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兵突起 第二十九章 迎检

周涤非走路大步流星,不像是个四十七岁的人,更不像一个正师职干部。他似乎有意显示自己还年轻,反倒衬得他怕老,四十七岁的正师职干部确实年龄偏大了,他的脸上满是沟壑,早在战区的时候,“老周头”的外号就不胫而走,不过除了韩冰这种跟谁都没大没小的,别人也不敢当面这么叫他。

除非去邻县的二团和三团,他检查部队一向不用车,不但自己不用,也不让别人用,别人解读为师长强调艰苦朴素,他不置可否。艰苦朴素当然重要,但不是关键,他是从基层连队一步步干上来的,主官们那点小心思小九九他门儿清,为啥不让用车?第一,车显眼、动静大,各连门口都有站岗放哨的,远远瞅见领导的车,一个电话就能让连长指导员多出一分钟的准备时间,这一分钟能让平时战士们熟视无睹的问题瞬间被掩盖,能让自己使劲挤出来的时间白白浪费掉;第二,甭管是师长政委还是机关四大部的车,都由车队统一调度,这让车队的队长指导员成了消息最灵通的人,也是下面各级主官巴结的对象,就连团参谋长主任这级的干部,都得跟车队搞好关系,他厌恶这种沆瀣一气。

“曾经有人说过,和平年代,部队干什么最认真?迎检。平时干得再好,领导检查的时候出了叉子,等于一年白干;平时再怎么混,检查时表现好,照样能得到好评。我在战区工作的时候,王副司令跟我开玩笑,现在的主官不能叫主官,叫迎检官才对。”

主干道上浩浩荡荡一群人,司、政、后、装的科长参谋跟在周涤非后面,远远望去像是来侦察连打群架的。周涤非说完这句话,朝身后看了一眼,没人接茬,因为这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他们就是来干这个的啊。

这次师长亲自带着机关来侦察连检查全年工作,不少人心里是犯嘀咕的。就算是师直属的连队,师长来检查工作也不合规矩。往年这都是参谋长,甚至是副参谋长的事,师长一竿子插到底,小到一个连队的事都得自己来,按部队的老话,叫抓小放大,显得很没水平。

侦察连在K师的优越感,或者说侦察兵的牛逼,都体现在这块专供他们训练的场地上了。师部的院子再大,单独划出2000平米的场地给他们用也显得过于奢侈。四百米障碍的起点早已有三人就位,旁边放了几个大大小小的台子,分别有一名战士侧立一旁,其中就有那个黑乎乎的陈撼秋。

董振俊见乌泱泱一大群人过来,连忙提臂跑过去敬礼。周涤非右手如刀,回礼的动作十分标准。吴论站在一百米开外的地方,看不太清这人的脸,对他回礼的姿势倒是有些意外,他还记得那次张若谷的女朋友被示众时营长对董振俊不耐烦地回礼,师长反倒对这事看得更严肃。

“刚从新兵连回来就让你组织训练,辛苦。”

董振俊点了点头:“师长,是先听支部汇报工作,还是观看训练演示?”

“支部的汇报,打一份文档给组织科长就行了。我今天来,就一个目的,给侦察连解决问题,你们想解决不想解决的,最好通通解决掉。”周涤非看了一眼训练场:“都准备好了嘛,别让战士们等了。”

“是。”董振俊说:“演示的第一个项目,是飞针穿玻璃。”

吴论顺着董振俊手指的方向看去,地上立着一个将近一人高的木架子,上面有个托盘,插着一块常见的窗户玻璃。陈撼秋站在一米外,捏着一根铁针,吴论看到他捏针的两根手指已是通红,显然全身的力量都已集中在针上。三秒钟后,陈撼秋一声大喊,针从两指之间飞出,稳稳地插进玻璃中,董振俊从木架上取出玻璃,拿到周涤非跟前,周涤非看了一眼,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师长,需要再演示一次吗?”

