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的世界(2)



第二章  东北之行

次日清晨,太阳透过黑漆漆的小草屋映射出刺眼的光,我眯了眯眼睛,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快步走到了厨房,桌子上摆着整整齐齐的饭菜。我一声不吭拉开凳子坐下,细嚼慢咽的吃着,吃的没有一丝声响无比认真。 

半响过后,“我t.m给你们做了十年的饭!好不容易吃一次你们做的!就不能吃个团圆饭吗??” 我无比歇斯底里的喊道  ,却没有半点声响。我知道他们是为了军刀,现在我也已经成人,有着独立生存的能力。他们也该去做自己没完成的事了。

我呆呆的坐了好久,从兜里掏出身份证 “木念” 两个字映入眼帘,“木念 勿念 ,呵呵” 我小声摇头说到。反手将身份证翻过来 ,黑龙江省H市。

看着桌边放着的文件和牛皮纸包,随手把文件拿起来抖开,H市一中三年一班转学通知书。“卧槽!!!” 我的嘴里仿佛能塞下一个鸡蛋,这么多年都没怎么见过人,没想到还能有机会去上学。

其实打心里我是愿意的,感觉我的童年是被狗啃过了一样,非常滴不完整。

换上了他俩给买的运动装,扫了扫影子里的自己,头一次感觉自己像是个正常人。不信 ,你穿十几年陆战服试试!!!

收拾了半天东西才发现自己能带走的东西仅仅一个小书包,出了门,迎着刺眼的阳光,我回过头,怔怔的看着这个住了十几年的小草房 “别了” 我心里默默说道。

一路倒车换车终于踏上了通往H市的列车,绿皮小小的车厢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扛着打包卷着裤管的农民工在卖大力丸,有西装笔挺一脸文质彬彬的文艺青年从口袋抽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我打眼一看上面写着台湾换.妻俱乐部执行总裁。

懒得跟他们有过多的交集,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从书包里掏出提前买好的熟食和啤酒,一口口的往嘴里送着。左手从裤兜里掏出1000块钱买的三星炸机,随手翻着小说看,叫什么在我们的世界,作者确实不是一.般.炮,写的挺好看的,就tm更新的太慢了。

这时,车厢口一整嘈杂声,骂骂咧咧的声音开始向车厢内飘来。“啥.j.b破车!!,这么他.妈挤!!连个座都j.b没有!!” 领头青年撇着嘴骂道,这领头青年的打扮确实雷人,灰色大衣,白围脖挂在胸口,戴着个黑礼帽。必须是强哥,妥妥滴。在他后面跟着两男两女。男的骨瘦如柴,眼眶深凹,一圈熊猫眼,一看就是抽冰抽多了。再看女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画着浓妆,穿着黑丝。一看也不是啥正经人。车上的大爷扭头看了一眼,立马就转过头红着脸啐了一口,暗骂有伤风化。

一伙青年来到车厢交接处,领头青年随手拍在坐在右侧座位的民工头上,“去!!上一遍站着去!!” ,民工咬牙扫了一圈众人,没说话,双手拎着行李去了别处。

领头青年伸手指着我对面坐着的一个中年,“哎!!那个谁!!给我拿颗烟!!”,中年笑笑随手抓着桌子上的烟和火甩给强哥。“卧槽!!,你这混的也不行啊?!抽个中南海也敢戴一块假万国!!” 强哥把烟叼在嘴里呲牙说道。中年笑笑没往下接。

强哥看中年男子没有想搭理他的意思,也挺无聊的凑着个大脸一步窜到我旁边,伸手搂住我的肩膀。“哥们!上哪去啊?” ,

“去H市” 我侧着头看着他缓缓说道。

 “卧槽!!顺路啊!” 强哥仿佛遇见了知音一般呲牙笑着。

“去那看啥啊?看你们这一大群人!” 我挺好稀奇的回到。

“混呗!!都说H市鱼龙混杂!遍地都是大哥!在这混两年就啥都有了!” 强哥沉默里一会说道。

“你来这干啥啊?!看着你年龄也不是太大!这么早自己就出来闯啊!” 强哥紧跟着回了一句。

“没有,我来这面投个亲戚,在就在这上学了!!” 我随口回了一句。

“恩,我叫张思!!以后有点什么事也有个照应!!你记一下我电话吧!” 张思拿出手机冲着我晃了晃。

“木念”  我俩互相留了电话。又喝了点啤酒嘟囔了会,也就各自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火车缓缓驶入H站,我跟张思到各个别。背着书包就下了火车。

“坐车吗!!哎小伙子坐车吗!!不拼车!人上就走!到市区就50块钱!!” 车站的黑车司机卖力的吆喝道。

见我没理他,转身又去招揽别的客户。

“小伙子!!住店吗?!” 黑车司机刚走,一个打扮土里土气的中年妇女,手里举这个写着住店的牌子想我走来。

“不住了!” 我有点不耐烦的回到。

“我家有姑娘!!都是20来岁儿小妹儿!可水灵了!150块钱可.劲.祸.祸!来吧!” 妇女不死心还在不停地劝说。

“小伙子!是不是兜里渴啊?!50块钱!就收你50,走吧走吧!!” 中年妇女拽着我的胳膊,仿佛今天不在我身上挣点钱,她是不打算走了。

“有没有40岁的?!” 我斜眼看她回了一句。

“没......有!”中年妇女凌乱的回了一句。

“没有还开个.j.b店!!” 我不屑的回了一句,甩开她的手扭头往外走。

“卧槽!!小臂崽子!!你直接说要玩我得了呗!!我能让你玩吗?!” 中年妇女撇嘴说了一句。

正在往外走的我听见她说的踉跄一下,差点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下。

都说东北民风彪悍,.操.他.妈.的,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 我心里叨咕到。

一路碎碎念出了站,走出了两条街我才停下,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哪啊?!小伙子”  司机满脸褶子,呲着黄牙问了一句。

“在一中旁边给我找个宾馆” 我随口回了一句。

“妥了!” 司机也没墨迹,踩着油门行驶了出去。

“帝王宾馆!”,我看着牌匾上的字缓缓读了出来。

“这名起的稍微有点赛脸了啊!” 我神经质的一笑进了门。

办好了入住手续,进了房间躺在床上。

从书包里掏出剩下的啤酒,两口干了。想想明天去学校报到的事宜,慢慢困意袭来。

将易拉罐扔进垃圾桶,翻身睡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时候/分手/并不是/无情, 有时候/放弃/也不是/变心。 有时候/没有梦/也可以/到天明。 有时候/谎言/也应该...
    相对两无厌不止敬亭山阅读 25评论 0 2
  • 这是我的第47篇简书日更,我说了,写到100篇要搞事情,你会陪我一起吗? 【产品包装色彩认知】色彩所代表形象在某种...
    曹激萌阅读 329评论 0 0
  • 花有时而开,花开花落,不期而遇。云有时而卷,云卷云舒,不问归期。 我的少年,我们注定萍水相逢,如鲜花的花期,定会衰...
    猫笙五薄阅读 115评论 2 5
  • 和我同届的同学大都是十八岁,这是一个怎样年纪?熬过了高三的时光,大学的新鲜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也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也...
    MYTYPE88阅读 371评论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