE:所以当他们去测量太阳的年龄,测量的只是这样一个阶段的年龄,而不是整体上的年龄,是这样吗?

KESHE:是的,你说的完全正确。这就好像某些人说这些光花费了成百上千万年才接触到我们,我一生当中来没有听到过这些废话,毫无道理的说法,一生中都不会有这样情况的发生,实际上这就是这些科学家能够说的最没有道理的一种废话。因为你看到的就是它正在往外释放的这些光,实际上是瞬间出来抵达的。所以你看不到整个宇宙中的所有星体,你看到的只是你能够看到的这些光,你的物质级别一个斥引力场,就能够看到它,整个的宇宙充满这些星体,而你所看到的是一个整体的非常小的部分的分支,因为它们超越了或者超过了人类的眼睛所能够探测到的级别,在大学所要做的这些工具中,这个时候你就会看到整体的层面,实际上你一直都是倾向于一个固态的场体,即使是在太阳系的一个等离子体当中,这个场体是由不同实体构成的,你只是去找到你的途径,在这当中没有空的地方,就像我经常说的在宇宙中没有这种空气的地方,就像我经常说的空气只是存在于人类的大脑中,所以他们没有办法从整体理解这一切,下面还有什么问题吗?

VINCE:那哪个矮行星是什么地方出现的呢?

KESHE:什么?

VINCE:抱歉,我只是最后想提一个问题,因为我一直没明白,有的人提到的矮星超过了冥王星的地方,就是在那么远的地方,下次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呢?

KESHE:这么说吧。如果我们的太阳系能够再继续维持比如说几十亿年的话,这些矮星就会成为地球的未来,或者未来的地球,因为地球的斥引力场,太阳的斥引力场持续不断把它拉近,就是物质,最终我们就会被它吸引进去,另外的一个星体就会到我们之前的轨道上,使用我们所释放出来的那些物质,我想它们好像有一天找到了一个,好像是在那个小行星带上。

VINCE:你说的那个是不是在海王星上的一个事情?

KESHE:还是让我以简单的方式来解释吧。这个话题我们都是外行,实际上因为我们刚才所解释的含有穿越北京的科学家,他们谈到了非常脏的雪球,就是这些彗星。因为它们在增加彗星,或者说小行星的陨石尾部,去增加它的成分的话,他们会在这个过程中会在它的边界上吸收它的物质,就是气体之类的,包括它边界上的冰,它们之间本身也会相互的摩擦,就会形成自己的团出来,和其他的一些其他,这样的雪球最终就会变成一个星体和行星。因为一些都因为太阳系等离子体的旋转,因为你往里面加入了,我之前对我的孩子解释这个问题,当一个展览会聚会的时候当你去买一个芝士的时候你看到它们在里面有卖,往里面放棉花糖往外扩展,就是很甜的东西,是棉花糖。你总是能够看到,但是你会忘掉名字怎么说。就是棉花糖。你要去理解行星的一个创造过程,你去看棉花糖的制作就可以。能量就在中心得以提供,然后向边界释放,这个过程中直到碰到它的墙壁之前你是什么都得不到的,在墙壁的位置就固化然后就把它拿出来,太阳系的边界上我们也有很多??,相互的去滚动,然后中心还有一定的斥引力场场体,这个位置就是在末端的地方就是这些物质汇聚的地方,他们在汇聚很多的时候你在中间放一根木棍旋转它就能够创造新的行星,这是行星如何被创造出来的过程。制造出自己的团和其他的气体,然后这个雪球效应就会成为一个星体,因为整个太阳系的等离子体的旋转,你就会创造出新的行星,你就在棉花糖的气体加上木棍就形成了,你总会在边界上去收集它,不是到中心去收集它,理解宇宙的运行方式你就去买棉花糖机器,你就理解整个太阳系如何运行的了。

RICK:我们之前在解释凯史的等离子体小组里就谈到这个想法,就是拿一个相当于旋转的盘子,在上面铺一下材料会很快的分散开了,会分散成非常薄的状态在碟子上面,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技术来自很薄的纳米材料,或者其他的一些东西,很可能利用甘斯或者很可能一些纳米材料在一个非常薄的旋转的盘子上,它会被扩散出来,会出现一个不同的梯度,就是在盘子的一个位置上,这可能就是你刚才谈到的刚才的事情类似的状态。

KESHE:我们就再拓展一下我们的知识,如果你拿其中一个氧化铜甘斯,或者 CO2甘斯,创造一个很高速度的旋转就会从中出现光的效果,因为每个地方会被扩散开来,因为这个甘斯的等离子体就会被拉伸,就会形成光线,就看你怎么运行这个东西,最终它会成为一种运输方式,你创造一个非常快的速度就像我们所说的盘子,这个盘子它实际上是可以是等离子体可以是甘斯状态,然后你觉得甘斯放在这个碟子上,你会看到你所创造出的光束是什么样的。它是通讯技术,或者即时通讯的一部分。在未来的时候我们会传授这方面的知识,我们今天就到这里。让我们有机会还会参加很多的会议。

RICK:好的。我们今天谈论的很多内容,非常感谢凯史先生。这是第 52次知识寻求者网络教学。下一次我们再见吧。

KESHE:非常感谢你们的时间。谢谢。

RICK:非常感谢各位提出的问题,在现场还有在 SK YPE,还有我们的技术团队,还有所有相关网友,非常感谢各位参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