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着,说不着

《一句顶一万句》,读完这本书,最深的感触是,老段对中风了的老杨说的那句话:经心活了一辈子,活出了个朋友吗?想来,这句话也是最映衬书名的一句吧!用书里的经常出现的话讲,就是跟谁说着,跟谁又说不着。

这本书分了两部分来写,在决定买这本书来读时,看过这本书的简介。第一部分说是写吴摩西出延津找与他能说到一起去的养女,名为出延津记;第二部分是写吴摩西养女的儿子回延津寻找吴摩西的故事,名为回延津记。

既是扫完这简介,开读的时候便也依着简介的思路在探究书里的故事。我开始读这本书,是我在理发店做头发,理发师说得要三四个小时,另外一起买的《一个人的朝圣》有两本,想着《一句顶一万句》会不会正好就读完。然后就在人来人往,嘈杂的环境下翻开了。看着看着便四周的声音都消散了,一心沉静在绕乱的小说里;不是沉静在小说里,而是在纠结简介里人物怎么还没出现;也不是纠结人物还没出现,而是被作者铺天的不是而是的排比句给绕昏了。四个小时,愣是没将出延津记这部分读完,也没有读到吴摩西的出场;吴摩西也不是没出场,而是他出场的时候叫杨百顺。

看完第一部分才知道吴摩西原是姓杨,是卖豆腐的老杨的儿子,因为当了“杀人犯”,“杀”了老杨和老马而逃出;也不是真杀了老杨和老马,而是在心里杀了他们,自此就离开了杨家庄。后来传教的老詹给他改名为杨摩西,并为他的第9个发展的信徒,虽然杨摩西还是离开了老詹的破庙,但是大家都叫习惯他的名字,便也不再改回杨百顺了。为何他又改姓吴了,原来他后来嫁给了吴姓寡妇,改了姓,也有了与他说的上话的养女巧玲。他与寡妇说不着,寡妇后来与人跑了,便有了他出延津,且把巧玲丢了的事。

整本书虽然在话上不是直戳要点的写着,有很多绕饶弯弯,但也正是这些绕饶弯弯让人有着一直读着丢不开手的魔力。

第二部分的回延津记,牛爱国,也就是曹青娥的三儿子,曹青娥也就是当初吴巧玲。曹青娥一开始与三儿子并说不着,但是六七十岁后就与牛爱国说的着了,将吴摩西的事情都说与了牛爱国听,但是牛爱国与母亲又说不着,每次也就是听着。后来牛爱国离开沁源,曹青娥又与三儿子说不着了,与孙女百慧说着了。曹青娥病危时的只言片语,百慧将奶奶平时与她说的事说出来,牛爱国便明了了曹青娥的意思。用了一个故事,才能让儿子懂她的意思,便也是一个费劲。后来,牛爱国的老婆与人跑了,牛爱国本不想找,但姐姐说要找,就算是假找。与七十年前一样的情形,当他决定要带百慧去的时候,我心中不忍担心悲剧的重演。但在走前夜里,百慧竟生病,牛爱国便就一人踏上假找的路。一路走,一路想可以去的地方,本是假找,走着走着倒成了真找,也不是真找,因为不是找的庞丽娜;也是真找,因为他突然想找到有关母亲养父吴摩西的故事,就有了回延津这一出;后来又变成了找章楚红,倒也是成了真正的找。

故事里每个人每个阶段都会有与自己说得着的朋友,与说得着的人说话,一句便顶了一万句,听得人懂;与说不着的人说话,一万句都顶不上一句,听得人不懂,说的人也累。老杨当老马是朋友,是因为与老马说,老马的眼界比他长,一句顶了别人一万句的作用。但是老马没把老杨当朋友,因为老杨与老马絮絮叨叨说那么多,对自己并没有多少用。书里的朋友,都是建立在两人说到一起,能解惑,能解忧,当遇事、遇矛盾后这样的关系便又显得很脆弱。所以才会有那句话,经心活了一辈子,活出了个朋友吗?

说得着的也都渐渐生疏,或是闹了矛盾了;说不着的却又变得说得着,然后走走又说不着了!一辈子都在寻找,能解孤独的人,经心活过,才知道,人呀,总有不可避免的孤独时光。近来不是有句话说的很好么,你的孤独,虽败尤荣!一句顶一万句,是不是也有另一层含义,人一辈子寻寻觅觅那个能说一万句的人,还不如自己在孤独中清醒的一句话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