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春天的列车

“总该做点什么,不能混吃等死。”

这是陆琪在车站检票口,拍着我的肩膀,一脸坚定对我讲的话,然后一个转身就消失在熙熙攘攘中连个身影都难觅。

年末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几杯下肚,陈珂晃着手里还没吃完的串儿,摁着酒意问我:“你回来以后见过陆琪吗?”

本来我也昏头涨脑正和一片死活捞不上来的鹅肠较劲,突然像是被猛地灌了一口冰镇可乐,从头凉到脚,他妈的,清醒了,鹅肠也被乘人之危了。

“没有”,我撒了谎。慌忙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生活不能总是回忆,故事也是。

毕竟时间的列车不会等到你重新收拾好再开往下一站。

和陈珂吃饭的前一天,我在楼下的老北京炙子烤肉,遇到了吃得正欢的陆琪。

“服务员,加套餐具”。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她没理我,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这样,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伴随着滋滋的烤肉声,沉默着吃完了一顿饭,或者说是我蹭了一顿饭,毕竟钱是她付的。

“我后天去重庆。”走到小区门口,陆琪冷不丁甩出一句话。

“你不是准备教书育人了吗,陆老师?怎么突然就要去重庆了。”

“哪那么多为什么,有些事就是没理由。”

“那我明天送你去车站。”

“好。”

其实陆琪说的没错,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也没有什么事是非做不可,有些事就是没理由,就是一时兴起,就偏偏如洪水猛兽般来势汹汹。固执在一些世俗的条条框框里,去迎合所谓正确,模式化的人生已经被别人活了上千遍,每个人都在试图告诉你什么是对的,正确的爱,像无数双张牙舞爪的手,试图把你也拉进他们的深渊,变成下一个冥顽的奴隶。

“如果连选择终老一生的人的权利都要被分割,那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们的爱,我们的喜欢,我们的想要一起清晨黄昏的人,又为何非要局限在异性的界限内,画地为牢。我可以拥抱任何人,就同样可以亲吻任何人,可以把爱,把一颗真心交付给任何人。”陆琪在自己的ins上写了这样一段话,配图是陈珂第一次送她的那串劣质手链。

这是一道没有条件,没有答案,没有设问的选择,选择权在你,评分权也在你,因为这是你自己的生活,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不能妥协。

那天晚上我的记忆定格在陈珂问我的那个画面,就戛然而止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客厅的沙发旁跪了一晚上。手机上是陆琪的微信消息,今天就是她去重庆的日子了。

看着她一个人消失在安检口,我还是下意识的挥了挥手。

手机上是陈珂的号码,“哟,醒了啊。”

“为什么让老子睡地上,我家里没有床吗?”

“我赶车,抽空给你打个电话,省得你记挂我。有时间记得来重庆玩。啊,还有,欠你这个人情你先记着。”

“嗯,我记着,有人替我要。”

那天晚上,我大概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没记住的话。

“你回来以后见过陆琪吗?”

“嗯,你也该见见她。”和一些带着醉意的真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一趟开往春天的列车,几多风雨,几经辗转,终将抵达。

愿山城夜景能让藏匿所有顾虑,只剩彼此。

晚归的路灯,拥抱星辰,拥抱微醺的路人,拥抱她的她。

“下一站,天堂堡站。”


我们该继续相信爱情吗。

它的魅力在于,让你成为你自己。

你想成为你自己吗。

那就爱你所爱,行你所行,无问西东。

生而为人,不必抱歉。


“我不怕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五月天总能不经意带给你热泪盈眶。

所以无需担心,只管牵手就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