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夜行

一直认为,散步与吃饭、聊天一样,是两个人的事。散步的过程漫无目的,慢慢悠悠,边走边聊,说说笑笑,抛开烦恼,沉浸在当下,好不畅快。

印象最深的一次散步,是在出差天府之国成都的闲暇之余。那条路连接着锦里和宽窄巷子,沿路栽着挺拔茂密的银杏树。初冬傍晚,金黄色的银杏叶坠落一地,在晚霞的照射下闪耀着璀璨的光,把整条路渲染温情典雅。我和同行之人从宽窄巷子出发,预赶往锦里。被路边的景色吸引,放弃了打车的念头。于是边走边聊,边用手机记录着眼前的美景,走了两小时有余但不觉累。

然生活中没有那么多汇聚天时地利人和的散步,大部分时间我只有一人独行,目的也是为了健身。初行之时,看着路上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的散步人群,觉着自己的孤单像是一种耻辱,总是昂头快步穿越人群。好在身体慢慢觉察到了行路后的改变,脸皮也越来越厚,渐渐让独行成为一种习惯。

小区里有一片郁郁葱葱的人造景观,把几幢楼房连成一体,中间蜿蜒着一条石砖小路,两侧路灯林立,在晚间散发着昏黄的光。虽偶有两三级台阶上下,大部分是平坦的,不失为一条适合女性独行的安全之路。此处夜行的人较少,特别是过了八点以后,难得会遇到遛狗的男人,或遛娃的女人,大多数只是过路之人,正好成全了我不想被看清和打扰的心思。

这边楼里传出叮叮咚咚钢琴之声,弹琴的手法还很生疏,还有聊家常的说笑声。那边楼里有婴儿的哭声和大人不耐烦的呵斥声,隐约传来一阵动听流畅的音乐,像是古筝的声音。突然从景观带的隐秘之处传出一个姑娘练嗓子的声音,倒把我吓了一跳。这声音与草丛中的虫鸣蛙叫相呼应,此起彼伏,倒不似乡下野地里诸多小动物那般聒噪。

矮树丛中突然窜出一只猫,瞬间便没了踪影。又看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一幢楼下徘徊,时而抬头仰望着某个窗口,估计是等待心爱之人的回应。有一个母亲陪着孩子骑童车,周边横七竖八停着好几辆同样的车,角落里立着“单车侠”的指示牌,不知何时共享单车市场竟然拓展到了孩子中间。

有小两口手挽着手走过来,低声说笑,亲密地令人心生嫉妒。也有一些夫妇带着孩子走过,多半是一前一后,中间隔着距离。这大概是多数家庭的正常状态,保持着距离,却又彼此相依。抬头望见我家阳台上透过窗帘的发散出来的光,窗帘背后的父子二人,此刻定然各自躺在沙发上,你看电视,他玩游戏,相安无事。

继续行走的步伐,频率越来越快,也越发轻盈。晚风吹过,感受到阵阵凉意。好在路灯依旧照耀着脚下的路,让人心安。曾经看到一文中说中年人下班后驱车到家,会在车里停留片刻,整理思绪,做好角色转换的准备,因为推开车门,会充当丈夫或妻子,尽为人父母的责任、儿女的孝道。俗事虽小,也最能磨人心智,何况日日夜夜的循环往复。

这孤单夜行,实在是生活赐予的片刻安宁。脱离了人群琐事,徜徉在天地之间,任凭风吹,任月光洒满周身,任桂花清幽香气扑鼻,任身影在路灯下时而缩短、时而拉长、时而与己重叠、时而手舞足蹈奔放不羁。不论何状,与他人何干?暗夜中铺开的生活画卷,充斥着多彩而陌生气息,但又与我何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说水是石壁的血液,那么大山就是石石壁的骨架。 石壁的水给我带来捉鱼逮蟹的快乐,石壁的山曾给过我无限...
    浙师大蔡伟阅读 184评论 0 5
  • 文:夏风依旧 一晃眼2017年就这样结束了,没有太多慨叹,也没有太多遗憾,因为一切都在冥冥中进行,所有的一切都和最...
    夏风依旧阅读 141评论 2 3
  • 加入到孩子的幻想游戏吧!女儿很喜欢玩幻想游戏,扮怪兽,演超人。最近模仿得最多的是尾巴,把长条形的物品贴在屁股上,说...
    玲英阅读 7评论 0 1
  • 最近,一篇名叫《清华北大的年轻医生们,放下手术刀,开了一家“柳叶刀”烧烤,能撸串还能问诊!》的文章刷爆了我的朋友圈...
    文刀不如文叨阅读 33评论 0 0
  • 惜闻名遐迩,黄昏浅别离。 江湖在笔尖,此别红尘远。 驾鹤做神仙,解佩行宫殿。 斗星移西楼,仰望星空翀。
    象浦阅读 375评论 4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