“不用了,我觉得很好。”周涤非回答的语气是热情的,还稍微有点过,但吴论明显看出他对这项目毫无兴趣。

接下来是常见的劈砖,这是个集体项目,有十个人演示,或许是这个项目过于常见,老兵都觉得没意思,因此上场的是清一色的上等兵。“呼”、“哈”几声后,碎砖掉了一地,周涤非带头鼓起了掌,身旁的参谋干事也连忙鼓掌,虽然只有十几个人,掌声却很响亮。

董振俊道:“下面一个科目,四百米障碍,演示人员就位!”

渡海登岛四百米障碍是专门为反台独军事斗争准备量身定制的训练科目,共十个障碍,除了体能外,也考验战士的协调性和心理素质。站在起点的二级士官一听到董振俊的命令,就像离弦之箭般跳上软桥,这软桥看起来没什么,真站上去才知道有多晃,可二级士官居然没有像一般人一样缩小脚步,七八个大步就跨越了障碍,等他到了螺旋梯,软桥还在晃动不止。后面几个项目这士官都仿佛在有意卖弄,几乎每一个障碍都不按常规动作来,螺旋梯和高低木上他使用的技巧门外汉还看不出来,到了绳网,连吴论和张若谷都倒吸了一口气,三四米高的绳网,他居然连脚都懒得用,而是纵身跃起,双手紧紧抓住绳扣,稍微攀爬了两下,在空中突然来了个360度转身,直接翻了过去,要知道绳网不比钢筋,有很强的弹性,手抓上去很难借力,这人敢在师长面前完成这样的动作,显然胸有成竹。

之后的轮胎攀台和摇摆平台,二级士官仿佛都没使什么劲似的轻松过去了。董振俊低头看了看秒表,这一动作被二级士官捕捉,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接下来是最费时间的摇晃横梯,一般有两种通过方式,一是像长臂猿般抓住横杆,左右手交替一格一格通过,二是直接翻身上梯,手脚并用,速度能快一些,但如果稍有差池,很容易从上面掉下来。可二级士官这两种办法都没用,而是紧紧抓住横杆,依靠核心肌群的力量一格一格往前挺,横梯被他双手的力量震得崩崩直响,仿佛某种单调的打击音乐。

这下不待周涤非表态,师里的参谋干事都忍不住鼓掌叫好了。

吴论想起体育台经常播出的花式台球集锦。

周涤非脸上一直挂着笑,但这笑容明显不自然,随时会掉下来砸到他自己的脚上。董振俊等三个演示四百米障碍的人走完,想邀请他去观看近身格斗的演示。周涤非摆了摆手,笑道:“今天看够了。我稍微讲两句。”

一旁的训练科参谋立马掏出本子开始记。

“侦察连今天的汇报,较好地展示了今年以来的训练成果,我很满意。希望你们要继续保持这股训练劲头,你们连有句响彻集团军的口号,叫‘没人盼你来,有人赶你走’,从难从严,就是为了留下真正的尖子,淘汰掉水货,今天我看到了我师侦察尖子的实力,下一步你们不但要抓好自身的训练,也要将训练中总结出来的好做法带到兄弟连队,这也是为你们自己输血,完了。”

这就完了?董振俊和机关的人都是一惊,师长总结讲话丝毫不谈连队的问题,这是闹得哪一出?

“陈科长,赵科长,你们去听指导员汇报工作,检查登统计,全都去吧。”

指导员立刻把机关的人请进了连部,训练场上除了侦察连,只剩下周涤非一人。

一阵大风刮过,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打了个冷战。周涤非的眼神凝在了半空中的一个虚点,一百多个人鸦雀无声,都不知道师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过了半分钟,周涤非突然开口:“刚才太紧张了,大家坐下聊。”

董振俊下了口令,全连盘腿而坐。周涤非也坐在了水泥地面上,董振俊觉得有些不妥,刚准备去找个垫子,周涤非笑着摆了摆手:“我这也是迷彩服,也是屁股。”

