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红色的书

我叫李美丽,人如其名——我,天生丽质。所以,爱我的人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抱着鲜花在楼下,声嘶力竭喊我名字的,也有拿着手机,气喘吁吁看我照片自渎的。等等,太多了。有时候我禁不住问他们,为什么爱我,大部分人都是哑口无言。就像,我爱上了图书馆那个穿白色衬衫的男人一样——不知原因。但是,有一点要确认——我要和他谈恋爱。

“哎呀,那个,帅哥,你能帮我拿一下上面那本书吗,我够不到呢!”我探过去,把乳房贴桌子上,把眼神递到他脸上,把手指指向他后面书架尽量高的位置上。“啊,嗷,嗷,嗷,好,好……”他慌了,从左边去回头顺着我的手去找书。很快,他就发现姿势不对,然后又转回来,从右边转过去,结果,还是不对。“那,那一本,啊?”他的脖子像被老虎钳给扼住了,说话不顺畅。“就是那本红色的呀!”“嗷,嗷,嗷!”他站了起来,连同回不来的脖子。我惊讶于他转身的动作,华丽——他竟然保持着头不动,把身体转了过去。厉害!他踮起脚尖,拿书的时候,整个身体绷直了,腿很长,衬衫很白,好看!

“喂,你竟然能看懂这书?”此时,他已经捧着书过来了;他的脖子也恢复了正常;他嘴角向右歪着,带着他的右眼眯了起来,同时他的额头上,也微微堆起来了褶皱——他手里的书,很厚,很红,封面上是一个半裸的男人,胸肌很大,嘴巴很小。最可恨,书上面的文字,弯弯曲曲的,我完全看不懂。鬼知道,我为什么会指到这本书。“能,能吧!”我接过那本书,不敢再看他的稍微扭曲的脸,也犹如脖子坏掉一样,只能低着头看着红书前面那个大胸男人,一点点向座位里挪。事实证明,脖子坏掉一定不是好事。我挪的时候,被桌子角给碰到了腿,疼!我几乎喊了出来,可是这是图书馆。我使劲咽了几下口水,才敢呼吸。“那这书里写的是什么啊?”我抬起头,看到他好奇的表情,和求知的眼睛。接着在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自己,因为疼痛呲牙咧嘴的脸。“对,对不起,我……”他又慌了,脖子又坏掉了,低着头坐了下去。“我——哎——”我叹了一口气,捧着书,也坐了下去。

我一边揉着腿,一边看着对面低着头的他。现在,我只能看到他头发。“那个,不好意思,刚才我……”爱的力量还是让我,抿着嘴,向他解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噌一下就站了起来,慌乱收拾桌上的东西,“我不应该质疑你的,我还有事,我走先走了!”说完,他扭头就走,很快,带起来的风,把他桌上还摊开的书,翻动了几页。“我,我——”我的声音还没传到他的身边,他已经走出了图书馆。

啊,啊,啊——我攥紧了拳头,低下头,看着这本红色的书喘气。封面那个赤身裸体的男人,竟然在笑我。妈的,我哆嗦着,从包里翻出修眉刀。一下,两下,三下,刀刀都划在那男人的脸上。我为什么,为什么要选这本书,为什么啊!四下,五下,六下……一定是它是红色的——最后,我把刀插在那个男人已经烂歪歪的脸上,给出了结论。

红色,红色,他妈的红色!我冲出了图书馆,跑回了家里。我红色的窗帘被我扯了下来,我红色的连衣裙被我撕碎,就连我红色的内衣也通通被我丢进垃圾桶。我恨,我恨啊!我坐在床上,边大口喘气,边环顾四周。

“李美丽,我爱你,我爱你……”突然,楼下传来那个追求我两年老男人的声音。好烦!我用手堵住了耳朵。“李美丽,你出来看一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求求你,我爱你……”他一遍又一遍喊着,终于我受不了,从床上跳到窗口。“咔——”我拉开了窗户。中年男人竟然穿着白色的衬衫,站在楼下。“美丽啊,你终于肯出来了,接受我吧,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他手像侧面一指,竟然,竟然是一个巨大心形团案,用玫瑰花组成的。“美丽,你就接受我吧,这9999玫瑰花,就是我对你最真挚的表达……”老男人的口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后,都落在玫瑰花上,落在红色的玫瑰花上。“接受你妈,滚——”,“啪——”我把窗死命地拉上,扭头扑上了床,眼泪流了出来……后来,我又去图书馆无数次,再也没看到那个穿白衬衫的男人。哎!直到我遇到另外一个男人,才走出了阴影。在一天下午,阳光灿烂的下午,他笑眯眯地对着我表白。阳光照在他白色的衬衫和他手里那一大束白色的百合花上。那样子,真美!

