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11凤求凰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凤求凰

文/宣宣妹子

那日过后,玄镜和书仪再也没有来过解忧阁。据说,书仪被晋公禁足。而玄镜大病未愈,仍在英公府养伤。

媚儿姐姐病愈后,倒是天天来教我弹琴。在姐姐的指导下,我的琴艺越发好起来。有多好我不敢胡说,但是至少不像书仪说的像杀鸡般的声音了。

少了书仪和玄镜,每天仍然有许多文人墨客来来往往。特别是那天之后,整个长安城都好奇苏慕鱼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于是我这里,倒也是热闹得很。

“姑娘,温公子来了。”流萤轻声在我耳边说道。

“嗯,知道了!”我轻轻地回答道,“去准备些茶水点心吧!”

这玄镜和书仪来不了,可这温公子每逢旬假,都是要来解忧阁的。

“最近可有新诗?!”温公子进门后还没坐下,便问道。

“嘻嘻……你猜?”我调皮的说道,“我有什么新诗,长安城都知道了。你会不知道?”

“哈哈,你这丫头!”温公子爽朗的笑了起来,“就知道贫嘴!拿过来,我看看吧!”

我磨磨蹭蹭的,有种被父亲监督功课的感觉。

说到父亲,小荣哥每旬月都会依约来解忧阁,帮我把钱带回去,顺便去妙春堂抓药回家。母亲身体已经并无大碍,只是父亲,钱大夫说比前些日子要好些了,但还是不能急于一时。家里倒是没有其他好担心的事情了。

我拿出昨天写的新诗,温公子接过去认真的端详起来。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低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公子看过后,久久不语。

“温公子,可是我写的诗不好?”我惴惴不安的问道。

温公子摇摇头,兴奋的说道,“不是,是你写的太好了!”温公子放下诗,“慕鱼姑娘,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不知姑娘能否成全?”

我不由愣了一下,没想到温公子会如此说,“温公子,有话请讲!”

“在下想收姑娘为徒,不知姑娘愿意与否?”温公子满怀期待的问道。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温公子,温筠连想要收我为徒?!我不是做梦吧!我偷偷掐了掐自己的手腕,“哎哟,疼!”我疼的叫了出来,“哈哈,看来我不是做梦!”

温公子见我掐自己,不由爱怜的说道,“你这傻孩子!”

“温公子,您当真愿意收我为徒?”我再次确认到。

温公子点点头,“傻丫头,趁我还没反悔。赶紧敬茶哦!”

我一听,赶紧沏好茶,跪在温公子面前,双手呈上茶,恭恭敬敬的喊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师傅接过茶,轻轻吹了一口气,慢慢喝了一口,“乖徒儿,起来吧!”

“没啦?!这就完了?”我惊讶的问道。

“嗯!没啦!你还想要什么?”温公子含笑回应道。

“切,师傅你好小气!”我嘟嘟嘴说道,“拜媚儿姐姐为师,姐姐可是送了心爱之物给我做拜师礼的呢!”

“就是和玄镜的定情信物?”师傅问道。

“是啊!”

“哈哈,那我可没有定情信物需要送人的。”师傅哈哈的笑道。

“当真没有?!”我不信的问道,“我就不信我师娘没有送定情信物给您!”

师傅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说没有就没有,有也不给你!”

“师傅真坏!讲话跟书仪越来越跟像了!”我不满地说道。

“书仪,以后应该会规矩一些吧!这次安阳公主和晋公都真的动怒了。”师傅叹口气说道。

一时间,我不知该如何回答,空气瞬间冷了下来。这两人不来,偶尔还是有些想念他们呢。

“好了,这是为师送你的拜师礼。”师傅放下一块墨,“我走了,别忘了每天练字读书。为师下次来,可是要好好检查的哦。”

师傅走后,我拿起墨仔细观察,上好的徽墨,这礼也不算轻啊。

自从得了师傅送的墨后,我每日除了接客的时间,都在练字。

“姑娘,我求求你了,休息一下吧!”流萤哀求道,“你的练了好几个时辰的字了,你看这满屋子的纸。”

在流萤的威逼利诱下,我终于放下笔墨。“流萤,把琴给我拿过来。”沏了杯茶,如牛饮水般喝了几口。

流萤小心翼翼的把琴拿过来,我轻轻地拨了一下琴弦。琴发出悦耳的声音,如风吹竹林一般好听。

我坐下来,闭上眼睛,弹了一曲凤求凰。悠扬的琴声从我的指尖传出,飘荡在解忧阁。解忧阁慢慢地静了,静了,静得只剩下琴声和心跳声。一种初恋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忘乎所以,放声歌唱道。

有美人兮, 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我沉浸在音乐里,久久不能自拔。过来好一会,听见雷鸣般的掌声,我如梦初醒。

书仪站在窗口,笑眯眯地望着我,“想不到几日不见,我们鱼儿的琴艺就大为长进。”

我吓了一大跳,“书仪,你吓死我了!干嘛站在窗口,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流萤没有通知我。”我拍拍胸口说道。

“嘘!”书仪走过来,捂着我的嘴,“不要那么大声。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岂能走正门,自然是偷偷破窗而入了。从你开始弹凤求凰的时候,我就在这儿了。”

“凤求凰……”书仪邪魅的笑着说,“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鱼儿,说!你是不是想我了!我好感动,才几日不见,鱼儿便如此思念我。真是罪过罪过。”

师傅的话果然没有错,见到书仪和玄镜一定要记得绕着走。这个小魔王,还真是厚颜无耻,什么话都敢说。

呸!谁是你的鱼儿!真是厚颜无耻!我心中诽谤道。

“鱼儿不乖哦!”书仪双手捏着我的脸说道,“不许偷偷骂我!”

我回之一个白眼,岂料书仪一个吻盖了上来。

文/宣宣妹子

上一章 下一章

未完待续,不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喜欢

请一定要点赞or评论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