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3)

96
玄宝
2017.05.13 18:51* 字数 2931
Anna Mouglalis

文/玄宝

陆匀之这次跟的客户是另一个公司推荐过来的,他们公司在业界已经慢慢做出了名声,最近谈了不少大项目。像这個客戶总公司在上海,虽不是国内风头最盛的企业,也是能叫得出名字的,此次是初步合作,老板为表自己的诚意,把手下大将派往现场把控,以示重视,一整个流程的沟通非常愉快的,筹备工作很是顺利。

因为朱尔尔之前打下的基础,陆匀之手头上有许多现成的商务资源,她没过问具体的细节,因此不知道下属是怎么安排的,但是看到现场来了一堆妆容精致,衣裙翩跹的尖脸女模特,便觉有些头疼,看来出差完毕之后,在这一方面,她还要再对下属安排一下职业审美培训。

陆匀之这次带来的团队都是有经验的同事,大家参加这种宴会不说一百次也有九十次,新鲜感已经很弱,整场活动都有些因循守旧的意思。她上任后,定了个规矩,在活动现场,凡是工作人员一律白衣黑裤,方便活动主办方辨认同事,自己人也能快速从盛装出席的宾客中分辨出来。

她巡场一阵,见无异样,便放下心来。

今晚的陆匀之身着一件宽松复古的白衬衣,配着深黑色的长铅笔裙,初夏的天气有些凉,她穿了一双裸色的丝袜配银色尖头高跟鞋,一身打扮干练专业。松松地挽了一个髻,稍稍露出一个笑容,便显得独立又妩媚。

不少男客今晚都在打量着这个满场走的美人,但见她只跟主办方有交集,并不主动跟宾客搭话,也就没有贸然上前搭讪。陆匀之已经习惯有人看她议论她,故并不在意。

今晚的宴会承接的是白天的一个秀场活动,在上海有名的临江酒店举办,记者名人来了一堆,每一束灯管跟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出错,事关主办方的颜面,也是她上任以来接得最大的客户,她不想搞砸。

公司近年来准备壮大,一直都在招兵买马,她坐上高位,考虑的角度不一样,现在有心培养新人,正提醒助理要如何把控种这种中大型活动的节奏,正说着,却听得后面有人叫她:“陆小姐?”虽是询问,语气却是确定的。

陆匀之回头,见是一个拿着酒杯的大肚中年富商,她脑子快速转动,这人有些面熟,一时想不起在那里见过,只能摆出专业的微笑说:“您好。”

原来他是张存志的朋友刘姓富商,张存志带陆匀之跟他一起吃过饭。

快是两年前的事了,陆匀之惊讶之余,转向助理颔首,助理明白,说:“那我先到那边看看情况。”说着往其他地方走去了。

陆匀之脸上的笑容更加专业了,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热情,不知刘姓富商有无察觉,但他仍热络地和她聊起来:“张总最近如何啊?许久不见他了,听说他这段时间都在忙中部的一个大项目,年轻人,了不起啊!”

她听了只是笑,模棱两可地说:“是,最近大家都忙。”

王富商又说:“我一早跟张总说陆小姐是个美人,要好好收藏,怎可出来抛头露面地工作。这是张总的不是,我改天帮你说说他,你辛苦了,啊!”

这种一扬一挫的领导语调让陆匀之一阵不适,她干脆不接话,准备暗调手机的闹钟,借口接电话。

谁知那王富商不知进退,一手拿着酒杯,一只肥手搭上陆匀之纤细的腰,装作低着头说:“妹妹啊,你要是觉得辛苦,工作咱们可以不做,辞了,来我公司上班,轻松的工作咱们有的是,啊!”

陆匀之被他满嘴的酒气熏得一阵反胃,她几乎是有些用力地把王富商的手从后背扯下来,往后退了两步,带着一脸假笑看着对方那张肥肉纵横的脸。

刚想开口说话,主办方公司就来了个高层,拿着两个高脚酒杯,一杯给了陆匀之:“来来来,陆小姐,刚刚我还在找你,原来你躲在这里跟刘总说悄悄话。是不是刘总也想挖你到他们公司做企划啊?”

面对米饭班主,陆匀之没办法不拿出精力来应付,接过他递来的高脚杯:“怎么会?刘总手上猛将如云,我这种虾米小将哪能入他老人家的眼。是不是刘总?”