“喂,美丽啊,今天我们去摘橘子吧,给你半个小时准备,多穿点,记得穿平底鞋……”他的声音,就和白衬衫一般得温柔。我一边化妆,一边忍不住笑了出来……

“美丽,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爱你吗?”他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只手轻轻地捏着我的手。“为什么呢?”甜蜜的感觉,从被他抓着手开始,随着血液,几下就蔓延到全身。“哈哈,是你人漂亮,性格又好,最,最关键的是——”他突然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我,几下后,“最关键是你的嘴唇的颜色,是泛白的,这个是我最爱你的……”

秋天的橘子林格外的美,一个个发着耀眼光芒的橘子,挂在太阳下,压弯了枝头。我和他手拉手,开始采摘。快到傍晚的时候,我们抱着一大箱橘子向回走。突然我看到一个巨大无比的橘子。“你看,你看,我要那个橘子!”我抱着他的胳膊撒娇。“好,我把它给你摘下来!”他笑盈盈地放下箱子,走到那树面前。那橘子有点高,他试了几下,都没摘下来。看着他样子,我有点心疼了,“要不然,不摘了吧!”那怎么行,你要的,我必须摘下来,他回头看着我,一脸的溺爱,好幸福!他左右环顾了一下,找了几块石头,垫在脚下,然后身体使劲向上,就差一点就够到了。看着他努力的样子,我格外的感动,“加油,加油……”由于,他的手伸太高了,所以衬衫从他腰间脱落了,然后我看了他的内裤边缘,是红色的,是他妈的红色的。我再喊不出加油了。夕阳的黄透过树林,把原本黄的橘子,给涂成了红色。

“啊,不,不——”我背着太阳就跑了出去。眼泪迷糊后面他的喊声。我跑了很久,哭了很久,直到我再跑一步就要吐了,才坐在地上。此时,我的大脑,里面只有他红色内裤的边缘。“哇——”我终于还是吐了出来。然后,我的大脑就更加空白了,直到,直到,有个人喊我。

“美女,你怎么了?”“啊——”我一个哆嗦,反应过来,一抬头,看到一个穿着整身红色运动服的男人,脸我都懒得看了,“滚啊,滚啊——”我抓起地上土和小石头子,向他丢了过去。“哈哈,哎哟,莫不是失恋了吧!天下这么男人,你就别伤心了!”他说着,就扑了上来,很重!我伸出手去挠他,一下就被他按住,力气很大。我的腿还没有动,就已经被他的腿给压住了。我一丝力气都用不出来,只剩下哭喊。他好像在说着什么,接着,我的上衣就被从下面推了上来。“救命啊,救命啊——”突然,我身体力量全部消失了。我一下就爬了起来,一边拉衣服,一边向前跑。“啊——”后面传来喊声,我不敢回头,接着我的腰就像被一万斤的石头砸了一下,一下我就爬在了地上。我刚要爬起来,身体就又被压住了。那男人坐在身上,用手使劲地扣住我的头,让我的脸向上。“告诉我,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穿黄色的内衣!”我一下愣住了。“告诉我,你他妈告诉我啊!”说着,那男人突然,站了起来,我趁机,也爬了起来。“啊,啊,啊——”像是被阉割一样喊声,吓得我不敢动,定定看着,喊叫的男人。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他跪在地上,手满地划拉,嘴上,还一直喊着。我更不敢动了。突然,一切声音都停住了。那男人,用手扣着着地,低着头。我慢慢地向后挪,突然他抬起头,满脸泪痕,“告诉我,你为什么穿黄色的内衣!”“我,我……”“啊——”那男人喊着站了起来,两步就抢了过来,“啪——”他给了我一个耳光,我又摔在了地上。我一闭眼,绝望像越来越黑的天一模一样。“黄色啊,黄色啊,黄色啊……”这声音越来越小。那男人跑了。

月光有点模糊,我身上又疼又冷,站起来的时候,我始终不明白一个事,黄色不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