没人笑。领导刻意的放松一般都意味着之后会有紧张的事发生。

“侦察连是建制师的特种部队,侦察兵都是宝贝,我当兵的时候,战友都梦想着能去汽车连,那个时候学会驾驶技术退伍了以后就有了铁饭碗啊。可我就不羡慕汽车兵,我做梦都想去侦察连,为什么呢?侦察兵牛啊,走在路上都是鼻孔朝天的,见到我们这种摩步连出来的,那小眼神,好像在跟我们说,你们也算兵?我活到这把年纪,谈不上有啥遗憾,但想起自己早早考了军校,没能到侦察兵来体验一下这种牛逼哄哄的感觉,还是忍不住觉得可惜。”

“董连长。”

董振俊立马起身答到,周涤非示意让他坐下:“记得以前战区的胡副司令吗?”

“记得,胡副司令还曾经来我们连视察过。”

“嗯,胡副司令还没被双规的时候,除了喜欢钱,最大的爱好就是看部队演习。我记得咱们战区有一年汇报表演,空军的轰炸机部队打地面靶,那天不凑巧起了大雾,可该部队参演的飞行人员居然全部精准命中靶标,把胡副司令高兴坏了。我当时在现场觉得奇怪,那天没有一颗炸弹是精确制导的,怎么在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能打出这么完美的成绩?后来才知道,该部提前在地面靶埋了炸点,等于是大家伙一起给胡副司令演了出戏,可胡副司令依然很高兴,当场给该部竖了大拇指,还说要给大家记功。我当时想,首长也是从部队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这点猫腻他怎么可能瞧不出来?”

“后来胡副司令进去之前,我有次忍不住问了他这个问题,他那天兴许是高兴,跟我说了句真话,反正现在又不会打仗,能给战区脸上添光的事,干嘛不做?”

“那句‘反正现在又不会打仗’,我后来回味了很久,董连长,你说一个我军的高级将领都觉得战争离我们很遥远,基层的战士们是不是更觉得这辈子都不会上战场了?”

董振俊满脸通红:“师长,我们今天的演示汇报绝没有一点水分,您可以重复检验。”

“不是这个意思,”周涤非的语气仍然很平和:“侦察连这么多年的老传统,打从我当兵的时候就开始劈砖练硬气功,到现在多少年了,你一个连长哪能为之负责?不过,我今天来,还是要给大家透露一个信息,从这两年内蒙军演的结果来看,军委对演习对抗的把控极严极细,像拧毛巾一样把各支参演部队的水分都拧干了,结果,几大战区的王牌师轮番被蓝军击败,到现在没人能赢蓝军一个回合。按照这个形势,你们这一代说不定真有上战场的机会。”

“硬气功、花式过障碍这些玩法,可以作为大家平时调节的娱乐,但以后不要用正课时间训练这些了。练什么?你们是侦察兵,你们的职责是什么,照此定训练计划。”

“大家不要有任何压力,我说过了,今天暴露出的训练问题绝非你侦察连114人之过失。我刚才总结完,让机关的参谋干事都去屋里听汇报,就是担心他们听到我这些话,以为我对侦察连意见很大,以讹传讹,在全师造成不好的影响。机关一大,哪怕我是师长,有些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控制得住的。这一点希望大家能理解。”说完,周涤非看了董振俊一眼,董振俊报以感激的眼神。

“不过,我也借着这机会给大家做个测验,答错不罚,答对的你去安排炊事班给加个菜。”

周涤非刚才那一大段话,让包括董振俊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过了关,此时大家又紧张起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把一张会议的入场券换成一本薄薄的诗集从早上一直看到午后这里没有高谈阔论也没有高屋建瓴的“箴言”这里隐匿了所有的标...
    任重阅读 545评论 0 5
  • 题目: 思路: 首先要知道,子数组在原数组中的位置必须是连续的!最简单的方法:设置两个变量,一个变量cur,记录当...
    一凡呀阅读 125评论 0 0
  • 之前看到过一些文章,大多是一类鸡汤文,写得大多是穷人思维与富人思维的差别,看着貌似很有道理,大多都是是些不痛不痒...
    君未见阅读 307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