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悬念的,蹬着一块块乌龟踏石,跳向彼岸!

京都惠文社书店前

我们的蜜月,去了京都。

那是毫无悬念的决定,京都是我当时最爱的城市,在朋友之间,我甚至成了京都的代言人。出了一本《去京都学散步》不说,大力推广在鸭川上跳乌龟之必要,更从一条大乱走到十条,只为真实踏遍过京都每寸土地。

去京都蜜月前,飞鸟季社刚出版了第三部作品《京都。爱的功课卡》。后来带着太太到京都(她是第一次去),就心心念念要带着这套卡,重返所有牌卡上照片的拍摄地点,还原当时拍摄的各种情绪。

那一天,我们来到惠文社;请太太坐在门口,恰巧阳光正好,我想要拍一张为这套牌卡宣传的照片。她是最适合的人选,逆着光,发丝泛着金亮;抽出一张牌卡,我记得应该是牌号69的“学习成长”。

69号牌:学习成长

那时,我有二件事正在学习:学习经营好出版社,和学习新婚。

出版社获得贵人朋友们的支持,一年多间就顺利出了三本书,虽然没有哪一本赚了大钱,但这个梦想总算也是被支持下来。至于新婚,我们都清楚彼此是最适合彼此的人,仿佛就是跨过了应有的仪式,接着很习以为常地过着二人共同生活的日子。

这二件事现在再回过头看,其实根本不那么习以为常,当天抽到的那张牌,早就说明了其中奥秘。

学习成长。这二件事,都需要认真学习,才能有所成长。

然而这将近七年的时间到现在,坦白说我不太认真学习,总是一股脑地冲刺着自己的梦想:出书、开民宿、去日本,婚姻这件事反而怠慢了。朋友总说:“你老婆很伟大,愿意陪着你这样东奔西跑。”

现在我很清楚,她并不想要这种讽刺的称赞,她总要我认清自己的价值、好好经营自己,不要那么盲目地虚掷时光。前天还看到唐绮阳谈起了天蝎座的金钱运,说这七年间是一个关键,前七年所做所累积的,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运势。

这七年来,出版社还活着,出了九本书。我去了东京、京都、札幌和小樽规划也经营了几间民宿,最终还是回到台湾;像是有某种引力般,缓缓地,又把我这个脱离轨道的小行星,重新拉回以家庭为中心而运行的轨迹上。

的确是学到了,家庭,永远都是质量最重的空间。在家乡、在家里,才能找到最核心的力量,就让我可以踏踏实实地,定在一个点上,做些触手可及而又不离圆心的事。

刚刚又抽了一张牌,是67号的“彼岸”。

图片很巧合地,正是有人在鸭川上跳着乌龟的那张牌。七年后,经过各种开心的、难过的、不堪的、正向的学习后,我想自己也有所成长,具备足够的信心,可以毫无悬念地跳向彼岸。

67号牌:彼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