刘富商见有人来圆场也拉不下脸,端着酒杯,笑得像个假面佛:“陆小姐此言差矣,过于谦虚可就是骄傲了,这是要被批评的,是不是?啊!”

主办方高层有些夸张地猛点头,说:“嗯!对!刘总,我是万分同意您啊!来来来,美酒敬英雄,刘总,生意兴隆,恭喜发财!”

陆匀之象征性地抿了一口,笑眯眯像一只狡猾的猫,这下对方不干了,认为她不够诚意,非要她喝完。幸好是红酒,度数不高,她一饮而尽,喝的时候,却故意在领口处滴了一滴红酒汁。

然后装作惊讶万分地责怪自己没见过世面,喝杯酒都能滴到衣服上,实在是太失礼了。主办方高层也催她去洗手间处理一下,红酒的颜色太暧昧,快别让人误会,反正宴会时间还长,大家再聊不迟。

陆匀之抱歉地对他们笑笑,一转身便是面若冰霜,没有表情,随手把沾了一点口红印的酒杯放在吧台。

在洗手间内坐了许久,陆匀之才走出来洗手,顺手拿过一张擦手纸擦拭领口的那滴红酒,还是浅浅地留下了一个淡红的印子,倒是浪费了这件刚买的Valentino衬衣。她拿出粉底来,补了补妆,依旧面无表情。

回到现场,吩咐助理几个注意的事项,拿起工作台处的手包,一路踩着高跟鞋,坐电梯,走到会场上一层的音乐酒吧露台来。

露天酒吧请了钢琴师来弹琴,正是那首忧伤古老的《绿袖子》,琴声悠远安宁,晚风习习,仍有末春的凉意。这个露天酒吧取了闹中取静的意味,几汪清泉,几株兰花,灯光馨黄优雅,人面相见才能看清对方。远处传来一阵悠长的鸣笛声,是黑夜中,黄浦江上看不见的船。

今晚的客人不多,陆匀之独自坐了张桌子,双腿交叠,从包里拿出一包烟,做了个挡风的姿势,点亮一支,缓缓地 靠在椅背后,幽幽地吐出一口烟圈。最近她也学会了抽烟,有下属劝她少抽点的时候,她也跟朱尔尔一样微笑回应:“我尽量。”然后继续抽。

不多久,从另一个入口处来了个打扮入时的妙龄女郎,坐在她对面的桌子,跟酒保点酒的时候,明明是很普通的五官,笑起来却亮眼。江湖中最不缺的就是深藏不露的高人,陆匀之不觉多看了一眼。

该女郎也抽烟,却忘了带打火机,移步过来问陆匀之借火。陆匀之给她点着,照亮面容,对方本身大大吸了一口气:“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陆匀之笑笑:“我的脸长得大众。”

对方点着烟后轻笑一下,轻轻拍了一下陆匀之的手臂,俏皮又不显得冒失:“若是个个都跟长得像你这样美丽,那让我这等人物如何是好?”

陆匀之一下子对这个借火的女人有了七分好感,说话这样直爽,真是个值得交的朋友。但时候不对,她这几天忙得有些累,今晚见过张存志的朋友之后更是不想应酬交际,因此两人都没再说话,静静地抽烟。

一支烟完毕之后,借火的女郎接了个电话,用英文告诉打电话的人自己在音乐吧的几号台等对方。

陆匀之想大概是她的朋友要来,自己也不想跟人多有纠葛,收拾一下,便客气地告辞了她。

不多久,周慕南便从楼上客房下来,一落座,郑言慧便跟他讲:“我刚刚在这里遇到一个美人,光鲜亮丽中带着几分落魄柔弱,别说是男人看了会被吸引,女人也是我见犹怜,你该早点来,说不定还能见上一面呢。”

周慕南只觉郑言慧最近的中文进步得很快,连我见犹怜都用上了,他没接她的话头,反而跟她扯一些学成语的小趣事。

原来刚刚跟陆匀之借火的人是郑言慧,她在穗城拓展一个小项目,完成得差不多了,就跟着周慕南到上海出差。恰逢许家明到上海开会,他们三个干脆住同一个酒店。大家忙完了,晚上有空的话还能凑在一起喝杯酒。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2)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4)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头图是法国女星Anna Mouglalis,香奈儿的剧照,看起来特别酷。
今天看了一本书《银座妈妈桑教你的说话之术》,很有趣,推荐一下。

周末愉快!我要跟朋友出去八卦啦~
欢迎留言留言留言+点赞点赞点赞~
比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